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日拜读了“疯狂的德迷兄”的《若没有1941年的寒冬德国能不能攻下莫斯科?》一文,写的很好,但不不全面,我不同意他的看法。

我认为,首先是暴雨阻止了德军的推进,然后才是严寒。

先看莫斯科会战前双方的形势。

1941年9月间的基辅会战,二周内西南方面军遭围歼,德国称在这次“战史上最大的合围战”中俘虏了66万人,苏军损失超90万。

1941年10月,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在维亚济马会战中两周内一次俘虏苏联西方面军65万人,苏军损失90万以上,德军超过180万向莫斯科逼近,而苏军只剩下不到70万的可战之师,从战争开始至今,苏军已被俘超过300万人,损失约1000万人,莫斯科上下对坚持防御产生动摇。10月10日,莫斯科电台突然广播德军已突破苏军在莫斯科近郊莫扎伊斯克的防线,这条消息更加剧了紧张情绪,就连莫斯科地铁也一度停运。10月16日至18日,莫斯科市无政府状态更加严重,连维持社会秩序的警察们也从大街上消失,市民们趁势哄抢商店仓库。由于害怕在德国占领莫斯科后受到迫害,居民们还将家中收藏的列宁选集、斯大林选集,领袖塑像和肖像及所有共产党标志都扔到大街上。由于市内党政机构大量焚烧机密文件和市民焚烧领袖选集,在市内各个角落都飘着大量纸屑和纸灰,洁白的雪地被一层厚厚的黑灰覆盖。 10月16日的大批人员外逃,难民堵塞了道路。在首都,斯大林已经逃走,但暴乱平后又偷偷回来,可是很多政府部门和外交使团被命令撤到内地的古比雪夫。很多官员及其家属,未经批准,也加入了逃难的行列。盗匪丛生,英国大使馆被抢。10月19日,宣布莫斯科被围困。

这是德国取胜的最佳时机,但奇怪的是德军却在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内没有大的进攻,为什么?是大暴雨首先救了苏联。!

根据艾伯特·西顿 [英国]的《苏德战争1941——1945》记载: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德军还是第一次停止了战斗行动,而且是在10月第二和第三周因受雨水和泥泞所阻而停止的。苏联的历史学家总是想把德军停止行动的理由说成是借口而加以嘲笑,强辩说,包克停止行动完全是苏军的勇敢和智谋所致。 在“台风”作战的最初两周中,中央集团军群消灭了将近九十万苏军,相形之下,己方损失甚微。如果再有三周干燥、温和晴朗的天气,它肯定已经进了莫斯科。机动车辆陷入泥淖无法开动,步兵劳累不堪,每天有几十匹战马在执行任务中死亡,10月9日夜间,开始降大雨和零星雪花,此后,雨连绵不断。到处是积水。洪流冲过树林,把平地冲成沟渠。用第1骑兵师历史撰写人的话来说,道路状况之糟简直是灾难性的。机动车辆没有拖拉机牵引就不能移动,马匹在软泥中深陷到腹部,甚至最轻的大车也需一组挽畜才能拖走。油料、口粮和饲料的供应中断。略往东北方,即克鲁格第4集团军右翼,第52步兵师在10月13日大雨滂沱时,已从苏希尼奇转移至卡卢加,穿过了森林地带。残留下的一般军用大车,因为车身过低而被丢在路沟里。于是德军又从地里抢来俄国农家大车。除了每个炮兵连可有两门轻炮和两个前车外,所有物品都从车上卸下丢在沿途。每门炮由十匹马牵引,后面跟着没有上挽具的备用马匹。用不到两天,马蹄铁就从马蹄上脱落,不过在泥水中行走不要马蹄铁也可以。倒霉的步兵就大不一样了。他们在没膝的泥淖中跋涉前进的时候,长筒靴常被泥粘掉。皮鞋开始破裂。在第一天行军后,马拉行李车尽管很轻,但还是跟不上队伍。除了从农民家里抢来的茶和土豆外,没有吃的东西,糊里糊涂的士兵们不由地盼望起冰封地冻、寒冬季节的来临。直到此时为止,德国对波兰人、法国人、英国人和苏军的作战之所以能获得那样辉煌的战果,完全是由于德军集中使用坦克和战术空军,在机动力和火力上取得了极大优势,再加以良好的通信手段和大胆的指挥。一旦丧失了机动性,也就失去了火力,德国的闪击战战术思想就不灵了。俄国的几乎难以令人置信的恶劣条件和泥泞海洋使一切车辆停止了转动,也毁了战马。履带式车辆可以继续行驶,但效率大大降低,燃料的消耗大得惊人,由于燃料的供应也已中断,不久,履带也停止转动。几乎得不到多少空中支援。低云和很差的能见度使得任何形式的持续性空中攻势或空运支援十分困难。德国步兵继续向前行进,在没膝深的,有时甚至是没腰深的泥水中行进。但是,他们不再是协同动作良好的强大战争机器的一部分。在没有坦克或空中支援,没有多少火炮和迫击炮可供使用,有时甚至把反坦克炮也扔在后面的情况下,步兵每天最多也只能走几英里那样艰难的路程。火力支援、弹药、装备和食品、衣物、防寒用品、帐篷、医药奇缺,因为甚至生活必需品都运不到前方。突然,几乎是一夜之间,德军得依靠一些得不到支援的、疲惫不堪的、不满编制的、担当先头突击部队的步兵营来获取进军莫斯科的胜利,而陆军其他兵种、空军,想动动不了,有劲使不上,只得在一旁观望,徒唤奈何。 。10月中旬以后,苏军只是同德军的一部分交战。诚然,苏军在运动时也遇到德军所遇到的同样问题,可是,德军中央集团军群是在一千英里长的交通线的另一端作战,而苏军离其主要基地几乎不到四十英里。任何阻碍运动的条件必然使守方受益。

