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 正文 六十七、虎牢关防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30.html

张学良打算先拿下栄阳,不过事情突然变得比较糟糕了。吴佩孚被张学良一顿大炮轰出了郑州,如同丧家之犬一般仓皇逃窜,顿时直系内部群龙无首。

吴佩孚倒了,他手下的靳云鹗却站了出来。靳云鹗此人在攻打岳维峻的国民二军的时候立下了大战功,但是吴佩孚赏罚不明,把原本应该分给靳云鹗的河南督军这顶官帽子分给了寇英杰。让靳云鹗很是不满,并且经常言出不逊,吴佩孚听不得这些屁话,干脆把靳云鹗免职,一摞到底。靳云鹗心里那个气啊,于是秘密投靠了老蒋。老蒋出于瓦解直军的目的答应了靳云鹗。

此时吴佩孚倒台,直系群龙无首,靳云鹗拿着老蒋支援的经费,一通银弹砸下去,那些早就穷得快要当裤子的直系残余势力纷纷投靠新老大,一时间靳云鹗一下子收拢了河南境内的直军残部8万余人,并且以此为基础组建了“河南保卫军”,自任总司令一职,打着“保豫”的旗号以此对抗张作霖。

防守在栄阳的直军第13师师长高汝桐是靳云鹗一手提拔起来的,因此对于靳云鹗几乎是言听计从。靳云鹗搞了个“河南保卫军”之后,高汝桐立即宣布第13师加入,并且断然拒绝了韩麟春的劝降。

张学良本来打算不放一枪一炮就把栄阳拿下来的,结果碰上了这么个事儿。不过张学良也没怎么担心,毕竟东北军是实力在这里摆着,后方还有自己老爹调动援兵入关,他并不怎么担心。

高汝桐是个勇将但不是个智将,而且对于靳云鹗的话那是奉为圣旨一样,所以靳云鹗要他死守栄阳,他还真的就死守了。

东北军第二军把栄阳围了个水泄不通,架起大炮一顿猛轰,还调来铁甲列车助战。高汝桐拼死奋战,给东北军的进攻造成了很大的麻烦,而且直军第13也有一辆铁甲列车,双方在栄阳展开激战,虽然直军第13师是守城方,但是毕竟实力太弱,全师加起来才7000人不到,在占尽优势的东北军面前最终没有守住,师长高汝桐战死。

东北军攻打栄阳耽误了不少时间,见到如此,陆海涛命令部队抓紧时间在虎牢关一线构筑大纵深的防御阵地。虎牢关离栄阳实在是太近了,只有18公里左右,放在后世那就等于处在火炮的有效射程之内,时间相当紧迫。

张学良一心一意的攻打栄阳,目的就是要消除自己身后的隐患之后再来攻打解放军。而且东北军装备了不少火炮,对于炮火的依赖程度过高,所以弹药消耗量很大,郑州黄河铁桥由于战火被炸毁还没有得到修复,攻下栄阳的韩麟春第二军由于弹药不足被迫停下来休整,其实更大一部分原因是韩麟春通过窑湾阻击战彻底见识到了解放军的战斗力,如果解放军只守不攻,那么东北军至少要使用两倍以上的兵力并且还要付出相当大的伤亡才能达到效果,而且必须有猛烈的炮火支援才行。

东北军第一方面军总指挥张学良很好奇,为什么韩麟春占据兵力上的优势也不敢主动出击,反而要等待后方弹药补给?韩麟春向少帅报告说解放军实力不可小视云云,张学良认为韩麟春是过于小心谨慎了,于是连连催促韩麟春第二军进军虎牢关。

虎牢关北临黄河、南依嵩岳、东接泗水、西连巩县,两侧山崖壁立,一线羊肠小道贯穿其中,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欲攻洛阳,虎牢关无法绕行,所以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随着近代交通条件的改善,在虎牢关南侧不到1公里的范围内修建了郑州至洛阳公路以及更加重要的陇海铁路。如此一来虎牢关的重要性更加突出,东北军想西进洛阳必须拿下虎牢关,而陆海涛则在这里组织部队准备打一场防御战,彻底遏制住东北军的西进企图,同时随时威胁东北军侧翼。

