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女明星“露乳”,谁忽悠谁?

这几天,由陈凯歌导演的《赵氏孤儿》曝光了首款预告片,片中血腥的杀人场面、紧张的节奏和各路明星颠覆式的亮相都让人印象深刻。其中,海清为两个婴儿喂奶的大胆镜头引起网友广泛热议,纷纷猜测是否用了“胸替”演出。对此海清表示,“这场戏是导演临时加的,当时想都没想就演了。也就是说,海清没有用胸替,她真的是露乳了。了解一点娱乐界的人都知道,前不久,海清才获得金鹰奖最佳女主角奖,她的价格也涨到了原来的十倍。这次*,好像是真的为艺术而艺术的了。

无独有偶,也是这几天,老歌星孙悦,出席一个集会,穿着吓人的透视装,内衣看得一清二楚,如果不了解她的人,还以为是哪里的发廊妹突然蹦达到舞台上演出来了。一段时间内,她的潮,她的露,又成为坊间议论的焦点。

如果再在记忆里搜索一下,好像还有青春剧女演员马伊咪在博客里大写特写母乳的好处,甚至把喂奶的美好的感觉也写得如痴如醉。这虽不是海青那种为艺术而献身,但也颇有为孩子而献身的味道。

还有央视的曾经的女主持人姜丰,在博客里大大方方地公布她自已奶孩子时的照片,有网友 质疑,她还反驳说网友少见多怪。

乳房是女性重要的生理标志,是女性美的体现。中国古典审美意识里,美的胸乳,都像尤三姐那样的“葱绿抹胸,一痕雪脯”,含而不露;好的胸乳,是小乳,古人又称丁香乳。所以女子不但不隆胸,反而束胸,更不用说像现在这样大大咧咧地"露胸"了。

张爱玲曾在《红玫瑰与白玫瑰》里描写过这种古典美乳:“她的不发达的乳,握在手里像睡熟的鸟,像有它自己的微微跳动的心脏,尖的喙,啄着他的手,硬的,却又是酥软的,酥软的是他的手心。”

从宋代开始直至鸦片战争,社会对女性的控制,逐步加强。女子衣衫蔽体,束胸缠足,一不怕暑,二不怕苦。为保名节,“乳疡不医”,虽死犹荣。那时,束胸缠足才是“最时尚”。

这些传统在20世纪初被中断,西方的“乳房崇拜”漂洋而来,落地生根。民国时期,甚至还爆发了著名的“天乳运动”,受到鲁迅的支持。

可惜,现在“乳房问题”早已解决了,明星们的“露乳”也不是为争取什么妇女益而进行的解放运动!

其实,对于娱乐圈而言,露乳恐怕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你看汤唯别人不是什么都露了?谁能把她怎么样?现在还不是能演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初恋女友?再看看其她的娱乐圈女演员,还不都是露一个红一个;露,俨然成为娱乐圈女演员走红的捷径。这真是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但问题是,这些女演员们“露乳”并没有真的像汤唯那样露得彻底,都是遮遮掩掩,欲说还休,半推半就;如果进一步挖掘其真实情况,其实她们都并没有真露,她们这样故弄玄虚,或者说 默认被这样宣传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她们自己或主演的影视剧做宣传,搞票房。比如海青,很明显是穿着衣服在给孩子喂奶,但是宣传片里,还有海青自已仿佛又都在说是真露了!这种模里模糊,里应外合,其实是在忽悠观众,赚取注意力,从而获得更高的知名度!

当然,把这种现象归罪于某一个人或某一个团队是不公平的。这种现象有着娱乐圈自身的殊原因,演员(特别是女演员)的色相往往成为最大的卖点,成为众人关注和瞩目的对像;成为投资方收回成本的有力保证明。一部普通影片往往会有一裸惊天下的效果。

同时,这也是社会急功近利现实的折射。影视作品要好看,要有吸引力,人物,故事情节,环境,一样都不可少。无论是剧本,还是演职人员,都要花巨大的心血去打磨,花巨大的物质和精神的代价去成就,真的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但是,这是一个短平快的时代,做事要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投资要有快去快来的收益,演员要有脸段身段手段。否则,要么死路一条,要么靠边站,要么边缘化。

大时代,大竞争,大投资,大收益。功利心考验着驱使着鞭策着每一个人,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必须你必然你一定,要按照生活的和社会的逻辑去办事。于是,走捷径,玩花样,耍手段,成了成功学的必修课程,为了成功不惜一切,男的不惜尊严,女的不惜身体,老的不惜已有的名声,少的不惜未来的前途!你潜规则我,我潜规则他,互相潜规则,谁也不怨谁!牺牲身体无所惧,袒胸露乳何所惜?

“天上不会掉馅饼,明星不会露真胸。”,汤唯大尺度演出,只因她当时还不出名,为的是博出位。其她一些知名演员,遇到要露的镜头大多用替身,如果谁宣布不用,其实那也是在玩儿潜规则——用色相忽悠观众!不信,咱们骑驴子看唱本——走着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