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红颜乱世情 第三卷 阳谋阴谋 第十四章 重病缠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83.html


行军路上,顾云飞染上风寒,咳嗽不止。开始他并未当回事,一直扛着,哪知拖得日子久了,病体沉痾,竟咳出血来。夏祖善急忙将此事禀告了冯帅。冯帅大惊,立即安排他暂时留下休养,待身体恢复,再去广东不迟。

夏祖善找了一户人家,暂时将顾云飞安顿于此。顾云飞接连数十日咳血不止,让夏祖善着急万分。请来的郎中认定是肺痨,均称情况很是凶险,唉声叹气交待他预备后事,还叮嘱他千万要当心,倘若被他传染,两人都得完蛋。

听到这些话,顾云飞便打发夏祖善离开。夏祖善死活不肯。他道:“顾大哥,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在战场上你不知救过我多少回,我的命早就是你的啦!”

听闻肺痨病人,死前会消瘦成一把骨头,惨不忍睹。想到自己将死得如此难看,顾云飞黯然道:“早知如此下场,不如战死沙场来得痛快!”说着,咳嗽得更加厉害。

夏祖善急忙将他扶起,端药给他。他却摆手道:“不必啦。反正喝了也没有用。何必糟蹋银子。”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怯生生地问:“有人吗?有人在吗?”

夏祖善寻声而出,不禁惊呆了——来人竟是曼娘!

“你……”两人几乎同时愣住。曼娘先打破尴尬,问:“夏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云大哥和你一道吗?”

夏祖善欢喜得有些语无伦次:“一道的!是!只是顾大哥他……”

“他怎么啦?”曼娘心中一紧,三步并作两步便跑了进来,一眼见到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顾云飞。

“云大哥!”曼娘见状,一头扑在床上,哭了出来。

顾云飞努力睁开眼,看到她蓬头逅面,风尘仆仆,嘴唇上竟已布满了道道血痕,与难民无异,完全不见当日之风采。想是自他离开后,她便一直在到处寻他,心下一动,竟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他抚了抚曼娘的脸,大拇指触到她那干得裂开了口的唇,心疼地说道:“你渴了吧。阿祖,快倒水来。”

曼娘一眼看到放在桌上的那碗药,问道:“那是你的药吗?为什么不喝?”

顾云飞摇头道:“喝了也无济于事。”

“不行!”曼娘一把将他从床上抽起,端过药来,正色道:“你必须喝下去!你若死了,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说着,两行热泪扑簌而下。

不管她是哪帮哪教的堂主,不管她亲近自己究竟意欲何为,但此刻顾云飞能感觉得到,她的这两行泪,是真的。

顾云飞听话地张开嘴,大口大口将药吞了下去。

曼娘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她这一笑,那原本裂开的唇不禁渗出血来。顾云飞忍不住抬手将她的血拭去。她捉住他的手按在自己脸上,抿着嘴微微笑。

曼娘娓娓道:“云大哥,那日你走后便再无音讯,我便前去军营打听你的下落。去了才知道,你们已经走了。我连夜收拾了行李追上来,想不到真的让我追上了!”

顾云飞道:“若不是我这病,恐怕现在早已到了广东,你哪里追得上。”

曼娘道:“也许这就是天意吧。我原本只是想来讨碗水喝,没想到居然会遇到你。”说着,她亲昵地倚到了他的胸前。

顾云飞道:“别过来。我的病,怕传给你。”

曼娘却不肯起来。她轻轻道:“我不怕。”

夏祖善知趣地离开,掩上门。他也喜欢曼娘。但她是大哥的女人。他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

在曼娘的精心照料之下,顾云飞竟奇迹般地好了起来。这些日子时在,曼娘衣不解带,悉心照顾,让他很是感动。他亦未曾发现她与那不知名的教派有何联络。莫非她真的洗心革面了?

可一想到师傅惨死,瑞儿失踪,他心中已然悲愤难平。曼娘虽然百般迎合,他却从未放松过警惕。只是,他将心事深深藏在了心底,不再轻易向人透露。

见到顾云飞对自己越来越温和,曼娘以为他已为自己所掌握,自是满心欢喜。她哪里能想到,一个心中充满了仇恨的男人,怎肯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复仇的机会。更何况,这个人,是顾云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