陆海涛和第一师第二师的军官干部们爬上黄河边上的一座小山,这里是虎牢关附近的制高点。中原大地一马平川,唯独到了这里变得山岳起伏,连绵不绝的山岳丘陵一直延伸到黄河边上,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

“这里就是虎牢关啊,当年三英战吕布的地方,奇怪,怎么没看到虎牢关的那些城墙啊什么的?”陆海涛有些不解的问道。

“参谋长,虎牢关以前是有城墙和关城的,后来因为历朝历代战火厮杀,虎牢关多次被毁,到如今已经找不到原先的城墙和关城了。不过听老百姓说,北边有座小城,那里据说就是虎牢关,上面还有吕布点将台呢。”二师师长潘学崖书读得多,对于这些典故也知道一些,于是娓娓道来。

“算了算了,这次不是来旅游的,以后有机会再去看吧。”陆海涛说道。

陆海涛把前敌指挥部设置在虎牢关下的三义庙里面,但是作战会议没有在指挥部开,因为陆海涛手里的地图都是些缴获的,非常不完善,而且制图年代太久了,比例尺太大,有些地方和实际地形偏差很大,拿来当战略地图用用还可以,用来指挥战斗反而会误事。

“大家看看,虎牢关遏住了郑州至洛阳的公路和陇海铁路的咽喉,东北军想要西进巩县、洛阳,必须夺下虎牢关。如今我们解放军已经加入了国民革命军,就是北伐军的一份子了,这一仗必须要打好,要把东北军打痛,打出我们解放军的名声来,让他们知道咱们解放军的厉害!”陆海涛高省说道。

“参谋长,但是我们兵力不足啊?硬拼会吃亏的。”第二师政委秦汉说道。

“这个你可以放心,军长已经带着第三师从登封一带脱身,准备来支援我们,这样我们就有了一支可靠的预备队了。”陆海涛说道。

“啊,那南边怎么办?那里还有靳云鹗的河南保卫军啊?这样一来我们的侧翼不就空虚了?”一师副师长徐祖康说道。

“这个不用担心,自有办法解决的。”陆海涛说道。

大家一听到参谋长说有办法解决,也就没在意了,毕竟参谋长向来不说大话空话,他说有办法解决就一定有办法解决。

陆海涛娓娓道来:“从目前侦查到的敌情来看,东北军此次入豫的兵力一共8万余人,编为一个方面军,总指挥是奉系军阀张作霖的儿子张学良。其战略目标是赶在南方的北伐军打败孙传芳并把主力转向中原之前把奉系的势力扩大到整个河南,企图与国民政府形成南北对持之势。从战术角度来讲,东北军的企图是攻占陇海线和京汉线之后兵分三路进攻,东路攻开封配合奉系山东督军张宗昌的直鲁联军占领豫东。中路向南沿京汉铁路进攻,作战目标是盘踞在许昌一带的靳云鹗的河南保卫军,并且据我判断,如有可能,东北军将趁北伐军和孙传芳的部队大战于江西的机会,长驱直入攻入湖北境内饮马长江。另外就是东北军的西路了,其作战目标是驱逐我解放军势力,占领洛阳这个重要的城市,并且视情况继续向陕西进攻。

东北军第一方面军总兵力虽然只有8万人,但是装备精良弹药充足,而且占据了主要交通线,后勤补给便利。张作霖正在从关外源源不断的抽调部队入关增援,因此大家要做好抗击数倍之敌打大仗、硬仗和苦仗的心里准备和物质准备。

东北军西进部队为其第一方面军麾下之第二军,军长韩麟春,下辖2个步兵师和一个步兵混成旅,两个步兵师分别是东北军第14师,师长周福成、东北军第18师,师长高鹏云,一个混成旅是第24混成旅,旅长杨树增。第二军下辖的这些部队都是东北军中的主力,皆是甲种师编制,也就是说这些步兵师都是辖两旅六团,兵力充足。而且东北军就装备来说较我解放军占据极大优势,步、骑、炮、工、辎各兵种齐全,还拥有铁甲列车、100mm口径以上的重炮、飞机、坦克等技术兵器,一旦作战不利,东北军极有可能使用这些技术兵器,希望各级指挥官一定要注意。

