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第四卷决战夜 第二十章太平庄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已经来不及下达任何战斗命令了,太平庄里“轰炸机!隐蔽!”的呼喊声此起彼伏。而随着飞机引擎的巨大轰鸣声越来越近,预示着轰炸机正在迫近太平庄。这一刻,所有人能做的仅仅是祈祷;任何野战工事都无法抵御重型航空炸弹的直接命中。


一阵凄厉的尖啸声从天空中沉重的压下来,这是航空炸弹在做自由落体运动。数千米空中的炸弹将在重力作用下,深入地下再爆炸;所产生的爆破现象将在有效范围内摧毁各种战壕、掩体,甚至把掩体中的士兵挤碎。许多工事即使能在轰炸中存留,也将变得弱不禁风;爆破所产生的强烈地震现象则让原本坚固的建筑物变成异常疏松的豆腐渣。重型轰航空炸弹所产生的强悍震荡波还会把有效半径内的人直接震死。


空中编队的轰炸机群,他们彼此的投弹方式和时间有一个巧妙的安排;整个编队将只由一架轰炸机进行瞄准,其它飞机将以这架飞机的投弹时间为基数,各自延时不同秒数投弹;以使延时炸弹毫发无损的投放。


听着空中呼啸而至的凄厉尖啸声,太平庄内所有人都在紧张和忐忑中期待着各自的结局,大地在一声声沉闷的撞击声中颤抖不已;为摧毁防御的炸弹都安装了延时引信,而且设定的延时长短不一。这些大炸弹都凶猛的撞入大地深处,然后在各自的时间爆炸;这会使阵地上的每个人都惶恐不安。安装了瞬发引信的炸弹会在接触大地的同一瞬间爆炸;所有地平线以上的物体都会被气浪吹得如同一片树叶;震荡波、弹片、气浪以及高温、窒息是它的主要杀伤手段。


尖锐的破空声很快就被响彻云霄的爆炸所掩盖,变得渺不可闻。大地仿佛十级强震般颤抖不已,建筑纷纷坍塌,钻入地下的炸弹起爆时,黑色的烟雾和夹杂的泥土冲天而起,然后重重落下,周围的战壕、掩体要么被彻底掩埋,要么被爆破变形。而滚烫的高速热气流则把一个个血肉之躯吹成支离破碎的焦糊肉块。


重型航空炸弹从高空轰炸的威力,让太平庄这个弹丸之地上的所有防御体系都变成瘫痪;电话线炸断、各指挥所失去联络、阵地面目全非到无法识别、地下或半地下工事大部分被掩埋、原来的阵地支撑建筑物大部分倒塌……


空袭结束,太平庄里一下宁静下来,士官们尖锐的哨音响起,所有幸存的人开始迅速的检查装备、物资,并开始在士官的指挥下挖掘被掩埋的战友,就在大家刚刚开始忙碌时,一发延时炸弹轰然爆炸,附近的几个人被自下而上冲天而起的泥土、沙石及热气流瞬间撕碎;恰好目睹的人只看到爆炸中仿佛一个人影一闪,随后便无影无踪……


这次爆炸后,各班的士官还是指挥抢修工事,工兵则开始标注明显有炸弹的地方;在标注范围内被掩埋的战友,暂时只能先放弃营救,要等日军进攻时,大家才敢来抢救他们;日本空军肯定会通报陆军炸弹延时设定是多久。被工兵标注的各区域内,时不时的要来上一两响;虽然没有造成伤亡,却搞得大家人心惶惶。四十联队到现在还没有进攻,反而说明庄里还有航弹没到时候……。


三旅的指挥部没有被击中,可是轻步团的指挥部却没这么好运气;它被掀起的泥土掩埋,而且附近还有一颗没响的炸弹。三旅在忙忙碌碌中过去了半个小时,太平庄里的烟雾开始慢慢散去。这一次,三旅没有燃烧烟幕进行遮蔽,也没有什么东西可烧;刚才日军实施的是高空轰炸,越高效果就越好,此时的太平庄已是满目疮痍、一片狼藉。比眼前景象更糟糕的是三旅的指挥系统,半个小时里几乎没有恢复什么;还是瘫痪状态。


