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男孩独自在家喝8两多白酒 口吐清水抽搐昏迷

男孩仍未完全脱离危险,为何喝酒他说不知道

男孩承认,确实喝酒了,而且是一个人在喝,但“似乎没有喝完一瓶,好像还剩下一半”。至于为何突然喝酒,孩子说自己也不知道。

昨日早上,省医院住院大楼9楼儿童重症监护室外,听到孩子醒来的消息后,何建军和妻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前日,家住双流九江镇马家寺的夫妻俩外出办事,8岁孩子独自在家,喝下了近一瓶白酒,共8两多,醉倒在地。因酒精中毒昏迷不醒,生命垂危,孩子被送到省医院进行紧急抢救。

昨日早上,昏迷一夜的孩子醒过来,但未完全脱离危险,仍需观察一到两天。

打开房门 酒气扑鼻儿子昏迷

“完全没想到,孩子会喝下那么多酒。”昨日上午9点过,何建军站在儿童重症监护室外,已经一夜未眠的他,在得知孩子转危为安后,悬在半空的心才落地。

何建军说,前日上午10点,妻子随自己外出办事,本来想将儿子何超一起带上,可孩子不答应,便将其一人留在家中。临走前,为了防止孩子玩耍出意外,他还仔细看了看屋子,除了阳台的天然气之外,并没发现有其他危险存在,这才安心和妻子出去。

然而,让何建军意料不到的是,晚上6点20多分,妻子回家打算做饭,刚打开屋门,一股酒气扑鼻而来。随即,她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吓懵了:8岁的孩子扑躺在地,口中冒着清水,任凭呼喊,都不醒人事。而且全身柔软,“扶都扶不住”,还不时伴随着微微抽搐。

几秒的呆滞之后,妻子哭着边给丈夫打电话,边掐着孩子的人中穴,希望让他清醒。可孩子却张口吐了一滩清水,带着浓烈的酒味,人仍然昏迷。

生命垂危 父母心痛自责

何建军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回家中,看到情况危急,他心急如焚,抱起孩子开车去医院。此时,孩子已全身发冷,只是张开嘴巴,伸着舌头不断喘息。

“我边哭边开车。”何建军说,他很快将孩子送到当地一家小型医院。可由于病情严重,该医院不愿接收,并建议他最好去省医院。

晚上7点,孩子终于被送到省医院抢救室。医生检查发现,孩子可能是酒精中毒,面临生命危险,于是下了病危通知书,并将其送至儿童重症监护室紧急抢救。

何建军夫妻在外面焦急守候,一整晚,妻子不停埋头呜咽,并流泪自责,“不该留孩子独自在家”。

父亲估计 孩子喝了8两多白酒

何建军说,何超已经8岁,虽然平时比较调皮,但还是很听话,偶尔独自在家,既能自己做饭,家里也没有什么危险,所以才答应他一人留在家中,谁想还是出事了。

“可能一人喝了8两多白酒。”何建军说,为了弄清孩子昏迷的原因,他半夜赶回家中发现,原本差不多满瓶的48度白酒,如今放在桌上,却只剩下已不到1厘米高,空得几乎见底,而且整个房间和厕所的地上到处都吐的是酒。

何建军说,除了逢年过节外,他和家人平时基本不喝酒,这瓶酒还是今年生日当天所买。由于孩子贪玩揭掉了标签,不能退回餐馆,便放在家中,一直未喝。直到头几天,妻子说累,才打开喝了一小杯,不到五钱,便放回原处,“不料却被孩子喝光了”。

孩子醒来 为何喝酒他不知道

昨日早上,医生通知,孩子已经醒来,但未完全脱离危险,仍需观察一到两天,大量的酒精可能对孩子身体造成不良影响,特别是内部器官。

下午2点,何建军夫妇进入重症监护室,看望醒来的儿子。孩子看到父母后,立即大哭起来,在断断续续的询问下,孩子边哭边承认,酒确实是他一人所喝,但“好像并未喝完一瓶,似乎还剩下一半”。至于为何突然喝酒,孩子说自己也不知道。

医生说,经过再次检查,孩子的肝肾目前没有问题,但神经与心脏受到影响。为了消除后遗症,仍需继续治疗。(应当事人要求,文中人物系化名)(记者王敏成)

华西都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