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要竞争世界第一,但是坚决不当霸权国家,这就是完全不同于以前霸权大国的新型大国,这个新型大国可以称之为世界“冠军国家”。

噪美国在建国100年前后,抢去了中国大清王朝经济总量世界第一的宝座,新中国会在成立100年时卷土重来吗?

噪21世纪的中华民族,不能只是经济崛起,不能只做“经济大国”,还必须军事崛起,理直气壮地做“军事大国”,坚定不移地做“军事强国”。

噪西方对中国有“四论”,这就是:“中国崛起论”、“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中国责任论”。人们最爱听的是“中国崛起论”,最不爱听的是“中国崩溃论”,其实,“中国崩溃论”最有价值。

噪GDP的堆积不等于综合国力,生产力不等于战斗力,国家财富不等于国家能力。富国打败仗的“富败”现象历史上是不少见的。当英国在鸦片战争中打败中国的时候,中国当时的国民生产总值居世界之首,高于欧洲的总和;当日本在甲午战争中打败中国的时候,中国当时的国民生产总值是日本的4倍。富而不强,就要挨打。

噪一流国家输出文化和价值,二流国家输出技术和规则,三流国家输出产品和劳力。中国现在输出产品和劳力是世界第一,在输出技术和规则方面的差距有目共睹,在输出文化和价值方面进步明显。中国文化产品什么时候能够像中国制造的物质产品那样走向世界每个角落,世界人民什么时候能够像消费中国的物质产品那样消费中国的文化产品,那时“中国文化时代”就到来了。

噪西方对中国的一些观点和看法,一些宣传和舆论,是多样化和多元化的,不必都用“阴谋论”、“险恶用心论”去解读。对待来自外部的评论、评价,我们要有包容心态、大国风范。理解西方在衰落中的失落。中国对美国,该合作的就合作,该竞争的就竞争,该反击的就反击,该制裁的就制裁。

2月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美国将在贸易领域上对中国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并且要求中国更大地开放市场从而扩大美国出口,他还暗示美国将会在汇率上对中国施压。2010年伊始,中美两国在互联网问题、对台军售、达赖问题、汇率等问题上连续四次交锋。当世界头号强国面临新兴大国的崛起时,二者之间的关系将走向何方?面对美国的遏制,中国应如何应对?近日,一本阐述“后美国时代”中国“大国思维”与“战略定位”的图书《中国梦》面世。“冲刺世界第一,竞争冠军国家,创造中国时代,建设无霸世界”,作者描述的这样一个宏伟的“中国梦”,引起媒体和舆论的热议。连日来,本报记者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采访了该书作者——— 战略研究专家、国防大学教授刘明福。

研究中国的未来,美国人比中国人还积极;3个30年,实现“中国梦”,中国要当“世界大国田径赛”的“冠军国家”,而不是“霸权国家”

从山东走出的刘明福是一名军龄40多年的老兵了,长期从事军队政治工作研究的他,自称是一位“理想型”、“激情型”的人,而产生写作《中国梦》的最初冲动,来自中国高速发展、快速崛起对自己心灵的触动。“中国经济总量在2004年超过意大利,居世界第六,现在马上要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6年超越4个发达国家。中国的发展已经创造了一个世界奇迹,中国的崛起还要书写新的时代传奇。”畅想21世纪的中国,刘明福激情满怀。《中国梦》就是刘明福对21世纪中国的憧憬和思索。

自从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2005年9月发表《中国向何处去》的著名演讲以后,对中国的预测和评估在美国成为越来越热门的话题。刘明福介绍,美国现在对中国未来的研究,与当年对苏联的研究类似。最近一两年,在美国上马了一批“2049项目”,一些美国智库甚至以“2049”作为自己的名称,集中研究预测新中国成立100年时,中国是个什么样子,对美国对世界有什么影响。其典型语言就是:“美国在建国100年前后,抢去了中国大清王朝经济总量世界第一的宝座,新中国会在它成立100年时卷土重来吗?”有海外专家评论:研究中国的未来,美国人比中国人还积极。

