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家来自偏远的农村,在我一岁的时候,妈妈就外出打工,我就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他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大概在我10岁的那年,妈妈在镇里为我买了房子,希望我能在镇里上学,那样就不用每天10几公里的来回,不论是寒冷的冬天,我每天都要和村里的孩子们5点钟就要起床去学校。可惜我并不懂事,害怕比我健壮的孩子欺压我,每天必须跟在他们后面,那样就没心思去好好读书了,后来也只能继续在农村上学。但是那样的生活锻炼了我艰苦奋斗的精神。


2008年,妈妈买了一家小宾馆。宾馆的收入让我一家10口人衣食无忧(包括叔叔一家4口),也许你们会问,叔叔怎么也算在内?因为我的外婆和奶奶是亲姐妹,那时候穷,外婆家也有很多孩子,怕养不活,所以就送给我奶奶养,后来就嫁给了我爸。大概是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原因,和叔叔姑姑们的感情特别深。妈妈也是上天对好心的奶奶最大的恩赐,凭着自己的努力,让我们一家最早从农到城镇的一步大跨越,成为村里第一批富起来的人。


2008年是普天同庆的一年,但是这一年的喜悦根本不属于我,反而有欲哭无泪和悲痛欲绝的委屈。一个容留卖淫罪害的我差点倾家荡产和奶奶被气死。我妈妈仅仅是容留了她们,我妈妈本身就是一个善良的人。却被两个选择,店和人。如果选着店的话,我妈要吃4年国家饭,选着人,罚款8万。而我们没有任何复议和反驳的余地。 我和妈妈蹲在边防的两天哩,亲爱的奶奶彻夜不能眠,她高血压已经很严重。做为一个农村出来的老人8万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可是她的媳妇和孙子都呆在里面,自己却不能够解决眼前的困难。更要命的是奶奶还要顶着来自舅舅那边的指责,无奈就抱着姑姑哭,差点昏厥过去。最后,家里人交了8万罚款将我们取出来。奶奶也回老家了。不久就脑溢血去世,因为家里已经没有可动用的钱为她做手术,她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在也唤不醒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能给她跪下,眼泪开始不停的坠落。回想小时候在她身边,依然是在这个角落里,我在这张床上爬来爬去。可现在她躺这里一动也不动。我们一起走过的所有小路,这些小路只剩下她曾经辛劳过的回忆。所有的幸福往事如同夕阳下的远帆在和我作别。


当然有人会说小姐本身是不要脸的,罪该当诛,我容留她们也应该受到处罚。那是因为你们站在道德的至高点,自命清高。用自己清高的嘴巴践踏了弱势群体。因为在你们的眼里能够容忍性开放,能够容留市场经济,能够容忍批着艺术羊皮的高档色情。更无耻的是不考虑民间疾苦,让无数家庭成为自己一将成功万古枯的对象。



我想问我仅仅是容留她们,应该给我这么严厉的处罚吗?我容留她们是因为她们背后都有一个家庭和感人的故事。与其说卖淫不如说性服务者。他们有的是出于贪图享乐,有的是逼良为娼。没有任何人可以保护她们,保护她们的隐私,保护她们的人格。就因为他们是妓女不受法律的保护,公安机关为什么可以随意的处罚卖淫之类的行业,用法律武器敲诈她们的劳动果实。然而,卖淫女往往为寻求保护与黑社会混在一起,黑社会也用自己的手段保护卖淫女的人身安全,这样就导致卖淫女的人生观道德观彻底的沦丧。所以一个卖淫女死亡绝对没有一个大学生的死亡来的这么轰轰烈烈。当我想奶奶的离开,我真的对和谐人性两个词感无比的绝望。和谐与人性在中国属于弱势群体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