此时,庄外日军士兵开始以正面强攻、两翼迂回侧击的阵型向太平庄逼近。太平庄上空,侦查机盘旋着反复观察守军。庄内的一片废墟中,唯独一营是完整部队;因为日军飞机刻意远离四十联队,所以一营成了太平庄中唯一一支建制、人员、装备、指挥全都完好无损的营,而且又恰好正在敌人的攻击主线上;三旅其余各营现在还都处于混乱状态,一营必须坚决阻击,否则三旅就没有重整旗鼓的机会。

敌人正铺天盖地般向一营攻击过来,一营立刻以凶猛的火力迎面痛击对手。在火力下的日军采取小群多路分头突进。一时间,进行短促低姿突进的日军身影此起彼伏。


郭向敏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刚才在阵地中间地带的日军埋伏点;刚才日军是在一个小缓坡的后面隐藏,因为比周边地势略高一点点。恰好形成一个太平庄方向的观察盲区。可凡事都是利弊相加,郭向敏判断那个地点应当是日军的主突兵力集结地,便指挥迫击炮和掷弹筒都提前瞄准好;日军一定会用仅有的火力掩护突击。如果要寻找杀伤对手的最好时机,那就是在对手完成集结、发起攻击前的一刻。郭向敏决定就在那时火力覆盖对手的集结地。


日军的迫击炮、掷弹筒突然响起,而且猛烈、密集。一营的所有轻重迫击炮、掷弹筒全都条件反射般的迅速打向郭向敏指定的目标;一时间火焰爆裂翻腾、惨叫声不绝于耳————那里果然是日军的集结地!突遭火力覆盖的日军突击部队立刻发起强攻,配装了光学瞄准镜的九二式重机枪纷纷开火;一种射速不到三百、准确性非常好的重机枪。


都说日本人变态,确实不是侮辱,实话实说而已。作为压制火力的重机枪,被日本人制造的如狙击步枪一样精准,可精确射击的同时,也失去了压制能力。大部队攻击时需要的大火力掩护,常听到机枪掩护,没听说步枪掩护的。果然,失去先机的日军又没有火力掩护,很快便停止攻击。转而开始小股对小股的开始和一营打起了短促攻防;日军想依仗出色的单兵素质压迫对手后退。太平庄的战斗一时又呈现为胶着状态,而庄内逐渐恢复战斗力的三旅各部也开始依次完成重整,不过空袭也重创了三旅的炮兵部队。现在双方又回到了同一火力级别;三旅也失去了火力优势。一时间双方的战斗呈现出胶着状态,纠缠着向天黑发展。


运动中的坂本旅团也在关心太平庄的战事,毕竟自己是来增援台儿庄而不是突击到台儿庄然后突围的。看到战事胶着,坂本顺急忙联络了濑谷旅团,并且把暂十军的战斗特点一一告知自己的竞争对手;第十师团濑谷旅团。



日军台儿庄前线指挥部里,空中侦查已经清晰明确的告诉濑谷旅团,现在想撤退到安全地域已无可能,当前的出路只有先攻占太平庄,然后掩护濑谷旅团、坂本旅团主力向藤县撤退;或者孤注一掷,集合两个旅团部队全力攻取台儿庄,但是那也要夺取太平庄以作为北线防线阻击暂十军,避免腹背受敌。可现在太平庄的战斗已经是纠缠不已,坂本顺的情报还表明一旦黑夜降临,暂十军必定大举反攻。第十师团立刻重新制定了战斗计划,第十联队也迅速脱离台儿庄,转而进攻太平庄,坂本旅团也不再向台儿庄前进,转而西进太平庄。两部的作战目的明确;合围太平庄。现在,太平庄被包围了,日落前还有三个小时,日军的总攻即将开始了……


