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怀念(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听了常光类似自责的话,秦浩伸手压在了他的肩上,轻轻的捏了一下,三个人都默默无语。沐浴在山风中,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慢慢转过了身,从上至下俯瞰着整个公墓,脸色都极为凝重。

在维护国家安全这一神圣的责任、精神的宗旨下,很多牺牲无疑是值得的。自由的空气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里长眠的灵魂正是为了千百万民众的幸福,无私的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否则,这块土地的空气中,就不会有国旗,不会有法律,也不会有纪念日。所有的人们都不应该忽视这些东西的意义,只是这些没有了躯壳的灵魂,只能永远默默无籍汇集在这里。他们没有民众的鲜花和哀思,只是存活在战友间的思念之中。也许,当战友们一个个老去或者献身的时候,他们终将被遗忘。但现在,越强他们深深的知道,在铁铸的国家长城中,他们是最坚实的一块城砖。如果一个人能百分之百理智而冷静的看待同生入死的战友死亡,这个人是不能真正称之为人的。他们之所以冷峻,正是因为他们真正的感情由于他们怀着同样的人道精神,加入了这个牺牲的职业行列而得到了加强和升华。之所以如此,他们将那些感性的感情深深的压在心底,而用一次次的胜利来祭奠那些逝去的英灵。胜利的战果永远比眼泪要厚重得多,这是他们这个职业的信条。

远处的坡道中,一对身穿整齐制服的人,映入了三人的眼帘。他们中为首的两个人,一个在胸前端着一个方正的黑盒,一个托着一张在周边相框上缠上黑纱的相片,步伐整齐、有力,缓缓的移动着。

“又是一个。”秦浩嘴里轻轻的说了一句。

越强首先迈开了脚步,向送葬的队伍走去。秦浩和常光紧随其后。

这是反恐总局一个部门的葬礼,那些年轻或者年长的送葬人中,面容无不庄严肃穆,眼中流露出的无不是一种愤恨、纪念和悲痛的混杂感情。在一个打开的墓穴前面,队伍停下了脚步。为首的两个警官将照片和骨灰盒小心的放入了穴中。一个年长的高级警官,手托着一面国旗,神情庄重的将它覆盖在骨灰盒和照片之上。随后,他退后一步,面朝着这个新的墓地,背对着他的队伍,简洁有力的喊道,“立正!”

全体队伍一个齐刷刷的标准警姿,如同雕塑一般站立着。

“敬礼!”又是一个整齐的动作。十几只右手的指尖同时举到了帽檐处。

越强三人也走到了队伍的一侧,在送葬队伍的敬礼还未落下的时候,越强和秦浩也向烈士敬了军礼。身着便服的常光,将自己的右手放在了左胸处,表示了对死者的崇敬。

送葬队伍中,有的认识这三个人中的一个,或者全部认识。但他们都没有寒暄,只是微微相互点头致意了一下。那位年长的警官正是这个部门的领导人,他分别向这三位临时加入送葬的官员轻轻颔了一下首,表示了感谢。

离开了送葬队伍,他们继续往回走着。秦浩和常光走在越强的左右两侧稍后一点的位置。“有多少人认为这些牺牲是值得的呢?”常光突然有些感慨。

“付出代价,勇担责任,挑战苦难,帮助朋友,打击敌人。。。”秦浩轻身念诵着格言,“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奉献。”

“嗯,我们就是奉献。而这里,就是我们儿的神殿。”越强和着秦浩的话,他停住了脚步,缓缓的转动着身体,环视着这片绿白相间的公墓。

大凡墓地都会给人以一种压抑和恐怖感,过于静谧和沉重。普通人也许会哭泣,但这几位不是普通人,他们中的每一位都无数次的来到过这里,这片布满松柏和白色石碑的土地,或为纪念,或为送行。这里曾经是这个国家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中一个亲王的庄园,他的宅院至今仍坐落在山坡的一侧。当然,已经改为了公墓管理处。昔日,封建领主的盘剥享乐之处,如今聚集着共和国的英魂,这无疑是一种巨大的反差。这是秦浩的目光停留在了那栋古色古香的建筑物后,心里想到的。

“你最近怎么样?”越强的话并没有针对俩人中的谁,他们也都没有停下脚步,还是按照刚才的次序。但秦浩知道,这是在问他。

“审查结束了吗?”秦浩没有直接回答越强的问题,而是以反问来表达着自己的情绪。

“你只是在休假,没有任何审查。”越强的话语中透露着不容置疑的口气。秦浩已经表达了他的思想,他没有再对他说什么,而将头微微转动了一下,对着常光,口气中略带亲切和肯定的说着,“我们会把静飞带回家的。你带回来的照片判读结果怎么样?”

“还在实验室继续判读,但我相信,我的判断不会出错。”常光很肯定的回答着。

越强的双手放在了背后,缓步走着。“我们不能只是为了解救一名出色的部下,常光。学会忍耐和牺牲,当然,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的。静飞一定是‘虎门’计划中重要的一部分。”

“我知道。”

“‘虎门’计划?”虽然秦浩知道他不应该这么发问,但老上级在他面前并无忌讳的说出了一个他并不知道的计划名称,还是激起了他的好奇心,本能的脱口而出。

越强一下子停住了脚步,脸色威严的直视着秦浩。让秦浩一下记起了纪律的重要性,他连忙自嘲的斜了一下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笑意。越强看了秦浩一会儿,脸色终于放缓了下来。“明天上午你到办公室来,听取关于‘虎门’计划的情况汇报。对了,常光是这项计划的负责人。”便不再说什么,继续朝着公墓外走去。

秦浩按捺住心中的一阵狂喜,眼光和常光投来的一丝微笑一碰。立刻跟上了越强的脚步。

在他们身后的坡道上,那队送葬的队伍也完成对烈士的最后送行。披着一缕阳光,萧瑟的风声中,警官们踏着沉重的脚步,走上了回归的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