第二军的进攻方向是沿陇海铁路西进,第一步攻取虎牢关,第二步攻取巩县,夺取巩县兵工厂,第三步就是直取洛阳。东北军装备精良而且初入河南,锐气正盛,本来我军应当避其锋芒待其锐气丧尽再行反击。但是一旦东北军长驱直入,那么我军好不容易新建立起来的根据地就会沦陷,而且如果东北军顺利占领河南全境之后攻入湖北境内的话,那么刚刚迁都到武汉的国民政府将会受到极大的军事威胁,这样一来会对北伐大业造成极大的被动局面,所以我军必须坚守虎牢关遏制东北军第二军的攻击势头以牵制东北军南下。

东北军是由日本教官训练出来的,其作战特点是步炮协同较好,善于发挥炮兵火力,并且步兵中的机关枪和迫击炮等武器运用熟练。不过东北军也和其他军阀部队一样,除了部分军官是来自正规军校接受过军事教育之外,其士兵都是抱着当兵吃粮的目的从军的,因此东北军的步兵战斗力并不强悍,如果失去军官指挥则非常容易溃败,这点希望大家谨记。

而反观我解放军,虽然兵力、兵器上比起东北军来说整体上处于劣势,但是我军是处于内线作战,兵力、物资补充便利,而且占据了虎牢关一带的险要地形,遏制住了东北军西进的咽喉要道。依靠陇海铁路的运输,我军可以迅速机动兵力、运输补给,再加上新接收的巩县兵工厂,我军弹药供应也会比较充足,有打一场大规模防御战的本钱。东北军远道而来,劳师远征是客军,而我军将士多是河南本地人,以逸待劳是主军。俗话都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虎牢关一带山岭相间、地形险要,再加上我军和河南百姓大力构筑纵深防御工事,只要指挥不出什么问题,我军有信心也有能力把东北军阻击在虎牢关一线令其寸步难行。”

“参谋长,那敌人增援怎么办?你刚才也说了,张作霖为了扩大势力,正在源源不断的从关外抽调兵力入关,这样一来我们的压力岂不是很大?”二师参谋长徐向前问道。

“的确,如果我军意图在虎牢关一线和东北军打持久战,那么东北军定会把郑州之侧的我解放军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所以说,我军的压力会相当沉重。但是大家不要忘了,我们虽然是解放军,但我们同时也是国民革命军第18军,是属于国民政府北伐军的一员。如今北伐军主力转向江西、福建一带,一时间无法歼灭皖系军阀孙传芳之主力。留在湖北的部队如第4军、第8军虽然战斗力很强,但是在前期战斗中伤亡非常大,现在等于是留在湖北进行休整,至于其他改编的部队,多数都是一些投机革命的小军阀,属于典型的墙头草部队,非常靠不住。一旦我军避开东北军的锋芒,放任东北军集中主力南下,那么就靠靳云鹗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河南保卫军是肯定守不住的,这样一来那么东北军就可以长驱直入攻入湖北威胁国民政府。所以说,这一仗我们必须打,要把东北军的注意力吸引到我们这边来一旦北伐军成功歼灭皖系孙传芳的主力之后必定将主力转移至长江以北的战场,那样我军形式自然好转。如此一来,中国的三大军阀就消灭了两个,剩下的张作霖也必将独木难支。”

“还是参谋长眼光看得远,佩服!”一师副师长徐祖康说道。

“人民党员不兴拍马屁这一套啊!”陆海涛不声不响的批评了徐祖康一下,这小子,好像自己跟班似的。

“好了,现在我讲解一下作战要领,大家记一下,同时希望大家多多学习,当然如果有什么疑问和建议或者意见都可以提出来,反正大家差不多都是半路出家的和尚,多多发言,我和李军长一样,都是那句话,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陆海涛说道。

听了参谋长的幽默发言都忍不住笑了笑,随即认真的听陆海涛讲解,虽然陆海涛话说得谦虚,但他可是有真本事的。在进入成都军区特种大队之前,陆海涛就是军区下属的第13集团军装甲旅旅部的侦查参谋,虽然没有指挥过大规模战斗,但是长期在旅部熏陶下来,多多少少本事还是学到了许多的,至少讲起来一板一眼的,上过黄埔军校的徐向前就觉得陆海涛的军事功底比起黄埔的某些教官都强很多。

