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16旅48团的老战士还有健在的吗?

浴血抗战的新四军16旅(1)




1943年3月的一天,我们三人在大白天收工时溜出了日军宪兵看守的视线,由于丁宁指导员曾经在这一带打过游击熟悉地形,我们三人经过几个昼夜的东躲西藏,冲出了芜湖劳务大队。沿途乞讨、打探,历经了千辛万苦,终于在当涂大官圩附近找到了地方武装,正巧又遇到了新四军46团的丁政委在哪里检查工作。丁麟章政委是丁宁同志的江西老乡,又是他的老领导。他将我们三人从芜湖劳务大队越狱的情况向丁政委做了汇报后,丁政委还招待我们吃了一顿饱饭,并让我们美美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又派了几位同志把我们三人护送到新四军十六旅旅部。到了旅部后,我们又见到了那次越狱暴动出来的王洪同志,他在旅部电台工作,生死战友能够在这种场合重逢我们都格外高兴。


在旅部又休整了几天后,丁宁同志被派到苏北去学习了,从那以后我们就失去了一切的联系至今。


1943年3月左右,我被分配到新四军16旅48团特务连任付班长。从此,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主力部队开始了出生入死、艰苦悲壮的战斗生涯。


1943年3月,蒋介石发表了臭名昭著的《中国之命运》,掀起了第三次反共高潮,公布反共法令并向我抗日根据地发动进攻挑起摩擦。


1943年4月12日,以国民党32集团军副司令陶广为总指挥,调动了192师、52师、保安1、2、4纵队及忠义救国军共计14个团的兵力,向新四军16旅发起围剿,并扬言要制造“第二个皖南事变”、“打死王必成,活抓江渭清”,并无耻的把信件和传单送给溧水城内的日军天王寺据点,声称“只打匪军不打皇军”。新四军16旅在江南的抗战中长期面对着日伪、顽围剿的尖锐、复杂、严峻的局面。


新四军16旅旅长王必成,政委江渭清(原是新四军18旅的旅长我的老领导)。1942年底,在苏、浙、皖坚持抗战的新四军16旅,在日伪的清乡扫荡中受到一定的损失。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为了加强苏南抗日力量,调遣新四军2团由王必成率领南下,与新四军16旅会师、合并从组16旅,王必成任旅长,江渭清任16旅政委兼任苏南区党委书记。


16旅48团(前身是新四军第一支队第二团,在抗日战争中是威震大江南北的老虎团,团长就是王必成,人称王老虎,现北京卫戍区警卫第三师第13团)团长刘别生,政委罗维道,我是48团特务连的一个班长。


1943年4月至9月,新四军在苏南敌后一边要面对着国民党顽固派的反顽战斗,一面要抗击日伪的反扫荡战斗。面对国民党企图消灭江南新四军的嚣张气焰,新四军16旅对前来围剿的国民党顽固派军队展开了自卫反击。以16旅一贯顽强独特的打法,在溧阳、溧水两县交界的云鹤山、上兴埠、上沛埠一线,恶战三昼夜,毙伤顽军2000多人,俘虏300多人,缴获轻重机枪十几挺,和其它枪子及数万发子弹,这次反顽战役不仅重创了顽军,力挽了危局,也为日后的抗击日伪的清乡扫荡扫清了障碍。


新四军16旅的活动半径是苏、浙、皖边地区,这一区域长期处在日伪、国民党忠义救国军、新四军的三方力量交错状态,斗争形势及其错综复杂。国民党第三战区驻扎在浙西皖南山区;新四军以茅山为根据地四处游击;日伪军则占据在中心城镇。


国民党第三战区的部队为了保存实力,见到敌伪就逃,但对新四军,对苏南抗日根据地却不断发起挑衅进攻制造摩擦,破坏国共合作。新四军16旅就是在腹背受敌,面对日伪军、顽军,在夹缝中坚持着苏南的抗日战争


1943年9月,日军在太平洋战场节节失利下,在东南战场发动了浙赣线战役,企图打通浙赣线铁路。日军以两万余兵力对苏、浙、皖边区发动进攻,在扫荡中摧毁了皖南国民党空军机场,打通了国民党军队的防区宣城、长兴公路,控制了太湖,巩固其宁、沪、杭三角地区。


