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狮 正文 出国考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21.html


出国考察

曾扩清一行21人被押送至劳改大队,这个大队是在山上为水泥厂采石头的。在这里曾扩清见到了复兴社驻察哈尔、和绥远情报站以及驻热河情报站的特务们,他们全都被编在一个大队。曾扩清问他们是如何和以什么罪名被抓的,他们告诉曾扩清是在各自的地盘不知是被谁出卖而被抓的。在这以前都被审讯过几次,但他们都没暴露自己的身份。到现在中华民族解放军都还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曾扩清表扬了他们的精神。那些先住进来的特务们告诉曾扩清在这里一定不要乱说话,不然要吃不到饭吃苦头。第二天曾扩清要求看守要见这里的最高长官,那看守点点头没说话。只是到开饭时将本来两个馒头一碗饭变成一个馒头一碗饭。曾扩清不明就里问是怎么回事,那送饭的只是笑笑也不言语。旁边的特务见四下无人悄悄对曾扩清道:“告诉你别多说话你不听,这就是你早上说要见这里最高长官的报应,不要多说了,赶快吃完了我们还要干活呢。”曾扩清一听大怒道:“我一个堂堂的复兴社组长,奉南京政府军令部的指派是来这里来当政训主任的,敢如此对待我,我看他们是不想活了。来人哪。”就见一名看守笑咪咪的走来道:“谁在这里大声喧哗,吃完饭不休息嚷嚷什么。”曾扩清见他的表情恨不得抬手就给他一个嘴吧,大声道:“是我喊的,我要见你们的最高长官。你马上给我通报去。”那看守不慌不忙道:“你要见这里的最高长官?什么事?”曾扩清道:“没你的事,你只管给我找来就是了。”那看守道:“没我事找我干什么?真是胡闹,下不为例。今天你刚来不太懂规距,回头你们多给他讲讲制度。”说完一忸头走了。把曾扩清气的在一边大喘气张口就想大骂。这时在一旁的驻包头情报站长连忙站起一手捂住曾扩清的口道:“你可千万不敢骂人,一骂人轻的连累的大家吃不饱饭,重的要当场拉出去枪毙的。你要找的这里最高长官就是他,你喊来他你又说没他的事,今天他还算脾气好,要是赶上他脾气不好,今天准有的苦头吃了。”到这时曾扩清才弄明白这里的最高长官的这句话的含意是自己没有表诉明确。到吃晚饭时他的晚饭被取消了,伙食管理员告诉他是因为调戏长官。第二天曾扩清排队去劳动场所,刚一出大门他见一名看守在那里站着就连忙向前一步道:“报告长官----”就听那看守笑咪咪的柔声细语的道:“不用报告干活去吧。”旁边的一名早来的特务连忙将他拉进队列道:“你想干什么,你会连累我们大家的。什么都别说了,快走吧。”到中午他们这个班每人被罚一个馒头。大家气的都直瞪曾扩清。曾扩清也觉的对不起大家只好向大家陪不是。好不容易熬的一个休息日,上午大家抓紧时间整理完自己的卫生,下午召开改造回报会,看守也来参加。在会上曾扩清又谈到他要求见徐建,这次那看守班长没惩罚他,只是问他徐建是谁,曾扩清道是这里最高长官,那看守道最高长官就是他,他不叫徐建。曾扩清连比带划的讲了半天,那看守好像恍然大悟道:“那不可能。”曾扩清见讲了半天累的自己口干舌糙的他才好像弄明白,就这么一句回音,不由大急道:“为什么不能?”那看守道:“我不用你催,我都想见他,可我从参军到现在我还没见过他呢,你怎么能见他呢。”曾扩清道:“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当官的,我是中央派来的,我想见谁就要见谁。”那看守道:“的确你和我不一样,在这里我是当官的。你想见谁你就见谁?那好你见吧。”说完一抬屁股走人了,将一众犯人仍在那里。众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大家一至将目光看向曾扩清。曾扩清也楞在那里,心想这人么这样老听不懂别人说的话。

徐建利用这段时间回到位与蔚县的“01”基地。在基地举行的劳动党第三次全体委员大会上,徐建向大家回报了近半年来的工作。并提出新的一年的工作目标。根具最近一段时间无战事的情况,徐建提出要到国外走一圈,实地考察一下欧美等国的目前实际情况和定购一批海军舰船组建自己海军的提议。大会一至同意后,徐建马上通知德国的克兰和美国的美国的约翰.来西克里到易县紫井关前来相见。通知多伦空军机场准备四架缴获的日军运输机交由自愿队的人员进行改造成长距离客机待命。然后与温都尔商量让他的自愿军帮助进一步训练一批特战队员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温都尔笑了,他对徐建说是不是去筹集到外国访问的路费。徐建笑道:“我这是穷人家装富人过日子,不去找富豪赞助那里能行。你们还要给我将四架运输机好好改造一下,我将来去周游世界还需要他们。”温都尔道:“没问题管包改出来的客机让你满意,性能,航速、航程等要比你们在后世最好的客机还要好,这对于我们来讲是小问题。”徐建又让高新义局长通知在美国的李中国和在英国的鲍国平自己将要访问美、英的情况,让他们予先打通政府、军队和社会上层人事关系到时好随时进行会悟和谈判。

