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施坦因并非德国最好的将军

曼施坦因并非德国最好的将军

一般的二战军事爱好者和研究德国军事的学者都会认为隆美尔、曼斯坦因和古德里安是纳粹德国最好的军事将领,曼施坦因更是被称为“闪电伯爵”,军事天才,战略家。古德里安看好他为陆军总司令的最佳人员,他本人也很想成为第三帝国东线的军事领导人。本文以战史、当事人的回忆录等史籍为依据,尽量冷静客观地谈事论人,还原这位“闪电伯爵”——“纳粹第一将”征战神话的真貌。

一. 曼施坦因曾经辉煌的军事成就。

在1939年9月的波兰战役中,曼施坦因所起的主要是一个参谋官的作用,他担任着入侵波兰的南方集团军群参谋长。战役中他提出过一些非常合理的建议,譬如曼施坦因所在的南方集团军群连续围歼波军主力,据说当时的司令官就是采纳了曼施坦因的建议。在德军合围华沙后,又是曼施坦因建议德军使用炮兵和空军轰炸以及断水、断粮等手段进攻华沙以逼迫波兰投降,避免了惨烈的城市巷战。9月28日,走投无路的波军终于全线投降了。

波兰战役之后,曼施坦因制订了入侵法国著名的“曼施坦因计划”。1940年2月1日,曼施坦因出任了德军第38军军长。按照“黄色方案”德军集中使用装甲部队穿越阿登森林,然后迅速占领马斯河的桥头堡,并向东进攻迂回马其诺防线,很快地将法军切断在北部,“欧洲的头号军事强国”只一个月就溃败了。法兰西战役的迅速胜利无疑要部分归功于“曼施坦因计划”的出奇制胜。

1941年2月,曼施坦因任新组建的第56装甲军军长,准备入侵苏联。1941年6月22日至26日,苏德战争爆发后,曼施坦因指挥的装甲军向苏联境内纵深推进了320公里,攻占了多纳河上的桥梁后,几乎就冲进了列宁格勒,这为他赢得了“闪电伯爵”的称号。

9月,曼施坦因出任南线(克里米亚)德军第11集团军司令,隶属于龙德施泰特元帅指挥的德军南方集团军群。他指挥着第11集团军成功地向南推进攻陷了克里米亚,俘虏苏军士兵43万。到11月16日,完全占领了除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外整个克里米亚。冬季来临的时候,曼施坦因又顶住了苏军的反击并继续向南推进。1942年7月1日,曼施坦因的部队占领了塞瓦斯托波尔要塞,他在回忆录中称在塞瓦斯托波尔抓获了十万苏联俘虏,据战后苏联方面的资料显示许多被俘的并不是真正的军人。

功勋卓著的曼施坦因被晋升为德军陆军元帅。7月下旬,第11集团军被转到北线,加入到北方集团军群。1942年8月,曼施坦因负责指挥德军进攻列宁格勒。这一时期,曼施坦因建立的军功可以用“辉煌”二字来形容。

军事学术上,曼施坦因第一个提出了建立独立突击炮兵种的设想。后来纳粹德国组建了一些独立的突击炮单位,这种装甲机动炮群肯定能有效支援以寡敌众的德国步兵,只是技术上存在缺陷,数量太少等因素的影响,突击炮群起不到决定战局的作用。凭心而论,曼施坦因的“曼施坦因计划”是兵家的典范,在列宁格勒、克里米亚、哈尔科夫他也确实干得不错!还写了一本好的军史书籍——《失去的胜利》。

二. 在决定国运的决战中所犯下的错误:

第一. 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的错误。

当德国第6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陷入苏联军队的合围陷阱时,是撤退还是坚守,希特勒十分的矛盾,从感情上他无法接受撤退的事实,日尔曼军人的字典里没有“撤退”这两个字,俄罗斯这样的二等民族竟然逼得最优秀的日尔曼军人狼狈而逃,太说不过去了。但是希特勒很清楚被包围的后果,他首先只是让蔡茨勒将军转告保卢斯原地待命,并且一度希特勒还准备签署让保卢斯突围的命令。

但当时两个人的意见影响了希特勒的决定。第一个是空军元帅戈林,戈林向希特勒保证他的空军将全力支援第6集团军,完全有能力保障第6集团军的结养;第二个影响希特勒决定的就是元首当时非常宠信的曼施坦因元帅。希特勒在决策前是听取了曼施坦因元帅的意见,问他有没有把握救出第6集团军。曼施坦因说能够救出。最新揭密的资料显示,曼施坦因还认为,第6集团军如果突围的话,即使成功,也会被追击的苏军击溃,第6集团军的几十万人将成为对稳定东线毫无用处的散兵游勇,因此他委婉地表示不赞成突围。于是希特勒排除一切干扰,坚决地命令保卢斯固守待援,失去了突围的最佳时机。

