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我死去的婚姻

对着窗外那一阙如血的残阳,托数缕长风拣拾了那一季的青涩与枯黄,纠缠了点点心事。恍然间,就驻足在,徘徊着听那心曲汩汩流淌。缓缓走入了竹林,折折回回蜿蜒的小径,渐渐荒芜了葱茏绿意。

幽幽弹着琴,萦思沉吟着五言七绝。不忍也不愿惊扰了彼此的安宁,小桥下的那一湾春水潺潺,无需介意。一片波澜不惊的沉寂里,偷得了那一坡浓浓的翠意,轻轻拥入怀中。渲染了柔美心境,乔装了那一季寂寞的沉静。物是人非,你我都已走远。

每一寸幸福的回眸处,总有有你熟悉的身影在晃动。“新诗已旧不堪闻,江南荒馆隔秋云。多情不改年年色,千古芳心持增君。”早已不是你腕下优雅高洁的那一株青莲了,不需叶来陪衬,已然悄悄凋谢。那曾经盛开的花事里,如沐了春雨,如沐了阳光,却不需要多情的绿色相陪。其实怀揣满腹的心事却早以被你搅乱,寻了那一棵菩提树的清凉,深深的虔诚跪拜里,在白莲花宝座下,就默默的祈求了三生三世。

终于决定要走了,怎忍又怎愿打破那固有的格局,索性就偷拿私藏了你弹过的那张绿琴,放入了重重行囊。十里长亭外,有我放飞的那只高弦纸风筝,携了无尽牵挂,飘飘摇摇的就飞去了蓝天。等待来年的春风里,在向阳高坡上就有了痴痴的顾盼翘首。 轻轻的,我走了,把破碎的心却也带走,不再守候着不变的四季。也许,我该是你幽蓝心海里畅游的那一尾冰紫梦蝶。爱了,痛了,累了。

就着那温柔多情的风,缠绵织愁的雨,把一地破碎的香魂慢慢拣拾。那每一片的落花情怀里,都记录着那一季点点滴滴的香甜。拣了它就入了那记忆酿成的一坛清酒,封存了一世的芬芳醇香,用它来祭奠你我曾经的相识。


感情已随着破碎的心被埋葬在坟墓里。一切又回到了远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