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十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新年过后,马林书记叫来张英华,对他说:“英华同志,根据上级指示,我县要抽调一位年富力强、有文化且懂点军事经验的同志到徐州特委学习,学习回来之后,恐怕要挑起重担。组织上准备派你去,你有什么意见没有?”张英华坚决道:“服从组织分配。”农历正月还没有过完,张英华就要上徐州学习了。妻子刘氏帮他打点行装,她问张英华:“这次到徐州学习,组织上说多长时间?”张英华道:“我看少则几月,多则一年吧!”刘氏自嫁给张英华以来,自己还没有离开过张英华有多长时间,这一下子听说丈夫出去几个月,甚至一年的时间,她有些舍不得。她鼻子有点发酸,忍不住抽泣起来。张英华把妻子搂在怀中安慰她说:“家中一切就托付给你了,遇到难处,就找马林书记。你能文能武,我可以放心而去。还有一点,咱们的那些武装,已经不是我个人的队伍,是党的武装,所以,你一定要保护好县委机关、特别是马林书记的安全。”刘氏依在丈夫的怀中关心地说:“在家中,平日都是我照顾你,如今出远门学习,谁给你洗衣服、叠被子?”张英华轻拍着妻子的腰说:“我以前又不是没有自己生活过,和你结婚之前,我先在宿迁求学,后又住在徐州六师呆了三四年,放心吧,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妻子搂着丈夫,久久不愿松开手。张英华道:“你看这又不是永别,好了,好了。”他松开妻子,出门对贴身随从说:“去集合队伍,我要训话。”不到半个时辰,队伍集合好了,这时县委马林书记领着一帮人也来给张英华送别,张英华来到队伍前面,大声道:“我要离家一阵子,我不在家,希望大家听太太的话,听马书记的话。你们要好好练习军事,不远的将来,我们将带领大家去打日本鬼子,保卫家乡,保护我们的爹娘,保护我们的妻子儿女、兄弟姐妹。大家听明白没有?”尽管大家没有见过日本鬼子长得啥样,但不管怎样,大家都大声回答:“听明白了。”

张英华告别妻子、告别同志们、告别家乡父老来到了徐州。这是张英华第二次到徐州。他下了汽车,感到很兴奋新鲜,同时又感到陌生。兴奋新鲜的是毕竟自毕业之后,多年未有来过,他想利用这次机会多走走,多看看;而令他感到陌生的是,自己由一个无知青年,而今已娶了妻子加入了党组织,而成为一个成熟的青壮年。望着眼前的徐州,一切都物是人非。还有一点就是徐州已不像过去那样死气沉沉,街面上到处都是游行的队伍,有工人,学生,店员。南来北往、东奔西去的轰鸣的火车上,每一节车厢外都张贴着花花绿绿的标语。宣传抗日的口号,已成为当前流行的口号。

张英华持介绍信找到中共徐州特委,接待他的正是老同学郭子林。老同学又相见,张英华非常高兴,因为他们不仅是同学,而且郭子林还是张英华的入党介绍人。张英华连声道:“没想到是你负责接待的。”郭子林笑说:“我可想到你一定会来,因为我对宿迁的同志印象都比较深刻,在宿迁同志中,即有文化又懂点军事的非你莫属。”二人又说笑了一番,郭子林针对这次学习情况给张英华讲了个大概:“徐州的国民党的党政军表面上欢迎这次国共合件。中共徐州特委就以国民党徐州专暑宣教局的名义公开活动,同时党的内部保留组织的独立性。我们党就以宣教局的名义举办这次游击训练班。队员来自徐州周围各县,包括皖北、豫东、鲁西南部分县的学员,估计有一百来人,已报当局批准并借用国民党徐州驻军的营房和礼堂作为办学地点,重点学习我们党的游击战的战略战术,以及国内国际的形势。”谈话间,郭子林又对张英华讲了一件趣事:“有些国民党军官对这个训练班也感兴趣,想学习我们的游击战术,他们说我们过去调动大军围剿你们整整十年,屡次围剿屡次失败,你们的游击战术太神奇太厉害,我们也想学几招,将来对付日本鬼子。”张英华笑问:“他们能学得了吗?”郭子林笑答:“有些东西可以学会,有些东西他们就学不去了。”“为什么?”张英华问。郭子林答:“游击战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军队只是鱼,而广大人民群众是汪洋大海,鱼儿一旦游进汪洋大海,敌人再是有本事,武器再怎样精良,他们到汪洋大海中找鱼,那鱼能逮得绝么?”张英华点了点头,他又向郭子林打听徐莉的事,郭子林笑说:“你那个初恋情人先在徐州干事,后来听说嫁给了国民党驻江苏89军中的一位团长,如今成官太太了。”