曼施坦因出任新组建的德军顿河集团军群司令,下辖着霍斯上将的第4装甲集团军,保卢斯上将的第6集团军和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其中整个第6集团军和部分第4装甲集团军的兵力已经被包围在斯大林格勒。曼施坦因元帅当时踌躇满志,在魏克斯将军的司令部,当魏克斯忧心冲冲地跟他讲第6集团军的危险境地时,他信心十足地打断了魏克斯,“你放心,我会尽力的。”并且随后亲自给保卢斯发去电报,要保卢斯固守待援。这就是著名的“不要放弃,我会来救你们的,曼施坦因。”电文。可是到1943年1月8日,胡比将军告诉曼施坦因这句话已经成为包围圈中第6集团军官兵最流传的一句话时,已经无法兑现诺言的曼施坦因矢口否认了,说自己从来没有许下过这样的诺言,是有人(暗指最高统帅部凯特尔等人)在无中生有地诋毁他的名誉。

即使在合围形成的三周后,希特勒仍然在犹豫,怀疑自己让保卢斯上将固守的决定是不是下错了。但这时的元首只能怀着良好的愿望,把宝押在曼施坦因身上了。

曼施坦因的任务就是去援救这些被困的部队。在11月28日时,实际上德国的顿河集团军群就已经发现了143个番号的苏军单位,曼施坦因指挥的顿河集团军群于12月12日发动进攻。到12月24日,救援的德军部队离斯大林格勒仅有50公里远。但随后苏军制订了周密而毒辣的作战计划,投入了强大的反击兵力,曼施坦因的顿河集团军群被无情的阻挡住了,并被迫后撤200公里。

第6集团军弹尽粮绝、伤兵满营,末日将至,曼施坦因不能做到他所承诺的。在兵临绝境时,曼施坦因要保卢斯和他对进突围,明知那是不可能。因此毫无诚意地派出了一个叫艾希曼的少校(情报处长)去联络保卢斯,而不是顿河集团军群的参谋长或者手下的某位将军,事关几十万大军命运的决策责任不可能是一个小小的少校所能承担的。曼施坦因显然并不是真正地希望第6集团军与他对进突围,他只是在履行自己撤退前的最后一道手续而已。然后在他的回忆录中,以保卢斯拒绝突围为由,把斯大林格勒解围失败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了。

在斯大林格勒问题上,曼施坦因跟希特勒比有很大的不同,希特勒一旦坚定了一个信念就不再改变;而曼施坦因会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地修正自己的立场,这就是我们看曼施坦因在斯大林格勒问题上的表现,他一些自相矛盾的原因所在。但是曼施坦因曾影响了德国方面在坚守还是撤离上的决策是勿庸置疑的。

综上所述,曼施坦因元帅和戈林两人对于斯大林格勒的悲剧具有无法推卸的责任。而战后人们把斯大林格勒失败的责任全部算在希特勒的专横,独裁,干预上,显示是有失公允的。

第二. 在库尔茨克战役中的重要失误。

库尔茨克战役是一次本不该发起的得不偿失的进攻,好大喜功的曼施坦因想重演一次41年基辅会战的辉煌,他是德军中唯一一个多次催促希特勒发动战役的将军。

在1943年3月,德军在付出巨大的牺牲以后,击败苏军占领了重镇别尔哥罗德。曼施坦因想当然地认为德国具有了消灭库尔茨克突出部的苏军的军事势力,他建议南方集团军群与中央集团军群一道肃清在库尔茨克的苏军集团,以缩短绵长的战线,即“堡垒作战计划”。

曼施坦因的计划遭到了绝大多数德国将领的反对,反对者中包括了大名鼎鼎的古德里安、摩德尔等人;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克卢格元帅也表态,对曼施坦因的计划中央集团军群是爱莫能助。

执行这次战役即使是在1943年春也是不现实的,东线德军的18个装甲师只剩下495辆坦克,部队没有轮换与休整已经连续作战10个月以上,十分地疲惫。

连绵的春雨使道路泥泞化、等待新装备则使战机完全逝去。在回忆录中曼施坦因为自己进行了辩解,声称他也曾建议取消库尔茨克战役,可惜他态度转变的说法根本得到当事者的回忆录的证实。其实他宣称的那些建议取消库尔茨克战役的理由,并不是建议取消会战,而是希望得到2个师的增援兵力以及催促尽快发起战役的理由。曼施坦因的请求被希特勒冰冷地拒绝了。曼施坦因始终都是库尔茨克战役的积极倡导者和策动者。

库尔茨克战役中面对严阵以待、力量对比悬殊的苏军,进攻的德军遭到灾难性的巨大损失。北路中央集团军群进攻方向被苏军判断为主攻方向,装甲力量遭受了重大伤亡后,在摩德尔的坚持下转入了防御。而曼施坦因所在的南路德军兵力强大,苏军防御相对稍弱,因此南路德军的进攻略好于北线。原本应该见好就收,可曼施坦因没有战略的全局观,他着眼于一城一地的得失,认为胜利已唾手可得。