刘明福介绍,“中国梦”的书名,也受到“美国梦”的启发。世界著名的《美国梦》,代表了美国人的追求,表现的是美国人民的理想,宣扬的是美国社会的成功,也是美国社会凝聚力和吸引力的反映。而“中国梦”意味着刘明福坚信,在太平洋的彼岸,与美利坚遥遥相对的中华民族,在21世纪也完全能够创造出一个与“美国梦”相媲美的“中国梦”。

《中国梦》一书中,刘明福提出一个崭新的概念:“冠军国家”。刘明福介绍,之所以创造这么一个概念,是要与“霸权国家”相区别。“因为在世界近代历史上,凡是在世界上最富裕最强大的一号国家,无一例外都是世界的霸权国家。而中国要竞争世界第一,但是坚决不当世界的霸权国家,这就是完全不同于以前霸权大国的新型大国,这个新型大国可以称之为世界的‘冠军国家’。”

刘明福介绍,“我们今天在经济总量即将超越日本、很快成为世界第二的情况下,更应该有‘世界第一’的理想和目标。我们今天倡言‘中国梦’,就是继承和发扬三代伟人的理想和志向,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关于实现“中国梦”需要多长时间,首先需要清楚界定“世界第一”的含义。刘明福详细解释了其中的三层含义:首先,是实现中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一。这将从根本上摆脱世界头号资本主义国家对中国经济优势所造成的巨大战略压力。这不仅是中国历史而且也是世界历史的一个拐点。其次,是实现中国综合国力世界第一。第三个层次,就是实现中国人均经济总量世界第一。现在,中国的经济总量是世界第二,而中国人均GDP在世界排名则在100位以后。所以,冲刺世界第一、竞争冠军国家,是一个系统工程,是一个历史过程,是任重而道远的。与此相适应,中国赶超美国,有3个层级的赶超:首先是经济总量的赶超,然后是综合国力的赶超,最后是人均GDP的赶超。21世纪还有90年,可以分为3个30年,逐步实现这3个目标。“3个30年,时间是长了点,因为要把美国可能出现奇迹和中国可能遭遇挫折与曲折综合考虑,留有余地。”刘明福对此充满信心。

中美关系已经成为“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的关系;研究中美关系,既要研究“年度问题”、“具体问题”,又要研究“世纪问题”、“根本问题”;“温战”将成为中美战略竞争的基本模式;没有“军事崛起”,就没有“和平崛起”

《中国梦》一书主要阐述了21世纪中美两国之间的世纪博弈,提出中美21世纪的竞争,是世界“冠军国家”的争夺战,而这场竞争具有“世纪博弈”的持久性。刘明福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有实力和能力有效遏制中国崛起的国家也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美国遏制中国的力量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美国自身的国力;另一个就是他对于整个西方国家的组织力、动员力,以及美国对那些与中国有矛盾的国家和地区的影响力、利用力。而美国遏制中国的过程,将是一场“百年博弈”。

面对2010年初中美之间的冲突,刘明福坦言,中美关系自新中国建立至今,从来不是走直线。所谓危险期、冲撞期、平稳期、蜜月期,其实都是循环周期中的组成阶段,都是双方关系体系中的不同环节,都是双方关系过程中的不同形态。而研究中美关系,既要研究“年度问题”,比如2010年的中美关系如何如何,又要研究“世纪问题”,从21世纪的中美关系大视野看待2010年的年度中美关系,会有一个更好的把握;既要研究中美关系中的经贸、军售、汇率等“具体问题”,又要研究中美关系中的“根本问题”——— 就是在世界大舞台上的“国家地位”问题,立足于竞争和决赛世界“冠军国家”的高度,长远思考和总体布局中美两国的战略博弈。

在中美关系问题上,刘明福在《中国梦》中首次提出“温战”的概念,并认为“温战”将成为中美21世纪战略博弈的基本范式。“‘温战’这样一个概念,是要概括中美两国战略竞争的根本特征,创造能够表达中美关系之实质的核心概念。20世纪,美国和苏联的战略竞争,其核心概念是‘冷战’。21世纪,美国和中国的战略博弈,美国对中国的‘领航’和‘管理’,美国对中国的‘友好遏制’、‘合作遏制’,实际上就是一种‘半冷战’性质的‘温战’。”

