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内容提示:中国西沙群岛永兴岛渔民符策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近年许多年轻越南渔民,他们不采用传统的撒网作业,而用炸鱼、毒鱼和电鱼的方式恶性捕鱼。符老说,早年他还常去南沙打鱼,但近来越南边防加大护渔力度,像他这样的中国渔民,很难在当地找到避风港,因此减少了去南沙的次数。


凤凰卫视2010年10月2日《记者再报告》节目播出“越南得寸进尺 中国南海主权‘危在旦夕’”,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这是越南九年级初中生使用的一本地理练习册,其中有这样一道题,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分别属于越南的哪一个行政区域?这里所谓的黄沙和长沙,就是中国人熟知的西沙和南沙,在中国的行政规划中,属于海南省的管辖范围,但这本练习册提供的标准答案却显示,长沙属于越南庆和省,黄沙属于越南的岘港市。


孙小迎(广西社科院东南亚研究所研究员):本来这块是中国,无可争议的海域和领土,无可争议的,历史上它是这样,现在的这些的争议,用眼下中国最流行的话说是被争议。


解说:岘港是位于越南中部的一座海滨城市,独特的地理位置使这里同时具备了交通枢纽、战略要塞、贸易口岸和渔业基地等多重身份。由于距离西沙群岛仅390公里,这里汇集了大批前往南海打鱼的越南渔船。对于我们这些悄然到访的中国记者,渔民们大多有些紧张,常年在争议海域打鱼,他们已经习惯了对中国人保持警觉。


许先生(越南渔民):中国渔民很多,在稍远一点的海域。


记者:和他们有接触吗?


许先生:没打过交道,因为我们不能跟他们的渔船靠近,有时候也会观察,中国渔民打鱼的情况,但是从来没跟他们聊过天。


何润锋(凤凰卫视记者):井水不犯河水,是大多数越南渔民对中国渔民的相处之道,尽管他们心里明白,中国渔民和他们一样,都是为了生活辛苦劳作的普通人,但敏感的政治神经还是令他们不敢跨越雷池半步。


解说:1975年越南统一之前,北越政权则明确表态,越南领土的最东端在东经109度30分。这一说法实际上承认了西沙和南沙并不属于越南。但在越南统一之后出版的越南地图上这条边界线却逐渐向东移动了9个经度,至东京118度。根据这一划分,西沙和南沙都沦为越南领土。


孙小迎(广西社科院东南亚研究所研究员):最公开提出来的就是在1990年,我看到的最早的,那个时候越南的一位学者说,要把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就是我们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纳入祖国的版图。其实这一句话是有问题的,也就是说它原先它不是祖国的版图。


何润锋(凤凰卫视记者):尽管越南政府宣称对西沙和南沙拥有主权,并占领着南沙群岛的大部分岛屿,但西沙群岛却一直牢牢掌握在中国军方的控制之下,南海诸岛长期处于分治状态。


解说:在西沙群岛的永兴岛我们看到了符老,在南海打了一辈子鱼,符老见过不少越南渔民,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近年来多了许多年轻的越南渔民,他们不是采用传统的撒网作业,而是用炸鱼、毒鱼和电鱼的方式恶性捕鱼。


符策法(中国西沙渔民):情况就是他们在打鱼的时候用炸药炸,我们靠近暗礁旁边抓马鮫鱼,他在暗礁旁边用炸药炸小鱼,大鱼就跑了,我们就抓不到了。


解说:符老说早些年他还经常去南沙打鱼,但近来越南边防加大了护渔力度,像他这样的中国渔民,很难在当地找到安全的避风港,因此减少了去南沙的次数。


符策法:就怕风浪大,风浪大就风险,那边没有什么避风。


记者:那边不是有很多岛吗?


符策法:岛是有,但是我们不敢去,都是越南和菲律宾(占领)的,我们也不敢靠近那边,就在暗礁旁边避风,太危险,所以我们就不敢过去了。


解说:符老说他很顺利,至今没有被抓过,但其他渔民就多多少少都有过被扣押罚款的经历,甚至听说有个别渔民被抓之后从此音信全无,这样的说法得到了学者的证实。


孙小迎:我在桥港镇做访谈的时候,只要是450马力往那边(南沙)走的,每一条往那边走的渔船都被抓过,有一些看见你有证,有捕鱼证,罚上几百块钱就走了。如果没有证,那就是全部都被抓扣了,应该说每一条渔船都被抓过,或者被讹过钱。


解说:海上的针锋相对是中越关系中难以回避的现实,但与此同时,在繁华的胡志明来自中国的水果却早已抢滩登陆,在古朴的惠安,我们到处都能见到中国文化的元素。经贸的往来和文化的交融,伴随着战争的记忆和主权的纷争构成了中越关系错综复杂的历史与现实,也是南海问题陷入难以化解的僵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