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高会战纪实


(一)战前形势

一九四一年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决定在西北、西南两地区各成立两个攻击军(即主力军)为大江两岸的机动部队。攻击军与普通军的区别是军司令部的编制要大一些,仅直属部队就计有炮兵、工兵、辎重兵各一团,还有半机械化搜索营、高射炮营、战车防御炮营、通讯营、特务(警卫)营建制,比一个师的人还多。在西北地区改为攻击军的是第一、第二两军;在西南地区则竞争激烈,除已定的广西驻军新五军杜聿明外,另一个名额,经军令部提名的就有四个军,其中以第十八军和第七十四军最强。第十八军是陈诚一手建成的 ,从内战到抗战都负有盛名;第七十四军是抗战初期在上海成立的,首任军长俞济时,现任军长王耀武都是蒋介石的得意门生。七十四军在抗日战争中打了几次硬仗,先是守卫上海外围罗店三个月,阻止了日军的进攻;尔后在南京保卫战、开封外围战、南(昌)浔(九江)线北段战斗中,又以敢打敢拼,声誉鹊起。经蒋介石反复考虑,最后圈定七十四军为攻击军。这时,第七十四军驻在赣北高安、上高一带,归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指挥,接到改为攻击军的命令后,全军欢腾,准备交防后撤。

当时,在南昌的日军有第三十三、第三十四两个师团。日军华中总部为了破坏国民党整军计划,打击有生力量和个巩固南昌外围,决定进攻高安、上高。入春以来,南浔线军运频繁,到三月上旬,已有独立第二十混成旅团、独立山炮第二联队和两个独立大队、独立第一工兵联队、装甲车中队、第三飞行团等集结在南昌。同时,大量征集民伕,运送军用品,进攻迹象至为明显。

第七十四军自一月份起,集结在泗溪、官桥、棠浦一带就地整训。接到改为攻击军命令后,第五十一师于三月七日将担任市汊街、锦江南岸至米峰间的防守任务移交给第七十四军第一O七师。第五十一师即移驻刘公庙附近。当时第七十四军驻官桥,第五十七师驻泗溪,第五十八师驻棠浦。三月十五日,全军第一期整训教育终了,举行校阅。这时,第七十军防地当面情况骤紧,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以寅删乙尧渡电(注)令第七十四军准备参战。

第七十四军奉令后,作出如下部署:第五十一师集结于刘公庙附近地区,以后作机动使用;第五十七、五十八两师,迅速在阵地后方集结,适时占领石头街、泗溪、官桥、棠浦之线的既设阵地,阻止日军西进。并令各师加强工事,努力搜索敌情,军部于三月七日移驻上高西南的高亭桥,并在上高东北的花园设置指挥所,以便于尔后指挥。

现将当时敌我两军部队番号、兵力、指挥官姓名列下:

A 日军方面

指挥官 第三十四师团长 大贺茂

步兵第二一五联队长 石野芳男

第二一六联队长 小川权之助

第二一七联队长 落合定五

第二一八联队长 佐藤文长

骑兵第三十四联队长 田川

炮兵第三十四联队长 长林胜田

工兵第三十四联队长 门胁勋

辎重兵第三十四联队长 知竺丰城

独立第二十混成旅团长 池田直三

步兵第一O二大队长 坂本

步兵第一O三大队长 小田角太郎

步兵第一O四大队长 野村

步兵第一O五大队长 森重义雄

步兵第三十三师团二一四联队长 樱井

独立山炮兵第二联队第二大队

独立山炮兵第五联队第一、第二大队

迫击炮第一大队一中队

迫击炮第三大队三中队

独立工兵第二联队

空军飞行第三团 远藤(若竹一雄)少将

B 我军方面

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 罗卓英

第七十军 军长 李觉

第十九师师长 唐伯寅

预备第九十师长 张言传

第一O七师师长 宋英仲

第七十四军 军长 王耀武 副军长施中诚

第五十一师师长 李天霞 副师长 周志道 邱维达

第五十七师师长 余程万 副师长 李 第五十八师师长 廖龄奇 副师长 张灵甫

第二十六师师长 王克俊

军补充第一团团长 杨晶

(二)战斗经过

三月十四日,日军兵分三路,向我军进攻。南路的独立第二十混成旅团由南昌牛行(现昌北)沿湘赣公路西进;中路的第三十四师团主力,北路的第三十三师团一个联队,由奉新沿潦河南下,三路企图在上高附近会合,形成钳形夹击。