《孙子兵法》称为大将者,必须要懂得“慎战”,其实中外古今亦然。摩德尔元帅多次催促希特勒停止库尔茨克战役,而曼施坦因正好相反,坚持继续进攻,投入了最后一支预备队第24装甲军(下辖第23装甲师、维京掷弹兵师)约150辆坦克。希特勒患得患失地相信了曼施坦因,希特勒的这一决定完全是基于对曼施坦因的无限信任和对胜利的无限渴望。曼施坦因的继续进攻无法击溃苏军预备装甲力量,形势迫使希特勒终于做出决定,调回了曼施坦因的几个装甲师,库尔茨克战役就这样虎头蛇尾地结束了。

事实与资料都证明,库尔茨克战役德国完全没有获胜的可能。从7月5日——23日,曼施坦因指挥的南部战场歼灭苏军14395人,但自身损失54000人以及90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仅暂时占领一些无关紧要的土地,没有任何作战或战略价值。曼施坦因的坚持进攻只能是把德国最后一点装甲力量全部折腾在占据有利地形,善于防守的俄国人手里。使德军的装甲力量(2400辆坦克或自行火炮)在不久后红军(7900辆)的大反攻面前捉襟见肘,并且在剩下来的战争岁月中一直处于被动。

库尔茨克战役后,苏军开始了大反攻,摩德尔早有防范,率北线德军且战且退;曼施坦因的南线德军处在不利于防御的进攻阵地上,遭受了本该可以避免的损失,以高昂的代价撤出占领的阵地。曼施坦因拙劣的防御对纳粹德国的失败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三。贡献类比凸显曼施坦因军事能力之不足

曼施坦因在哈尔科夫、第聂伯河等防御战中曼施坦因发挥才能,将功补过多次稳定了脆弱的东方战线。不过,完全依据他自传《失去的胜利》来评价他的才华显然是不准确。科涅夫在回忆录就提到了曼施坦因夸大苏军军力的作法,其中较明显的谬误是在哈尔科夫战役中,他说德苏两方师的数量比例为1:8,他把苏军所有的坦克军(只是番号而已,实际兵力有的不到一个师)都算作德军的军级规模。作为战地指挥官他的情报不可能如此的不准确,只有一种解释为了夸大1943年哈尔科夫反攻的艰巨性。

曼施坦因擅长于组织计划周密的进攻战,但是防御战中他却浪费了过多的兵力且有过较为重大的失误。希特勒曾指责曼施坦因应对南方集团军群的恶劣处境负责,浪费了许多的兵力。站在希特勒的思维角度分析:曼施坦因经常性地要求援兵,结果却打得一塌糊涂,就是有再多的兵力调拨给他,也不够他填黑洞。除了东线战事的惨烈,红军攻击力强悍等客观原因之外,曼施坦因的指挥确实存在不足。

在明显的优势面前取得的胜利远远不能够与在劣势下指挥军队以弱胜强是更能体现一个将领的价值。并非某些人狭隘地认为那样“陆军、海军没有可比性”,对于第三帝国国运的贡献是具有可比性的。譬如邓尼茨被称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潜艇战术鼻祖”,他在军事上扮演的角色是一个“原本可以改变二战进程式的人物”。尽管德国的潜艇数量不多,但邓尼茨仍创造出了耀眼的战绩。他创造性地提出了“我们的潜艇必须结成群,以群对群,才能打破英国人的护航体制!”全新的潜艇战术。

1940年6月到11月,德国潜艇以仅损失潜艇6艘。共击沉盟国舰船272艘,共计1,395,000吨。邓尼茨放出的“狼群”肆虐于大西洋和地中海,几乎断送了大英帝国的命运。英国首相丘吉尔在战后的回忆录中仍心有余悸地写道:“战争中,唯独使我真正害怕的是德国潜艇的威胁!”1943年后,盟国强大的经济、军事潜力开始发挥决定性作用,利用商船改装了近百艘专用的护航航空母舰,立体反潜代替了平面反潜。邓尼茨潜艇数量不足,又缺乏空中支援,但仍以绝对劣势牵制着盟国的海空兵力,推迟了第二战场开辟的时间。

曼施坦因稳定他的南方战线却常常是以牺牲兄弟部队,如中央集团军群或北方集团军群的兵力作为代价的。在德军陆军中并非没有优秀的做到进攻与防御并重的将领,隆美尔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首先隆美尔的《攻击中的步兵》相形《失去的胜利》是一本更学术性的著作,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隆美尔的表现比曼施坦因更为优秀,隆美尔先后两次负伤,四次获得军功勋章。在非洲,隆美尔在不到六个星期的战斗中率部前进了350多公里,占领了托卜鲁克,征服了昔兰尼加。以伤亡2000余人的代价,俘获敌军约9.7万人,战车485辆,卡车4000辆,火炮数百门。盟国称之为“沙漠之狐”,甚至冠以“二十世纪的汉尼拔”的美誉。曼施坦因在东线虽然也取得过一些胜利,却从来没有赢得过苏联人的尊重。