新四军16旅为了打破日伪军的企图,主动出击尾追敌寇南进,攻克了泗安镇,全歼伪军二个营,摧毁敌堡22座。


1943年底,新四军16旅又展开了攻打、解放溧阳、溧水地区高淳县,兴安、漆桥地区的战斗,我所在的特务连是48团的直属队,48团又是16旅的主力部队,只要有战斗就都有我们在。


10月,旅长王必成亲率48团于上旬收复了溧水、溧阳地区,中旬又解放了高淳东坝,进入朗广地区纵深攻击至长兴北部山区槐花墈、温塘村,粉碎了日伪的“扫荡”。经过了3个月的连续作战,16旅收复了宣长公路以北的广大农村,开辟了朗溪、广德、长兴新区,并创建了抗日根据地。


11月,又南进朗广敌后,参加了砖桥、北山芥地区围歼敌寇的战斗,歼敌千余人缴获了大量的军用物资,并解放了宜长公路以北的朗广地区广大的村镇。


12月,挺进长兴西北山区剿匪、肃特,发动群众建立了县、区、乡政权。


1944年1月,16旅旅部、苏南行署等机关从两溧地区南迁至朗广地区。


44年3月29日,48团主动出击围歼了广德门口塘据点前来扫荡的日军南浦旅团小林中队的百余日军和300余伪军,还缴获了一门92炮。接着,一刻不停地攻打了沿线的日伪据点,解放了大片的敌占区。杭村大捷后,在老百姓中流传着一首赞美新四军的民谣:“杭村一仗打得好,军民抗战逞英豪,鬼子丧命又丢炮,日寇从此威风扫。”


44年7、8月,在长兴、宜兴间的30公里战线上对日军发起了“长兴、泗安战役”,拔除了13个伪军据点,收复国土400平方公里,解放了6万人口,受到了新四军首长的通电嘉奖。


44年9月27日,遵照党中央、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作出了“向东南发展的战略决策”,新四军一师主力南下与16旅汇合,并成立了苏浙军区。16旅改称为第一纵队,奉命向浙西敌后挺进,彻底粉碎日伪军的“扫荡”。


10月的溧阳围城战役,11月在青岘岭、牛头山的反顽自卫反击战,保卫了朗广长根据地。


新四军16旅在苏南敌后参加了反扫荡战斗,解放了日寇统治下的溧水、溧阳地区、高淳县兴安漆桥地区的战斗;砖桥北山芥地区歼灭敌寇、解放宜长公路以北、粉碎日伪多次扫荡、清乡战斗;长兴、溧阳、周成战役;泗安攻坚战和几乎一刻也没有停止过的、记忆不清的战斗。新四军在敌后艰难、顽强地抗击着日寇敌伪,解放了一片又一片地敌战区,为中国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记得在此期间的一次战斗结束后,我们露宿在老乡家的屋檐下,我发着高烧浑身难受,深更半夜就爬到了老乡家的水缸边,喝了几大勺的冷水。真是老天长眼,第二天就退了烧。在此,我要感谢老乡家的水,并对当时没有打招呼就喝了老乡家的水表示道歉。


在新四军16旅48团的一年多里,每天都在行军打仗,战斗一结束又是行军。作为战士,今天走到了哪里,打的是什么仗,现在根本记忆不清了。印象中天天都在行军打仗之中,战斗中经常都有战友牺牲、负伤,时常都发现身边少了老的战友又来了新的战友。作为一个战士,在残酷的战争岁月中,可以这么来形容,“今天不知自己的明天,早上不知下午是否还活着”。那时的我和战友们只有一个信念——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1944年11月,党组织在经过了战火中对我的考验后,由党支部书记、指导员吕复华、排长黄桂生同志,在战火中介绍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对敌斗争的狱中,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我是用一个对祖国、对党的忠诚和坚定的信念,接受了生与死考验,并于1945年2月正式转正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被任命为48团特务连班长。



三、浴血抗战的新四军16旅(2)