陆海涛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这次作战,我军将采取大纵深防御的战法,以第一师全部兵力组成一梯队,分散布置在从上街村至虎牢关一线的广大地区,利用地形地物及防御工事节节阻击东北军的推进,但是要切记对于不怎么重要的地区不可死打硬拼,同时退却的时候一定要摧毁沿线的铁路和交通设施,同时动员老百姓实行坚壁清野。对于必须坚守的战术要点,各团组织起连、营级兵力进行防御,注意要灵活机动的分散配置兵力兵器,千万不能扎堆部署,东北军炮兵实力强大,如果一个巴掌大的村子放上一个营的兵力,那一顿炮弹下来还不用东北军动手这个营救残废了。如果敌人对各团战术要点实施包围的话,那切记不可坚守,我军基层步兵部队缺乏轻机枪、冲锋枪等自动武器,火力密度太低,一旦被优势之敌包围则很难以坚守。所以切记不可死守,给予敌人杀伤之后就可以撤退。

这次后方的巩县兵工厂新生产了一批MP—18冲锋枪,总数大约有300支,先全部优先补充给第一师使用。如此一来各团可以抽调骨干力量组织战斗群,待东北军攻占我军战术要点之后各团可以相机行事,与炮兵、工兵等部队密切协同,以反击、夜袭等方式夺回战术要点,恢复阵地的防御态势,各级干部记住要尽量发挥我军近战、夜战、白刃战的优势,以不对称战术来和东北军对抗,千万不能逞一时之气顶着东北军的炮火猛干。一梯队以且战且退的方式迟滞、杀伤东北军之后退入虎牢关后方休整,同时抽调你们师的战斗群暂时交给第二师指挥,你们和即将赶来的第三师一起充当军预备队使用。

由第二师充当二梯队,部署于从赵村、虎牢关、方沟、老君堂、纸坊村、姚寨一带的筑垒工事区,坚守虎牢关防线。同样也是分散的部署兵力兵器。但是二梯队的任务更重,你们的防区是最后一道防线,必须牢牢坚守,尤其是虎牢关和老君堂这两个要地不能丢,第一师的战斗群将交给潘师长指挥,记住好钢要用到刀刃上去。

至于军属炮兵团则部署在二梯队的防御纵深内,其中两个山炮营部署在防区后方黄河边上的北屯村和南屯村,根据前线炮兵观察哨的指示以曲射火力支援一梯队、二梯队作战。另外重迫击炮营则分散成游击部队,发挥迫击炮的特点,以打了就跑的战术机动灵活的不分昼夜的骚扰、打击东北军,让其不得安生,扰乱东北军的士气。关于迫击炮的使用,各团也可以借鉴重迫击炮营的做法。

军通信营负责保障各部队之间的通讯,尤其要注意保障好炮兵团和前线炮兵观察哨之间的有线电话通讯。一旦通讯中断立即抢修,同时以旗语接替使用。

军属工兵营则要充分利用好手头上的各种资源,整修受损防御工事的同时配合各团工兵连广泛的实施大规模布雷,以地雷来封锁迟滞东北军的进攻步骤。尤其是要好好利用这次后方巩县兵工厂送来的300枚26式反步兵地雷,关于使用方法你们可以询问巩县兵工厂军代表祝卫国同志。

军属宪兵营配合地方民兵部队负责我军后方警戒,防止敌人以小股便衣部队或者是收买本地老百姓充当间谍刺探我军情报、破坏我军后方交通线、散布谣言制造恐慌等等。

各级医疗队、卫生队全力做好战场抢救,我们的战士都是宝贵的革命火种,希望你们能尽可能的救治他们的生命。同时要充分动员地方老百姓帮助你们一起抢救伤员。

各部队从现在开始进行作战物资储备,记住要把物资像兵力一样分散配置,切记不可让敌人一锅端。

各级政工干部对新补充进来的战士的加强思想工作力度,让新战士克服害怕、胆小的缺点,同时各级部队的老兵也要发扬模范带头作用,努力使新兵尽快适应残酷的战场环境。

另外,各级部队要重视敌情侦查,要不间断的对敌进行侦查活动,充分掌握好任务、敌情、我情、地形、气候这五大因素,要把坚决完成任务放在首位,灵活多变运用各种战术来完成本部队的任务,遇到困难不要蛮干,要多动脑筋。同时各部队不能什么事情都指望上级,能自己解决的就一定要自己解决,对于战场上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要先做预案,这样才能做到有备无患。