防御方面隆美尔曾在绝对劣势下,面对着英军 “十字军远征”的进攻,成功地将非洲军转移至卜雷加港,隆美尔还成功组织千里大撤退。可惜密码被盟国破译,隆美尔的最后反击失败了,一代枭将黯然结束了自己“非洲神话”。非洲军团在平庸的阿厄尼姆大将的率领下最终走进了覆灭的坟墓。1944年隆美尔再获启用后,卓有成效地组织构筑了“大西洋壁垒”,可惜诺曼底登陆时,工程并没有完工。

摩德尔是德国陆军另一位“防御专家”,进攻方面其实摩德尔也同样的优秀。更重要的是,摩德尔是一个善于在劣势下将德军引向成功的将军。进攻方面,摩德尔参与了对波兰、对苏作战初期的多次战役,以及库尔斯克战役,阿登进攻战役等;防守方面摩德尔取得了尔热夫战役、火星战役、库图佐夫战役、列宁格勒防御战、巴格拉季昂行动防御战“市场花园”防御战等的成功。摩德尔提出的“战斗群”构想,“盾与剑”策略是比曼施坦因的突击炮理论更为实用的军事理论。

希特勒对曼施坦因的评价,“曼施坦因或许是总参谋部培养出来的杰出人才,但他只能指挥完整的新锐师,却不会指挥我现在这样的残兵败将。我没办法为他组建一支全新的有作战能力的部队,因此任用他毫无意义。”

四. 人际关系成为曼帅仕途的暗礁

曼施坦因出身普鲁士贵族,是军人世家,据说跟兴登堡还有亲戚关系。他才智过人,从小就养成了争强好胜的个性,喜欢逞口舌之勇。这也使他同最高统帅部的哈尔德、凯特尔、约德尔等人的关系非常地糟糕;他跟下属斯大林格勒的幸存者之一的胡比将军关系也很不好。

人们对曼施坦因元帅的积极评价据说大都是基于访问前德国的一些跟曼施坦因元帅共过事的将军或元帅,比较著名的有古德里安、梅林津等人。但是德国最高统帅部的那些将军元帅们(包括希特勒本人)对曼施坦因都不太看好的事实却很少被人重视。毕竟接触到曼施坦因元帅战略层面上思想的是最高统帅部的人员,而不是曼施坦因的部下或者对他接触不多的古德里安等人。可惜那些对曼施坦因持否定态度的人,譬如希特勒、凯特尔、胡比等人,或死于战争,或在战后作为战犯被处决,没有留下回忆录,我们只能从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的回忆中的片段,从侧面来管中窥豹。

在克里米亚,曼施坦因曾枪毙过一个叫希波尼克的将军,有无必要是值得商榷的。曼施坦因很少从整个第三帝国的利益来看战局,总是强调集团的利益。在回忆录中他把失去的胜利归咎于希特勒对指挥的干预是没有风度和说服力的。要知道在他被宠信期间,“每当希特勒讲完话,陆军元帅曼斯坦因就会第一个跳起来高喊:‘元首下令,我们服从!’”(见《希特勒档案》)

而且曼施坦因常常提出一些不切实际的建议和要求,有的还深深地激怒了希特勒,为自己的仕途蒙下了阴影。譬如,他一度向希特勒提出最高军事领导权的问题,建议设立一个东线总司令,遭到希特勒的拒绝。”

五. 曼施坦因元帅的结局

曼施坦因作为德国陆军前线的主官,其的失误发生在决定第三帝国生死攸关的重大战役中,希特勒要把他撤职,打入冷宫也并非太过冤枉的事。而德国南方集团军群在乌克兰战场的大崩盘,第1装甲集团军的被合围是导致曼施坦因被撤职的直接原因。当时曼施坦因不顾缺乏渡河工具的实际,考量整条防线的稳定,命令胡比向西突围。胡比从本集团军的安危出发主张向南突围,双方发生激烈的争吵。希特勒几经动摇之后最终支持了曼施坦因的意见。结果胡比果然被俄军重兵合围,虽然后来突围成功却丢掉了绝大部分的装备和重武器,第1装甲集团军作为一个装甲兵团已经名存实亡了。

弃用曼施坦因的理由,用希特勒的话来解释是因为东线大规模的装甲进攻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德军将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曼施坦因是一个不善于防御的将军。从此曼施坦因被希特勒解职,再也未获启用。

