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分赃(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黄宏建将车驶入了停车场,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将车停放了进去。他熄了火,钻出了驾驶座。从外面打开了后座车门,从里面费劲的取出了两个旅行袋。一个双肩的,一个手提的。将双肩的背上肩,提着另一个旅行袋,他用遥控钥匙关闭了车门和发动机。在车头处,他四处张望了一下,确信了没有人和其他车辆对他进行跟踪后,开始向紧急出口走去。

这是一个宾馆的停车场。按照黄宏建的想法,本来不应该这么费事,既然有停车场内的客人电梯可以使用,至少他可以不需要那么耗费体力,两个旅行袋的份量并不轻。但这是时维锁的再三要求,想到赵强的结局和旅行袋里的东西,他不得不遵从老大的意思。

的确,这两个旅行袋里装的可不是一般的东西,整整五十万天可汗币。这其中大部分都是一百元面值的,还包括了一些小面额的钞票。虽然在体力上的消耗多了些。黄宏建的心情还是十分愉快,这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其中有他不菲的一份,而且,这一切还只是个开始。对于老大之一的时维锁的小心,他也能深切的体会。这钱的来源可是已经沾满了鲜血。时维锁想到的是,走酒店客梯,眼多人杂,也许会有不安分的眼睛注意到黄宏建。于是,他坚持要求黄宏建从停车场直接走紧急出口的步行楼梯上楼,直接步行到他们所订的房间内。

在走到五楼的时候,黄宏建已经气喘吁吁。他看了看不断曲折向上的楼梯,真想一推门走进酒店内廊,舒舒服服的从漂亮干净的宾客电梯中直接上楼。还有五层楼要走,这对身负着两个越来越沉重的旅行袋的人来说,无疑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体力的。他坐在楼梯阶上喘着粗气,思考着要不要去推开那扇写着‘紧急出入’的金属门。

最后,他想到了孙民那双凶狠的眼睛,和时维锁那张诡异的脸庞。还是觉得在事业最初阶段,最好不要因为自己的鲁莽而得罪了这两位老大。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抖了抖身上,将背着的双肩包抖到了较为舒服的肩部位置,手又提起了另一个旅行袋,艰难的向上走去。

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黄宏建终于费力的推开了八楼的走廊紧急金属门。他的双腿已经酸胀无比,平时并无这样运动的他,此时,腿部血液中,乳酸大量的堆积,已经让他疲惫不堪。同样,他的双手因为轮换着拎包,肱二头肌和小臂肌肉一样酸痛无比,肩膀的肌肉和神经感觉同样如是。尽管,旅行袋里的财富是那样的诱人,生理上的疲劳还是让黄宏建产生了一点眩晕和想要呕吐的感觉。

他扶着墙站立了一会儿,紧急金属门因为闭门器的作用,在他身后缓缓的自动关上了。正当黄宏建一脸苦相的准备走完最后一段走廊,去到那个预定的房间时,他的眼睛看到了时维锁。

就在走廊一侧的客梯边,还是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时维锁看着这个上气不接下气的马仔。他没有移动身体,而是等待着黄宏建自己走完最后一段路。小心一直是他信奉的准则。

黄宏建心里暗呼着自己的理智,如果因为偷懒,那么现在,他在走出电梯后,第一个遇见的人也将是这位老大。那么后果,他不愿意,也不敢去往下想下去。看见时维锁并没有走上前来,替他减轻负荷的意思,他明白,他还得继续自己艰难的旅途。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自己并不心甘情愿,却看起来极其献媚的笑容,投向时维锁。时维锁却像不认识他一般,将头侧了过去。黄宏建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无可奈何的拖着沉重的步伐,向着走廊一头的房间进发。

“这事办的不错。”孙民拍着黄宏建的肩膀,转头对着晚黄宏建大约半分钟后进房的时维锁,兴高采烈的说着。

“是。”时维锁看着累得像条死狗一样的黄宏建,脸上的笑意并没有增加几分。他走到小冰箱前,蹲下身,从里面取出了一罐可乐。又站起身,走到了黄宏建面前,递给了他,“辛苦了。”

“谢谢。”黄宏建几乎是瘫坐在小圈椅上,他伸手接过了老大递来的饮料,朝着那两个旅行袋点了点头,“全部在了。”

孙民已经取出了点钞机,拉开了旅行袋的袋口,取出了捆扎好的货币,一把撕开封条和皮筋。将一摞摞的钞票塞进了点钞机的上口中。

‘哒哒哒。。。’通上了电的点钞机,随即发出了一连串的点钞声。这声音对于房间里的三个男人来说,无疑是一种美妙的音乐。

清点五十万货币也需要一点时间。这个时候,房间里除了点钞机的声音,时维锁特地打开了电视机,并将音量调节的高些。他不希望,这个时候路过他房间门口的任何人,因为听到了这个独特的声音而产生怀疑。三个人在这个时候,都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享受着这‘哒哒哒。。。’声所带给他们的快感。

“没错,数目对,钱也对,都是真币。”孙民在点完了那一堆堆货币后,在摞齐了每个一万的数字后,胡乱的捆扎着。一边对着时维锁汇报着。

时维锁的脸上终于显出了一种放松的神色。他的笑意看起来要真诚了许多,对着孙民点了点头后,后者将几摞捆扎好的钞票扔向了黄宏建。

黄宏建一躬身,接过了扔过来的钱,目光中立刻流露出了欢喜的眼色。他一连声的对时维锁和孙民的说道,“谢谢,谢谢。”

“不用谢,那是你应得的。”时维锁看着电视,淡淡的说,“只要你好好的干,你的日子一定要比赵强好得多。”他回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黄宏建一眼。

黄宏建的心里突然打了一个冷颤。赵强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一个过去式了,但时维锁现在看似无心的提起,实则也在对他敲响着警钟。看来,收益越高,风险越大,的确是经济学中亘古不变的真理。他的手紧紧攥住着钞票,慌忙点着头,“是,是,是。我知道。”不觉中,他发现自己的额头是因为刚刚爬楼,还是因为时维锁的一句话,密密的映出着细小汗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