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东线救火虎骑——505重型装甲营

(一)精英铸就钢铁“虎骑”

苏德战争的初期,德军吃尽了俄制中重型坦克的苦头,为了有效克制T—34和KV坦克的威胁,希特勒命令陆军武器局加速研制重型坦克。1941年4月20日希特勒生日那天,在东普鲁士的狼穴,德国亨舍尔公司和波尔舍公司设计的坦克样车展现在世人面前。然后两车被拉到布兰卡装甲学校进一步测试,经过两个多月的测试,亨舍尔公司设计的VK4501(H)样车最终德国陆军被选中,定型后命名为“虎I”,俗称为“虎”式。

虎式坦克在一九四二年四月正式投产,八月开始批量生产并装备部队(仅装备德军)。九月二十一日,虎式坦克首次在列宁格勒参战就不走运地碰到了坏天气,因此表演落了个灰头土脸。第502重装甲营第1连的4辆虎式,有3辆被俄军的反坦克炮打瘫,其中一辆还燃起了熊熊大火,其余的则陷入了泥沼……

不过虎式的光芒不是一次糟糕的初演可以遮盖得了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虎式坦克摧毁了大量的敌国坦克和其他装备,树立了一个又一个的“神话”。虎骑象征着德国人的一种信念,其庞大的身躯,坚硬的装甲和威猛的火力令人望而生畏。在陆战中,只要它参战,它就是战场上的主宰。1944年7月,第506重装甲营第3连指挥官的虎式坦克在3900米的距离上击毁了一辆T—34坦克,这可能是二战中坦克对战历史上最远距离的摧毁记录。

一九四三年一月二十九日,第505重型装甲营在德国的法林波斯特尔/汉诺威正式组建,师徽是一头红牛,后来改成为一个骑在马背上雇佣的骑士。505重型装甲营的主要骨干来自于国防军第3和第26装甲师,首任指挥官伯恩哈德·施旺特少校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装甲指挥官,他一九一零年出生于东普鲁士的安格堡,一九三零年加入德国陆军,一九三五年服役于第36装甲团,他精湛的战术素养和优秀的管理才华得到了同僚们的普遍赞扬和肯定。在波兰、西欧和巴尔干的军事行动中,施旺特担任连队指挥官。一九四二年八月,他担任营级指挥官,参加斯大林格勒战役,一九四二年十一月十九号至四三年一月二十七日,他指挥着施旺特战斗群战斗在顿河,第聂伯河和伏尔加河一线等,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战绩。

诚然,虎式坦克并非尽善尽美,存在着很多的隐忧和不足。譬如,其火力威力虽大但炮塔回转速度很慢,没有助动系统,炮手摇手柄720圈才能让炮塔转一圈,英国陆军曾计算出,一个赤手空拳的人在虎式50米以内围着坦克小跑,就能让炮手不停地摇,直到炮手累死小跑的空手人员也不会被坦克炮打死。又如,虎式装甲虽厚但外形倾角大很容易被击中,重量太大不能通过桥梁,运输时需要更换窄履带,操作费时又容易损坏履带,负重轮在俄罗斯的寒冬中往往会相互冻结,使履带无法滚动。

虎式在生产过程中不断地改进,人们通常以一九四三年七月为界,将虎式分为早期E型和后期H型,之所以这样划分就是因为一九四三年夏天的那场库尔斯克大会战,而在这场大会战中驱驾着虎式坦克驰骋在疆场上的505重装甲营更是二战史上一个永远的“神话”。

虎式坦克的基本编制就是独立的重型装甲营,作战时归集团军或军一级的司令直接指挥。纳粹德国在二战期间总共成立了十个独立的重型装甲营和三个党卫队重型装甲营,某些党卫队师中也建有师属的重装甲营。一个虎式坦克营的标准编制为:营部(辖3辆指挥坦克)和指挥连(辖信号排、侦察排、战斗工兵排和高射炮排);三个坦克连和一个坦克修理连,每一个坦克连14辆虎式(连部步2辆,每个排4辆),全营共有四十五辆虎式坦克。