曼施坦因用希特勒给他的奖金以及每个月4000马克的薪金在东普鲁士买了一处庄园养老。红军逼近东普鲁士时,他逃往西线。1945年,曼施坦因在林茨被英国人俘虏并囚禁。1949年在汉堡的英国军事法庭受审,被判18 年徒刑,同时移送维尔监狱执行。1953年5月,曼施坦因被赦免。1954年,西德建军时大多数纳粹将领成为西德军队的骨干,曼施坦因担任过顾问一职。他更多的精力是用于回忆和总结,写下了《失去的胜利》一书。1973年6月11日曼施坦因病逝于巴伐利亚(慕尼黑),终年86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你他妈的放屁。曼斯坦因不会防御。哈尔科夫战役你打的。科涅夫当然说曼斯坦以夸大苏军力量了。那是要掩饰自己的无能。隆美尔怎么能和曼斯坦因相比啊。英军夸大隆美尔是掩饰自己的无能。隆美尔有那么厉害后来怎么不行了。靠一个人的力量改变战局是不现实的 。还得看综合国力。曼斯坦因每回指挥战役都是敌强我弱。在敌强我弱能反败为胜就是好将军。哈尔科夫反击战使德国战败推迟2年。攻占塞瓦斯托波尔以弱胜强。能功能守。谁说曼斯坦因不会防守。苏联那些蠢猪只会以多打少。从朱可夫开始,有一头算一头。盟军也是。什么巴顿。蒙哥马利。你让他们指挥德国那点兵早完了、哎呀,懒得和你这书呆子讲。说了你也不明白,没事发帖子想想在说。。


我觉得楼主说的不够公正

第一,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上,曼士坦因组建的救援军团,确实在尽力挽救第六集团军,但是,作为总指挥的曼士坦因,发现了苏军的巨大阴谋,当时救援德军已经突进到和包围圈内的德军很近的距离,但是曼士坦因发现了苏军的巨大阴谋,那就是苏军的胃口不仅是第六集团军,而是要合围更多的德军进来,实施歼灭计划,就跟围点打援一样,曼士坦因还是很英明的,他幸好提前识破了苏军的阴谋,下令立刻停止仅需进攻,而且快速的后撤 ,虽然这样损失了第六集团军,但是却挽救了更多的德国部队,只能舍小保大,这点,作为一个总指挥,还是很负责任的!苏联人的意图很明显,合围第六集团军之后,苏军一直没有展开对第六集团军的总进攻,而是围而不打,目的就是吸引更多的德国部队进来,当德军主动后撤,停止救援,苏军开展了对第六集团军的总进攻,短短几天时间,第六集团军就全线瓦解崩溃了,可见不是苏军攻势弱也不是第六集团军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抵抗顽强,而是苏军根本当时就不想那么早歼灭第六集团军,要不然第六集团军不可能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坚守了三个月时间!多亏了曼士坦因发觉了苏军的阴谋,虽然忍痛舍弃了第六集团军,但是却让更多的德国部队平安脱险没能进入火坑!还有就是我看过的关于斯大林格勒战役的,真的没看过曼士坦因给第六集团军让他坚守待援的,反倒曼士坦因多次发电报给鲍罗斯,要求他立刻突围,配合外围救援军团,突围出去,但是鲍罗斯却多次以燃料耗尽为借口,拒绝突围,反倒第四装甲军的胡克将军给第六集团军发过电报,上面写的,你们依靠我就像依靠石头墙一样可靠,胡克!很多文章也说过,曼士坦因多次给鲍罗斯发电报,要求他立刻突围,但是鲍罗斯都找借口拒绝了,因为希特勒给鲍罗斯直接下命令要求他固守,鲍罗斯听从了希特勒的命令!这样曼士坦因很恼火!

