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4.html


(一)


顾百川的电话打来时,朱一帆挺不高兴,他老婆和儿子去了郊区老丈人家,此刻他正在家里和小保姆在床上裸.聊,发泄一整天的郁闷。手机响了好几分钟后朱一帆不得不皱着眉头拿起电话,看到是顾百川的电话号码,他的脸色不由得好了许多,这个顾百川能力强,对自己有知遇之恩,朱一帆对他还是比较尊重的。待听到张有道疑被人谋杀的时候,朱一帆头就大了!张有道虽只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人物,但顾百川可是一头余威仍在的病虎,传说他还与湖西省省委的一位实权人物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朱一帆能混到山南市公安局局长这个位置上,能力自然是有的,接完顾百川的电话,他略一思索,便知道这件事得重视起来,当即拨通了曾志的电话,“小曾吗?我朱一帆!”


曾志此时也正准备想朱一帆请示,却先接到了他的电话,“朱局,我正准备向你汇报,张有道出事了!”


性趣全消的朱一帆看了一眼水嫩的小保姆,“我知道了,你们在局里等着,这事得开个会!”


曾志一行三人走进会议室时,只见朱一帆,副局长刘伟光,以及其他有关无关的处室领导二十余人早已在座。会议室有些沉闷的气氛,使得曾志心里不由地紧了一下。他脑子里飞快地思索着如何汇报案情以及下一步如何选择破案的突破口。


朱一帆感到如此气氛对于汇报和分析案情不利,起身走过去与曾志等人一一握手,“辛苦了。”


曾志不改一贯雷厉风行的作风,“朱局长,可以汇报案情吗?”


朱一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扫了一眼在座的,“开始吧!”


其实这种案情汇报分析会,曾志平常应付这种场面绝对是游刃有余,但今天他就是觉得有些心动过速呼吸急促。他站在那里,迟迟没有开口。朱一帆对曾志是再了解不过的了,但对曾志今天的表现也感到十分纳闷。


曾志是个有原则的人,心里没底的事绝不轻易开口,更别说下结论了。他的思维很快又沿着刚才在会议室门口的思路继续下去。今天上午的事件和张有道液化气中毒之间是否有关系?如果有关系,又是一种什么关系?但他很快告诉自己汇报时绝不能下结论,万一以后侦查发现有关系,那自己的英名岂不被人笑话。


他心里有了底,便开始了汇报。他巧妙地将今天上午的事件和张有道液化气中毒糅在一起作了详尽汇报分析,最后做出总结:“我个人认为就目前的证据和现场勘查结果来看,张有道家的书房、卧室、客厅都没有被翻的痕迹,紧闭的门窗上没有其他人的指纹,液化气炉具上也没有被人动过手脚的迹象,张有道看起来极有可能是自杀,不过我们的设备和技术有限,还不能最终确定他是自杀。另外,我们在张有道家勘查取证时发现的那张稿纸的内容虽然与写给市委书记和市长的恐吓信的内容极为相似,但是只能说张有道有写恐吓信的动机,不能确定就是他写的。所以张有道是不是看事情闹大后畏罪自杀还是被谋杀?今天上午的事件和张有道液化气中毒之间是否有关系?如果有关系,又是一种什么关系?这些问题目前都不能下定论,还要做大量的扎实的工作!”


当曾志讲完后坐下时,侦查员彭东和范娜在桌下冲着直他竖大拇指。


朱一帆从开始讲话眼睛就没有离开曾志,他很平和地说道:“恐吓信的来源和张有道液化气中毒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曾志,你是老刑侦了,这次就看你和你的手下那批干警的了!”


曾志从朱一帆这番话里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朱一帆问在座的各位还有没有话要说,没有就散会。众人一语不发,朱一帆宣布会议结束。


(二)


张有道液化气中毒虽没有最后定性,但外界却一致认定张有道是以死相争。立新建筑材料公司安置房被当成商品房向外发售因恐吓信事件和张有道液化气中毒引起全面关注。


省委调查组第二天中午就来到了山南市。


市委就立新建筑材料公司安置房事件举行圆桌会议,省委调查组组长方岩和副组长吴大庆发表了重要讲话,要求山南市市委市政府在督促公安局彻查张有道液化气中毒的原因和恐吓信的来源的同时,妥善处理立新建筑材料公司安置房事件,查出事件背后的真相,无论牵涉到谁,绝不姑息;另外马上解决该公司职工的住房问题。