刘明福具体解释,“温战”的突出特点,是在接触中遏制,在合作中竞争,在全球化中融化,在领航、管理中控制。这是一种比冷战文明,但是又没有完全摆脱冷战阴影的竞争模式。美国应对中国崛起的大战略,之所以是“半冷战”而难以做到全冷战,是因为时代条件不同了,竞争对象也不同了。一方面,美国式的霸权不同于英国以前的以占领和统治殖民地为内容的霸权,而是一种相对文明的霸权。另一方面,中国和美国的战略竞争,是一种和平崛起与和平遏制结合、战略竞争与战略合作结合的新型竞争。而在目前总体力量“美强我弱”的情况下,我们要善于玩太极拳、搞非对称,充分利用美国在世界上头痛的一些国家和问题,对美国进行制衡。

与美国之间进行的“温战”,要求21世纪的中华民族,不能只是经济崛起,不能只做“经济大国”,还必须军事崛起,就是要理直气壮地做“军事大国”、坚定不移地做“军事强国”。刘明福指出,美国在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2010财年的国防预算仍然高达6802亿美元,占世界军费总支出一半以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扬言,美国强调外交不是软弱,“如果有必要,美国将毫不犹豫地动用世界上最强大的军力,来保护美国的朋友、利益和人民。”美国一方面保持世界超强的军力,明确宣示运用军力的意志和决心,保持对整个世界的军事威慑,另一方面又攻击中国“推进军事现代化”,宣扬“中国威胁论”。“中国威胁论”的本质,是对中国的一种舆论遏制、舆论围堵和舆论讨伐,就是要阻止中国的强大。21世纪的中国,既要善于“富国”,又要敢于“强军”;既要崛起为“财富中国”,又要崛起为”英雄中国”。中国军队和美军还有不小的差距,刘明福介绍,现在的中国军队仍然是一支“国土防御型”军队,是一支“陆战型”军队,是一支“半信息化、半机械化”军队,必须向攻防兼备型发展,必须具有跨海跨境作战能力,必须实现机械化和信息化。因为GDP的堆积不等于综合国力,生产力不等于战斗力,国家财富不等于国家能力。富国打败仗的“富败”现象,在历史上是不少见的。当英国在鸦片战争中打败中国的时候,中国当时的国民生产总值居世界之首,高于欧洲的总和;当日本在甲午战争中打败中国的时候,中国当时的国民生产总值是日本的4倍。富而不强,就要挨打。“中国梦”不是单一的经济梦、军事梦,它还包括文化梦。刘明福在书中引用了一个观点:“一流国家输出文化和价值,二流国家输出技术和规则,三流国家输出产品和劳力。”他认为,中国现在输出产品和劳力是世界第一,在输出技术和规则方面的差距有目共睹,在输出文化和价值方面进步明显、成绩可嘉,例如孔子学院2010年在全世界可以达到500所。中国文化产品什么时候能够像中国制造的物质产品那样走向世界每个角落,“中国文化时代”就到来了。刘明福感叹,实现文化梦是比实现经济梦更艰巨的事情。