第二,在库尔斯克战役上,虽然曼士坦因是积极策划库尔斯克大会战的,但是,苦厄斯克战役也并非曼士坦因最初设想的那样进行,曼士坦因计划的库尔斯克战役举行的时间不是七月,而是三月!在斯大林格勒战役结束之后,苏军趁着得胜之师,进行全线反攻,被曼士坦因一个巧妙的回马枪杀的溃不成军,被全歼了几十万人,血流成河损失惨重,当时曼士坦因给希特勒建议,展开一场进攻战役,趁着苏军没有恢复元气,疲惫不堪的时候,或许还能挽回斯大林格勒的颓势,但是希特勒一直在犹豫,一直以新式武器装备还没有大量出厂为借口进行拖延,等希特勒下定决心发动了堡垒战役的时候,已经是七月份了,这根曼士坦因最初计划的三月份,整整晚了四个月的时间,这四个月时间,苏军已经从惨败中恢复了元气,并且有了足够的时间用来准备和修筑工事,可以说,德军这时候发动攻势,已经丧尽了优势,这时候发动进攻,德军就将遭受了很大的阻力! 如果按照曼士坦因的最初计划,攻势在三月份举行,虽然德军没有充足的准备, 大量的新式坦克没有装备部队,但是苏军也同样,他们在经历过斯大林格勒血站和疯狂的反攻中遭受重创,苏军也元气大伤,疲惫不堪,大量的兵员,武器装备严重匮乏没有补充,而且没有时间构筑工事,如果这时候德军以现有的兵力占开发反攻,苏军还未必能够顶得住,或许德军还能够反败为胜挽回败局,可拖延了四个月,虽然德军这边准备充分了,苏联那边也没闲着,大量的兵员补充到了极其惨重的部队,大量的武器装备补充到了部队,而且构筑了四道防线,布设了大量的雷区,反坦克阵地等等,而且还有二百多万乌克兰草原方面军咋四道防线后面作为总预备队,这时候德军在展开进攻,那无疑就是在啃硬骨头了,凶多吉少了!自己有了充足时间来准备,难道敌人那边就再睡大觉不成?曼士坦因多次催出希特勒尽快发动攻势,但是希特勒一直在犹豫不绝,希特勒私下里对身边的人也说过,一想到这场进攻战役,他的胃口就不好!可见当时希特勒处于犹豫不决的痛苦折磨之中,他这一犹豫,小半年就过去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等希特勒终于下定决心发动攻势,可这时候四个月时间就这么白白的浪费了,在战场上,讯息万变,每一天可能都会有新的变化,更何况整整四个月,一百二十多天呢!这时候再发动攻势,德军面对的,就是一个得到了修正补充的摆好了架势的苏军了,德军能不遭受苦头了吗!其实,曼士坦因建议的三月份发动攻势,德军胜算更大一些,因为苏军当时经过连续的进攻,已经是强掳之末了,补给线拉的太长,补给缺乏,部队严重疲劳和损失惨重,而德军这边,大量的西线调集过来的新的部队正在陆续赶到东线,增强了德军的有生力量,比如当时德军仅有的三个师的党卫军, 斯大林格勒战役期间,驻扎在法国,当时紧急调集到了东线,赶到的时候,斯大林格勒战役已经结束,这三个师的党卫军奉命驻守哈尔科夫,抵挡全线反攻的苏军,苦战了一个月,三个师挡住了三十多个师的苏军疯狂反攻,杀的苏军血流成河尸积如山!这时候,苏军也已经到了极限了,别说进攻已经难以继续,甚至防守都甚为困难,他们也需要时间来大量的补充损耗,如果这时候德军发功反攻,苏联遭受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曼士坦因也说过,斯大林格勒战役之后,苏军展开了全线反攻,他们的补给线已经拉倒了非常危险的程度!这种情况下,是有利于德军的,当时曼士坦因的一个回马枪就打的很成功,全歼了数十万的苏军部队,就是一个证明!如果这时候德军组建一个有计划有组织的大规模反攻,打垮大量的苏军重新夺回主动权还是有很大的希望的,可惜的是,德军丧失了最佳的时机,在动员上,德军不如苏军,苏军能够在时间之内,组建大量的军团,让大量的人员补充到部队,德国却不能!苏联人能把妇女都送上战场,能让从来没有摸过枪的人立刻送到前线,可德国不行,时间对德国不利,苏联人能在短期之内就拼凑出一只百万大军,用数量上的优势来弥补质量上的劣势,可德国不行,所以德国丧失的小半年的时间,把自己处于一个很不利的地位!参加库尔斯克战役的九十万德军,都是精锐部队,不是临时拼凑的,而苏联方面数百万大军,又有多少是精锐部队呢>苏联能在短期之内就能拼凑出数百万大军出来!虽然质量上不一定有德国强,但是数量上的巨大优势和构筑的坚固的防线,还是压到了德军,比如德军参战的一个重型虎式坦克营,还没有参战,赶到出发阵地,误入雷区,就全部报销了!德军虽然损失很大,但是苏军方面损失也是非常巨大的,但是有一点是德国损失很大难以补充,苏联方面充足的人力资源能够消耗的起这么大的伤亡,当时曼士坦因猜测,如果德国方面能够坚持下去,就能够耗尽苏联方面的预备力量,但是希特勒却动摇了,他本身就对这场战役持有怀疑态度,犹豫不决,决心不大,一看到德军方面损失大了一些,就更加动摇,无法投入全部的决心,很快,就把大量的德国精锐部队撤退出了战斗,虽然勉强同意剩余的德国部队归曼士坦因指挥继续发动进攻,但是主力都撤走了,剩下的部队给曼士坦因,曼士坦因也回天乏术了!这不能怪曼士坦因指挥不当,其实,当时情况下,曼士坦因的计划是正确的,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之后,德军丧失了战争主动权,非常危险,很可能会失去这场战争,在这种情况下,德国只能赌一把,尽力的挽回战争主动权,要不然只能被动挨打,毫无希望,如果德国主动发动进攻,取得一场胜利,或许还能够挽回败局,构筑希望,当时希特勒也对这场战争也给了很大的评价,他给他朋友写信中,也提到过库尔斯克战役说,这场战役,关系到整个东线的胜负!如果苏联胜,那么德国就彻底失去了东线的战争主动权,只能全线防守,而防守是毫无希望的,如果德国胜,德国能够重新掌握战争主动权并且可以重新兵临莫斯科城下,还有很大希望能够打败苏联获得胜利!胜负决定在了库尔斯克战役上!只是希特勒的信心不足,决心不大,总是犹豫不决摇摆不定,难以下定最后的总决心!

