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尖兵 血胆屠龙(实体修改版) 独闯龙潭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

高个子哨兵的身子在风雨里打了两个转子,颤巍巍地朝前冲了两步就狗啃泥似的一头栽倒在了泥浆里,全身狠命地痉挛几下,两腿用力地蹬了蹬,两只手胡乱地抓挠了两下草泥立马就像一条死狗一样寂然不动了。倘若邓迪的箭头上淬过毒菌的话,只怕这厮连垂死挣扎抽扭的机会都没有。

红殷殷的鲜血湍急地从破裂的喉头里淌出,搅染得雨泥红一块的紫一块。

邓迪轻缓地把斗鸡眼的尸体侧放在满是湿漉漉的草地上,从僵硬的肉躯上拔出了刺刀,浓稠的血浆沾染得满手都是,溅到脸上黏糊糊的,还略带着一丝微温。 充满野草花香和泥土芬芳的空气旋即就被浓浓的咸腥味所浸染和吞噬。

"操,老子他妈真走狗屎运。"原来这是一片暗影地带,塔楼上压根就没安装探照灯,邓迪才得以一挥而就解决了两个祖宗缺德的倒霉蛋。

甩掉了刺刀上的血渍后,漠然地睥睨了一眼刚才还活蹦乱跳的,现在已颓败成两堆烂肉死肉的尸身后,喟然地吁了一口气,暗骂道:"两个贱骨头,非得要老子给你们放放血才肯舒服。"

这一回,他可是连眉头都没多皱一下,看来他渐渐找到了手刃敌人时的那种畅快感。

收刀回鞘后,他迅捷地从草丛中拾起64式微冲和81-1步枪,马不停蹄地跟死神展开了下一轮竞赛。

为防其他的游动哨巡逻到这里发现了尸体,他如同快马拉死狗一般的把两具死得硬棒棒的,冷冰冰的敌尸和两把AK-47全部拖到深草丛里掩藏起来。地上的血迹很快就被雨水冲刷得一干而净,血腥气也被萧索的夜风吞灭了个精光,他根本不用去在乎这些细节。

接下来,摆在他面前的课题是如何顺利地清除掉四个塔楼上的瞭望哨。要知道,这四个瞭望哨居高临下把营地里的一草一木看得清清楚楚,尤其是四挺火力威猛,覆盖面巨大,杀伤力极强的机枪更令人心惊胆颤。

他蹲在泥水厚积的壕堑里,任凭雨水袭扰着全身,两只澄彻而清秀的眸子机警的注视着面前十米以外,离他这边最近,也就是营地南面的那座塔楼上的瞭望哨。

电闪雷鸣过后,邓迪的脑海里灵光乍现,顿然计上心头。

"兔崽子,碰上了你邓爷爷,是你太不幸运了。"他阴恻恻地暗笑了一下,拉开枪栓,推上子弹,将击发方式调整为单发,直瞪瞪地盯住十米外的塔楼,食指预压扳机却迟迟没有抠动,象是在等待着什么。

骤然,一道炫亮的闪电流光瞬间映照得黑夜通明如昼,他迅即就从掩体里抬起上身,举起64式微冲瞄准了塔楼上的瞭望哨。闪电虽是一闪即没,但足够他把目标锁定了。

未几,轰隆一声炸雷响彻云空,震得地动山摇,令人心惊肉跳。

与此同时,邓迪的食指契合时宜地抠动了扳机,随着"咔"的一声撞针击中底火的声响,隐隐约约地看得见塔楼上的黑影如突遭电击般的把脑壳往后一甩,四脚朝天的摔倒了下去,一蓬看不清颜色的液物像箭一样标射起老高。

哎!那位厄运当头的瞭望哨,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殒了命,连死在谁的手里都不知道,更别说其他的同僚了。

还别说这64式微冲真是一件杀人不露馅的利器,其良好的三微性使它在暗夜里射杀50米处的目标物时,肉眼根本看不见半点光焰,即使在大白天也不见得会因枪口焰而暴露,更何况适才一声炸雷震得几乎连地皮子都颤抖不已,就更不用说微声枪的枪声了。甚至连邓迪本人抠动扳机时也没能听得清撞针击发底火时的声响。