在德军方面,在集团军群司令部里第一次明显地出现了一种危机感,因为苏军虽然受到重大的损失,但仍然有健全的铁路运输网,有高效率的后勤供应系统,还有充足的兵源和丰富的物资。罗斯托夫、提赫文和莫斯科这三个方向是1941年战役成败的关键。 在五十万辆卡车中,百分之三十已损坏得无法修复,另有百分之四十需要大修或全面检修,只有百分之三十仍在使用。中央集团军群每天至少需要三十一列火车运送补给品才能维持下去,但实际上只提供了十六列火车。

天气突然变坏使德军的猛烈进攻几乎全部减弱,使苏军得到了急需的喘息时间。到10月底,苏军最高统帅部认为形势已趋稳定,开始调回一些部队作为预备队,使他们得到休息并接受进一步的训练。苏军开始作出巨大努力来弥补10月前两周在维亚兹马和布良斯克蒙受的惨重损失,并为对付德军下次进攻做好准备。 在10月和11月又组建和训练了九个集团军。这些部队部署在奥涅加湖、雅罗斯拉夫、高尔基、萨拉托夫、斯大林格勒和阿斯特拉罕一线。到11月底,将有两个整集团军和三个集团军的部分兵力到达莫斯科地区。这些集团军中某些师是由征召的新兵组成的。不过,有些部队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是从俄国中部和西伯利亚各军区抽调来的。为了把这些部队运送和集中到西方方面军的后方,整个铁路系统划归军队使用。10月24日,莫斯科铁路局完全置于军事管制之下。根据苏联的史料记载,大量的军车自托木斯克、鄂木斯克、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和古比雪夫开出,每天行驶五百至六百英里,中途不换车头和乘务人员。在10月和11月,苏军最高统帅部为莫斯科保卫战做了大量的后勤准备工作,组织了大批驮载运输连、畜力运输车连和雪橇运输连,因为在泥淖中或松软的雪地上马匹的机动能力远远胜过轮式机动车辆。然而,由于对运输工具不足、天气和地形条件不佳所造成的困难有充分的估计,所以,前方部队都储存了七日份的口粮、六个基数的油料和三个基数的弹药。