一九四三年一月二十九日,第505重型装甲营在德国的法林波斯特尔/汉诺威正式组建,师徽是一头红牛,后来改成为一个骑在马背上雇佣的骑士。第505重型装甲营的主要骨干来自于国防军第3和第26装甲师,首任指挥官伯恩哈德·施旺特少校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装甲指挥官,他一九一零年出生于东普鲁士的安格堡,一九三零年加入德国陆军,一九三五年服役于第36装甲团。施旺特的精湛的战术素养和优秀的管理才华得到了同僚们的普遍赞扬,在波兰、西欧和巴尔干的军事行动中,他担任连队的指挥官。一九四二年八月,他担任营级指挥官,参加了斯大林格勒战役。一九四二年十一月十九号至四三年一月二十七日,他指挥的施旺特战斗群战斗在顿河,第聂伯河和伏尔加河一线等,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战绩。

德军司令部原本计划待第505重装甲营组建完成之后,将其派往北非战场,但因虎式坦克的产量不足,优先装备了另一支派往北非的部队第504重型装甲营,而第505重装甲营调往非洲的事就此搁置了下来。第504重装甲营最终随着阿尔尼姆将军的非洲军团一道被盟军消灭在了突尼斯,第505重型装甲营阴差阳错地逃过了这一劫。

第505重型装甲营被调到比利时,在那儿进行较长一段时间的训练。尤其是有了前面几个重型装甲营的作战、战术、后勤经验做为参考,再加上505营的兵员大多是来自德军各王牌装甲师的精英,因此训练事半功倍,卓有成效,这为505重型装甲营在后来作战中的出色表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一九四三年三月四日,第2装甲师的一批精英分子也加入到了505营,他们组成了第3坦克连。三月底,十六辆虎式和二十六辆PzKpfw III坦克被配备给了505营。迭经改组,第505营的二十辆虎式,二十五辆PzKpfw III被调往苏联前线的奥廖尔驻防。在奥廖尔驻防的这段时间里(五月三十日至六月十日),大量的PzKpfw III被换走,换来的是另外二十五辆虎式坦克。

一九四三年夏,库尔斯克会战在即,德军的装甲力量云集在曼施坦因指挥的南线——南方集团军群,那里是德军的主攻方向。而担任北路进攻的中央集团群则兵力不足,尤其缺少装甲力量。七月三日,第505重装甲营的三十一辆虎式,七辆长炮管的PzKpfw III Ausf. N坦克,八辆短管的PzKpfw III (kurz)坦克,在施旺特少校的指挥下抵达了库尔斯克北面的中央集团军群,505营被配属到莫德尔大将指挥的第9集团军麾下,而这,还是这支部队的第一次实战。这次会战时虎式坦克参战数量最多的一次战役,当时德国共生产了310辆坦克,库尔斯克战场上就有182辆。

(二) “虎骑”初试利爪

库尔斯克大会战第一天的战斗就非常地激烈,莫德尔命令刚刚抵达,喘息未定的505营加强给第6步兵师,立即投入到奥里霍瓦特卡西面的战斗中。505营相当部分的坦克还在运输卸载途中,初次参战就建制不整,还是一场硬仗,而这,就是东线的特色!505营的出现震骇了俄军,不仅帮助德军突破了敌第15步兵师的防线,而且对俄国第70集团军的整个右翼都构成了很大的威胁。

第二天黎明,两个俄国坦克军发起了大规模的逆袭,比较走运的是俄军被他们自己埋设的雷场给阻止了其中一半的兵力,但形势仍然非常地严峻。505装甲营真正抵达战场的只有十六辆虎式坦克,仅相当于一个半连的兵力,施旺特少校将坦克排成锲型的战斗队形,88毫米炮在一千五百米左右距离就远程发炮了,39型的穿甲弹很轻松地打爆了T—34的炮塔或正面装甲。505营先后击溃了俄军的两个先锋坦克旅,摧毁了俄第107坦克旅的四十二辆坦克,其中有十五辆是很难缠的KV-1重型坦克。随后跟进的俄第164坦克旅的坦克也有一半被损失掉。在激烈的交火中,505营所有坦克都被俄军的坦克亟反坦克炮火多次击中,但俄国T—34的76.2毫米炮却要到四百米以内才能有效击穿虎式的前部装甲,因而505营只有一辆虎式被击毁。

俄军溃退了回去,不过他们精心部署了大量的反坦克炮阵地和雷场,在库尔斯克的防御纵深深远而广大,仅靠505装甲营一个营级单位的英勇是难以完成突破的。莫德尔虽然不断地投入兵力,但整个推进仍寸步不前,俄军源源不断地投入后备兵力不时发起逆袭,战斗陷入胶着状。

