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吃病人已成常态,反回扣却成“病人”


本来,救死扶伤是医院医生的神圣职责,药品是治病救人的特殊商品,但在拜金主义日益盛行的今天,吃病人、吃回扣却成为医疗行业的潜规则。并且在山东省滕州市发生了“身为医生的杨国梁,因不按提成开药,被疑‘人格障碍倾向’——在同事看来,杨国梁是个死心眼儿的怪人:到手的钱自己不要,也不让别人要。”(法制日报 2010年10月1日)


36岁的杨国梁1999年从部队转业至滕州市中医院,负责脑中风病人的功能恢复。2008年12月16日上午,杨国梁与时任某科室主任的徐某等人查房。当查到34床时,徐某要替换掉病人正在使用的复方氨基酸,杨国梁不同意,为此,两人发生了肢体冲突。“徐主任一把抓住我的领口,把我拉到办公室,将我按倒在地上,用拳头向我的头打了两拳。”杨国梁举起右拳,向自己的太阳穴比划了两下,“就是这样子。”


何以至此?原来34床病人是杨国梁首诊的病人,使用的药品是每瓶价格4.85元的复方氨基酸,而徐某要求使用的药是每支价格为37.3元的脑蛋白水解物,打点滴时每瓶需三支,共111.9元。杨国梁的想法是,药品只选对的,不买贵的,并不在乎药品是不是有回扣,也不在乎其他医生是否收取回扣。杨国梁提出,应由自己来安排患者药物的用量和康复治疗,“不能让那些人再因为我开展康复、减少药品提成而向我施加压力”。


虽然滕州市中医院副院长刘真栋称,杨徐两人的肢体冲突是因为“在专业方案上有分歧”而非回扣问题,但事实上杨国梁的这种做法,早就引起同事的不满,并与其他同事有过若干次类似的肢体冲突。在杨国梁看来,药品的价格及提成是矛盾爆发的关键原因,因为脑蛋白水解物比复方氨基酸有更大的回扣空间。“我开药时只看是否需要,从不看是否有回扣”。


杨国梁还向《法治周末》记者谈起他经历的两次回扣说:“科里共有8名大夫,徐某将回扣钱分为10份,自己留两份,7名大夫各一份,剩余一份不知去向。”这是一种常规的分款方式,护士们没有份额,意见颇大。“徐某曾给过我两次回扣钱,一次是2000元,一次是1600元。”但由于杨国梁不能接收此种开药规则,渐渐被排除在回扣分配人员之外。直至有一天,徐某告诉杨国梁,“那个钱没有了,没有那回事了”。


在舆论的压力下,市卫生局长渠怀勤也不得不坦承,经纪检委调查发现,滕州市中医院确实存在药品回扣问题。并表示“药品回扣问题在医疗行业中是一个公开的秘密”。除了纪检委廉政账户,滕州市卫生局也在中医院公布了一个以“任平治”名义开具的私人账户。2009年7月2日,杨国梁就是将分给自己的回扣款汇入了该账户。


让同事们想不通的是,作为医生的杨国梁身处药品流通中的关键位置,手中紧握选择药品的裁判权,为何宁可将权利浪费也不愿获利?有同事对他说,“钱(回扣)都在这里搁着呢,你不接,耽误大家都不能接。”还有人说,“闹成这样,大家谁也不敢这样(收回扣)了。毕竟医院还有人盯着,肯定谁也不敢弄(回扣)了。”而杨国梁却不在乎人们对他的看法,坚持在这个他或许永远也适应不了的医院里上班。“越是这样,我越要站住脚”。从康复治疗的经验看来,人重要的是内心的一股“气”,“‘气’正了,内心就会强大。”而在一般百姓想来,如果个别医生吃回扣,那可能是他丧失职业道德,但如果大多数医生都吃回扣且成为一种“常态”,值得反省的就是制度的漏洞和缺陷了。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于 2010-10-2 8:35:00 被令狐醉虾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