从11月初开始,莫斯科地区的气温迅速下降,冰冻的地面变得坚实了。但是由于火炮和补给品运输车辆的车轮和车轴都被冻在泥里,无法开动,要把这些火炮拉到前线,并把这些车辆开到前线,还需要时间。缺少汽车。虽然火车可以通到布良斯克、维亚兹马和尔热夫,但由于当时仍在继续铺轨,铁路的运输能力很有限。寒冷的天气既带来了痛苦,也造成了挫折。必须用镐把车辆和火炮周围的冻土一点儿一点儿的刨开,有许多车辆和火炮就是在试图把它们从冻土中拖出来时损坏得无法使用了。如果不加防寒罩,车辆的发动机就会在行驶过程中冻坏。在卡车和坦克中途停车时,必须在发动机下面生火烘烤以防结冰。火炮驻退辅进机里的液体都凝固了。由于同样的原因,机枪和自动步枪也不能使用了。唯一能使用的只有迫击炮。光学瞄准具和望远镜的镜片出现模糊现象,失去了作用。履带式车辆没有防滑器就会在冰上打滑无法前进。德军坦克的履带较窄,在松软的雪地里行驶时战术机动性很差。由于饮食不周,食用冰冷食物,有些人餐后呕吐,有些人得了胃病。部队没有领到伪装用的罩衣和冬装。有许多部队连内衣和结实一点的靴子也没有。士兵们至少要有两人以上结伴而行,这样可以互相观察对方是否出现了冻伤的征候。伤员倒下就会死去,并不是由于伤势重,而是由于失血引起休克和冻伤。

苏军在1941年的战役中能够坚持下来,主要依靠其领土辽阔和冬季的严寒。斯大林曾经说过一句很浅薄的话,他说,除了苏联,没有任何一个别的国家可以丧失这么多的领土而仍然能继续坚持战争。但是人们显然会反驳:没有任何一个别的国家有这么多的领土可以丧失。后来,苏联常常轻蔑地将1940年法军的抵抗与1941年苏军的抵抗相比较。但事实仍然是,如果苏联象法国一样,其人口、工业和经济财富集中在一条纵深只有五百英里的狭窄地带上,而其背后就是大海,那么它也无法避免迅速而彻底的失败。它的人口优势,工业力量和经济财富,大量储备的火炮和轻武器,斯大林的蛮横决心,苏军的顽强精神,美国和英国的援助等,这一切都不能阻挡法西斯德国彻底摧毁苏联这个共产主义国家。英国和苏联得以幸存主要是靠地理和气候条件,其次才是他们自己的努力。

在战争初期,本地居民对德国人并无敌意,一些白俄罗斯人、乌克兰人、鞑靼人和哥萨克人反而欢迎他们。在这个夏季,德军对占领区居民的态度使他们大失民心,但这并不意味着居民们十分向往重新回到共产党统治之下。然而,在秋季,小股游击队在德军后方区域稳固地建立起来了,他们用无线电与莫斯科联系,这些游击队恐吓当地居民,或者迫使德国人对当地居民实行恐怖统治,从而使游击队的队伍和影响不断扩大。居民若不与游击队合作就意味着死亡,有时是极其可怖的死亡,或者意味着住在苏联的亲属遭到报复。不久就看得十分清楚,德军无力保障其后方区域居民的安全,而在战争初期,他们又不愿意武装当地居民预防游击队。有时候,游击队对占领机构施行暴行,显然其目的不外乎是诱使德军对当地的无辜居民实行报复。在这一点上,游击队是非常成功的,因为德国占领当局历来就以强权即是真理为信条,非常乐于执行最高统帅部和保安部以恐怖来维持当地居民的纪律的命令。游击队袭击之后,德国人即大肆逮捕无辜居民,枪杀人质,因此,许多不幸的居民,在遭到两面威胁的情况下,觉得不如与暴乱分子一起逃入森林或者明为德国人工作实为游击队服务更为单纯和安全。1941年时,游击队的活动还无关紧要;但到1942年,形势已然明朗,苏联不但不会被迅速击败反而力量越来越强。这时,越来越多的人们纷纷加入游击运动,因为站到胜利者一方是异常重要的。

官方记录:莫斯科至高尔基铁路线的一个岔道口上停着为斯大林撤出莫斯科准备的专列。而斯大林早早来到车站,他在站台上来回走了近两个小时,徘徊良久后,斯大林下定决心继续坐镇莫斯科指挥作战,于是,他又坐汽车回到克里姆林宫。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