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二卷 钱是祸水 第十章 迷途羔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邢武一大早就起来铲自己家门前的雪。看他那虎背熊腰的模样永远有使不完的尽头。打扫完后他边擦着头上的汗边欣赏着自家新盖起的宅院。脸上挂满灿烂的阳光。这时他看见刚从邢文家过来的那几个地痞向他走来。

“龟孙子干什么?”

“武爷,新房盖起来了不给兄弟们两个小钱买壶酒喝?”

“凭啥?”

“你是爷啊!”

“那好吧!过来拿啊?”几个家伙不敢走过去。

“喝你妈的屁!爷爷砍死你这些王八儿!”邢武举起铁锨向几个家伙砍去。几个地痞抱头鼠窜逃命般地溜走。

“哈哈哈!!!妈的!爷爷不是当年的邢武了!以后谁要是再敢给我过不去,老子和他玩命!”从此,邢武的愣劲在防胡镇上出了名,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

这一年刚开春,邢武生意开张了。他请了风水先生看了日子。三月二十把请帖发了下去。凡是街道上有钱的人家,有头脸了的人,加上镇里的镇长马胖子,警长吕品等镇上的大小官员,还有那些吃喝O赌烟君子,地痞流氓和阿飞全都请来。整个院内人声吵杂热闹非凡。大院内一字摆开十几张桌子,全都坐满了人。他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猜拳行令喝三吆四。个个语言污秽形态丑陋。还有不知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招来的OO女人;她们扭着细腰晃着OO,成了宴会上的招待。她们手把酒壶穿梭在宴席之间,她们又是给客人倒酒又不断向那些赌徒O客们抛去媚眼。有时还抱着客人来一个飞O。只O得客人心慌意乱热血沸腾。一些人忍不住用手OOOO股。引得众人狂叫不止。院内一片鬼哭狼嚎,一些人已经醉了。他们开始对那些O人动手动脚了。有的O着女人啃,有的在院里追赶OO,有的把O人往客房里扛。有的干脆把OOOOOO掉。一群赌徒丑陋百出。

邢武看看是时候了。他端了一杯酒走到台阶上大声说:“各位乡亲,各位街坊邻居!各位老老少爷们,请不要急,有你们享受的,先听我说。我邢武今天开张,感谢诸位捧场。大家想玩钱、玩女人、没钱花请来我这里。不过王八还有个鳖规矩是吧。做什么生意都有个条条框框,咱也不例外。”

“啥规矩啥好处说听!”说话的是地痞胡一。

“只要进了场子参与赌、O、吸,除没钱可以借之外,每人临走时奖一包《三五》牌香烟。每天免费四菜一汤。”

“借钱月息是多少?”有几个老流氓问。

“不按月按天算。十块大洋十天利息一块。”

“到期还不起咋办?”一个赌徒又问。

“第十一天不还,连本带利十二块。以后每过期一天涨一块。”

“那O女人又有啥道道呢?”一个尖嘴猴腮的人问。

“台上收大洋一块,你给小姐多少我不管。”

“嗷!嗷!嗷!”院子里像炸了锅似的。

这时镇北庙上小和尚出现在邢武的门前。有人告诉邢武后就让人给了那和尚一块大洋打发走了。

武宅院内的人酒肉饭饱后个自开始寻开心,一直闹到天亮。

天亮后邢武到台上查看,仅大洋收入一百块,票子五千多块。邢武喜欢的心快要跳出来。他暗暗发誓,我要成为防胡镇上的首富,我要他们叫我爷。我的两个儿子将来是少爷。

邢武的生意最旺的时间是春天。一年一度的古庙会就在此时。这也是邢武特意选择的开张季节。每年到这个时候,四面八方的生意人都赶来参加古庙会。三街四巷都挤满了人,千奇百怪的耍杂卖艺的人占据了大街小巷的每一块地方。红男绿女老老少少;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整个小镇几乎要被挤破。邢武的生意更是兴隆无比;院里挤满了从外地赶来的赌徒O客烟君子。他们中间有老客户;这些人输家想再捞一把;赢家想再次走运。也不乏新客户;他们是慕名而来的,这些人既想赌又想O;彼此诉说着输赢后的感受,讨论着牌运的结果。戏侃着女人的那些事。腰里白花花的银元急着要窜门。灵魂的扭曲让人无法辨认他们是人还是鬼。

为了防止那些无赖钻空子,邢武规定,进场子先买码,赌时以码代现金。嫖者买码和编号,前一个O客出来后下一个才能进去O。O一个女人时间是一根香燃三分之一。超时还要付款。时间有人专门掌握。

账台上几个伙计忙得不可开交。那钱筒里的大洋哗啦哗啦地像潮水一般往上涨;“叮!叮!当!当!”的响声又像那些赌干O净者的哭啼声,哀叫着,怒骂声。随着钱币的不断投掷,钱筒里的钱往外溢出;就像赌和O的人血管被老板切断一样往外流淌。

“老孔啊!再借点钱!”赌徒胡一来到账房里对孔十四说。

“胡一呀!你目前已经欠的不少了。武爷说了,不让再借给你了。”

“咋了?我胡一少过谁的钱?为什么单单不借给我?”

“你已经借了二百大洋,你家里连个老鼠都养不起。到时候你用啥还哪?”

“不借咋的?那好吧!咱们走着瞧!”胡一愤愤地离开了邢武家。

“老孔啊?不借给胡一,总得借给我吧?”O客李连走进来说。

“你呀?更不能借!你知道你借台上多少钱了吗?”

“多少?”

“四百大洋了!”孔十四把账本扔给李连。接着说:“到时候还不起用你老婆来当‘鸡’挣钱还吗?”

“放你妈的屁!老子O得起就还得起!还不起也不像你狗一样的被人唤来唤去!等着瞧!老子咽不下这口气!”说罢一路骂骂咧咧地走出邢武家。

钱是福?钱是祸?孰能说清?

小春回到庙里把当天夜侦察的情况向李刚郭川老杜说了一遍。李刚沉思了一会说:“看来邢氏兄弟真的要滑向罪恶的深渊啊!我明天亲自去会会这位武爷!”

邢文听说弟弟不听自己的劝说还是开了赌场气不打一处来。他来到邢武家。

“文爷来啦?”孔十四点头哈腰的迎了上去。

“你家武爷呢?”邢文看到那些赌徒和O客的丑陋百出的样子又说道“带我去见你家武爷!”

孔十四把邢文带到小客厅倒了一杯茶说:“文爷你喝茶,我这就去叫我家武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