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直人:日本历史上最穷的首相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日本菅直人内阁夺下了两个“最穷”帽子:一是“最穷的首相”,二是“最穷的内阁”。


一个人均外汇储备高达七千七百八十三美元、民间流动性外汇资产超过三万亿美元、人均GDP为四万二千四百八十美元的富国,其内阁官员的资产又如何?近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日本公布了政府内阁官员的个人财产,结果却“出乎意外”。


寒酸的内阁


在近日公布的日本菅直人内阁个人财产状况表中,首相菅直人的报表颇为简单,不持股票,也没有高尔夫球会员卡,只有一笔三百九十五万日元的定期存款,以及一套两室一厅的公寓,公寓的官方估价是五百一十八万日元。菅直人继承了其父留下的山林,但基本上都被他捐出去作公共用途,官方估价近乎零。


首相夫人也有笔定期存款,金额为一千万日元,持有五十万日万的国债,购有一辆价值一百多万日元的汽车。这样,加上配偶资产,菅直人报上的资产有二千二百四十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一百七十万,美元二十五万六千。


菅直人出身工人之家,有人戏称其属于“贫下中农”,这实在不算过分。


防卫大臣北泽俊美的家庭财产不到五十万人民币,按现行东京平均房价算,这点“零碎钱”还不够一家子买下一室一厅三十平方米的微型公寓。厚生劳动大臣长妻昭报了约合五十多万人民币的资产,但大都是其三个孩子的保险储蓄,自己基本上算是“穷光蛋”。


日本史上首位华裔大臣莲舫,名下仅有价值三百七十八万日元(约合二十九万五千人民币)的养老金保险和一家上市公司的三百股股票,没有住房,属于“租房族”。好在其配偶拥有六百五十九万日元定期存款,不然这位看起来神采飞扬的华裔女大臣,铁定会成为本届内阁中“最寒酸”的阁员。


这样一算,首相加上十七名阁员,没有一人的资产超过一亿日元,成立于今年6月8日的这届内阁官员的平均家庭财产仅为三千二百八十六万日元,约合三十七万美元。


这样的“财富水平”,放在第三世界背景下,估计还勉强过得去;但如果放在世界第二强经济体的日本,真的算不上“富”。


史上最穷内阁


日本内阁是不是总那么“穷”呢?也不尽然。


我们先看一下历届首相的财产状态。据日本共同社报道,鸠山2009年9月上任后申报的家庭财产为十四亿四千三百万日元,约合一千六百四十九万美元,折算成人民币就是“亿元户”。他在东京大田区的私宅和长野县轻井泽町的别墅等房产的市值约四亿日元。如果算上所持的三百五十万股普利司通股票等,鸠山的资产接近九十亿日元。值得一提的是,鸠山由纪夫还有一个“富妈妈”。


鸠山之前的麻生首相,其资产为四亿五千万日元,安倍晋三为一亿四千七百万日元,福田康夫是七千二百一十一万日元。而身家仅为二千二百四十万日元的菅直人可算是“最穷的首相”。


从内阁成员平均资产来看,鸠山内阁的平均财产为一百六十万美元,内阁中按日元计属于“亿元户”的有四人,而菅直人内阁中“最富”的阁员——邮政和金融事务担当大臣自见庄三郎的家庭财产仅为七千二百零三万日元,约合八十二万三千五百美元,由此可见,菅直人内阁中的“最富”尚不及鸠山内阁财产平均数的一半。


而在鸠山之前的麻生内阁,其平均资产达一亿四千一百二十八日元。麻生之前的安倍晋三内阁就职时,他们平均每人拥有九千一百三十六万日元。安倍内阁中“最穷”的阁员的资产,相当于现在菅直人的财产。


通过这样的比较,菅直人内阁夺下了两个“最穷”帽子:一是“最穷的首相”,二是“最穷的内阁”。


不过,也有人认为,开创型的内阁要比继承型的内阁富裕。开创型的内阁是指通过打全民选举战夺得议会选举胜利,成为执政党。选战要消耗大量资金,除非像美国奥巴马一样筹款有术,穷小子很难率领一班党内人马闯世界。而对于“继承型内阁”而言,由于不需要背负政党竞争的包袱,只需在执政党内部通过党领的更替就能顺利走上首相之位。菅直人吃的是鸠山的老本,他是“富”是“穷”已经不重要了。


