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异空危情》:不喜欢搞实验的厨子不是好导演

文/阿keen叶小凯

《异空危情》:不喜欢搞实验的厨子不是好导演

一般电影讲述的不外乎都是爱情和死亡的故事,其它的悬疑、动作、惊悚、科幻这些元素无非都是调料,加什么调料用什么方法烹饪就决定了电影的口味,好比不同菜系,川菜偏麻辣;湘菜色浓味重油多;浙菜则清鲜嫩爽;而粤菜味美色鲜。这样说,最简单的纯净的爱情,当然是《山楂树之恋》,爱情加科幻加悬疑那是《盗梦空间》,爱情加警匪加枪战就是《线人》,爱情加推理加古装加动作就是《狄仁杰》。

很少有一个影片会使用太多的调料,因为多数电影导演不是爱搞口味实验的厨子,一锅口味奇怪的菜很可能会影响到食客的评价,当然,口味奇怪和口味独特本来没有太多的界限,全凭个人喜好,一个保守的厨子也许一辈子就只会那一两道拿手菜,正所谓不喜欢当搞口味实验的导演不是好厨子,《异空危情》的导演想必是一个喜欢搞实验的好厨子,这部电影口味奇怪,成功了融入了爱情、悬疑、科幻、惊悚、动作、喜剧,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脱戏床戏等文艺片商业片都必不可少的多种元素,该片虽口味奇怪,但却色香味俱全,并且做到了让每个品尝过该菜的食客都思索良久,从这个角度说,无论食客们喜欢与否,这个导演都已经是一个让食客们印象深刻的好厨子了。

作为一部奇情科幻悬疑惊悚青春偶像喜剧片,《异空危情》可谓横空出世,基本上可以说是填补了华语电影史的一个空白。当然,如果有影迷愿意把这部电影划归到Cult片,也未尝不可,因为根据对Cult电影的定义,《异空危情》确实拍摄手法独特、题材诡异、剑走偏锋、风格异常、并且带有强烈的个人观点、富有争议性。从另一个角度说,这部影片的传播占尽了优势,由于影片涵盖的类型太多,所以在影迷们在淘碟BT时,任何一个标签都能够出现该片的身影。

片中几次提到了是史蒂芬?霍金以及平行世界与虫洞,使得我认为导演肯定是个天体物理学的爱好者;而唐一菲、应采儿以及蒋雅文三个女人与一个冯德伦这个男人的爱情在不同平行世界的心理纠葛又使得我相信导演对心理学也一定有很深的研究;唐一菲与冯德伦相识想恋的一段恋情拍的如梦如幻,我也深信导演不仅是个实验派的电影导演也是一个实力派的广告导演;当然最让我佩服的是导演对影片悬念的控制,无论是迷失在《穆赫兰道》上的大卫?林奇还是迷失在《盗梦空间》里克里斯托弗?诺兰,《异空危情》的导演都毫不逊色。

影片以超乎寻常的想象力,配着和反主流的声光效果与独特的人物设定,使得看片会上知名不知名影评人们集体时而大笑时而惊讶时而迷惑时而感慨,没有一个人可以凭借这一秒看到影像猜测到下一秒的剧情发展,而看片会上导演有意保留的结局也使得影片无意效仿了《盗梦空间》的开放式结局,导演称影片有四个不同版本的结局,每个不同的结局固然都值得期待与探究,但是窃认为影片放映中嘎然而止的停顿以及停顿前胶片刮伤痕迹的快速闪现使得影片的实验性忽然加强,瞬间实现了超现实主义与意识流的完美结合,使得影片的内涵也无意间得到提升,更具备文本解读性,也更契合Cult电影的实验精神,但是我想说,这部电影需要观众有耐心看下去。

一切故事都是爱情与死亡的纠结,一切问题都是心理与物理的对垒,一切影像都是现实与超现实的幻影,在一个虫洞的穿越后找回那些原本已被遗忘的记忆,我们是否也会在不同的世界遇到不同的她或者他呢?叶小凯/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