北路的第三十三师团二一四联队,在空军的配合下,攻势凌厉,突破第七十军预九师和第十九师阵地,向灰埠、伍桥河疾进;中路由师团长大贺茂亲自指挥突破莲花山、米岭之间的第一O七师阵地;南路的独立第二十混成旅团在上下回峰渡过锦江,向独城前进。由于日军陆空配合,又有重炮,我七十军虽浴血奋战,未能挽回颓势,不得不后撤,形势显然不利。三月十六日,日军在突破第七十军阵地后,一部西犯,一部在尧峰岭附近渡过锦江。罗卓英令七十四军迅速占领第二线阵地,与敌决战。王耀武奉令后,命令第五十一师以一个团推进到高安独城附近,掩护军之侧背;第五十一师主力在泰和圩附近集结待命;第五十七师、第五十八师占领石头街、泗溪、官桥、棠浦阵地,并各以一部占领杨公圩、村前街前方阵地阻止敌人;第五十一师以第一五一团进至独城、泉港街,拖滞敌军行动。

三月十七日至十九日,日军独立第二十混成旅团击破第一O七师的抵抗后,进至独城,与第五十一师一五一团激战竟日。我当令该团逐次向傅家圩、菱角堎之线撤退,占领既设阵地。在第五十一师占领英冈岭、红石岭、鸡公岭阵地完毕后,第一五一团在与日军确保接触的情况下,逐次退到阵地右翼,完成了先遣任务,加入师主力作战。

十八日,第一O七师在高安五里谌附近,又遭到日军夜袭,颇受损失。其张公渡、灰埠的桥头堡阵地又相继弃守,日军得由高安城、灰埠两地渡河,与傅家圩西犯之敌合股,攻我天子冈、狮子岭等地,与五十一师发生激战。与此同时,日军第三十三师团主力突破祥符观第一O七师阵地后,沿湘赣公路到达龙团圩。十八日进攻五十七师杨公圩前方阵地,十九日,与北路背港之敌合力钻隙,由土地庙向官桥急进,攻击五十八师龙形山、墓田圩警戒阵地。该师命令第一七四团出击,攻击猴子岭,侧击敌背,这出敌意外的果敢行动,获得辉煌的战果。日军的第三十三师团樱井联队在山炮配合下,突破预九师阵地后,向村前街(在高安、宜丰之间)进犯,与五十八师接战,经过反复争夺,终于遏止了日军攻势。

二十日拂晓,日军第三十四师团集中兵力向泗溪、官桥、棠浦之线猛攻,空军整日低空轰炸、扫射,鏖战竟日,将五十八师一七二团阵地突破。五十八师一预备队补充团逆袭,虽然暂时遏止了日军攻势,但正面过广,兵力单薄,渐感困难。

二十一日,第九战区司令官薛岳和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联合发出电令,变更部署:锦江南岸采取攻势,北岸采取守势,以确保上高为主。王耀武以“确保上高”为目的,重新调整锦江北岸部署:当令第五十一师向猪头山、鸡公岭当面之敌攻击;令第五十七师仍守索子山、云头山、源山庙斜交阵地;第五十八师改守红家堎、荷舍之线。

二十二日晨,日军即猛攻云头山斜交阵地,在空军掩护下,向下陂桥急进,日军兵力雄厚,一个纵队通过一地竟要七小时。日军攻击云头山的主力突破雷公坑,进至堡庄,离五十七师师部仅两华里。在锦江南岸的日军,猛扑石头街,西窜进迫华阳。当时,五十一师已陷入包围圈内,日军又将锦江军桥炸断,切断我军退路,一时情况相当紧急。王耀武便亲率特务营策应,同时通知五十一师补充团跑步驰援。该团不顾日军轰炸,一鼓作气奋勇抢占华阳,侧击日军第二十混成旅团。这一着出敌意外,打乱了日军作战计划,粉碎了其从南岸包围上高的企图,战局暂时稳定。