1945年初,遵照党中央的指示,新四军16旅与南下的一师主力胜利会师成立了苏浙军区,粟裕为司令,叶飞为副司令;16旅改编为新四军第一纵队王必成为司令,陶勇为第三纵队司令。16旅改名为第一纵队后48团也改为第一支队,团长刘别生在对外发布的文书中取名字为“方自强”。随后第一纵队向浙西敌后挺进,攻打日伪军的据点,解放了大片的敌战区。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新四军16旅在敌后坚持了几年的艰苦卓绝的战斗,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紧接着,针对国民党企图争夺新四军的抗战成果和消灭新四军的目的,在1945年2月至6月,参加了著名的天目山第1至3次自卫反击战役。


1945年2月,一、三纵队向浙西敌后进军,3纵7支队在广德东南、安吉以北的上堡里、景坞里、尚书圩一带遭遇顽军62师5个团的进攻。1纵奉命从莫干山、递铺回师增援,将顽军击溃,歼灭1700余人,并乘胜追击攻占了孝丰城,抵达天目山以北的报福坛,顽军退至天目山和宁国境内,我军取得第一次反顽自卫战役的胜利。


2月27日,第三战区司令顾祝同发出丑感电令,调集52师、62师、192师、挺1纵队、浙保4纵队共计12个团,命令28军军长陶柳指挥准备在孝丰附近围歼我军。


3月4日,顽军分兵五路向孝丰合击,对我军形成半包围之势,我军从6日开始反击。1、3纵协同作战,密切配合,迂回穿插,将顽军分割包围。1纵将192师指挥部打散,将118团156团分割围歼。


5月29日,1纵1支队、特务营,3纵7支队,四纵10支队,从临安分三路向新登发起反击。


6月1日下午,纵队司令王必成向1支队长刘别生下达了攻打新登的命令,在友邻部队的密切配合下,于2日拂晓就攻占了新登城,我们的部队经过了连续的行军作战,早已缺粮断炊,我们就是在这一艰难的环境下坚持战斗的。


6月2日下午,顽军79师、国际突击纵队等集结兵力向我军反扑,在虎山、章家山、应火坑、百长岭一线与顽军展开了惨烈的争夺战,就在新登自卫反击战中,一支队队长刘别生亲临虎山前沿阵地指挥战斗时不幸中弹牺牲。 46团(二支队)丁麟章政委(就是我们越狱后请我们吃饭的丁政委)。听说也是在反击战中壮烈牺牲了,在这场战役中还牺牲了一大批身经百战的抗日勇士,他们分别顶住了敌精锐的52师、79师、国际纵队等顽军精锐部队的进攻,为了坚守阵地与阵地共存亡,有的伤员还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可见这场战役的惨烈状况。


后来听说旅长王必成、政委江渭清为失去这些身经百战的战友而痛哭。那时,我们只是部队的战斗员,这些事情都只能在事后听说的。时隔几十年,在《虎将王必成》书中才证实了这一消息,了解了新登战役的胜利战果。


6月3日夜晚,1支队7支队夜袭西山村国际突击纵队司令部并歼灭了2个营的顽军精锐主力,歼敌1500余人,俘虏7百多人。但我军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


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顾祝同又变本加厉对我军发动了更大规模的进攻,在粟裕、叶飞、王必成、陶勇等战将的指挥下,用运动战、迂回穿插分割围歼、夜袭突击、以少制胜。二万余新四军将士在数量和装备处于劣势又缺少粮草的情况下,面对第三战区的左翼兵团的62师、52师、79师和国际纵队等国民党精锐部队,面对着全副美式装备的敌军,我所在的48团是新四军16旅的主力团,在此次战役中会同友邻部队分别歼灭了敌62师、52师二个团和33旅一个营,还有79师一个团和国际纵队的主力支队,把在皖南事变中包围我新四军的国民党军的主力部队几乎全歼。三次反顽自卫战役包括新登战役共歼敌12300余人,使得第三战区顽军精锐耗尽,无力再战。还记得在这一战役中,我们几乎全都换上了美式卡宾抢和汤姆枪,当兵的一谈起“抢”就像生命。


