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残异梦 风云初起 第十四章 窈窕淑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4.html


(一)


黄浦江边,天色蒙蒙,身后那些英式维多利亚建筑看起来异常隐约模糊,江中不时驶过喷出烟雾、发出怪叫的轮船。


没有人留意落寞的张有道,他的心情跟现在的天气一样,一片阴霾。


到天津商会问询了无数次之后,在满街飞的《申报》、《新闻报》和其他各种小报纸上又登过寻人启事,婉君四人始终未有一丝消息。想到婉君等人可能与天津有联系,本想与天津斧头帮断绝联系的张有道无奈之下给张笑天打了个电话。没打听到婉君等人的消息倒是次要,一个意外的消息让张有道大惊失色,斧头帮在张有道几人出来约一个星期已被灭门,张笑天生死不明。


就这样张有道中断了所有联系。


张有道原来想立足之后再去给杜月笙送画,以免与黑社会沾边。随着手中的钱一天天减少,无奈之下张有道只好去找杜月笙,杜公馆门前守卫听说张有道是由袁克文介绍来见杜月笙的,对张有道倒是没有怠慢。只是张有道来得凑巧,杜月笙刚好回老家为杜家祠堂举行家祀落成典礼和“奉主入祠”典礼去了。张有道以为是袁克文人走茶凉,杜月笙故意推脱,把画和信给了守卫后匆匆离开,断了再来杜公馆求助的念头。


张有道开始认真思考该如何立足。


天意真是弄人,竟然把我一个安份守己的本份人安排到了中国流氓最猖獗的时期。我该怎样适应这里的生存法则呢?明天去报馆或者洋行找份体面一些的工作,去码头扛包、拉黄包车这些苦力活可不能去做,再怎么潦倒,我也是二十文学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千万不能辱没了读书人的斯文!实在找不到合适工作,就去摆个摊占卜算卦,也比干苦力强。《奇门遁甲》、《奇门大全》、《易经》、《四柱》、《盲派命理》等之类的书,我看过还少吗?察言观色、侃侃而谈更是我的强项。什么“……一入门先猜来意,未开言先要拿心。洞口半开,由此挨身而进;机关一露,即宜就决雌雄。要紧处何劳几句,急忙中不可乱言;只宜活里活,切忌死中死。探面色、听口风定贵贱,勿看衣裳断高低;有问宜缓答,无语少先声,我要问他须急快,他来问我莫慌忙。忤时假装怒,隆时假陪欢,他喜我偏怒,他怒我偏欢,冷处要生急,急处要生冷;父来问子必有险,子来问亲亲必殃。幼失双亲,难许早年享福;晚来得子,定然半世奔波。老妇再嫁,谅必家贫子不孝;少年守寡,要知衣食丰足。观门户能知勤俭,看茶汤可决妻能。老夫奔波无好子,家有孝子岂用老翁赶集。清高多贵人之提拔,富贵有嫉妒之异端。湖海客来谈贸易,缙绅人至讲经纶。闹市人家,须防火烛;荒村野店,宜虑强人。逞英才,好风月,家资萧索;爱朋友,结弟兄,手内空虚……”等精彩处我早已倒背如流,心领神会。


以自已一身自小练就的功夫、小心谨慎的性格、广博的学识和对上海滩历史的熟悉,在1931年的上海滩不说发达,生存下来应该没有问题的。张有道这样安慰自己。


江风阵阵,带来一丝凉意。衣衫单薄的张有道打了个哆嗦。


此时华灯初上,张有道不知不觉来到了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分界路爱多亚路。


(二)


“抢包啦!打劫啦!”


一个女人的尖叫声远远传来,惊醒了走神的张有道。


夜色中,熟视无睹、麻木不仁的行人纷纷驻足观望,转眼间劫贼的身形已来到张有道身边。


就在那劫贼即将和张有道擦肩而过的瞬间,张有道出于本能和血液中固有的良知站稳马步,伸出了手臂。那劫贼猝不及防,前胸咚的一声撞在张有道坚硬似铁的手臂上。


张有道手臂看似随随便便地伸出,可手臂带出的力量,一般人是想象不出的。张有道曾徒手把两头纠缠在一起的狂牛分开,拦下一个正在飞奔中的人对张有道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啊”的一声惊叫过后,那劫贼反弹回去,仰面朝天重重地摔在了张有道身旁的地上,昏了过去。


看着昏了过去的劫贼,张有道醒过神来,有些后悔: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得罪劫贼等于在向他们背后的黑帮挑战!


“谢谢先生帮忙!”被抢女子很快赶到,一边捡起自己的手包,一边向张有道道谢。


张有道礼貌地答道:“不用客气!”


混血儿!


长在张有道面前的混血儿女子看起来顶多二十岁光景,身着花格长裙,体态修长;一双碧眼异常的纯净清澈,流露出一股至纯的灵静,犹如一湾深不见底的千年寒潭,闪着动魄惊心的光采,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雪一般的冷漠感觉。


张有道心里翻起了滔天波浪,他已经被眼前女子这种独特的气质深深吸引。


那女子见张有道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反而紧盯着自己看个不停,不过神情却毫无轻浮之意。她不由得有些诧异,没来由对张有道产生了些许好感,“这位先生赶快走吧!事非之地不可久留,你得当心他的同伙报复。”


张有道从惊艳中清醒,对那女子抱歉地笑了一下,“我倒无所谓,倒是你更令人担心。不如我好事做到底,把你送回家。”


张有道在上海滩无亲无故,眼看就要沦落街头。遇上这样一个结交人的机会,他可不想轻易放过。


那混血儿美女见张有道言恳意切,态度不卑不亢,眼中闪过一丝感动,一言不发,拉住张有道的手就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