散会后,吴大庆脸色阴沉地与王船山来到王船山的办公室。王船山把门一关上,吴大庆就咆哮起来:“我早就说过用人不能只取忠心,德才兼备才是最重要的。你自己看看,你提拔使用的人,有几个把心思放在了发展经济上,要么盯着别人的位置,要么使劲捞钱。”


“感谢老首长的教导,今后我一定改正不足。”王船山在吴大庆面前大气不敢长出,轻声答道。


见王船山态度谦卑,吴大庆语气转缓,接过王船山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赵四海为人识大体,是个干事业的人。他这次在会上没有揪住你不放,一方面有我和方岩主任在中间调和;主要还是他对你比较尊重,知道你只是用人不慎。”


吴大庆最后给出自己的建议:“你应该做出回应,和他搞好团结,把关系到政令是否畅通的财政、地税、交通、公安等部门放开让他管理。”


王船山不停点头,深以为是。


市委隔壁的市政府,市长办公室里。方岩把吴大庆要求王船山让出财政、地税、交通、公安等部门管理权的消息告诉了老部下赵四海。赵四海只想为民做实事,在任上做出成绩,自然求之不得。


省委调查组在山南市只呆了半天,当晚就回了省城。吴大庆在离开之前和顾百川悄悄见了一面,吴大庆本想和谭菊桂见一下,在顾百川的劝阻下,只好作罢。


针对这次事件,山南市市委当晚又召开了一次市委常委会,会上市长赵四海表情激动,言辞激烈,“一直以来信.访工作在很多人看来就是个摆设。通过这次事件,我们应该敲响警钟,对信.访工作问题重视起来,认真清理和妥善处理信.访积案。”


说到这,赵四海话锋一转:“我市经济形势的严峻局面,很是让我担心。虽说经济发展要走多元化的路子,但我市作为国际著名旅游城市,不重点抓好旅游工作,而一窝蜂的搞房地产,让地产业成为地方经济的龙头,这种经济无异于竭泽而渔。如今更弄出被拆迁单位的安置房离奇变成了商品房的地产腐败,我们一定要彻查到底,绝不手软。”


散会后,市政法委书记赵驰斌责成朱一帆组织精干警力,正式对山南市立新建筑材料公司安置房事件背后可能存在的钱权交易问题和该公司的其他经济问题立案彻底调查。


(三)


曾志和他的同事最终找到了张有道写恐吓信的证据,原来张有道在郊区邮政所将两封信塞进邮筒的情形被邮政所对面的农行储蓄所的摄像头全程拍了下来,通过技术处理,甚至能看到一封信上面“王船山 收”的字样。顾百川知道后告诉吴大庆时,俩人第一次没有争吵。


张有道液化气中毒案则最终以张有道担心写恐吓信暴露、畏罪自杀为由结案,政府、社会皆大欢喜。


顾兰香与张有道夫妻俩人感情其实一直很好。顾兰香从公安局户政股离职后开了一家旅行社,因经营有方,生意一直不错,家中购有两套大平米住宅,根本不缺钱用,只是缺少人手。而张有道迷了心窍,一直不停为立新建筑材料公司的事上访,对旅行社的事不闻不问。顾兰香一气之下,便和张有道分了居。张有道煤气中毒当日,顾兰香一直在旅行社大会议室主持会议,若是像平日里把手机落在办公室里,张有道早就报销了。


可能是顾兰香每日深情的呼唤,抑或是张有道强烈的生命力,张有道竟然奇迹般活了过来,但是遗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成了智力残疾,丧失了语言功能,痴痴呆呆,下肢在有人搀扶的情况下才能缓慢移动。尽管如此,顾兰香仍兴奋不已。


顾兰香把张有道接回了家,并按照医生的建议请了个全职护理技师姚小刚专门护理张有道。顾兰香和张有道的儿子张贤亮在上寄宿制学校,只是周末过来看看父亲;顾兰香住他们家另外一套房子,加上兰香旅行社事物繁忙,除非有事也很少过来。就这样大部分时间里,家里只有一下姚小刚和张有道两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