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菲律宾人游行反华 称华人为“东方犹太人” – 铁血网

2003年菲律宾人游行反华 称华人为“东方犹太人”

本文摘自《社会观察》2003年第8期,作者:李芬


2003年7月4日,美国独立日。沸腾的华盛顿联合车站,华裔学生上演着的排华法案短剧,陡然重新翻开一页美国人有意忽略的历史,字字控诉着150年来美籍华人遭到的不公待遇。


沉浸在血泪史中的人们没有想到,曾经沦为美殖民地菲律宾,同样正经历着一场浩浩荡荡的闹剧。


这一天,是菲美友谊日,却成为了菲律宾排华势力的试金石。


暗流


2003年7月初的马尼拉,没有骇人听闻的爆炸事件,也没有反武装分子的兴风作浪,一切显得那么平静,只是,几条主要商业街道赫然张贴的反华大字报,漫天飞扬的传单,却隐约昭示了即将降临的暴风骤雨


署名为“国际反共、反恐人民义勇军兼菲美友谊日委员会”的组织在传单上高呼四大口号“反贪污及贫穷、反红色中国入侵我们的土地、反中国奴役菲律宾人民、反恐怖主义及中国帝国主义”。同时,还号召民众参加于7月4日菲美友谊日举行的排华大示威,呼吁民众“勿在自己的土地上被人奴役”,矛头直指华人和中国,挑拨离间溢于言表。


此外,带有反华内容的手机信息也在民众间流传,短信发送量号称当今世界之最的菲律宾人民因此倍受困扰,当地华人更严重受到种族煽情“信骚扰”。活动组织者甚至极具挑衅性地将反华材料传真到新华社马尼拉分社的办公室。


当地华人忧虑重重,屡屡发生的华商绑架事件和即将举行的示威游行,顿时给平静的马尼拉带来无可名状的恐慌。四年前,印尼排华暴乱的惨烈场景仍然历历在目,深惧排华事件再次重演,菲华社再度人心惶惶。


紧张气氛一触即发


闹剧


7月4日上午9时左右,美国举国欢庆的时刻。大约1500名菲律宾民众聚集在马尼拉世界贸易中心前,沿着罗哈斯湾大道向几公里外的国父黎刹纪念公园出发,并且路过海滨大道旁的美国使馆。游行队伍中,前排中央位置张举着的“反对红色中国”横幅触目惊心。当队伍行进至黎刹公园附近的阅兵台时,有人大声呼喊反共口号,甚至焚烧了一面中国国旗。但除此之外,出人意料的是,并无其它过激行为。既没有携带有关反华内容的宣传品,也未呼喊反华口号。并且,游行的看客寥寥,没有出现想象中问暴乱场面。游行一直持续到5日凌晨然后草草收场。


由先前制造恐慌暗流,到游行的潦草收尾,不禁给这场示威游行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虽然有媒体猜测这可能是组织者精心策划的“擦边球”,但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它更象一场雷声大雨点小的闹剧。


可是,四处张贴的反华传单,满天飞的“信骚扰”并不象一纸玩笑或一场恶作剧。究竟是什么力量让这场原应发生的暴乱演变成一场闹剧呢?


据当地媒体有关报道,为了避免惨案发生,菲华社最高团体“菲华商联总会”7月2日下午与华社各主要团体负责人召开紧急座谈会,寻求对策。与会的各团体负责人大多认为应低调处理此次反华行动,静观其变。并派出代表向马尼拉警方陈情,要求警方以全局为重,积极干预并制止带有反华性质的公众活动。警方则表示,按照法律、游行等公众活动一定要获得地方政府的批准,如果有人被煽动前往华人区示威,将会遭警方拦阻。


同时,根据马尼拉警方有关调查显示,这个所谓的“国际反共、反恐人民义勇军及菲美友谊日委员会”实际是一个极端亲美组织,该组织获美国资助并且曾多次组织亲美反华示威,但响应者寥寥无几。


于是,这次反华浪潮尚未粉墨登场,就注定了它只能是一场令人费解的闹剧,但留下的却不仅仅是嬉笑相忘,更应该有沉重的思索。


东方犹太人


虽然这次示威未能如反华亲美组织所愿,但他们的挑拨却仍然带来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再度牵动潜在菲律宾社会已久的华菲族群关系。


追溯历史,早在西班牙统治时期,就已经很多华人取得财富,更有部分人获任为高级政府官员。而对于曾经扛着星条旗帮助自己占领菲律宾的华人,结束与西班牙战争的美国并没有念其盟友之谊。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待到战事稍缓,美国人开始排华,誓必将华人赶出这片曾并肩作战过的土地。为了摆脱被排斥的命运,菲律宾的华人们不得不更加努力捍卫自己的利益。种族摩擦根源与美国排华历史原因由此埋下。


尽管,1986年的反华示威事件、1988年轰动世界的20多起华人被劫杀案让人不堪回首。可是近20年来,华菲相处还算和平。虽然也会时有发生种族摩擦事件,但经多方努力,也都未演变成大规模的种族仇杀事件。


大部分出生在这个国家的华人,已经放弃对祖国的效忠,深深热爱着这片土地。在这儿度过一生以后,他们绝对不会想到要在死后把自己埋葬在中国的土地上。所以,华人同土著的通婚就像这个国家高发的*率一样非常普遍。华人的混血子女在菲律宾同样也取得了非常成功的地位。随着历史变迁社会发展,华菲混血儿剧增,并成为社会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种族间的界限也就日益模糊。


可是,近年来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再次引爆潜伏的火山。就算是被称为能干的“东方犹太人”,也无法躲开火花的迸射。


经济动物


虽然华人仅占约菲律宾总人口的1.5%,其经济实力却举足轻重,华人经济已占菲国民经济主导地位。而华菲资本家之间,华人雇主和菲律宾雇员之间常有冲突。一旦这种经济冲突染上种族色彩,华人就成为无处可逃的代罪羔羊。


最近几年,菲律宾经济毫无起色,失业人数高达380万人,再加上菲政府平定南方摩回分离主义无望,社会动荡不安,菲人民群众间这股强烈不满的情绪于是越演越烈。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切矛盾根源都来源于经济冲突。菲律宾长期依赖其廉价劳工吸引外资,凭着物廉出口美国。然而,中国经济崛起后已经将菲律宾的优势比了下去。中国商品以其物美价廉广受欢迎,从一定程度上挤占了本地制造业的市场空间。同时除了越南,中国的工资比东南亚各国来得低廉。中国最低日薪才1.21美元,而在菲律宾雇主却须支付日薪至少5.38美元。


小型制造业是菲律宾主要经营模式,但是随着中国入世后,小型制造业面对着严峻挑战。在菲律宾,制造业雇用了280万人。若与中国拥有竞争优势的领域对照,菲律宾有200万就业额受到严重的威胁,这还不包括在非正式领域的900,000人。


尽管双方关系逐渐紧张,但菲律宾华人工商总会却对此不以为意,以 “承诺在一至两年内创造三百万就业机会”的美丽谎言,逼迫菲律宾政府实施十年罢工禁令。由于菲律宾社会对华商菲薄工人的待遇早有微言,此举必然加剧摇摇欲坠的种族关系倒塌。同时,这项“不可兑现的承诺”也为这次的反华浪潮埋下引火线。


所以,华人如今不能仅仅只考虑经济利益和经济发展,同时也必须重视岌岌可危的种族关系。在这块肥沃的土地上,与本土人民携手共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