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鸟人非法毁树造“路” 成群候鸟齐刷刷撞网(图)

网鸟人非法毁树造“路”   成群候鸟齐刷刷撞网(图)

10月3日清晨,执法人员将营救下的两只山草鸡放飞 。


网鸟人非法毁树造“路”   成群候鸟齐刷刷撞网(图)

工作人员将网鸟用的竹竿销毁。

9月30日,本报报道了浮山上被网鸟人非法布下多张大网,多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猫头鹰死于非命的消息,引起了广大市民对非法猎杀候鸟行为的关注。 10月3日凌晨,浮山管理处会同市城管执法局园林执法大队、市公安局公管支队等部门再上浮山北麓,打击非法捕鸟行为,共拆除、销毁捕鸟黑网十余张。据了 解,被网候鸟有的被卖进饭店成了招牌菜,有的流入花鸟市场当观赏鸟类出售。浮山管理处工作人员称,根据他们的调查,在候鸟迁徙高峰期偷捕俩月,网鸟者能牟 利四五万元。记者调查发现,有的网鸟者为了及时捡拾被网鸟儿,竟在山上搭起窝棚连夜蹲守。

惊心

毁树造“路”诱鸟上钩

10月3日凌晨4时许,天还没亮,30多名执法人员兵分两路沿浮山北麓的两道山路上山。

在一道小山梁上面,执法人员在密林中间发现了一张高约8米、长约50米的大网。“昨天巡山的时候还没有发现这张网,看来是网鸟人连夜布下的。”浮山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说,浮山北麓是候鸟南飞的必经之路,但由于植被繁茂,有些藏身在密林中的捕鸟网,在山下根本发现不了。

正说着,右侧密林深处传来山草鸡的哀鸣,执法人员穿过密林一看,绿树掩映的山坳里被清理出了一片空地,碗口粗的刺槐和松树被砍伐得只剩下树桩,空地两侧光秃秃的树干上绑着高约两米的鸟网,一只被困的山草鸡在丝网里挣扎。

记者看到,空地上落了一地五颜六色的羽毛,一侧的树丛中十余只幼鸟的尸体横陈在那里,看样子死亡时间不长。“竹竿比较陈旧,这张网应该是常年都在这 里张着。”浮山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说,这处捕鸟点看样子是网鸟者特意选择的,周边密林中遍布鸟粪,说明是候鸟通常栖息的地方,网鸟者毁掉山上的林木,将空地 伪造成“鸟路”,引诱候鸟撞网。“但借着密林的掩护,这里一直没有被发现,不知道有多少鸟惨遭毒手。”执法人员惋惜地说。

痛心

成群候鸟齐刷刷撞网

清晨5时30分,浮山上已经露出晨曦,执法人员在山头上又发现一张大网。正当执法人员准备拆除鸟网时,一群候鸟从东侧的密林中飞出,领头的两只小鸟 一下子就撞在了网上,发出阵阵凄厉的叫声。后面紧随的候鸟有的急忙躲开,但来不及躲避的只能眼睁睁地撞进网眼里,被丝网缚住翅膀和爪子。执法人员急忙将支 撑鸟网的竹竿砍倒,将被困的候鸟救出。

“等过几天到了候鸟迁徙的高峰期,这样的场景会更多。”执法人员告诉记者,有时候被网的候鸟多得让网鸟者根本来不及捡拾,他们只挑选较大的候鸟,每天成麻袋地往山下搬运。

根据浮山管理处工作人员的调查,在候鸟迁徙的高峰期,不法分子偷捕两个月就能非法获利四五万元。“以咱们放飞的山草鸡为例,目前他们(网鸟者)出售 给农家饭馆,七八两重的山草鸡能卖25元一只。”工作人员说,由于山草鸡被网到后体重下降非常明显,网鸟者一般会当场捏断山草鸡的肋骨,并将肋骨戳进山草 鸡的心脏中,虐杀之后来保持山草鸡的体重。

忧心

背后产业链难以铲除

实际上,经过近几年的调查和清理,到底是哪些人在浮山上非法网鸟,早已经不是秘密。“我们从小就在浮山上网鸟,从来没人管,你们来了之后就不让了。”一位网鸟者曾用这样的话跟浮山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公开叫板。