好了,我的话就讲这么多,希望大家能够团结一致,发扬我军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奋勇作战,打退东北军,保卫豫西根据地!”

对于陆海涛的决定,大家伙几乎没有异议,只有跟着鼓掌的份儿。陆海涛有些感慨,要不是自己凭空多了几十年的知识,估计还真说不出什么甲乙丙丁一二三四来。关于这种大兵团作战的指挥,陆海涛除了在教材上接触过一些之外就根本没有别的印象了,如今也算是过了一把瘾,但是陆海涛深知自己担负的任务由多重。

李锋自从收到陆海涛关于东北军入豫的消息后立即率领第三师放弃原定作战计划,从登封一带脱身去支援第一师、第二师作战。

李锋之所以能这么轻松的脱身主要还是靠了情报部的帮助。如今黄剑只是偶尔指点一下情报部的工作,大部分时间,情报部的日常工作都是由马冬临这个小伙子在干着。

马冬临本来一直不想留在情报部工作,因为他内心里向往并且渴望成为一名战斗英雄,能穿着华丽的军服佩戴着耀眼的勋章接受人们的祝贺。自从被黄剑调到情报部工作之后,每天他都是面对着堆积如山的情报文件,然后就是从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去刨出有价值的信息。由于情报部力量有限而且情报人员的受训水平较低,所以经常出现一些莫名其妙互相矛盾的情报,这就得需要依靠人力去排除掉错误的情报。

刚进入情报部的时候,黄剑就以很严肃的口吻告诉他:情报工作是另外一条隐秘战线,他和真刀实枪的战场一样的血腥和恐怖,但是有时候这条隐秘战线却能发挥出巨大的作用,一份至关重要的情报甚至能够改写一个国家的历史!而工作在这条隐秘战线上的情报人员,他们所能发挥的作用有时候和在前线浴血奋战的将士们相比毫不逊色!但是你一旦加入了这条战线,那就意味着你将永远的隐身在黑暗之中的角落里见不得阳光,你们也会因为自己的巨大贡献和前线的将士一样获得象征着无上荣誉的勋章,但是情报工作的特殊性决定了这个勋章只能在你永远退出这条战线或者是在你的葬礼上,你才能够光明正大的佩戴着。马冬临,你是否愿意让自己永远和阳光隔绝,隐身于黑暗之中,去另一条战线上为了自己的祖国而奋战?

马冬临犹豫了一会儿,他的内心激烈的搏斗了之后,终于决定成为一名隐秘战线上的工作者。

这一次情报部和靳云鹗搭上了关系,通过情报部的帮助,解放军和靳云鹗达成了双方互不攻击的秘密协议。尽管双方都知道这只是一个连擦屁股纸都不如的协议,但是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这一原则,双方息兵停战,把矛头都指向了东北军。

而张学良此时面对的情况有些棘手,本来打跑了吴佩孚,指望着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轻松吞下河南这块地盘,没想到南边出了一个靳云鹗的河南保卫军,西边冒出李锋、陆海涛、黄剑三人的国民革命军第18军,一下子让东北军冲到湖北饮马长江的计划成了泡影。

从形势上分析,南边靳云鹗的河南保卫军兵力虽多,但多是屡战屡败的直军残余乌合之众。西边的国民革命军第18军,原先是解放军第一军,只是暂时换了个名头投靠了国民政府,兵力虽少,但是战斗力强劲,而且扼守在虎牢关一带,随时可以威胁栄阳、郑州,让东北军不能掉以轻心。