德国的克兰和美国的戴维.来西克里接到徐建的通知,马上赶到易县紫井关训练基地与徐建会面。徐建告诉他们他想到他们的国家去考察并顺带采购一批物资,问他们可否有办法促成此事。他们两人一听马上表态说他们国内的工商界早已想邀请徐建前往他们的国家去访问,但前一段时见看徐建实在太忙所以就没开口提及此事,今天徐建即然提出他们一定与国内联系设法办好此事。两人告别徐建后来到保定就分头发电报给自己的有关部门回报,并连夜坐车赶往北平、南京自己国家的领、使馆汇报此事。原来他们都还兼着他们国家情报机构的情报员的任务。德国驻华外交使团连夜通知驻华顾问团代理团长法肯豪森前来外交使团商讨徐建去德国到目得和要求。商量完后他们连夜将他们的意见电告了柏林外交部和国防部。第二天德国的一批军火厂商和最大的钢铁厂也前来国防部和外交部,前来交涉邀请中国的中华民族解放军总指挥徐建前来访问。而美国的使馆接到戴维.来西克里报告后也马上召开了包括武官在内的紧急会意,并将徐建的情况汇报给了华盛顿的白宫和五角大楼。于是白宫和五角大楼马上忙碌起来,分析和研究这名徐建的来意和他身上的神秘。而美国的主管外交事务的国务卿也接到了美国大企业家协会的申请,要求邀请中华民国的中华民族解放军的总指挥前来美国考察。

徐建找来肖春吩咐道:“你带领一个分队的特战队员于今晚出发前往日军占领下的沈阳,想办法摸进“东三生官号银行”和“边号银行”的金库,将里面日军缴获的原东北军的库存黄金给摸出来。这个任务很艰巨,能完成吗?”肖春道“这个任务的确是有点艰难,但我们会完成任务的。只是我们需要一些关东军的假文件以防万一。”徐建道:“这没问题,你们去计划一下抓紧时见行动。”肖春领受完任务后出去调派人员和研究行动方案去了。这里徐建和温都尔马上赶制肖春他们将来行动时万一需要时用的有关文件和证件。并研究将来到国外访问时有可能遇到的一些问题及如何应对事项。

肖春带领36名特战队员从“01”基地乘车赶到赤峰,在那里他们向赤峰警备司令刘香久出示了部队行动计划命令,刘香久看完命令后对肖春说你们只管放心前去执行你们的任务,接应的任务我一定完成。告别了刘香久司令,肖春一行又乘车来到奈曼旗。在这里他们留下汽车开始从荒野中向目得地徒步前进,经过两天的长途奔跑,他们终于来到沈阳城下。当天他们在这郊外小村旁的一座关帝庙里隐蔽起来,肖春命令大家一面休整恢复体力一面研究下一步进入沈阳完成任务的具体的行动方案,到天色将暗时肖春和另两名特战队员换上日军军服从偏僻处绕过他们隐蔽的小村前去沈阳城进行侦察。

肖春和另两名队员顺利的进到沈阳城,他们根具在基地时徐建给他们画的地形图很快就找到“东三省官号”和“边业银行”的地址。他们从外查看了这两处目标的情况。这“东三省官号”地处一条大街中段,临街是一座两层楼房想毕是营业大厅,有三间宽。他的东边相邻是一个饭庄,西面是一个大门,估计是银行的边门。在过去是一座酒吧。肖春他们绕着这处来回走了三趟但找不到除大门外到后院去的路只好罢休。他们又来到“边业银行”查看。就见“边业银行”地处一条东西大街的转弯处,临街是三层楼房,后面是一个大院,边门是能开进去汽车的大门。后院有一座两层的三间楼房。肖春根具观察到的情形估计哪金库就建在这座两层楼房下面。原来这东北在张作霖统制时期,建有一个属政府所有的银行,叫“东三省官号”。而军阀张作霖为了便于统制和搜刮民财巩固他在东北的利益也办了一个属他们家的银行就是“边业银行”。他将他在东北多年搜刮来的金银财宝全放在这里。九一八事变时,张学良来不及将他的这些家财转移,结果“东三省官号”和“边业银行”都被日军缴获了去。日本人就是用这些钱来收买汉奸和土匪队伍和作为他们的军事开资。而且日军接收了这两家银行在这边业银行的后院的两层楼下。


后见“东三省官号”地处闹市区不安全,于是为了便于警卫就将这两家的金库合并为一处金库,都设在这边业银行的后院的两层楼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