浮山管理处保卫科科长侯旭东告诉记者,浮山管理处2007年进驻浮山打击网鸟行为以来,遭遇着各种各样的执法阻力。“浮山面积较大,我们人手又不 足,只能联合其他执法部门,对网鸟行为进行集中打击。”侯旭东说,但日常的巡山管理只能由该处工作人员自行来做,有时还要雇农民工来帮忙。但是,由于经常 捣毁网鸟者的非法牟利工具,浮山管理处雇的农民工曾受到网鸟者的人身威胁。

为何非法网鸟屡禁不止?侯旭东说,违法成本太低是不法分子不惜铤而走险的一个重要原因。此外,网鸟带来的巨大利润也使网鸟者趋之若鹜。一位人士认为,只要还有人想吃野味,只要还有饭店愿意收购野味,网鸟行为就很难杜绝。只有斩断网鸟背后的产业链,候鸟才能免遭毒手。

打击

多部门将清查农家宴

南区居民高正宇是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会员,他告诉记者,我国现有的法律法规都只惩处猎捕、贩运及经营野生动物的行为,而对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没 有任何处罚和限制措施。高正宇认为,应该出台“食用与猎捕、贩卖同罪”的相关规定。不然,林业部门组织的打击力度再大,也不能消除猎捕与贩卖行为,因为有 需求就有供给,这是经济规律。

“今年春季曾对本市的捕杀野生动物频发区域、野生动物制品市场及餐饮场所,进行了拉网查处。”市林业局相关人士坦言,目前对食用野生动物缺乏相应的法律约束。再加上售卖野味有暴利驱动,因此很多农家宴餐馆顶风作案。

这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正计划与林业、工商、城管、公安、园林 、海关、海洋与渔业局等七部门联合展开行动,对农家宴等经营单位进行拉网式清查,坚决取缔非法经营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的市场,坚决取缔无证无照经营者,打掉非法收购、出售、加工利用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的黑窝点。

流向

或成盘中餐或成笼中鸟

据侯旭东介绍,目前被网鸟者网到的候鸟大致有两个走向:山草鸡、斑鸠等鸟类被卖到农家餐馆中,百灵、画眉、胭脂扣等被拿到花鸟市场上当观赏鸟类贩 卖。偷猎观赏鸟类的危害最大,一般使用网眼较密的“绝户网”,网鸟者在鸟网一侧挂上鸟笼,用笼中鸟类的叫声吸引同伴。“还有的网鸟者自己就能模仿各种鸟 叫,躲在鸟网一旁来引诱鸟类撞网。”浮山管理处一位工作人员气愤地说,这样的“绝户网”对一些珍稀鸟类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而被售卖到农家餐馆中的鸟儿,基本上都成了食客的盘中餐,被网鸟者捕获的野味甚至成了这些餐馆的招牌菜。“网鸟者从这一方面牟取的利益惊人,从网 鸟、出售到最后端上餐桌,有些饭馆甚至已经形成了固定的网络。”侯旭东说,贪吃野味的食客给餐馆带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众多农家餐馆又给网鸟者提供了销售 渠道,这些导致了网鸟行为屡禁不止。

意外

不法者在山上建起窝棚

记者采访了解到,为了能及时收捡撞网的候鸟,网鸟者甚至连夜蹲守在山上。10月3日清晨,在一处大网旁边的密林中,记者发现了搭建在山林中的一处简陋的窝棚,雨布遮盖着一张用木头撑起的小床 ,床头放着暖瓶、水壶、鸟笼等。

“这就是网鸟者住的地方,网的鸟被藏起来了。”执法人员告诉记者,尽管浮山自2007年已经出台了封山管理的规定,在封山绿界地域范围内严禁从事破 坏浮山生态资源的活动,但由于山头此前由附近的原住居民承包,窝棚大多也由这些人搭建,由于缺乏对方毁林的直接证据,无法对其形成有效的管理。

处罚

情节严重的可追究刑责

采访中,市林业局公安处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根据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有关规定,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猎捕野生动物的,由野生 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没收猎获物、猎捕工具和违法所得,处以罚款;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追究刑事责任。非法狩猎情节严重的,适用刑法第一百三十条, 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这位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市内四区的山上网鸟行为由园林部门执法查处,五市三区山上网鸟行为由市森林公安局和辖区内林 业部门联合打击查处。本版文/记者 马正拓 图/本报记者 陆金星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