本来张学良计划先集中兵力消灭虎牢关一带的解放军部队,但是靳云鹗这个家伙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集结起4万部队从许昌出发,打算攻打郑州。这一手让郑学良不得不防,虽然是乌合之众,但是4万乌合之众,就算一人一泡尿,那平地也能涨起三尺水来。所以张学良只能先集中兵力迎战靳云鹗的这些乌合之众先。至于解放军,虽然第二军军长韩麟春夸张的描述了解放军的实力,但是张学良并不担心,他打算等解决了靳云鹗再来解决解放军。

张学良的自信是有本钱的,如今的东北军可不是以前的东北军了,自从第一次直奉战争战败,奉军被迫退出关外之后,老帅张作霖就下大力气整训东北军,并把整训部队的重任交到了张学良的身上。张学良不负众望,鉴于许多东北军老将头脑简单根本不会指挥现代化军队的特点,力排众议,清理掉了东北军中许多守旧将领,并且提拔了许多东北讲武堂和留学日本归来的军官。而且还在日本人的帮助下建立起了规模巨大的沈阳兵工厂,能够为东北军提供枪械、弹药供应,并且还能造出重榴弹炮这样的重型火炮,这在中国只此一家别无他店。由于东北境内没有打仗而且经济发展条件好,因此东北军军费充足,伴随而来的是东北军的技术装备相当好,可以说是中国装备最好的部队,因此也被称为“东北虎”。

就在张学良和靳云鹗在郑州以南50公里左右的新郑展开激战的时候,陆海涛却指挥解放军开始大肆修理地球,当地老百姓都笑话说:解放军该改名儿叫挖洞军得了!意思是见到解放军成天啥事不干就一个劲的刨土,他们这些老百姓还没见过刨土挖洞就能打敌人的。

不过随着解放军战士们的努力,纵深达10公里左右的防御筑垒地域出现了在虎牢关前,到处都是明碉暗堡和如同蜘蛛网一般的战壕和交通壕,在各给关键的战术要点上,防御工事都进行了加固,只要不是连续命中,足以抗击75mm口径的山、野炮轰击,而且针对重机枪手容易伤亡的特点,各部队的重机枪分批抽调送回巩县兵工厂进行改装,加装一块防弹钢板来保护机枪手。

另外各部队对于武器的反应也传达回来,巩县厂生产的新式手榴弹由于使用了新式生产工艺,大大节省了生产时间。至于26式反步兵地雷则是兵工厂技师根据李锋他们穿越时带来的66式反步兵地雷为蓝本生产的。开始巩县厂的技师都认为这个东西肯定不怎么管用,因为地雷这东西他们也造过,也没看到哪家军阀头子对这个玩意特别钟情的。结果试验的结果大大出乎这些兵工技师的意料,引爆后的66式定向地雷喷射而出的大量钢珠可以有效杀伤50—100米距离内的人员目标,而且更让这些技师大跌眼镜的是这个东西的结构很简单,66式定向地雷的外壳是塑料的,在内部的弧形钢板上装有700颗小钢珠。技师们不知道塑料是个什么玩意儿,就干脆用木材代替,反正地雷是大量消耗品,内部的钢珠就用铁珠代替,虽然威力比不上原装的66式定向地雷,但是经过试验之后发现效果还是挺不错的,而且也有绊发、拉发、电击发等几种引信。新送来的这批地雷大部分交给了军属工兵营用,小部分交给了特种部队使用。

张学良指挥的东北军和靳云鹗指挥的河南保卫军于11月3日在新郑一带张开决战,战况相当激烈,期间双方互有胜负。张学良后来调来10架飞机助战,东北军飞机不断的轰炸扫射投放传单,一时间竟然让没有见过世面的河南保卫军人心惶惶,再加上东北军大炮相当犀利,最终被河南保卫军被东北军一举击溃。此战靳云鹗的河南保卫军伤亡过半元气大伤,东北军趁势痛打落水狗进攻许昌,逼得靳云鹗一路狂奔一百多公里退至驻马店才立住阵脚来收拾残兵败将。

眼前的靳云鹗的这些乌合之众已经成不了气候了,张学良除留下一部分兵力继续向南进攻外,抽调第二军准备来会会解放军这只雄狮劲旅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