七月十日,加上新增补的三辆虎式,第505重装甲营仍保持着二十六辆虎式,十辆三号坦克的可观兵力。七月十五日,505营在维尔茨塔格洛附近遭到俄军从侧翼发起的反击。作为回应,施旺特少校派出两辆虎式坦克进行阻击。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505营的这两辆虎式坦克就摧毁了俄军三十二辆T-34坦克,而自身却毫发未伤,虎式坦克简直是一个无法战胜的神话。

一位俄国坦克车长在他的报告写道,“我在400码的距离上攻击一辆MK6坦克(虎式坦克)。我使用穿甲弹对准它的侧面和炮塔开了8—10炮,每一次命中都被反弹了,这辆虎式坦克在摧毁我两翼的坦克后撤离战场。”第505重装甲营在库尔斯克会战的这几天里只损失了4辆坦克。整个俄国军队都流传着“虎式坦克”的恐慌症,而这一切的噩梦正是莫德尔的第505重装甲营所带给他们的。可虎式坦克在南线的表现远不如北线,曼施坦因对俄军大纵深的防御阵地估计不足,第503营的一个虎式坦克连盲目冒进,有9辆被俄军地雷和反坦克炮所摧毁,战损比率高得惊人,到七月八日该营已有34辆坦克失去了战斗力。那些陷身敌阵的虎式残骸大都被俄国人回收,俄军已经亟将要缴获了更多的虎式坦克,这还不包括德军因缺油无法行驶,或机械故障,或道路堵塞而放弃等原因所带来的意外之喜。

随着俄军“库图佐夫行动”的展开,德国中央集团军群被迫放弃进攻转入防御,接着有放弃了尔热夫突出部步步后撤。七月二十二日,第505重装甲营撤回到伊根卡进行防御。

八月四日,505营第3连再次在反冲锋中创造着“不败的神话”,他们击毁十四辆俄军坦克而自身无一损失。第二天,第3连虽然损失了一辆编号为“333”的虎式坦克,但全连又击毁了十五辆T-34坦克。这期间,虎式坦克的设计缺陷导致的机械故障是505营最大的敌人,因为没有开发出强力的扭矩小型引擎,所以虎式坦克的动力传动系统负荷过重,常常引发故障,一旦熄火就很难启动。修理方面非常繁琐和复杂,全营只有九辆虎式坦克完好可用,另外的十七辆都需要修理。即便如此,505营仍然依靠着有限的几辆坦克在四天内摧毁了俄军二十五辆坦克。

在整个战役中,第505重装甲营作为莫德尔乃至整个中央集团军群的“虎骑”四处救火,屡屡出现在最危急的时候,虽然是初次参战,其表现可算是相当不错,战果甚丰而自身损失非常小。

八月十三日,施瓦特少校因重伤而被迫离职,这位勇敢的军人伤愈后转到预备役,要到一九四四年九月才会复出,重新指挥他的第36装甲团在东线作战,那是后话。卡尔洛维茨上尉接任了505营营长的职务。八月三十日,有七辆虎式坦克被除籍,这是505装甲营最为悲惨的一天之一。面对着俄军强大力量的反复冲击,莫德尔在布良斯克的防御已经逐渐瓦解,中央集团军群全线动摇。曼施坦因的防线也岌岌可危,不断地要求中央集团军群给他更多的援军。俄国加里宁方面军和西方面军不断地加大突击力度,斯摩陵斯克的失守只是早晚的事而已。 九月十五日,第9集团军的防线终于被全线攻破,莫德尔被迫放弃斯摩陵斯克开始撤退。也是在这一天,505营接任营长才一个月的卡尔洛维茨上尉就阵亡了,贝希维茨上尉接任。

贝希维茨上尉是一个很有才干的军官,他一九一五年出生于德累斯顿,一九三六年加入德军第3装甲团;然后担任团部副官,调任505营指挥官时正担任着韦斯特将军的副官,没想到会有如此的好运。

九月十六日,第505重装甲营被调往斯摩陵斯克的罗斯拉沃地区。九月十八日,505营把所有的虎式坦克都投入到进攻中去,在激烈的交火中,505营击毁了二十六辆T-34坦克,自己唯一的损失就是编号为“200”的战车被俄军俘获了。505营的这一场小胜不可能逆转德军全局的颓势。九月二十四日,俄军进抵索日河,从南面迂回斯摩陵斯克。次日凌晨斯摩陵斯克易手。