张英华在紧张的学习之余,抽时间到徐州省立六师看了看,看望了曾经教过他的一些老教师。有些老教师已经不在人世了。他很感慨。又看了他曾经学习过的教室和住过的宿舍,里面都是新面孔的小师弟,小师妹。他又自己去了项羽戏马台、云龙山、云龙湖——曾经是以前和徐莉游览过的地方。如果当初他留在徐州和徐莉结婚,结果又是什么样子呢,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无趣和自嘲地笑了笑。

学习期间,收到妻子的几封来信,信上说家中一切正常,只是想念丈夫。张英华写信安慰妻子,报了平安,同时也写上思念之情。

训练班的教员,都是上级党组织派来的我党优秀的军事政治干部,有的还参加过长征。特别是讲军事课程,一些红军干部结合一些亲自指挥过的战争实例,讲得深入浅出。比如一位红军干部讲战术上“围三阙一”的口袋阵。在红军时期的一次战争中,红军指挥员充分利用地形地物,隐蔽伪装好,待敌人进行伏击圈,红军故意留下缺口,埋伏好一支部队,待敌人在伏击圈内被打提晕头转向时,必然向缺口溃退,埋伏的那支红军部队突然杀出,配合后面追来的红军前后夹击,往往打得敌人措手不及。仗打到这个阶段,红军就剩下撵兔子追兔子了,学员们都听得入了迷。

七月七日这天傍晚,学生们上了一天的课。吃过晚饭后,正在洗澡纳凉,大家忽然觉得军营附近国军军官们骚动不安,作战指挥室的参谋人员跑进跑出。有些学员好奇,就上前探问,参谋人员说:“日本鬼子在北平南面的宛平城和国军交火了,战斗相当激烈。”这一消息迅速在训练班学员之间传开来,大家彻夜未眠,谈论着这一突发事件。第二天,上级来人宣布,训练班停办,要求大家返回各县。张英华和大家一起打点行装,当天就乘车赶回宿迁。到了“三和洋布店”,大半年未回家的张英华向“三和洋布店”了解宿迁的一些情况。“三和洋布店”金掌柜对他说:“根据中共徐州特委的指示,宿迁要成立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和青年抗日救国会等由党领导下的一些抗日组织,现在的宿迁形势极有利于我党活动,新来的国民党县长叫黄晋珩,同情我党,思想比较激进,具体情况你找到县委马林书记,他会详细告诉你。”

张英华在“三和洋布店”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就渡过运河赶到家乡黄泥圩。妻子刘氏见到日夜想念的丈夫突然回家,忙亲自打来凉水给丈夫洗洗。又叫人从井里捞上来一个绿油油的大西瓜。切开,黑籽红瓤。张英华冲了个凉,拿起一块西瓜就往嘴里塞,多汁的西瓜又凉又甜,沁人心脾。他刚咬了一口就问夫人:“县委马书记怎么不在此地?”刘氏对丈夫说:“马林书记和县委一班人驻在靠近沭阳泗阳交界的保安圩,在那一带开展工作。”张英华吃了几块西瓜,让人拉来几匹快马想去找县委汇报工作。两口子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妻子想和丈夫温存温存,就说:“能有这么急事吗?”张英华亲了亲妻子的脸蛋说:“太太啊,工作要紧。”他出门骑上快马带着几个附从,一路急驰到了保安圩。见到马林书记,向他汇报了在徐州的学习情况,并请求分配工作,马林问了一些情况后对张英华说:“新来的国民党县长黄晋珩,要求我党派一位能文善武的得力干将到宿迁城里训练其保安大队,组织上决定派你去最合适,你到县城保安大队就以保安大队长身份开展工作,多安插一些我们的同志。”张英华立即问:“何时赴任?”马林书记笑着说;“很长时间没有回家,在家中多呆几天吧,你们夫妻俩快成了天上的董永和七仙女了,被我这王母娘娘拆散了,总不能见面。我这县委书记太不近人情了。”

张英华回到家中。妻子刘氏亲自做好饭菜,张英华好馋,说:“还是夫人知道疼我。”他大吃起来,真是饿了,他边吃边说:“夫人做的饭菜就是香。”吃完饭张英华洗了个热水澡,这才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搂抱躺在身边的刘氏,真是久别胜新婚。两口子温存过后,张英华对妻子说:“我又接到新的任务,到城里工作了,家里之事又撂给你了。”他看着脸上泛着红晕的妻子,觉得很对不起她:“夫人,你嫁给我后悔不?”妻子也望着丈夫说:“跟着你我就是死也不后悔。”

