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83.html


天地会八马堂的三哥暴毙于家中,系被人一枪刺中心脏,当场死亡。凶手所使的,乃是一杆罕见的蛇头银枪。

此消息一经传出,天地会帮众人心惶惶。江湖上的人都知晓,银蛇枪乃是枪王马如龙之物。马如龙的枪法出神入化,当年西樵山血战,前去剿杀马如龙的的帮众几乎全部丧命,侥幸逃脱的,对那次行动仍然记忆犹新。他们的腿上或身上,都留下了银蛇枪的创伤。一想到那杆枪,这些人无不胆颤心惊。

当年前去争夺藏宝图的帮派甚多,天地会人多势众,其余各派这才暂时屈居其下,勉强与其结盟。待到马如龙重伤倒地,为了争夺那女孩儿,众帮派居然发生了内讧,相互厮杀起来。混战之中,并没有人看到马如龙最后是如何死去的,也没有人知道那女孩儿倒底被哪帮哪派所得。众帮直指天地会抢去了那女孩儿,天地会却不肯承认,并且一直以来,他们亦都无寻宝的行动。至此,西樵山一案,最终成了悬案。

如今得知银蛇枪重出江湖,这些人早已吓破了胆,纷纷卖田卖房,收拾细软准备逃命。不料这银蛇枪却变得越来越诡异,出没无常,无论他们如何躲避,却最终难逃一死。一时间江湖上流言四起,马如龙冤魂索命之说传得沸沸扬扬。

消息不久传到了佛山。在此闲居了多年的洪君扬听闻此事,心中澎湃不已。当初在西樵山之上,师傅将银蛇枪法传给了顾云飞,将他按枪法演化而来的一套棍法传给了洪君扬。自那日惨祸后不久,他便听说师傅被人斩去首级,心中悲愤不已,但却无能为力。如今闻得银蛇枪重出江湖,那不是云师兄,还会是谁。

一别多年,他心中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云师兄。师兄同他不一样。离开了师傅,他可以回到温馨的家中,而师兄却是走投无路。他一直担心师兄会被人追杀,想不到如今他反过来讨还这笔血债了!想到这里,他很是激动,恨不能也去杀掉几个天地会帮众,为师傅报仇。

但他做不到。他是有家的人,上有年迈父母,中有如花美眷,下有刚满五岁的儿子,他哪一头都放不下。一想起此事,他倍受自责,整个人渐渐变得郁郁寡欢。

这一日,他正在院中教儿子习武,忽然有件东西迎面呼啸而来,差点打中他的面门。他闪身躲开,抓住那件物什,展开手心一看,竟是一张包着小石头的纸条。他急忙跃上墙头看个究竟。但墙外连个人影也没有。待他将纸打开来,不禁喜形于色。

那纸上写着:“今夜子时来城郊破庙,不见不散。”

虽然没有落款,但那笔苍劲有力的字已告诉他,约他之人正是顾云飞。云师兄凡与人相约,最后总是会加上一句“不见不散”,听来豪迈且自信。他将纸条又细细看了一遍,小心地揣入怀中,对儿子道:“宗仔,爹有事要出去,你自己玩吧!”

洪君扬特意去集市上打了几壶酒,又包了几样菜,兴冲冲地向城郊赶去。

夜幕降临,原本人迹罕至的破庙安静得令人窒息,洪君扬等得越来越焦急。他索性倒出一杯酒,正欲先饮为快,却听到一个人压低了声音道:“不准偷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