十月二日,取得胜利,但损失惨重的俄军转入了防御,德国中央集团军群退守维杰布斯克、奥尔沙和莫吉廖夫一线,组建起了新的防线。

(三) “虎骑”救火转战东线

在一九四三年的十月,第505重装甲营永久地损失掉了五辆虎式。十一月份则只损失掉一辆。一九四三年十二月,第505营移防到维杰布斯克。

一九四三年至一九四四年这段时间,第505重装甲营在东线战斗的七个月,其中有四十天时间花在了转战的征途上,他们参加了由莫德尔元帅指挥的众多防御作战,被德国军方确认的战绩为四百四十六辆坦克。值得一提的是该营的第2连1排排长库纳特中尉,他曾指挥着两辆虎式坦克,在一天内击毁了六十八辆T-34坦克,这应该创下了单次击毁坦克的世界记录。库纳特中尉本人则因此而荣获了骑士十字勋章的嘉奖,后来库纳特中尉被调往党卫军的第101重装甲营任职,不过,他所创造的505营的最高战绩记录却一直被保持至战争结束。

第505重装甲营的王牌当然不仅仅是一个库纳特中尉,正如一位俄国车长在他的报告写到那样,虎式对T-34的优势在44年初仍在发挥着作用。“一辆虎式坦克出现在林子外一面开炮一面前进。它已经在200—600米之间的距离上摧毁了我们6辆T-34坦克。我们向它发射了大约20—30发反坦克炮弹,但是在虎式坦克的厚装甲面前全都被反弹了。我们不得不呼叫空中支援击退德军坦克,虎式坦克撤回林子里离开了战场。”

第505重装甲营虽然没有遭受重大损失,但是连续不断的战斗逐渐消耗了全营的实力,尤其是经验丰富的车长、炮长和驾驶员不断地被损失掉,505营再想重现辉煌是非常困难的。

一九四四年三月十二日,第505重装甲营调防到奥尔沙地区,与第78突击风暴师等部队并肩作战。然后奉命集结到北乌克兰地区,准备应对俄军可能发起的进攻。六月二十二日,在俄军发起了“巴格拉季昂”复仇攻势,攻击的重心并不是德军预计的乌克兰地区而是白俄罗斯。两万四千门大炮和重型迫击炮开始了长达两个小时炮击,弹屏覆盖了德国中央集团军群防线的整个纵深,德军的通讯中心和弹药库被纷纷摧毁,白俄罗斯游击队早已展开了大规模破路运动,造成了巨大的混乱。

北乌克兰集团军群司令莫德尔也被毗邻战区隆隆炮声震骇了,他立即命令,第505重装甲营和(全营五十一辆虎式,出动了二十九辆)第507重装甲营被紧急装车,从北乌克兰集团群调往白俄罗斯,支援那里的战斗。

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很快地一败涂地,溃不成军,形势非常危急,505装甲营赶到博布鲁伊斯克时,它的兄弟部队第501重装甲营已经基本上被消灭了。505装甲营和刚从北乌克兰集团军群调过来的第5装甲师等部队被编成“索肯战斗集群”,他们没有贸然从正面出击,而是巧妙设伏,六月二十八日清晨,第505营的一个连埋伏在树林或村庄中,侧击了正在狂飙突进的白俄罗斯第1集团军的坦克部队第3近卫坦克军,然后,他们得到了炮兵、步兵的支援,双方在别雷索维泽的周围地区发生了激烈地交火。

俄军也装备有重型坦克——斯大林系列,战斗力不容小视,除第3近卫坦克军外,又增援了第29坦克军的第25坦克旅。这一天,第505重装甲营虽然击毁了三十四俄军坦克,但自己也永久地失去了六辆虎式。

在“巴格拉季昂”战役中,第505重装甲营共摧毁近一百辆(一说为二百九十五辆)俄军坦克,但其自身同样也损失殆尽了。当然,他们沉重的付出换来了战术上的胜利,在别列津纳河河畔建立了桥头堡,为被包围的兄弟部队第4集团军打开了一条救命的通道,部分的德军得以逃脱了覆灭的命运。

