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二卷 钱是祸水 第九章 今非昔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邢武把钟玉抱在怀里用手抚摸着钟玉说:“我准备给邻居的几间地基买下来,盖一个大宅院,开一个防胡街上没人开的大场子,我们要做防胡镇上没人做的,也没有人敢做的,也是他们做不起的,更是最赚钱的生意。”

“赌场,O院,高利贷。”

“那生意我们能做?”

“我们一定能发财。”

“义他爹,要是干了那生意,进来的都是些不是不是的人;你就不怕他们把我吃了?”

“他敢!谁要是动了你一根汗毛老子就要了他的命!”

“哎!那是你们男人的事,俺也管不了。”

镇公所里的酒宴已经散席。马胖子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这时吕品回来了。

“镇长,他们回来了。不见他们的盐车,挑着一个担子回来的。”

马胖子不动脸色地用手敲着桌子。

“看样子担子还挺沉重的。”

“叮铃铃”电话响了。吕品慌忙拿起电话。

“喂!那位?……哦!在!在!”吕品把电话递给马胖子接着说:“是老太爷来的。”

马胖子慌忙站起身来接过电话小心地说:“爹!有事吗?”

“你小子整天就知道吃喝O赌。让你抓紧搞些金银干的咋样啊?”电话里马虎鸭子叫似的在骂。

“爹!这年头金银不好搞啊!”

“不好搞也得搞!政府的票子还不如擦屁股纸!老子现在穷的就差喝西北风了!限你在明年春上要搞它一万两黄金!年前我们要向南方转移!要不,我们只有被共产党枪毙!”咔嚓!那头电话挂了。

“吕警长!从明天起,你和你的部下分头去乡下和街道上给我征收防务费。务必年内收缴一万两黄金或者大洋!!各村和街道上各店铺的数目你看着办!老爷子说了,马上要提拔你到县联防队当支队长啦!”

“多谢老爷子的栽培!吕某愿效犬马之劳。”

街北高台庙里李刚等人正在向南下骑兵连宋连长发报。告诉连长马虎的财宝被邢氏兄弟得到的前后经过。宋连长回了电:“李刚,诱导邢氏兄弟参加革命,设法让他们先拿出一部分,当他们觉悟后全部收缴!”

老杜把电文递给李刚。李刚笑着说:“连长和我的想法一样。回电!坚决完成任务!”

这一夜邢氏兄弟俩都没睡好,各自盘算着自己的未来。邢文和妻子商量还是把药店撑起来。他不敢张扬,他害怕会露富,他害怕得到的财宝会再失去。哎!没有钱的时候想钱,有钱的时候却又叫人不安。哎!一个人当有了钱,会有千万个人用眼盯着你,那时,你就会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不久兄弟俩便同时盖起了自己的宅院。邢文不太张扬,还是按钟半仙的老宅子样盖了堂屋六间厢房六间,门面药房五间,一间门楼。一座标准的四合院。

邢武可是威风,堂屋厢房各八间,客室七间。一个高大的门楼上挂着“邢宅”字样的匾;大红灯笼高高的挂在大门两边。远远望去威风凛凛气派无比。街坊邻居无不刮目相看。都狐疑邢氏兄弟俩什么时候发了大财。

第二年的年春天,这一年春天姗姗来迟,“惊蛰”到了雪又飘进人间。纷纷扬扬的大雪一连下了好几天;小镇上银装素裹玉树琼枝。整个世界被白色主宰;处处是纯洁处处是美丽。天亮时风停雪止。人们纷纷打开店门各自打扫门前的雪。邢文靠在门楼边看着邻居们忙活。一阵风吹来,邢文身上那刚买的羊皮袄领口和袖口上的洁白绒毛炫耀地翻滚着。邢文把手揣起来,两眼眯细着看着大街上那些清理雪地的人。伙计们还没有上班,他无聊的站着。

“爹,娘叫你。”七岁的儿子邢仁跑过来喊道。“儿子,咱门前的雪你能打扫吗?”

“我扫不了。”

“要是非让你扫呢?”

“让我扫我也不扫。”

“文爷?”一个青年喊道。

“不扫不给你饭吃你咋办?”邢文好像没听见那年轻人的呼叫。

“娘!爹不给我饭吃……”邢仁跑回屋去。

“文爷,我给你门前的雪扫扫吧?”邢文惊讶的答道:“你叫我?”

“文爷!我把你门前的雪扫扫你给我……”

“好哇!我给你钱。”邢文万没想到自己在别人眼里成了爷。他望着那年轻人冻得发红的双手,喘着粗气吃力地铲着雪心里感慨万分。想当年自己不就是像他一样吗?被人使唤,被人驱使,吃不饱穿不暖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吗?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唉!还是有钱好哇!”

“文爷好啊!”这时街上几个赖痞站在他的门前。

“文爷,发了外财也不给兄弟们点茶钱,怪不够意思呀!你看……”说罢把手伸在邢文的面前捻了捻。邢文明白,这些地痞不好惹。忙说道:“兄弟们想喝茶?给!拿去买壶酒喝吧!”邢文从腰里掏出几张票子递给他们。

“文爷?你这不是打发要饭的吗?新房盖得怪漂亮可别忘记老房子是咋没有的。”地痞的话让邢文心里一惊,老房子咋没有的?难道人们知道老房子被烧的原因?难道……

“对不起兄弟,我家也是个空架子。好吧,我这里还有几块大洋拿去吧。”

“这还差不多!以后文爷还要多多关照啊!”几个家伙笑着离开了邢文家。

邢武一大早就起来铲自己家门前的雪。看他那虎背熊腰的模样永远有使不完的尽头。打扫完后他边擦着头上的汗边欣赏着自家新盖起的宅院。脸上挂满灿烂的阳光。这时他看见刚从邢文家过来的那几个地痞向他走来。

“龟孙子干什么?”

“武爷,新房盖起来了不给兄弟们两个小钱买壶酒喝?”

“凭啥?”

“你是爷啊!”

“那好吧!过来拿啊?”几个家伙不敢走过去。

“喝你妈的屁!爷爷砍死你这些王八儿!”邢武举起铁锨向几个家伙砍去。几个地痞抱头鼠窜逃命般地溜走。

“哈哈哈!!!妈的!爷爷不是当年的邢武了!以后谁要是再敢给我过不去,老子和他玩命!”从此,邢武的愣劲在防胡镇上出了名,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