最累人的政府


日本官员也爱搞“形象工程”,凡是老百姓能看到的地方都要“示穷”,越寒酸越好,能凑合就凑合。比如办公楼的装修及设施等等,有的基层课长坐的椅子甚至都磨开了花。总之,“工程”都要保持一种看上去比民间公司差一档次的样子。这样,“可以让纳税的老百姓看了感到政府没有乱花自己的税金,还觉得政府穷得可怜”。让老百姓从对比中感到有“优越感”,“自己怎么也比政府混得好”,从而缴点税也不会产生怨言了。


日本公务员的待遇严禁“超国民化”,其待遇与民营企业职工差不多,政府官员又经常加班,工作到深夜,误掉了火车或地铁,政府就出台一项规定,加班到深夜的公务员可以公费打车。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出租车司机借鉴航空公司的旅客航程积分制,以送啤酒、送小额现金等方式招徕像公务员这样的固定客源。政府严查下来发现,十七个政府部门共计一千四百零二人涉案。日本政府按照《日本国家公务员法》处罚了三十三人,其中一人停职、十一人减薪、二十一人受到公开谴责,并对另外一百一十八人予以内部训告或严重警告处分,处分总人数为一百五十一人。由于卷入此丑闻的职员中大部分来自财务省,财务大臣作出自我处罚,决定退还两成月薪,还有多位未卷入此丑闻的财务省高官也表示效仿财务大臣,退还部分薪金以示惩戒。


就连打个的士、收点出租车司机的小礼,也会闹出这么大的阵仗,这种事恐只有日本才有。


2009年,在经济低迷、就业不乐观的背景下,本以为日本大学毕业生报考公务员会更踊跃,结果呢,2009年报考I类公务员考试的人数只有二万二千人,远不及危机前2005年的三万一千人。日本“公考冷”的最大原因在于,日本一直致力于把“公务员”向“事务公务员”转型,避免官僚权力化,要打破明治时代以来一百多年的“官僚政治”,实行由“政治家主导”的政治。


亚洲最透明的政府


日本的官员财产公示启动较晚,申报制倒是早就开始进行。但光是秘密向内部部门申报,没什么大的作用,1984年发生了田中角荣首相因“洛克希德事件”而“被判有罪”后,日本才下决心抛弃旧有的申报制,最终推出了公示制。


1992年,日本通过了《为确立政治伦理的国会议员资产公开法》,规定需要公开的资产项目包括:既包含拥有所有权的也包含拥有使用权的土地、房产、存款、有价证券、车船飞机及工艺品、高尔夫球会员证、债权债务等诸多项目。


日本是议会制国家,日本首相、大臣都是国会议员,自然受议员财产公开法的约束。议员当选后要在一百天内向所属议院议长提交《资产报告》,在任期间,每年四月份还要提交《资产补充报告》、《所得报告》、《相关公司报告》等。报告书将被保留七年,平时在议会阅览室对外公开,可以自由抄录。


菅直人内阁成立于6月8日,到7月17日就快速公布财产,为其快速转入政府管理正道创造了有利的舆论条件。


1989年执政的宇野宗佑任首相,规定内阁成员资产公开的对象扩大到配偶及子女。2001年1月,内阁会议通过了“大臣规范”,规定首相、正副大臣、政务官在就任和离任时,要公布包括配偶和子女在内所有家庭成员的资产状况。“大臣规范”还规定,在职期间不能交易有价证券、不动产及高尔夫球会员证,持有的股票要交由信托银行,且不能解约和变更股票。


由于这样一个时间差,在比较菅直人内阁是否是“史上最穷”时,时间跨度只能追溯到1989年。在此之前,公布的财产不包括配偶和子女名下的资产。


财产申报和公开,在反腐中占据重要位置。日本这样的制度建构,在裙带关系和腐败横生的亚洲,算是“最透明的政府”。(作者:高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