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啼血流泪:发廊女写给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的感谢信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啼血流泪:发廊女写给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的感谢信

啼血流泪:发廊女写给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的感谢信


周禄宝/整理


尊敬的某扫黄打非办公室:各位奋战在一线的指战员,你们好!


在此,衷心感谢你们解救了我,尤其是某派出所,在人员紧张人手不够的情况下,为了不过多占用大家的休息时间,连夜给我家里寄去了一封封饱含温情和组织关怀的家书。真的很感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当初的热心帮助,如果没有你们手把手的扶持,也就没有我的今天。过去,我用青春抒写了一段耻辱的历史,但是,我在不久的将来,会用实际行动来挽救补偿那些曾经失去的美好日子。点点滴滴都是情,滴滴点点都是爱,我们都是为营造一个和谐温暖的家园而奋斗,在过去,我是对着你们干,现在,我一定要跟你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齐心协力并肩作战。


回首,挥手,青春,已嫣然流失。洒泪,泣血,日子,已不再美满。


当秋夜的星辰撒满天堂碧空的时候,我那颗终日恐慌与憔悴的心儿,在寂静而又漫长的夜色里,渐渐炎凉了下来,内心里悄然划过一丝冰冷的痛楚,继而传来一波又一波剧烈的疼痛。渐行渐远的时间让我明白,生命在这一刻显得多么脆弱而又无奈,暗夜里悄然响起的钟声告诉我,夜色是黑暗的,一个人守候的潮湿的木板床是孤独的。


没有喜乐,没有忧愁,血管里流淌的是冰冷几近凝结的液体,麻木的灵魂,在百无聊赖的夜色里放射出刺心痛的寂寞,就像癞蛤蟆身上疯狂生成出来的斑点一样,吞噬了我本来的面目。


在这个华丽的天空里,在这个浩瀚的世界里,在这座美丽的城市里,我纵使有通天的本事,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梦里一剑的过客,我没有残热的手段,就算有,也不会去利用,不是我不去用,而是我没有这样一颗残忍的心。


我也有美好的梦想,我也有一个美好的圆满的家园,之所以走出来误入歧途,不是我贪心想赚大钱,你们也知道,在这个行业里面,出力吃苦到头来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尽管18岁的我早在昨天就看到了81岁时候我的生活现状,但我不去为明白的惨状去抹杀今天的生活,我用行动,在你们看来是极其卑微的行动,捍卫着求生的尊严,尽管这种尊严在你们看来很卑微,但并不是世界上最卑鄙的事情。


近一段时间以来,在你们拳脚相加的猛烈突击下,全国上下整体工作业绩取得一片丰收,各地天上人间落马,各地洗头房也跟着纷纷日闭夜开。在此,我代表广大的人民子弟兵,代表铺天盖地的农民工和蜗居一线城市的蚁族同仁,对你们表示一千万年的感谢!感谢你们没有白拿老百姓和企业单位的血汗钱,感谢你们在饭饱茶余做了一件又一件似人非人的事情。


扫黄风暴吹口号响,红灯灭了绿灯亮,大街小巷洗头房,漫山遍野人心慌;今夜星辰铺漫天,疑似傅局闯人间,田间百姓泪连天,囹狱石墙黑白颠……


前一段时间,因为我卖身求生存,你们一封家书,将我的丑行寄给了爸爸妈妈。我恨你们,你们真的太套样了,人家不喜欢你们那样子嘛……讨厌…讨厌,你们真的好讨厌哦……


有关方面,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您呕心沥血茶饭不思日夜难眠立功心切,在本着尊重事实讲求原则的基础上,您拿搭乘“救赎”的末班车,高举艾滋病梅毒及各种妇科疾病的“十字架”,撕心裂肺般地呐喊着一声声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将“城市大屠杀”的利剑无情的驾到了我那细嫩而又软弱的脖子上


最后我还不得不说,您真的是在为人民服务,只是您身上裹着一层袈裟,一层金色的用谎言编织起来的盔甲。


多少次,您幽灵一般的身影,时而穿越过祥符桥加油站旁边那个低矮的墙角,时而翻过马路对面靠近加油站一侧的围栏,当您翻山越岭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浩浩荡荡地闯进我们基地——洗头房的时候,您嘴角残留的鸡肉沫子和满嘴的酒臭味告诉我,这一次,您不捞到一点好处,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索性脱掉鞋子爬到那张临时搭建的潮湿的干板床上,任你宰割,反正身体是我在这个陌生而又时而温柔的城市里,谋生糊口的唯一资本,如果您要命,请悄悄带走,不要留下任何痕迹,如果您要钱,请开个价,求求您不要太狠心就可以了。


