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编外卷 我的战争 第一百六十一章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大家国庆节快乐。。。呼呼。。。


如果说,我们在第一批登陆部队上陆之后,便是停止了后续部队的登陆,那么很是会自然的引来印尼人的怀疑,没有任何一个主攻方向会是在投入首批部队之后,便再不投入第二批力量,一支数百人的登陆部队不进不退,又无后援,除了来充当他人案上鱼俎之外,那便是充当诱饵了。至少我是这么来想,我想这也是前指部署这个‘钓饵行动’的漏洞所在。

在这之前,确切的说是短短的数秒钟之前,我一直想这个漏洞,尽管之前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妥,但在安静提出她的看法之后,我开始觉得这个不妥是个漏洞。难怪敌人没有采取行动,他们是在观望,他们的确搞不清楚我军走得这一步棋是什么意思。登陆的部队是不是第1集团军,也就是他们最为担心的一支力量。下辖有第1两栖机械化师、第3机步师、第7机步师、第79机步师和第10装甲师的第1集团军如果全军投入在这个方向上,对于印尼人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甚至可以说是来自后背的致命一刀,所以印尼政府高层不得不去等待,但对于我们这支并不是‘天下第一军’的战斗部队来说,扮演‘钓饵’可就困难了。

我之前一直是这样认为,至少我认为这是正确的,也是我所认为的一个漏洞。但是现在我并不这样看待了,我甚至开始对前指的那些家伙充满着崇拜之情,制定一份作战计划能够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并将之综合起来,那可不简单。

轰隆隆,又是一阵闷声,是了,是滚雷,并不是爆炸。天要下雨了,是了,算起来这个季节快是接近爪哇岛多雨水的雨季了。轰隆隆,沉闷的雷声从夜空中滚过,要下雨了。

“要下雨了!!”教导员喃喃地看着夜空,所有人都看着天空,我们明白,真正考验我们的时候要到来了。

雨季,风浪,登陆部队无法投入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了,毕竟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永远都是那样的渺小不堪,受到自然因素的制约,无法投入第二批及后续登陆部队似乎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人能够制约风雨,更没有一支军队能够在登陆作战的时候不考虑风浪因素。我想,随着这场即将到来的暴雨,印尼政府高层也该是下定决定了吧,也许,战局就如同此刻夜空中卷动的乌云样,显得是那样的云诡波谲。

也许敌人会趁着雨季开始向我们发起反扑吧,因为这是他们最好的机会,在缺乏了空军和陆航的支持后,我们事实上回到了和敌人差不多的起跑线上,没有了来自头顶上的威胁,也许印尼人会挺直了腰杆向我们反扑的。

我现在完全是对丫头充满了崇拜,她想到了我所没有能够想到的方面,她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来客观的思考、分析问题,说实话,她的确比我更像是一个指挥员,更有一个指挥员该具有的素质。我不得不重新来认识一番这个‘小女子’,甚至我不得不重新来考量一下自己,我现在才发现,其实当初丫头那样理直气壮的教训我,并不是没有理由和资格的,她的确比我强。

可是为什么她要来这里,明知道我们是扮演钓饵,此处会是死地,我们中的许多人都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牺牲,甚至我们所有人都会牺牲,可是为什么她还要来?这个问题又开始困扰起我来。

“教导员,我去前面检查一下阵地的构筑情况!!”想不出任何答案来,我干脆去回避这个问题,我借口去检查各班、排的防御部署情况,便想离开这里。

“那么我也去吧!!”安静笑着对我和洪教导员说到“我可以顺便去看看前面的情况,选择一处建筑作为野战救护所,别到时候乱了手脚。”安静笑盈盈地看着我和教导员,她这样还真让我不好拒绝。

一路上我们缓慢地走着,谁也没有说话,夜空因为大雨前的乌云盖顶而显得更是黑沉沉地,风嗖嗖地在街巷间打着旋。有点冷飕飕的,我看了看丫头,递给她自己的那套冲锋衣,“穿上吧!!”我说道。

丫头也没有拒绝,披上衣服,显得有些肥肥硕硕的。她倒是没有在意,直接就这样地套上了这件不合身的衣服,反倒是我想起曾经有个这样的说法“其实女人穿上男人的衣服,基本再不合身,都是很有味道的”

“嗯,还是那样,这几年都没一丝的变化!!”丫头别有所思样的用手抚过沿街的墙壁,自言自语地低声到。我忽然发现,她对哪一条街道通往哪个方向其实很熟悉的,去1排阵地的道路由于经过富人住宅区而道路情况异常复杂,大街小巷错综密布,而丫头居然没有走迷路,甚至有时候她在我之前就知道该拐向哪个方向。此时她这番话语尽管说得很低声,但却还是被我所听到了,难道她真的以前来过雅加达城?