张英华带着几个随从到宿迁城里。国民党县长黄晋珩集合县保安大队所有人员在城北校军场当众宣布:“我给你们委派新的大队长——张华张大队长,希望诸位在张大队长的领导下努力训练,以便报效党国。”下面请张大队长训话。”张英华喊道:“立正!”只见下面几百人松松垮垮,像烈日下晒蔫了的树叶子,硬不起来。张英华又喊:“稍息。”下面的人又懒洋洋地把脚挪了挪。张英华说:“诸位,日本鬼子就要打到我们的家乡了,我们肩负着守土抗战的责任,大家今后要上下齐心保卫我们的家乡……”

这县保安大队虽有几百人,但人员成分复杂,都是来混口饭吃的,平时吓唬老百姓还可以。况且武器落后,枪械杂乱,什么湖北条子汉阳造、老套筒单打一、中正式捷克式、俄国造法国造。啥枪都有。张英华对这帮人重新编制,裁撤了部份人员。同时吸收一些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和抗日救国会的部份人员,组成一个中队,称一中队,把好枪都调入其中,其余人员编成另外两个中队,称二中队、三中队。张英华以一中队为骨干力量,抓紧训练。

张英华从黄泥圩带来的几个贴身护卫,中有一个小护卫姓周,叫周桂林。十五、六岁,比较机灵。张英华很喜欢他,这周桂林家住在黄泥圩外的烟店庄,兄弟四人,周桂林排名老二。他的大哥叫周桂昆是个读书人,早已参加革命,长期离家。周桂林下面的两个弟兄年龄尚小,周家父母靠种地为生,喂养着这兄弟几个实在不易。老大桂昆出去革命了,父母就把老二桂林交给张英华。其父恳求张英华:“少爷,我把桂林交给你,请你赏口饭给他吃,我们租种的几亩田实在养不起这些腿裆长蛋的主儿。”张英华看着这小孩眉清目秀,心里也怪喜欢的就收下了。别看周桂林年纪轻,可什么事一学就会,骑马打枪很快就练熟了。张英华就留他做自己的贴身护卫。周桂林看着张英华整日训练县大队这些散兵游勇,特别是为这些散兵游勇的吊儿郎当的样子,张英华一会命令他们做这个,一会命令他们做那个,内心就产生了情绪:“对这些人还认什么真?看他们吊儿郎当的样,将来能打鬼子吗?”他看张英华劳累也心疼。一天晚上小护卫周桂林端水给张英华洗脸,他想让张英华出去散散心。就对张英华说:“少爷,听说这宿迁城里来了一个戏班子,不但唱京戏还演什么话剧,总之什么好看就演什么。”张英华一边洗脸一边说:“唱戏有什么好看的。”小护卫周桂林说:“听说演的可好看了,场场暴满,是义演不收钱的。”“什么?不收钱,这些人喝西北风啊?”张英华边洗脸边问。周桂林又端来了饭菜,接口说:“是不收观众的钱,吃喝都由县府包了。”张英华拿过一张煎饼就吃,周桂林也坐在桌边吃煎饼,喝米稀饭。周桂林吃也堵不上嘴,依然说着:“听说这戏班子演京戏净演杨家将守边关抗番兵的事,那话剧演些什么剧我也说不清楚,反正是跟抗日救亡有关的,特别听说有一位女演员,是山东人,叫费瑞芳,人长得漂亮,唱得又好,已红遍宿迁城。”张英华说:“能有这么邪乎吗?”“不信你去看看啊,周桂林激张英华。“好,咱们吃完就去看演出。”周桂林心中暗自高兴,终于能轻松一下了。国民党县党部大礼堂位于城中心,戏还没到开演时间,观众正陆续往里进。张英华随众人走进大礼堂,见大礼堂上高吊着数盏汽灯,把整个礼堂照得如同白昼。看戏的人群乱轰轰,各找位子坐下。戏台上幕帘高挂。下面的人差不多到齐了,忽听台上幕后一段京胡响过,紧接着各种京剧演奏中的乐器演奏起来。大幕徐徐拉开,穆桂英迈着步伐,踩着鼓点徐徐来到台上,放声唱了起来。台上演出的是穆桂英大破天门阵的戏,说的是其公公杨六郞挂帅出征边关,被番兵用天门阵团团围住,穆桂英与其夫杨宗保率军解围,穆桂英大破番军天门阵。表现了中华民族抵御外侮,连女子都率军抗敌的故事。台上扮演穆桂英的女子唱得一板一眼、字正腔圆,引得台下阵阵喝彩。张英华听得入了迷,手在大腿上应着节奏轻拍着。在这苏北小城能听到如此高雅艺术实在难得。演出结束后,张英华走上戏台向演员表示祝贺,他来到穆桂英面前和她握手,说:“祝贺演出成功!”“穆桂英”见眼前站着一位高大英俊的军官,忙说:“谢谢!谢谢!”张英华以商量的口吻说:“能否请你到我们县大队演一场,以鼓舞士气!”“穆桂英”说:“完全可以,我们就是来宿迁鼓动宣传的,我们不但在城里演出还要到农村去演出。”