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神农溪纤夫

神农溪纤夫

结婚十年,儿子七岁,才第一次利用国庆长假远游三峡,本想放心于山水之间,却于神农溪遇到一群神农帝的优秀子孙--土家族纤夫,并从他们身上得到一次精神再教育。他们最大84岁,最小才13岁。他们勤劳而快乐,质朴而热情,每早五点左右架着木船从四面八方汇集景区码头,等待上帝光临。由于三峡蓄水后水位上涨,游客上船后,木船便如离弦之箭向上游前进,船工操纵熟练而迅捷,有如古罗马海军的行进节奏。船工脚后跟上的塑料绳伴随着船工腰身的用力,也一晃一晃地折磨着船工的脚后跟。

半个多小时后到达浅滩处,随着船老大一声号令,船头的师傅们解绳扑通扑通跳下船去,开始上演今天最精彩的节目--纤夫拉纤,纤夫们又如古罗马海军由行进节奏转入战斗节奏。我下意识用手摸了下水,很凉,水下狰狞怪石清晰可见。妻子不忍,要弃船登岸。导游小姐开导说,景区规定途中严禁任何游客上岸,如果同情船工,回去多宣传宣传神农溪,这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突然,有位小孩要上大号,船工还是很通情达理地将小孩抱上岸,船工们也顺便小憩了五分钟,有游客给船工递上香烟表示感谢。接着,船工们继续以脚蹬石头手抓沙的动作向上爬行拉纤,尽管只有十几分钟,尽管都是熟练的老纤夫,许多纤夫布满伤痕的腿上还是留下或粗或细的划痕,流出几缕鲜血汇入神农溪。在此期间,为了让小游客方便被迫休息五分钟时,纤夫们的节奏被打乱,有数只木船超越了他们,并在下一轮生意中抢占了先机。纤夫们也并不在意,正如对待汇入溪水的鲜血。他们勤劳并不失亦然。

返程大约25分钟,顺溪而下,速度当然快,船工轻松我们也跟着轻松了许多,顺便进行了一些交流。看似辛苦的纤夫并没有传说中的“一脚一步辛酸泪,恨得要把天地砸”的愤懑,也没有大城市的低收入人群中的贫富情绪。由于三峡移民,他们把家搬到更高的山上,没有良田,没有多少经济支持。年青人都到外地打工,就剩两头老小在家乡当纤夫,改善一下生活。拉一趟纤,纤夫们的报酬150元,每人平均30元。如果遇到像今天的黄金周,多拉几趟,收入自然相应多一些。谈到高兴时,导游和师傅们轮流为我们唱起土家族的山歌,歌声如溪水一般清澈明亮,充满了幸福与满足。

到岸前,小导游终于红着脸拿出光盘向大家推荐。大家并没有多少抵触情绪,始终怀着罪恶感的老婆掏出二十块钱买了一张,权当给纤夫们买包烟抽。许多游客也纷纷购买,那位中途上大号的小孩家长一下子买了四张。上岸后,许多游客纷纷和纤夫合影。我专门找到了现场年纪最大的一位老纤夫合影,他老人家已经78岁了,依然劳动并快乐着,还特意向我秀了秀肱二头肌,更令军人出身的我肃然起敬。

神农已矣,溪水长流。身在神农溪,总感觉到溪水中依然浸透着几千年前神农先祖披荆斩棘、勤劳并快乐着的精神。离开神农溪,我和我的同伴们又受到了一次精神洗礼。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