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秋佳节,长居外地的老表回家,顺道登门。两兄弟间阔别二十年,平时靠的是零星联系,这一见面,两双手,紧而有力地握在一起

为示隆重,我绕过装饰虚华的客厅,把老表带至后院这片净土品茗谈心。

后院经过我家两代人的努力,已成了我休憩的港湾。特别是院中间那一篷翠绿缭绕的各种爬藤,互相交错,四季有绿,在水泥蓬勃中更能养心。

今天的天气,三十三度,在秋日里可算炎热。我打趣地问老表,炎秋中享受着荫凉,别有一番滋味吧。老表点点头,倒是皱了下眉,似乎不甚感冒。

老表看似不懂欣赏,我只得稍加提示,你看这几种爬藤植物,交织成网,互相提携,你枯它荣,互相点翠,难能的秋日里,仍有几朵各色小花,加上快过节了,我特意夹饰上的簇簇鲜艳缀花,这常居城市的人,置身其下,悠然茗聊,倒不太羡慕陶渊明了。冬日里舒心,夏天中更是惬意。和风吹过,一阵阵泥土的幽香,更令人陶醉。

老表淡淡一笑,站起身来问我:你是淡忘了大自然,还是心目中的大自然变了样?你闻到了泥土的幽香,我倒是闻到了腐朽的气息。好好一个后院,给你弄到遮天蔽日。这土地常年不见天日,就不是健康的土地。这些爬藤,该分类让它们各为一株,分成几棚,中间留些缝隙,让它们各自成长,才能井然有序,方便管理。现在给你杂交一起,根节盘结,腐败中生,虫迹交繁,根本无法打理,大自然的植物,给你是混得一塌糊涂。

我有点不快,这关系复杂的绿网,我倒是几享受,它给我太多的方便,老表,你倒是喜欢什么?

老表爽朗地笑了。我喜欢正气点的。这大好的院子,来两棵常绿的大树,其他的让它阳光普照,空气清新,人也清爽。

两棵树,我有啊。我把老表引到院角的石凳上。

老表哈哈大笑。这两株畸形的东东,是树?

我严肃地打住了老表,你走眼了。这两株盆栽,来头不小啊。舅妈家东头的古榕树,你该记得吧。

老表微微闭起眼睛,记得,那里还有一些童年的美好记忆。

自豪地告诉老表,这两株盆栽,根骨清奇,用的就是那古榕树的种子,仿的就是那古榕树的造型。几年前舅妈那里大改建,舅老表将祖上的大院卖了个大价钱。舅妈痛不过那古榕,舅表特意请了个大园艺家,克隆了几盆。我好不容易分了两盆,看它依故如故,我可把它当宝,古物般向朋友炫耀噢。舅妈家那些没养好,现在只剩下这两盆。舅妈偷空,都会在它前面坐上半天。还说,就像看到老榕树一样亲切。

老表叹息一声。是啊,大自然的东西,本来是无处不有。我们为了自己的发展,不惜蚕食,等到富足了,才四处去寻这珍稀的原有物,还美其名回归大自然。心底那美好的回忆,那怕借物能吊,也是往日的遐思。这榕树,你若喜欢,就该种到院子,让它自由成长,这几年,怕也绿树成荫了,岂不更妙。

不妥,不妥。我急了。让它自由成长,根须发达,我这小院,弄不好给它穿破了,我岂非得不偿失。

老表点头同意。是啊,喜欢什么东西,我们其实都是知道的。还是到客厅喝茶吧,更加习惯。

老表,老表,给你这一弄,这大节日里,会不会太沉重。



本文内容于 2010-10-1 23:11:48 被古城东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