我承认,曼士坦因,缺乏全局的考虑,但是这也不能怪他,他是前线的集团军的指挥员,他更关注于全线的情况和胜负,而无暇关注整个世界的战局发展,他更关注于她面前所对之敌的胜负,他只是在履行自己该尽的指责,毕竟他不是元首也不是参谋总长,无法对整个世界战局作出评估,这也不是他的责任所在,他没必要去考虑那些,他考虑更多的是自己指挥的集团军群如何能够打胜仗,获得胜利!就好比一个师长去考虑整个集团军的责任,就有点多余和夸张了,这也不是他的责任和应该考虑的!

我觉得,库尔斯克战役的失利上,希特勒应该承担的责任更大一些,他作为元首,负责全盘的指挥上,他本身的决心上不够坚定,犹豫不决,在战役最关键的时刻,却主动把精锐撤退了出来,如果他能够坚持不变,或许还有胜利的希望,毕竟苏联方面的损失,也是不容忽视的,也是极其惨重的,他也在不断的消耗着自己的预备队力量,如果德国人坚持下去,苏联方面还能够撑多久还是一个未知之数!曼士坦因认为,苏联方面也消耗尽了自己的预备队,如果战局继续下去,苏联方面也将无兵可增援,无兵器可补充的地步!在当时,德国就必须发动攻势,如果处于全线防守,德国人是没有机会能守住如此漫长的边境线的,没有那么多的兵力四处防守整个乌克兰白俄罗斯数千公里跌防线,苏联人可以从任何一个点上集中兵力展开突破,而德国人不可能在每一个点上都能够集中足够兵力去处处防守,比如库尔斯克战役之后一九四四年,苏联一年十场反攻战役,解放了整个乌克兰和白俄罗斯,驻扎在白俄罗斯的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只能采取机动防御的策略,来抵挡苏军,哪里有险情了,才紧急把预备队调往那里,疲于奔命,因为德国没有那么多的部队挨个部署在数千公里边境线上,如果德国继续采取攻势,他就可以避免防御面临的兵力不足的问题,他就可以集中自己的部队,给苏军在一点上进行突破,把麻烦扔给苏联人,让苏联人在漫长的边境线上处处分兵去把守,去提防德国人在任何一点上的进攻!

我觉得曼士坦因的构想还是正确地,也是符合当时德国实际的,如果德国被动防守,就是等死,时间对德国不利,德国也拼不起这种消耗战!德国只能采取主动进攻的策略,或许还能后杀出一条血路,打出一个希望!如果防守,那就是在等死 ,只不过把失败的时间往后能够推迟一点罢了,但是结果还是失败,毫无希望!

楼上的伪军迷太多了。曼斯坦对于第六集团军的覆灭一直是心有愧疚的,但责任不在他,而在于统帅部。在当时的情况下,以牺牲第六集团军来赢得时间,保住整个东线德军的南翼已经是最好最好的结局了。换个人指挥试试?当时的情况下,如果苏联直指罗斯托夫,搞不好AB顿河三个集团军群都会崩溃的。为稳住南线 ,曼斯坦一开始主张第六集不要急于突围,因为第六集的马匹都在南方的草原,油料又不够,一旦突围就要丢掉所有的重装备,等于失去战斗力,而围困第六集的苏军约有十多个集团军,一旦这十多个集团军腾出手,罗斯托夫就危险了,整个东线南翼的补给线都有被切断的可能,而几万失去重装备突围的第六集残兵是没有用的。也正是基于此,曼斯坦没有急于命令第六集突围,而是组织对第六集再补给(霍特的攻击纵队后面跟着3000吨补给的火车皮),待第六集补给燃料弹药后再完整的突围,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这就是曼斯坦高明的地方。霍特救援的失败,原因有两个:一、第六集没有与霍特集群对进,没有在另一侧对苏军造成压力;二、霍特集群实力不够,事实上曼斯坦反复要求统帅部把在高加索的A集团军群的两个装甲师转拨给霍特集群,遭到拒绝(事实上不久整个A集群就全部撤出了高加索);之后曼斯坦又要求把新增援的第十七装甲师并入霍特集群,有遭到拒绝。结果我们都知道的,霍特集群离第六集只差20英里,如果完全按曼斯坦的计划(第六集对进,霍特集群补两个装甲师),我认为对第六集的补给通道一定会打通的,得到3000吨补给品的第六集绝对会给苏军造成大麻烦的。

所以,斯大林格勒的悲剧,在于德军统帅部的愚蠢,不仅是希特勒,戈林。根据当时的总参谋长蔡斯勒回忆,当他竭力请求希特勒撤出第六集时,凯特尔元帅(就是楼主所说那个不满意曼斯坦的人)是明确支持希特勒固守斯大林格勒的决定的,但蔡斯勒从没在他的回忆文章中说曼斯坦说过要固守。事实上,如果完全按照曼斯坦的构想,凭借德军优越的战术技能,补给通道是完全可以打通的。历史不能假设,但也不要罔构。曼斯坦元帅在当时做的每一个决策都是无懈可击的。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他已经做到了最好。