“莫德尔的虎骑”——第505重型装甲营风光不再,没有了库尔斯克那样的全胜,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是苏德双方势力、技术含量、兵员素质等对比已经不利于德国。第505重装甲营为挽救中央集团军群尽了自己的义务,由于损失惨重,无力再战的505营被调往战线后方的奥尔德鲁夫进休整和换装,这一次更换了更为凶悍的虎王重型坦克。

“虎王”是二战中防护力最强,火力最猛的坦克之一,它和虎式坦克完全不一样,大量地采用了豹式坦克的相同部件和新的科技,更像是豹式坦克的重量级升级版本。“虎王”装备着长身管单节KwK 43/L71型88毫米加农炮,能在2000米的距离上轻松地击穿美制M4谢尔曼坦克的主装甲。四四年末,克虏伯公司曾计划更换威力更大的105毫米口径的 KwK L/68火炮,不过随着三帝国濒临灭亡,最终没有能够实现。虎王150毫米的厚重装甲是许多西方坦克炮无法洞穿的,只能靠空中轰炸和数量优势,靠拢到极近距离的开火。

在成功地阻挡住俄军“巴格拉季昂”的攻势之后不久,莫德尔元帅被作为“救火队长”调往西线指挥对从诺曼底登陆的盟军作战,他就此作别了自己的“虎骑”。而505营则还要在惨烈的东线战场继续着自己的末日之旅。

一九四四年九月,完成换装的第505重装甲营重返前线,隶属于第2装甲集团军,参加了东普鲁士的国土防御战。九月二十一日,505营的虎王坦克首度参战,在战斗中一举击毁了二十四辆T-34、JSI和JSII坦克,这些俄国坦克的性能并不逊色于虎王,但505营仅损失了两辆虎王。在纳雷夫河桥头堡,505营协助第24和第25装甲师挡住了俄军的进攻。十月十六日,505营又摧毁了二十六辆俄军坦克,但这一次幸运之神没有再眷顾,自己也损失不小,共有九辆虎王坦克被摧毁了。

(四)“虎骑”绝唱东普鲁士

一九四五年一月十九日至二月五日之间,505营能够投入作战的坦克只有十三辆虎王坦克和四辆虎式坦克(接收来自第511重装甲营),而他们就凭此力量击毁了俄军一百一十六辆坦克和七十四门火炮。二月十七日,东普鲁士的德军集团被俄军合围,身在其中的505营的末日也即将要来临了。

苏联红军占领了第一座德国城镇梅特格泽恩后,满怀着血海深仇的俄军对该镇的德国平民进行了野蛮的报复,有许多的平民被杀害(含六名儿童和十二名妇女,其中妇女们很明显是被*的)。戈培尔的宣传机构对此进行了录像渲染,此即西方世界称之的“梅特格泽恩大屠杀”,悲愤的气氛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505装甲营奉命发起了一次反击,收复了梅特格泽恩镇并打通了一条一点五公里宽通向西南梅德纳维镇的走廊;在战斗中505营的官兵屠杀了大批俄国第52步兵师的战俘作为报复。

鉴于俄军的报复暴行,德军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即使在俄军持续不断的空袭下也要确保走廊的畅通以疏散周围地区的德国平民。就在东普鲁士其他地方纷纷被俄军占领的情况下,505营连同兄弟部队却在一个海湾周围地域抗击着六个师俄军的进攻长达六天之久,面对着装备精良,人多势众的俄国机械化军团,真的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在505装甲营等军队的掩护下,共有十万左右的德国平民经此海湾搭船逃离,德军直接协助了将一万两千人从梅特格泽恩送到了海湾。

在东普鲁士的最后一战中,505营损失了十辆虎王坦克和所有的虎式坦克。四月十六日,505营将所有失去坦克的装甲兵、后勤人员亟能够作战的人员集中起来作为掷弹兵使用,这些人在全营仅剩的三辆坦克的支援下参加了佩尔松半岛的防御战。四月十五日,两辆虎式坦克因燃料和弹药耗尽而被其乘员破坏后丢弃,“战争英雄”马斯贝格军士长(最终战绩五十辆坦克)因为“遗弃武器罪”而被军法审判,在等待死刑判决时他逃脱掉了,然后逃向俄军接受了作为战俘的命运。505营和德国军民撤退的过程中,俄军尾随其后穷追猛打……505营的最后一辆虎王坦克被装上船向帕拉阿撤退,全营仅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成功抵达帕拉阿,撤回了德国本土;505营绝大部分的战士被迫向俄军投降,最终被虐杀在了战俘营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