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有一天,一位乡下老人受了红伤,他的一只脚被砍伤。钟半仙检查了伤口后就从父亲的那些书里查找药方,从他卧室里拿出一瓶药给那老人上了药,老人的脚马上止住血和疼痛。钟半仙又按那书中的一个小本子里的药方捡了草药。后来那老人的伤很快就好了。邢文突然想起街坊邻居跟钟半仙开玩笑时说:“钟善人啥时候学会治红伤了?不是邢家的秘方吧?”钟半仙马上阴沉着脸说:“胡说啥呀!”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邢文虽然才十几岁但在他幼小地的心灵里,父母的死让他痛恨这个世界,让他怀疑世上每一个人,让他用质疑的目光去审视身边的一切事物。让他变得性格冷漠。

第二天,钟半仙把邢文叫到他的卧室脸色阴沉着说:“邢文哪!你既然喜欢钟美,你们结婚就是了,又何必……,这事如果传出去你……,我的老脸往哪放?当初你是无依无靠,我念在咱们是街坊邻居。收留你兄弟二人。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想毁掉我的女儿啊!告诉你!今天你得对我有个交代!不然……”

邢文知道自己又中了钟半仙的计了。可他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但是,他知道钟半仙之所以施美人计。就是想以女儿做挡箭牌,把杀害父亲的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凶手就是钟半仙!他决心杀掉钟半仙。

他翻了一下身又迷迷糊糊睡去。他恍恍惚惚看见父亲,他满脸流着鲜血,双目圆睁,五指张开向自己伸来;嘴里还喊着:我儿救我!母亲也哭诉着:儿啊!你爹死的冤啊!

这一天,钟半仙把邢武和邢文叫到面前说:“我今天下乡去看一个病人,家里就交给你兄弟俩了。如果晚上不回来你们一定把门关好。”说来也巧,这天生意也少。天黑后便没了生意。邢文就让伙计关上门回去了。邢武也回南屋去休息了。半夜时邢武听见有人敲门便说道:“是那个丧门星啊!半夜找死呀?”

“开门!是我。”

邢武把门打开发现东家的二小姐钟玉站在门口。

“你……你有事吗?”邢武惊奇地说。

“我能进去吗?武哥?”

“中!中!请进!”

钟玉进了屋四周看了看说:“武哥,一个人怪寂寞的,我……我今晚来陪你好吗?”

“……你……你说啥?”邢武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你躺在被窝里吧!天怪冷的。”钟玉把邢武扶到床前。一向鲁莽的邢武此时好像木头人一样听从钟玉的摆布。钟玉解开紧身小花袄的扣子,**********邢武的被窝里,邢武傻愣愣地看着钟玉。坐在床沿上不敢动。

“睡呀!”钟玉笑着说。

邢武依然没有动静。

“咋啦?我不美吗?武哥,我可是好多人花重金想得到的人。今天晚上爹不在家,我们*******?”说罢他把被子掀开,*****把邢武拉进被窝里。邢武顿时感到一股热血在体内奔腾。钟玉*******,*******让他再也*****。他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钟玉*******。接着他撕掉**********,两个年轻人相互抚摸着;亲吻着。担心害怕被爱冲淡,矜持自尊被欢悦代替。昔日高高在上的少女主人成了忍气吞声下人的胯下马。昔日的奴仆成了驰骋疆场的英雄。****扬鞭催马,**耀武扬威。他更是淋漓尽致。窗外的一切他们无暇顾及;沉浸在世外桃源之中。

“武哥,你……”钟玉的激情来了,她渴望******。邢武知道钟玉的意思。

“**……”钟玉*******。两个俩个年轻******到鸡叫。钟玉才难舍难分地回到自己的北屋。

在说邢文。邢文劳累了一天早早地就休息了,他迷迷糊糊感到身边有人,一只手在他身上游来游去,她看见是母亲,是母亲在温暖的阳光下抚摸着自己。他幸福的抱住母亲,依偎在母亲怀里。突然,他感到母亲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接着他感到呼吸困难。再下来母亲骑在他身上揪住他的耳朵。他努力地睁开眼。吓得他大叫一声。原来是钟家大小姐在他身上。他翻身下了床奔出门外。又气又好笑。这钟家人是咋啦?

第二天,钟半仙回来了。吃罢午饭钟半仙把邢武邢文叫到自己的卧室里。钟美钟玉也在旁边站着。两位小姐都低声哽咽着,钟玉用手捂住笑脸眼睛从指缝里偷望着邢武。钟半仙拿起旱烟袋,一言不发的按了一袋烟,又慢慢地点着,深深地抽了一口说:“我不在家,你们兄弟俩都干的好事呀?”

“爹,你给我做主哇!邢武他……”钟玉摇晃着钟半仙。

“他,他咋了你了?”钟半仙故意问。

“他……他把我……”钟玉用双手捂住脸从指缝里偷看邢武。心里笑嘻嘻的说。

“好大的担子!”钟半仙霍地站了起来。“我钟半仙算瞎了眼!当年你兄弟俩乞丐一对,不是我你们能有今天吗?不料你们能干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来!先是邢文后是邢武;你们说说这事该咋办?要么我们经官,要么我们……”

“钟伯,你就饶了我们吧?你说咋办就咋办。”邢武知道是钟半仙在逼婚。心里想我们巴不得呢。

邢文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心里骂道:“老东西!没见过你这如此下贱的人。你这一招真是渔网兜猪娃——露蹄爪了。等着吧!由你老东西好过的。”邢文害怕吃官司,有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不言语。

三个月后,钟半仙为女儿举办了婚礼。为了图清静邢武和钟玉的新房设在邢家老屋里。婚礼办得很热闹,街坊邻居一直喝到深夜才散去。邢武钟玉回自己南街新房去了,邢文累的身子像散了架似的走进新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