我军在取得了三次反顽战役的胜利后,为了国共抗战的大局,新四军奉命停止了反击并主动转移休整。


新四军16旅的那场反顽战斗打的太残酷了,我也在那次战斗后的转移撤退中负伤,于1945年6月底离开了48团,从那以后再也没有遇到过当年的战友。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在哪炮火连天战争年代,新四军战士们流行着几首歌谣:千重山万重山,家乡就在山中间,东村伙伴去砍柴,西村伙伴去烧炭,山乡儿女千百万,祖宗世代都靠山。南山有虎大家赶,北山有狼大家打。(南山指国民党军;北山指日伪敌寇)要是敌人来强占,要是敌人来烧杀,你战南山岗,我抢北山岭。四面八方到处打抢,要敌人死在山乡间,要敌人死在山乡间。


还有一首:“金银花心里想,大宝是我的郎。替人家当长工,一辈子受苦,倒不如去当新四军,保家为国为人民。


我有心劝他去当新四军,不知他怎么样,他若是能听奴的话,我就一定要等着他。


还有一首是我们16旅志豪的战歌叫《我们是王必成的投弹手》(内容已经记不清楚了)“我们是王必成的投弹手,手榴弹百发百中投出去,…….”


我就是在1945年6月的第三次反顽战役的天目山新登战役取得胜利后,在完成了阻击任务撤退时我左小腿中弹负伤的。


负伤的伤员被战友们背下了阵地集中到一块,由于找不到民工运送伤员,前后左右都有敌军尾随合围。面对严峻的战事,伤员们都做好了最后的准备,大家都把手榴弹留在了身边,准备一旦遇到敌人就拉响手榴弹同归于尽之用。


那是永远令人铭刻在心的动人场面,纵队首长下命令“一定要全部带上伤员撤离”!为了伤员的撤退,支队首长命令部队丢下了背包和生活物品,为抢救伤员轻装上阵抬、背着所有的伤员突出合围圈。


在那枪林弹雨下的战争年代,支队首长就有以人为本的理念,命令部队要不息一切代价,一定要带走所有的伤员的举动,至今还令我感动!


战友们丢弃了背包和生活用品抬着伤病员,冒着无情的枪炮,用他们的生命来换取伤员的生命,轮流背着、抬着伤员,靠着两条腿突出了敌人的合围圈。将所有的负伤都转移到了后方医院。


“不惜一切代价救护伤员”是发生在60年前、环境恶劣的战争年代。在前方将士缺少粮食的情况下,纵队首长又下令所有机关将细粮留给伤病员,首长们却吃着粗粮。这些都体现了党和革命军队的领导层对战士、伤员的阶级感情和关爱。至今,这些令人难忘和感动往事,还不时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1943年4月至1945年6月,那是我一生中最悲壮的、在战火中经历了生与死的洗礼。经历了日伪无数次反清乡、反扫荡的战斗;43年4月12日,粉碎了国民党14个团的兵力向16旅发动的重兵围剿、妄图制造的第二次“皖南事变”;45年2至6月,又打破了国民党65000人的重重包围并予以沉重的打击。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每天都在行军打仗,战斗中经常有战友负伤、牺牲,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参加了数不清的大小战役和战斗,摧毁过无数的敌伪据点和碉堡,从侵略者手中解放了无数的城镇乡村、沦陷的国土和人民。所经历的战役和战斗,都只能从后来编写的书上得知。在枪林弹雨的年代,哪有时间和精力去记住这些“战果”。


如今还活着的我,睡梦中都在想念着新四军16旅48团的首长和战友,他们是我终身难忘、永远铭记在心的怀念!


注:新四军十六旅四十八团,他的前身是主力红军长征后留在湘赣边 、赣粤边、皖浙赣边坚持游击战争的几支红军游击队在抗日战争初期集中编成的新四军第1支队第2团。后为新四军2旅第4团 ,1943年1月29日 ,2旅与16旅合并,称第16旅,4团改为16旅48团。抗日战争胜利后,改称华中野战军第6师16旅48团。1949年2月,全军统一编制和部队番号,改称第24军第70师第210团。1966年6月15日,70师调入北京卫戍区,改称警卫第3师。210团于1969年12月改称警卫第3师第9团,79年1月又改称警卫第3师13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