不费吹灰之力就敲掉了南面的瞭望哨后,邓迪便继续在沟堑里寻找最佳隐蔽和射击点,伺机解决掉另外三座塔楼。

每当闪电擦过极西天际的短促光景里,他就瞅准时机锁定目标,然后炸雷震撼天际,扣动扳机一击命中目标。

撞针在撞击底火,热烫烫的弹壳带着刺鼻的火药味欢快地跳出弹仓,蹦落到他脚下的泥水里。

特制微声冲锋枪本来就是上乘的暗杀利器,加之是在月黑风高,电闪雷轰的深夜里,杀人更是如鱼得水,丝毫不露形迹。

老天爷还真算通情达理,很感于他满腔悲愤,驱除鞑掳,精忠报国的热情。

如法泡制,他就好像猎手猎杀野物一样,不大工夫就把另外三个瞭望哨从这地球上彻底清理掉了。尽管64式微冲的射程仅为200米,但东面那座最远的塔楼距他只有不到150米远,应付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顺利清除掉了威胁最大的四个重火力点之后,他在军营南面挑了一处较为隐蔽的地方,然后就纵身跃出了壕堑。

完全不必担心有高压电,他放心大胆地用特制的钳子剪开铁丝网,就象一只夜猫子似的潜进了军营。

没有了瞭望哨的威胁,邓迪就干脆直起身子,兔起鹘落地潜行到一处暗影里,藏匿好身形,单手端着64微冲,目光如炬地朝营地四周搜视着。

三间茅草木屋占据着军营的左中右三处位置。十五六顶军绿色帐篷错落有致地搭建在军营四周。营地的各个角落里都堆积着绣迹斑斑,油漆剥落的废旧汽车零件,轮胎和琳琅满目的弹药箱丢弃得到处都是。用帆布盖压着的油桶和木箱子堆积成山。各种物资堆放得杂乱无章,军营的面积本身就不大,这样以来就显得更加拥挤不堪,而邓迪藏身就更加方便和容易了。

军营里堆存了这么多的物资,来往巡夜的哨兵就那么零零散散的二十来人,警戒松懈得大大出乎邓迪的意料之外。

看来,MG集团确实没有料到K国军方会派魔鬼战鹰前来执行营救任务,因此,匪军才这么疏忽大意。

真是天官赐福,他心里面真是乐得开了花。他一面凝神戒备,一面估摸着敌人关押李辉博士的具体位置。

如果十六顶军用帐篷显然是驻防守军的营房的话,那三间木屋是作何之用呢?是用以储存枪支弹药的呢?是士兵休闲娱乐的场所呢?抑或是屯集毒品的仓库。

当务之急是救人为先,破坏军营是下一步的事,可关键问题是邓迪无法摸清李辉被敌人关在那里。他是K国军队的精兵强将,可是没有孙悟空那么神通广大,不可能以最快的速度把营地翻它个底朝天。

"管他娘的,先给这群王八蛋的窝家动点手术再说,呆会儿老子就算脱不了身,死也要把这些龟孙子搞得天翻地覆。"

邓迪心里在这么想,侧脸瞅了一眼十步以外两处重叠如山的油桶,他狠狠一跺脚,索性就取下背上沉甸甸的,涨鼓鼓的军用背包,利用朦胧的夜色,黯淡的灯光为掩护,活像鬼魅似的潜行过去,干净利落地把两枚66式反步兵定向破片雷(阔刀雷)安置在油桶旁边。

邓迪布置好66式定向雷后,瞟了一眼右侧二十步远的一所茅草木屋,是最大的那一所,心想:这极有可能是敌人的弹药仓库,老子不妨把它敲掉,免得敌人拿这些弹药去屠杀自己的战友弟兄。倘若是屯积鸦片、海洛因、可卡因等毒品的仓库就更好了,老子正好一把火将这些残害人类的肮脏东西付之一炬。

主意打定,他猫着腰,步伐轻捷地潜行过去,准备把两颗撒布式反步兵爆破雷安放在门槛下面。就在他刚刚接近木屋之际,忽然一阵轻微而凌乱的脚步声从他身后传来,同时闯进他的耳膜的还有几声叽哩咕噜的鸟语声。声音虽小,但足够他听清楚。

悚然一惊,他根本不敢回头去观察,急切里,看到两米外有一堆废轮胎,旁边有一片飞机草生得非常茂盛。

毫不迟疑,他迅即以一个很利索地侧扑,飞快地躲进那片半人高的草丛里,全身紧贴着湿冷的地面,用伪装披风把身形和军用背包掩盖了个严严实实。

"沙…沙…沙…"

脚步声伴随着鸟语声正由远及近。还好,这所木屋杂混在两顶帐篷的中间,四面都堆积着油桶、废铁和轮胎等杂物,灯光也相对昏暗,否则他就无所循形。

脚步声直冲冲地朝他这边逼近,他下意识地用右手握紧了枪把,食指开始预压扳机,另一只手慢慢地伸到腰间去摸81式刺刀。

脚步在渐渐逼近,他的心跳在加速,敌人近在咫尺,他生怕稍有不慎就会露出马脚来。

脚步很密集,估计有上十个哨兵朝他这边走来。就在那些脚步停在他隐身的草丛附近的时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