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佛对我说:你的心上有尘.我用力地擦拭.

佛说:你错了,尘是擦不掉的.我于是将心剥了下来.

佛又说:你又错了,尘本非尘,何来有尘.

这是从神秀和慧能那两个偈子引申出来.

神秀说:“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慧能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不知道孑行了多少个无法舒怀的季节,风带着细酝的潮湿,霉变我的神经,在阴沉沉的天幕下,我们如蝼蚁,正无力地承受暴风雨的变幻莫测.

一声啼哭,一晃而过,日子蹒蹒跚跚,季节的流变在生命中无声无息地掠过.无忧的童年,戴着花的小姑娘,若干年后,飘盆钵里,哪里还有当年头发缠花的韵味.头发花白的老妇人,面对镜子,妆扮了最后的一次妩媚.这一生只留下沧桑的心,在寒雨敲打的屋中寂寞的停留.如果有一天,我们的一生就像浮云一样在自已面前冉冉上升??我想我会微笑的.

人有生命,生命有情,而有情就在伤痛和复原的两极之中滚动,一月的凛冽,二月的春意,三月的桃花,四月的冷雨,五月的初绿,六月的浓盈,七月的骄阳,八月的残夏,九月的秋蝉,十月的萧瑟,伴陪着岁末的霜雪辗转不休.下雨的日子总让人有一种压抑感,但我喜欢听着雨声在台灯下阅读,更喜欢伴着雨声入睡,那是一种平静而安详的感觉,就好像把一切潮湿了,友情,爱情,亲情,工作,学习,生活沉淀下来慢慢咀嚼,青灯黄卷,细雨飘逸,也是一种意境呵.

风很轻云很淡,有一种落寞的心境,就像飞机划过留下的长尾巴一样,或许真的像张爱玲说过的,“回忆这东西,若是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惆,像忘却了忧愁.”就这是怀念吧.也许等我们到了耄耋之年,这种感觉会越发强烈,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滴水中看世界.那个时候,特别安静,不想说话,慢慢地想起,轻轻地微笑,无声地落泪,悄悄地擦拭,或在那么不经意的一瞬间,你会闻到一阵味道,阳光的味道,又或者眼泪发酵出来的思念的那一种苦涩,围绕不散.

理想与现实总是很遥远,就像一堵墙,一把刀,把一个城市切分两半,把一个梦碾成对半,然而错与对,生与死又是这么一个念头的差异,天堂和地狱只在一线之间.为什么那么多人在生命灿烂的时候选择死亡?死后人们才会觉得忧伤,惋惜.怜惜.我们也不胜唏嘘,也只有唏嘘罢了.生命何其重?生命何其轻?

总喜欢到处随便逛逛,很自由的样子,或者坐在阳台那一小片地方躺着晒太阳,拿着报纸或小说做做样子,闭着眼睛暇思云的另一边,一会身子就暖了,连心也暖和了.又或许,青春不应该如此柔婉,它是激情的,磅礴的.

掩卷凭栏,各种思绪又在心中翻滚着,时光易逝,往事已然苍老,如烟的往事只能在记忆之海洋里找到一丝半缕的痛迹,过去是无法忘却的,也是不能忘却的,因为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

一花一天堂,一草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土一如来.

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净,心是莲花开.

杯茶无语,缘末留香,最爱芳香何处,花落菩提深深。随缘即应,落花潋滟。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有情花,烂漫叶,轰轰烈烈,扬扬洒洒,垂落人间,漫逐流水,戏舞软风,醉酒红尘。莫如此境。

雨燕双飞,落花人独立。花落菩提,喜欢在花落的季节,享受孤芳自赏的美,也喜欢,在极度的喧嚣中,独自微笑独自平静。花落是憾,落花是美。

淡淡的书香,淡淡的花香,淡淡的馨香。这是一个关于落花和菩提的世界吗?花自飘零情自流,一种思量两份忧愁,又有什麽呢?本无一物,却沾染了满身的尘埃

眼看花瓣在风中飞,那姿态美的让人心碎。往日的繁华就这样凋零,就这样消逝,只留下残花,余香。菩提暗坐,看人间花开花落,看人间春夏秋冬。

只在一个回眸,便凝住了流云。或许,本无起,亦无灭,可佛还是幻化了这一切。以至,牵起一干人等,去轮回。佛也动心么?不然怎有起灭?本应一袭青衫了却恩怨,奈何古佛悠远,青灯易幻。来世间,收起心缘,红尘三千,救我与苦海。

梦自手边穿梭而过,偶尔定格。想起苦守的日子,箫声清远,焚雪落寞,一生的冷暖,都随花朵飘落。很多年前有人曾说过,遥远的地方有过一条梦河,流淌着幸福,盛开着欢乐。向往梦河,引退幻想的人,终生漂泊。而我醒来,空空的掌上落叶凄美……

过一次奈何桥,喝一碗孟婆汤,生生死死又何妨。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清澈,净无污秽。愿,只能是愿,身在红尘中,几多身不由己,几多无奈感慨!

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五百年后,虚菩提得闻是经,佛曰:如是如是。佛畅然,虚菩提释然。空空者自诩空空,芸芸者飘如云云。云云,萧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纭纭,乐游园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空闻如斯又决别。清清浊浊,佛泪满面,空闻经典,昨日真情现。木鱼清灯,怎晓愁如许

也许,花开,并非唯一的向往;花落,并非所有的感伤。坠入尘世,阅读沧桑,多少个梦,似月光的飘渺,飞出心灵的围栏,于朦胧间流浪?多少个梦,栖落水草间,滚落成露珠,粲然一笑……

放飞心中的怅惘,由此飘零、凋落,与生俱来,无须忧伤。唯于花开之日,让绽放的热烈,不能斑斓每一天,才是心底最疼痛的凄凉。似来自天籁的箫音,牵动着每一根神经,却永远无法珍藏。我是无法成佛的,哪怕是坐化在菩提树下。因为那满树的落花,满世的繁华,幽幽千年,是我心底的孽障。我宁愿用尽此生,为那些尘世的硝烟尘雾,潸然泪下,为菩提落花,为世间繁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