铺天盖地的炮火、空袭之后,东、西、南三个方向的日军向太平庄扑来。日军的步炮开始逐一的摧毁残存建筑物,而守军的迫击炮也开始迅猛的打击日军跟进的火力点,守军残存的迫击炮、步炮、野战炮同时开始对日军的炮兵进行摧毁式的打击。刘玉航知道,保存实力的做法只能害死自己,所以他的命令就是火力部队立刻反击敌人火力,依仗自己的建筑物工事优势,对野战工事中的敌人火炮进行摧毁,而迫击炮则对日军从进入射程内就开始打击。工兵部队用爆破修筑法已经把太平庄变成了要塞式防御体系,现在,他就要用这个要塞来迎击敌人的总攻。


冲锋的日军断断续续的被火力阻击,而不时开火的重机枪也让日军的攻击队形立刻停顿下来————


双方都在拼命清除对方的火力点,而同时也在拼命的保护自己的火力点。看到日军接近三百米了,刘玉航再次出动了自己的工兵部队;

在敌人的主攻方向,正东方向,一支支简易火箭被发射出去,在进攻日军的头顶被操控爆炸,攻击的日军当即一顿,而一下密集起来的迫击炮也迅速的打击了第一梯队约一个大队日军。坂本旅团的第一批次部队遭遇组合火力的打击,失去了继续进攻能力,而太平庄里的刘大水率领轻步团跟随火力立刻打了一个反击;五个轻步连冲了出来,坂本顺严令第一梯队不得后退,双方立刻短兵相接的杀了起来。

坂本顺的第二梯队也是约一个大队开始加入战团;他要击退出击部队,然后趁势杀进太平庄。二批次日军参战后,反击部队的五个连开始陷入苦战,刘玉航投入一个重步营开始对正东方向实施中间突破,而坂本顺也投入了第三梯队,目标也是实施中间突破。这一下,两支部队硬碰硬的撞在了一起。刘大水率领的第三批反击部队出发了,三个轻步连,这是最后能够抽调出来的部队了。这一回刘大水选择了在坂本旅团的整个攻击面的南端反击;恰好穿越他和第十联队的中间结合部,反击果然顺利,而且一下穿透敌人战线,然后立刻掉头北上,从相互纠缠在一起的战线南侧开始一路向北推进,第十联队迅速的派遣半个大队附背攻来,这一回,刘大水根本不理会后背的敌人,只管一直向前攻击。而刘玉航看到第十联队分兵,也把自己的团直属部队派出,向第十联队出击部队杀来,一下就截住了他。太平庄东侧的战场绞杀立刻激烈起来。坂本顺的第四攻击批次的到来,把东侧的国军一步步压向太平庄;溃败已经不可避免。此时太平庄里的工兵和火力部队突然开火和发射操控火箭;目标是敌我厮杀中,日军的重兵集团,这一下,措手不及的日军伤亡惨重。而在那里和日军浴血奋战的自己人也无一幸免。不过自己的主力部队也平安撤退回了太平庄。当然还有坂本旅团的一部也趁势突进太平庄里一部部队。


日军历时一个小时的进攻暂时被阻击住了,杀伤日军在一千五百人左右,而投入反击部队伤亡也在一千五百人。而且坂本旅团的部队也杀进了庄内。郭向敏指挥一营在太平庄东侧与日军打起了巷战,而后第四十联队的日军也攻进了太平庄。此时,刘大水团出人意外的发起了一次反击;全军杀入敌第四十联队阵地,一番激烈的搏杀之后,刘大水部只有不到一千人的部队了。而被冲击的四十联队也从两侧开始脱离战场;他已经没有战斗力了。


刘大水反击得手后,刘玉航马上用重步团对坂本旅团发起反击,双方的士兵开始一间屋一面墙的开始争夺起来。巷战中,刘玉航组织起几挺重机枪,向计划夺取的房屋进行集火射击,然后步兵再进入,轻易穿透土墙的密集弹雨早已把守卫者打得千疮百孔。而此时坂本旅团也投入了最后一个批次的攻击部队,这一下,太平庄里的守军的形势又岌岌可危了。


刘玉航看了看天色;还有两个小时才能傍晚,这黑夜前最后的天明,为什么还不到尽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