张英华握着“穆桂英”的手高兴地说:“十分感谢!”实际上双方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这位“穆桂英”觉得眼前的这位英俊军官只是一个懂艺术的爱国军人,而张英华眼中的“穆桂英”是一个爱国艺人,漂亮女子。其实这“穆桂英”真名叫费瑞芳,山东鲁南人,出自梨园世家,自幼学戏,后在济南中学读书期间,加入共青团。“七、七事变后,奉组织之命,组成宣传队,南下宣传抗日救国。当然名义上是受国民党宣传部门领导。几天之后,费瑞芳的宣传队果然应邀来到县大队,给官兵们演出了京剧片断,又演了话剧及地方剧种如莒剧、淮北小戏等片断。下面官兵有多少能听懂这些艺术?只不过跟着热闹罢了。演出过后,张英华请宣传队吃饭,这才看清卸下妆了费瑞芳模样:二十上下年纪,山东鲁南口音,一头乌黑的短发,活泼而又不失大家闺秀的气质。张英华客气地说道:“苏北小城没有什么好招待,听说你是山东人,你们山东人喜食煎饼。”费现芳笑道:“你们宿迁这地方挺奇怪?”张英华不解:“我们这小地方有什么奇怪的,不妨说来听听?”费瑞芳拿起一张煎饼吃得津津有味,说:“你们宿迁从语言上讲,有讲北方口音的,有讲南方口音的;从饮食上讲有吃煎饼的,有吃面饼的,这不有点奇怪吗?”张英华听完也拿起一张煎饼吃了起来,笑着说:“你说我们这地方奇怪,听我解释过后,你就不觉着奇怪了。”他解释说“宿迁这地方从地理上来讲,算是南方与北方的过渡地带,界于平原和山地丘陵之间。你们鲁南的山岳、丘陵、河流延伸到我们宿迁北部,就逐渐消失了。宿迁往南、往东是河汊纵横的平原和洼地,正因为如此,才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们宿迁靠近你们山东,故宿迁北片、西片、西北片各乡讲话的口音自然像你们山东口音,属北方语系,其分界点大慨就是我们脚下的宿迁城。再往东、往南就逐渐过渡到南方口音了,我把他们称之为南方语系。当然将来这有待专家的进一步考证。谈到饮食方面的影响:宿迁城以北,包括西片西北片,主食大部分吃煎饼;宿迁城往东、往南则基本上不吃煎饼而吃贴饼子。”费瑞芳把煎饼拿在手中,忘记吃了,瞪着美丽清纯的眼睛,听着眼前这位英俊军官讲话,“这是从地理上分析的。再从历史上看,中国历史上,宿迁先属齐国等属地,是你们山东的地盘,后属吴楚属地,属南方的国界边缘地带。自隋唐以后,大部分时间属北方各州府、路道管辖,小部份时间属两淮管辖,直至清朝尚属徐州府管辖,后又划入两淮管理直致现在,所以说宿迁是南北过渡地带,生活在宿迁地域的人从饮食到生活习惯自然受南北方的影响,这当然是我的一家之言,却也能反映宿迁的现实情况。”他笑着问费瑞芳:“你说还奇怪吗?”费瑞芳没有想到眼前这位军官知识这么丰富,学识如此渊博,她简直由佩服变成崇拜了。直到张英华说完,她才愣过神来,吃了一口煎饼,说:“不奇怪,不奇怪。”转而又说:“可还是怪怪的。”吃完饭后,张英华对她说:“欢迎你们到运东各乡去宣传抗日运动,运东老百姓会欢迎你们的。”费瑞芳忙说:“我们一定去。”费现芳与这个学识渊博、高大英俊的军官握着他的手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费瑞芳的宣传队在宿迁城里及周边近郊又演出了一段时间。疲倦之余她躺在床上,脑海中老是浮现张英华的英俊身影。张英华的外表和言谈举止深深打动了她,吸引了她。她已经想念张英华了。她极力想把张英华忘掉,心想:这是怎么可能的事呢?自己对人家不了解吗?是好人是坏人都一无所知,人家甚至还可能有妻室、有孩子,这些自己都知道么?她有时甚至想接近张英华,主动找他,可又觉得唐突,少女的羞涩又让她不敢;有时她心里想着张英华,可是又一边摇头一边嘴上又说:“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这宿迁小城虽然不大,由于各忙各的事,所以自到张英华那里演出以后,一直无缘见面。尽管费瑞芳极想见面,可又害怕见面。费瑞芳决定远走,离开宿迁城,慢慢忘掉张英华,她决定到农村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