NO!无事不登三宝殿。您有您心中的小算盘,您想在全国范围内开一个传说当中可以邀功领赏的先河,您不会把我的灵魂赶走,也不会把我瘦弱的躯体粉碎埋葬,您要把我在这个城市谋生的鲜活“事迹”,借助新闻媒体和我爸爸妈妈的血泪,用我那微弱的身体和一滴滴流淌的耻辱的疼痛的鲜血,把您的功德歌颂,把您的成就远传。


今天的您,终于在全国甚至是世界新闻媒体面前昂扬了一番,在呈送给领导的文件里多写进了一段历史性的传奇,多喝彩了一些精彩的篇章,您是高明的,为了年底总结里多有一些可以拿来念的“硬杠杠”战绩,您在我们身上夺得了赢取胜利的先机。


寒冬来临的时候,当您端着一杯咖啡上网搜索撰写政绩的时候,当您想着多拿点奖金多一次升官发财机会为此不懈努力忘我奋斗不惜献出半个生命的时候,我的父母佝偻着驼背不停咳嗽着喘着粗气艰难移动在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不会体贴到的山沟里,平原上。


而我,因为一次的卖身,因为您的一封家信,落下了终身为耻不敢回家的恐惧症!在寒冬的雪天里,我依然东躲西藏,依然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而您,正在微笑着或狞笑着舔着浓浓的咖啡,激情地编写着年中的总结。无疑,我再一次被您用伟大的笔尖,用飞扬的手指,噼里啪啦敲击进了耻辱而又光荣的文字与政治的海洋。


暗夜临来的时候,我会悄悄用被子捂住自己的嘴巴,任由苦涩的泪水滴满潮湿的床头。


您说,您是为了防止各种传染病,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从我们洗头房走出去的男人,得过什么像您嘴里说的那种种的疾病,您说为了解救我们,而我却明明看到了您狰狞的笑,看到了您功利的面目,不!您只是为了迎合上级的检查,为了给您那一张张闪亮发光的柔嫩脸庞上再一次的涂抹荣誉的金粉。


曾经,我在梦里,被您用法律的绳索牢牢捆绑起来带走了,我还微笑着看着您耻笑的脸庞,我幼稚的以为,是您,口口声声喊着为人民服务的队伍,让我在黎明时分看到了一丝曙光,我根本不知道,接下来,您会用一张被金钱和地位包裹起来的利益金纸,将我送进地狱的黑洞。


曾经,有那么一股子弱小的声音,在我悲痛与绝望的日子里,为我搭起了爱心的桥梁。谢谢您,好心网民,谢谢您那一声声如果夏日冰激凌的声讨,你们让我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只是这个未来不属于我。同时,我流着眼泪跪下弱小的身材哀求你们,不要在上网发帖浪费那两元钱的零花钱和你家里的流量了,你无数次的讨伐只能换来你无数次的无奈哀鸣和绝望的挣扎,没用的,真的。


不过,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们,因为你们始终是人民的,是属于广大的群众的队伍,儿子,而我,毕竟在这个国度里,污染了你们的眼球,扰乱了你们的生活。


只是,我依然不甘心,既然是普法式的扫黄打非,为什么截止我发文前,上城区复兴路美政花苑旁边联华超市边上的洗头房依然在热火朝天的经营?那个被玻璃门遮挡起来写着休闲字样的洗头房,难道它的存在,是合法的吗?难道你在打着合法的幌子出来掩耳盗铃吗?




从今以后,这件事情到此结束,谁也别追究谁的过错,就让昨天的太阳为今晚的月亮启程吧。


只是我坚信,我出卖的是身体,不是愚弄大众欺诈百姓的良心,我这点自谋生活的小插曲,比起跨省逮捕强行搜查非法刑拘,比起贪官的手腕与职权的滥用,又算得了什么?




我是无能的,但我并没有耻透顶;我是卑微的,但我并不是最最卑鄙的人。(周禄宝整理)


天堂洗头房不愿意留名的小姐


2010年某月某日


更多精彩见博客:http://blog.sina.com.cn/zlbcg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