牢记“国歌精神”,警惕“中国崩溃”;“中国梦”,是“国家梦”,更是“百姓梦”;理解西方在衰落中的失落,树立“大国风范”;没有梦想的民族,是没有未来的

一方面,刘明福期待“中国梦”早日实现;另一方面,刘明福又在书中提出呼唤“中国崩溃论”的观点,振聋发聩,令人警醒。刘明福解释,我国国歌的中心词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就是“国歌精神”。中国在发展和崛起,中国的矛盾和问题也在发展和崛起。“大国崛起”与”大国崩溃”,只有一步之遥。毛泽东1956年讲,中国50年以后更危险,他把“腐化”放在第一条。邓小平对“两极分化”高度警惕。1993年9月16日,他同弟弟邓垦谈话时说:“我们讲要防止两极分化,实际上两极分化自然出现。”“少部分人获得那么多财富,大多数人没有,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出问题。”邓小平1990年4月就指出:“即使51%的人先富裕起来了,还有49%,也就是6亿多人仍处于贫困之中,也不会有稳定”,也要“出乱子”、“打内战”。西方对中国有“四论”,这就是:“中国崛起论”、“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中国责任论”。“在这四论中,人们最爱听的是‘中国崛起论’,最不爱听的是‘中国崩溃论’,其实,‘中国崩溃论’最有价值。美国人常喊美国衰落论,二战以后,美国人8次高歌‘美国衰落论’。”

刘明福提出,现在的中国,既是“进取的中国”、“奇迹中国”,“成功中国”,同时也是“矛盾中国”、“风险中国”,甚至是“危险中国”、“危机中国”。《中国梦》既梦想21世纪的中国与世界,为“中国崛起”鼓与呼,也对“中国崩溃”大声疾呼。“中国崩溃论”是美国人对中国的赌咒,也应该是中国人对自己的警钟。《中国梦》中专门用一章讲“呼唤中国崩溃论”,作为全书的结尾,刘明福称,就是要把中国美梦的进取意识和中国噩梦的忧患意识统一起来。

有人认为,中国目前这么多的现实问题没有解决,很多老百姓买不起房,社会保障、教育、就业还存在很大问题,怎么去争世界第一;有人认为,去争世界第一是好大喜功,离老百姓太远;有人认为,把那些倒数世界第一的问题好好解决,是更实际的。刘明福认为,统一认识的关键在于,中国成为世界第一,恰恰能够在更高的起点和层次上,为解决诸多具体的中国问题创造更好的战略环境和条件。美国在经济上当世界第一已经100多年了,在综合国力上当世界第一也有60多年了,但是至今仍然有4000多万美国人没有真正解决“医保”问题,奥巴马想推进“医保改革”举步维艰。中国在这个问题上肯定要比美国好。刘明福说,“中国梦”优越于“美国梦”的重要特点,是高度关注民生问题。

中国的发展进步,中国向“世界第一”的冲刺,还要进行“国富”到“民富”的转变,创造一个“国富民富”的新境界。刘明福坦言,中国解决“民富”的问题,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是一个相当阶段的奋斗目标。“我觉得目前对于绝大多数的民众来说,最急迫的问题,还不是‘民富’的问题,而是民生的问题。国家创造GDP的能力,要转化为解决民生问题的能力。‘国家财富’要转化为‘公民幸福’。”

在西方国家的视野中,中国历来是一个神秘的国度。刘明福称,不论是古代中国的强盛、近代中国的落伍、现代中国的奋起、当代中国的崛起,在西方世界看来,都充满神秘、奥妙和魅力。在中国强势快速崛起、西方相对或绝对衰落的今天,西方世界的“中国情结”有了新的含义。在西方对中国的研究中,有误解,有曲解,也有对中国进一步的了解和理解。而他们的一些观点和看法,他们的一些宣传和舆论,是多样化和多元化的,是很正常的,不必都用“阴谋论”、“险恶用心论”去解读。不论正面还是负面的观点,其实对我们都有启发、借鉴、警示的作用。我们要有一种包容的心态,大国风范。特别要理解西方在衰落中的失落,树立“大国风范”、“大国心态”。中国对美国,该合作的就合作,该竞争的就竞争,该反击的就反击,该制裁的就制裁。

刘明福最后意味深长地说:“实现‘中国梦’需要‘中国志’。我们这些年讲大国崛起,大国崛起必有‘大志’。凡是‘大国崛起’的国家,都是具有‘世界第一’理想和志向的国家,都是竞争过世界第一的国家。冲刺世界第一,这是世界大国的共同特征、共同性格。正是要把自己的国家造就成为世界第一的志向、追求、激情、信仰和信心,才成为一个民族兴旺、一个国家崛起的动力源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