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女工中毒身亡 工友捐款被老板私吞(组图)

刘新良和女儿看着颜小兰的工作牌欲哭无泪悲痛无比


女工中毒身亡 工友捐款被老板私吞(组图)

衡阳县飞利达鞋厂克扣死者捐款备受媒体关注


国庆前夕,刘新良又一次徘徊在湖南省衡阳县飞利达鞋厂门前,为了向鞋厂讨回员工捐给其死去妻子的钱,他曾来厂里多次,吵过、闹过,甚至找过媒体,但至今仍未要回来。


今年5 月底,刘新良的妻子颜小兰在衡阳县飞利达鞋厂上班时中毒晕倒在车间,经医院抢救治疗,因肺部中毒等原因不治身亡。颜小兰死后不久,厂方组织全体工人为其捐款,但这些捐款并没有交给死者家属,而是落进了飞利达鞋厂老板的腰包。


女工上班晕倒不治身亡


颜小兰,44岁,衡阳县樟树乡樟树村人,在飞利达鞋厂工作已有两年零七天,工种是给鞋子刷胶水。飞利达鞋厂属东莞飞利达鞋业总公司在衡阳县投资兴办的一分厂,2004年9月进入衡阳县西渡镇。刘新良说,在进厂之时,衡阳县飞利达鞋厂为颜小兰做了各项检查, 证明她身体一切正常,而且很健康。


据衡阳县飞利达鞋厂一些员工反映,那些胶水的气味非常难闻,从今年3月起,颜小兰 身体出现不适,每次下班回来都头晕恶心,曾多次请假去医院治疗。但请了几次假后,厂 家开始以生产任务重,人手紧张为由加以拒绝。


5月17日,颜小兰在工作时突然晕倒在车间,员工们马上将她送到衡阳县人民医院进行抢救。衡阳县人民医院抢救之后,发现她病情非常严重,劝其转入解放军169医院治疗。医院诊断书显示:颜小兰肺部感染、胸腔积液,考虑为中毒引起多器官功能受损。在169医院抢救治疗第7天时,医生发现颜小兰肺部感染、多器官功能衰竭、浆膜腔积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这时医生开始催其出院。5月28日,颜小兰在回家的路上默默地撒手人间。


员工捐款却遭遇克扣


得知颜小兰去世的消息后,飞利达鞋厂派来10多个员工来到颜小兰家里问寒问暖,临走时,大家给颜小兰的丈夫刘新良塞上600元现金。这时,有人悄悄告诉刘新良,颜小兰是在厂里中毒死亡的,应该找厂家赔偿。


次日上午,刘新良喊来村干部、组长以及当地党员一起来到鞋厂要求赔偿。经过一天的 讨价还价,厂家愿意拿出2万做为人道补偿。在领取2万元人道补偿款前,厂家要求刘新良 在事先写好的协议上签上名字,并写领条方可拿钱。看到摆在家里急需下葬的妻子,刘新 良不加思索就在协议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在颜小兰下葬的前两天,衡阳县飞利达鞋厂向全厂发出倡议,以颜小兰家庭条件十分困 难为由,号召大家踊跃捐款。并表扬在生前的颜小兰工作时很积极,建议大家捐款以示悼 念。厂家的这一善举获得了全体工人的积极响应,捐完款后,大家心情平静了许多,他们 相信自己的爱心能够让死去的工友在九泉之下得到一些安慰。


鞋厂发动大家捐款的消息很快传到刘家,刘良新一时激动不已,同时也希望鞋厂在颜小兰下葬那天送来捐款以解燃眉之急。令大家出乎意料的是,颜小兰下葬那天,厂家并没有 送捐款过来。刘良新一时很纳闷,他左右揣摩着,是不是厂家领导很忙,没有时间送捐款 过来呢。次日上午,刘良新来到鞋厂领捐款,回答是双方已两清了,员工捐款的钱还不够 抵厂家给他的两万元钱。


大家称早知如此不会捐款


听到这个消息,刘良新惊呆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妻子用性命换来的捐款,鞋厂老板也要吞掉。拿不到应得的捐款后,刘良新开始在衡阳县各职能部门之间奔波,所有职能部门都没有理睬,因为对方是衡阳县招商引资进来的外商企业。


飞利达鞋厂有员工告诉记者,当时厂里说颜小兰家庭困难,生病很严重,就提议员工为她捐款。该厂一保安称,全厂800多员工基本上都捐了,他捐了10元钱,其他员工多的捐了100元,少则一两元。


至于这次捐款到底多少钱,很多员工称不知情,只知道捐款的数目不少。而鞋厂主管生产的厂长徐文进却称只有3000多元。记者问了多名员工,关于善款数量众说纷纭。


在得知厂里没把钱给颜小兰家时,很多员工非常诧异,都说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早 知这样我肯定不会捐的,以后厂里要捐款我也不会捐了。” 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员工称,厂 方这种做法实在太过分,欺骗了大家的感情。“厂领导太不人道了,借死人的名义骗我们捐 款。我们之所以捐款,有的是同情小兰的家属,有的是还小兰生前的人情。如果给老板捐款,等他家里遭灾了再说!”


记者到该厂采访时,老板不肯露面,主管生产的厂长徐文进告诉记者,我们以前与颜小兰的家属签了协议,表明给予两万元人道补偿,所有费用包干,这些捐款已经与颜没有什么关系,如果刘家再来追要捐款,我们连已经给他的2万元爱心款也要追回来。


刘良新能否用各种方式弄回妻子的捐款?千龙网将继续关注!(李根 文/图 发自湖南衡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