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老局长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我的老局长


我的老局长,是市公安局局长,市人大副主任。老局长姓吴,为了保密且送他一化名“文达” 好了。

今天为什么想起了老局长?只是因为我想到他的后三任公安局长,后一任公安局长因公安局内发“地震”、“ 出乱子” 被上级调任他地任职。又后一任公安局局长(副市级)因贪腐被上级纪委“双规” 后撤职开除警级。再后一任公安局长(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近期被上级纪委“双规”, 按现在的规定干部双规先免职,看来这位局长前途走绝了。

老局长他整整当了十年公安局长,是我市公安局局长当得最长的一位,也是手握“农转非” 指标的局长,可谓鼻子吼金条,威风入面的局长。他从1986年到1996年的10年中走过了安机关大发展时刻,度过社会大变革的岁月。市委领导对他的评价是一个顾全局、识大体、不专权、好共事的忠厚人。50岁那年退居二线调升人大当副主任,退休时又回到公安局领退休金

我同他是1977年共事,我当刑侦办公室内勤,他是预审股副股长。他是一位教书先生调进公安的,算是一个“二把刀”。 他戴着一副近视眼镜,温文尔雅,文质彬彬,说话慢条斯理地给人一种亲和感。他写有一笔好书法,预审的案子,办的起诉案卷质量很高,算是“外转内” 的类型公安人员。

老局长退居二线后,我在市区中心派出所任正科级所长。一天,老局长一人径直走进我的办公室。我忙起身相迎,请座,倒茶。我们坐定后,老局长既不是来看我,也不是来让我办什么事,而是向我报案。老局长说他刚才走在大街上被一个人骑自行车撞了,很危险。那个人是他在职时一个缠访户。

一个曾威风八面公安局长,退居二线后居然被人故意骑自行车冲撞,我的大脑嗡的一声炸响,木纳了半晌。最后,还是老局长对我说:“小x,你过问一下,已防万一。”我楞了一下神立即答道:一定查办,一定严办!

老局长走后,我想起了骑自行车撞老局长的那个人。这人姓朱,名xx,是市疏菜公司一名职工,改革开放后在老街上开了一个副食品批发店。一年,市啤酒厂向市公安局报案称:老朱非法弄去厂里一车啤酒,刑侦大队经办此案,没收了啤酒。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天天到公安局上访要求返还他一车啤酒。在公安局上访未果,他又到市委找分管政法工作的市委领导上访,由于没有达到他的要求,后来发展为缠访。

那时,我从市区派出所指导员任上调在市委任警卫科长,对老朱这个缠访户有过一些了解。老朱此人有两个特点:一是他姓朱,是本市一个有3000多人口垸子的人,这个朱姓大垸子文革中闻名全球,武斗“九天十夜”, 动用了国内所有轻武器,还用上了自制坦克参战,伤亡很惨。听传言,美国之音报道:此次武斗具有团级指挥规模。此话是真是假无从考证,但武斗规模确实吓人,震惊了北京。所以这个垸子中的人出来都有点“牛”。 二是他在蔬菜公司是个“剌儿头”, 连公司经理都敢动手,是公司有名“苕”。

他就是凭着这个“苕劲” 儿,想着一车啤酒弄出二车啤酒的钱来。谁叫你公安局弄到我头上来。一天,他又走进市委大院,径直去了原帮他处理此事的一位市委领导办公室,三句话没讲清楚他就拍起了桌子。秘书们将他劝到院子中,正在当班的门卫害怕疏忽使上访人员私闯领导办公室闹事挨批评,急忙跑上去拉他去信访办公室。老朱火了猛一甩手煽上了门卫的咀吧,被激怒了的门卫立即一个“黑虎掏心拳” 打在老朱的眉骨上,皮破血出。他一手按在头上,冲进了我的办公室,高叫门卫打人。

在身穿一身马裤尼警服的我的面前,老朱态度略有收敛。我给他止住血后对他说:老朱,你还有脸喊门卫打人,你多大年纪?门卫多大年纪?他已七十五岁了,练武出身,是一个退休工人。你到市委闹事钻了他的空子,要扣工资不说,你还煽了他咀巴,他赏你一拳算是客气的。他打你都不知怎么打的?还整天地天下老子算一?你只是一只狗熊。一个四十多岁人被一个七十五岁的门卫打了一下还不知道是怎么打的?还有脸说。

我又说:你老朱要是有点江湖底气,只有回家躲起来,还有脸进警卫科找我扯个么事皮儿?自已无故闹事被一个七十多岁老人“修理”了,要是我真没脸见人。

老朱坐在我面前静静地听我那一番激将法,一声不吭。最后冒出一自句:“科长,真是有点难为情的啊。那你说我不只是算了?”

我说:不算了,你还想唱戏不成?我老实对说公安局派我到市委不管你这事儿,还管么事?说句不好听的话,你老朱头长了角,我送不了你进牢里去还是乍的?不然,咱试一试,你再来闹一次就关你一次,不信,咱走着瞧

“科长,你还是哥儿们,我听你的咱走了,打扰了。”

自那以后,老朱再没到市委闹访了。有时在大街上碰见,拉着我说他还在老街开店。

老局长被老朱撞了,我气不打一处来,喊来辖区民警去传唤老朱。

一会儿,老朱被带到我的办公室,他进门见了我,立即脸色变了。

我抓住机会一拍桌子大声对喊起来,说:好你个老朱,真是胆大包天,竟然大白天大街上骑自行车报复撞我的老局长,老子治不了你,卷铺盖走人,没这个能耐这个所长我不当了。

老朱听了我的话,急得乱摆双手,不停地说:“所长,千万别误会,我不是故意的,真是不小心撞上的。都是我的错,撞伤了我全部赔偿,我上门赔礼道谦。你可别误会了,我真的没这个胆子。”

这个老朱一个劲地道不是。我去所办公室给老局长打了个电话,汇报了这边情况。老局长听后很满意,只说了一句,“让他保证今后不再发生就行了,别关他。”

老局长,还是原来那个老局长,多么善良一个老人。

回到所长办公室,我对老朱说了老局长的话,老朱听后也不停地说:“真是个好人啊!”

“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老朱欺到我老局长头,这一次决不饶你,你也许做生意发财累了,想进去休息半个月吧!” 我气岔地说。

“所长,我彻底认错,咱们不打不相识,我保证见了老局长绕道走,离得远远的,好吗?我店里生意离不开,进去十天半月我亏大了,千万别关我。”老朱说得还算诚恳。

我可说了,老局长今后有么事,你可飞不了。我又吓唬地说。

“我保证,一定保证。”

因为老局长有指示,所以我就让老朱回店里了。

看着老朱离开的背影,想想老局长碰到的这桩子事,我心有所思:唉,等我老了,退下来后,难说也会有老局长这么一回事儿啊!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