谨以此文,哀悼所有在战争中死去的人,包括曼斯坦元帅的大儿子。


这篇关于曼帅的文章转得很多,不过坦率地说,这篇文章名为“尽量冷静客观地谈事论人”,通篇都在过份贬低曼施坦因,凡是功绩一笔带过,凡是错误大书特书。

首先,我要说的是,单凭“曼施坦因计划”,克里米亚、哈尔科夫战役,曼斯坦因就无愧于德国最好的将军之一(甚至很大一部分人认为他就是德国最好的)!

关于曼施坦因在斯大林格勒的表现,的确有争议,综合看来,他在开始时应该是对第六集团军是否突围有所犹豫,但偏向于撤军却没有对希特勒加以足够的影响。希特勒的表现绝对没有文中说的那么冷静。

库尔斯克战役发起时已经错过了最佳战机,最终成了一场灾难。但就战役上来说,曼施坦因的表现相当优秀。据说有名的亲苏派朱世巍得出的一个结论:1943年夏,红军是以2至3倍的人力伤亡、4至5倍的装甲损失,赢得了库尔斯克会战的胜利。库尔斯克战役很多人都说这是曼施坦因的败笔,但请大家想想当时的情况: 德军在俄国损失惨重,元气大伤,打垮红色苏联已经没有可能;另一方面,伴随着美国工业能力的爆发,西方国家已经复苏,正磨刀霍霍准备重返欧洲。人力与物力上的巨大差距非军事上的天才指挥所能弥补,德国已经没有能力通过武力来解决问题。另一方面,根据最新解密的资料,斯大林格勒之后苏联曾再次(也是最后一次)向德国求和。斯大林起初并不支持罗斯福和丘吉尔在卡萨布兰卡提出的”无条件投降“的要求,他明白这是西方国家刻意要让苏德双方死战到底,两败俱伤。尽管苏联挡住了纳粹,但已为此付出了千万人的代价。俄国大地血流成河,从伏尔加到柏林究竟还有多远,这是斯大林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同样对于希特勒来说这也是一个契机,通过谈判尽快结束东线战事,其实是当时唯一的可行之路。 那么这时,通过一次尽快的决战来结束东线战场是一个很有诱惑力的选择,曼施坦因当时正刚刚赢得了哈尔科夫,声望到了一个巅峰,选择赌一把在当时看来是顺理成章的(当然现在看来这个决定并不好)。就库尔斯克对曼斯坦因进行过多的指责有失公允。

还有-----希特勒对曼施坦因的评价,“曼施坦因或许是总参谋部培养出来的杰出人才,但他只能指挥完整的新锐师,却不会指挥我现在这样的残兵败将。我没办法为他组建一支全新的有作战能力的部队,因此任用他毫无意义。” 这都拿出来了,我只能表示无语,这句话是在古德里安多次对希特勒要求下放指挥权以及任命曼斯坦因为陆军总司令时希特勒的回答,这时希特勒能说什么肯定的话?!

还有,赢得苏联的尊重,你指望出口就是是法西斯土匪的苏联人像英国人吹嘘隆美尔那样去赞美曼斯坦因。这话都来了,你干脆让中国人去赞美冈村宁次算了……



36楼qqds

通篇来说,只能说您应该多看些关于二战的文献和关于二战的当时将领及之后史学家写的书。我感觉你对于二战的知识了解不够全面。另外一名将领的好坏,不是我们可以来下定义的,应为我们谁打过仗?我们凭着几本书和一些不全的文献加上自己的个人喜好就给这些世界公认的名将下定义吗?要看当时他们的对手,他们的同僚是怎么评价他们的,看看朱可夫等苏军元帅的回忆录,看看二战史,总之多看看吧,各种二战参与将领写的就不下30部。同时代有名的不下20部,后世写的基本是从李德哈特和亨利米歇尔的书中引用的,可看性不高都看了再来评论吧。你里面举证错误百出,实在不想一一举证,只说一点,你里面最错误的地方吧,就是把曼帅善于以少胜多写相反了。然后那涅科夫来举例,要知道,我们研究二战的相关工作者,首先不能看苏联方面的著作,他们倾向性太厉害,且不符合事实居多,研究起来要放到后面再看的。其实你先熟读亨利米歇尔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要熟读,就相对能有一个公证的判断了,这部算是最中立最宏观的二战史。市面上几乎没有了,二手书屋可以找到。除非你是为了和人与众不同,一言惊人。但是如果不是为了这个,那么我想你对于二战,特别是曼施泰因的经历处境,缺乏一个全面的详细的文献和书籍的理论支撑,才让你有了之上这一篇的论调。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