“为什么要躲着我?”丫头忽然停下脚步来,转向我。正被在思考问题的我没有注意到丫头停下了脚步,一不注意,差点和她撞了满怀。

我不由得一阵两颊发烫,“那个,那个,你说什么?”我连忙地转移了话题,因为我实在不知道丫头之前跟我说得是什么,因为只顾着想问题的我根本就没有听到安静在说些什么。

“我是问你,为什么你要躲着我!”安静抬着头,看着我,黑暗中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我知道她在认真的看着我,甚至可以说是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但是面对丫头的这种严肃,我却是不知道该是怎么样去回答了。

“为什么不回答我?是不想和我说话?还是不愿意和说话?”丫头语气坚决的对我表示了她的不解,“我就这么让你讨厌?以至于做什么都要躲着我,甚至连和我说话,都那样的别扭?”

我心底的那只小怪兽嗷地嚎叫了一声,它对我说“告诉她,没有这回事儿!!”但是我却不知道该不该去相信这只被我用自己的情感和心绪给饲喂大的小怪兽,于是我挠挠头,却不知道该是如何去回答安静。的确,我不知道该是如何去回答,我只能尴尬地说“没有,我哪里有躲着你!!”虽然这样说,但明显语气中带有着不少的敷衍色彩。其实倒不是我真的想敷衍丫头,只是这个时候,我觉得这样说才是最合理的。

“敷衍!!”丫头对我说到,“不过我就当你的这句敷衍是真的了,你可是说了的‘没有躲着我哦’,那以后还跟我说话吗?”丫头显得有些刁蛮样地对我说道。

“你为什么来这里?”我忽然直截了当的对丫头问道,我不想在这样的猜测问题的答案了,既然她选择了和我直截了当的对话,那么我也可以直接的问她我想要知道的答案。

“因为工作需要啊!!”丫头倒是很认真的回答了我的问题,虽然也是带有着一些敷衍的色彩,不过却是比我的回答更是具有诚意了,不过我也知道,对于是什么任务,我就不好过问了,无论是军医的身份,还是别的什么身份,我都不好去过多的问太多。不过我总是觉得丫头身上这种让人难以琢磨的神秘色彩却如同吸引蜜蜂的花粉样,总是让我好奇地想要去触摸,当然,我就是那只可怜的小蜜蜂了。

“如果说还有什么,那就是因为有某人在这里了”丫头补充着说道,她依然是那样双手背负在身后,笑吟吟的模样。

“某人?”我惊讶了下,但很快地笑了起来。其实也是,我们何必去彼此琢磨呢,有时候让一切顺其自然一点,是再好不过的了。

淅淅沥沥地开始下起雨来,雨点打在脸上凉飕飕的,我看了看表,凌晨三点多了。“走吧,从前面去2排的阵地,然后转向1排的防御阵地。”我对丫头说道。

到达1排设立在那栋名叫‘港湾旅馆’的建筑内的排部时,雨已经下得很大了,我将冲锋衣让给了丫头,带来的结果便是我自己个儿被淋得跟个落汤鸡似的,浑身上下都在淌着雨水。冷欣看到我这幅模样,不由得吃了一惊,瞬即又笑了起来。“嗯,嗯,我们连长就是好,知道怜香惜玉呢!”说着也不顾我都连打了两个寒颤,依然在那里笑着。

“少废话,说说你们这边的情况怎么样?”我直奔话题,省的跟这家伙费口舌。1排的防御阵地是重点,虽然之前我已经拨付了一批被登陆艇送上来的建筑材料给了1排,并要求营工兵分队派出一组人来协同施工,但我还是不放心。

“所有的防御部属都到位了,保证不留一个死角,各种手段相辅成,1班是预备队,2班是防御正面、3班与2排的6班阵地始终保持衔接,迫击炮班和配属火力分别部署……”冷欣给我大概的描叙了下目前的情况。

听完冷欣的汇报,我满意的点点头,对他,我还是很放心。“那就好,记得,如果有任何情况,立即向连部汇报!!”我叮嘱了两句,便是准备去最前面的2班阵地具体查看一啊,就在我们准备出门的时候,情况出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