集团军为了确保上高,指示开放宜丰。七十四军当即修正部署,以五十七、五十八两师主力占领上高城附近的核心阵地,吸引敌人。二十三日,日军用全力向石拱桥、下陂桥、曾家岭之线及其以西阵地攻击,重点指向聂家,第三十三师团长大贺茂亲自到毕家指挥,志在必得。日军第三飞行团多次出动飞机,架次之多为上海战役后仅见。我军以血肉之躯,反复逆袭,双方阵地犬牙交错,迫使日军空军不得不停止轰炸,因而在二十四、二十五两天,双方都无进展,形成胶着。入夜,日军利用汉奸带路,派出小股便衣队,钻隙潜入我军阵地后方,鸣枪纵火。由于军属补充团巡逻得力,一一被扑杀,五十七、五十八两师的阵地巍然不动。攻击上高的日军前锋离城仅八里,然而,就是这八里地成了日军无法逾越的天堑。

日军攻势顿挫,在敌后的友军如第一集团军孙渡部,已渐向上高靠拢,又给日军重大威胁。为了便于指挥,罗总部将到达战场的第二十六师王克俊和第七十军第一O七师统归第七十四军指挥。我军以五个师的兵力,全线出击。日军经过半个月的作战,人疲马乏,在我军全线反攻的情势下,开始后撤。我第五十一、五十八两师密切配合,在攻占毕家、古山、长岭、茶罗等地后,于二十八日收复官桥。二十九日,我各部向杨公圩、村前街追击,到三十日,日军全部狼狈退到南昌外围,恢复了三月十五日以前的态势。上高会战至此结束。

这次历时半个月的上高会战,日军以进攻始,以败退终。我抗日军队粉碎了日军“攻必克”的神话。据七十四军战报,该军在此役俘虏日军少尉以下官兵十三名,三八式步枪三百零五支,战马一百一十五匹,轻机枪十六挺,山炮一门,掷弹筒十八具,战刀二十五把以及文件、防毒面具等甚多。我们把日军遗留下来的尸体集中掩埋,与七十四军阵亡将士陵墓遥遥相对。

会战结束,参谋总长何应钦在国民参政会上讲:“这是一次最精彩之战”。战事结束后,论功行赏,由国民政府颁授七十四军青天白日飞虎锦旗(蓝绸,绣有翅白虎);军长王耀武,被授予青天白日勋章。锦旗、勋章以及有功官兵的勋奖章,都由重庆派专机送到长沙,再派专车送到上高,由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代表军事委员会授予。另外第九战区司令薛岳发给七十四军奖金二万元,致专电慰勉。

注:寅删乙尧渡电——当时国民党军政机关发电报和代电,习惯用地支代表月份,诗韵韵目代表日期。“寅”代表三月,“删”代表十五日,乙尧渡是发文机关的承办科室

本文由吴鸢、王仲模合写。吴鸢当时为第七十四军参谋处中校科长、王仲模当时为第七十四军五十一师少校参谋


我的父亲吴鸢(1910-1992)1927年参加北伐军,后历任上士、上尉、少校、中校、官至国民党第二绥靖司令部第一处(人事处)少将处长,1948年济南战役被俘,1951年镇反被铺,1975年获宽赦,1986年起任南昌市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抗战期间曾参加兰考战役、徐州会战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上高会战、万家岭大战、长沙一、二、三次会战、湘西会战。他曾在抗战期间写过许多战地报道,八十年代至去世前写过许多有关抗战的回忆录,共计有26万字。这里发帖的是其中的一篇。





















我的父亲吴鸢(1910-1992)1927年参加北伐军,后历任上士、上尉、少校、中校、官至国民党第二绥靖司令部第一处(人事处)少将处长,1948年济南战役被俘,1951年镇反被铺,1975年获宽赦,1986年起任南昌市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抗战期间曾参加兰考战役、徐州会战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上高会战、万家岭大战、长沙一、二、三次会战、湘西会战。他曾在抗战期间写过许多战地报道,八十年代至去世前写过许多有关抗战的回忆录,共计有26万字。这里发帖的是其中的一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