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6.html


演习结束的速度快的让我们想不到。。

其实我们也应该想到,如果我们不能在战略上打败敌人那么,我们就能只能靠用我们的牙去咬敌人的装甲车了。。。

没有时间让我们伤悲也没有时间让我们去感叹什么去,演习好像不是一场定输赢,我们不知道上面是怎么安排的,只知道演习还会继续下去。。

我们知道的不多只能天天等着,不过有一点好的是我们不用天天再啃干粮了。。。

炊事班开始做饭烧水了。。。

不过那时的菜一般也就是全班一盆菜,一般都是烩菜。

每到开饭的时候全班围在一起然后把钢盔放在地上当座子。

其实那种感觉挺爽的,到处都是绿绿的草原,景色还是不错的。

除了早晚比较冷点中午比较热点,风比较大点,沙子比较大点基本就没什么坏处了。。

内蒙的天气非常的牛,我们九月下旬去的,早晚已经非常的冷了,晚上站岗穿大衣都冷,有一天早上起来后,我看到帐篷上全是小冰碴。。。但中午就不一样了,那简直就是火炉子烤的你想把自己脱光。。

人家说我们演习基地一年很少刮风一年只刮两次一次刮半年,那是一点也不假。。

最主要的是那风实在是太厉害了。。

我感觉我们当兵的就够皮糙肉厚的了,每天都风吹日晒的,我们虽说达不到刀枪不入吧,但是一般的环境我们也都能适应。。

在到达到里的第三天我们就开始出现脸部起皮的状况,那感觉就像是蛇在蜕皮一样,脸上的皮只要你找到一个起点就可以沿着那个起点往下撕,如果是晚上那种场面是极其恐怖的。。。我们是不是集体变画皮了?

还有更严重的是嘴唇开始干裂,无论我们喝多少水都没有用,嘴唇上裂开了大口子,只要一说话吃饭嘴唇就会不停的出血。。

最值得一说的就是内蒙的沙子了,我们在那儿吃了不少的沙子。。

其实草原跟沙漠只是差那么一点点。

那块的草原只有上面三十公分左右是土,土上长着草,下面就是大粒的沙子,我们吃饭的时候一起风,风里就带着沙子,于是我们的菜里饭里全是沙子。只要一咬就会吱吱的响,开始我们还有点不太适应,后来久了,饭里没沙子我们反倒不适应了。。。

单纯的风或者沙并不可怕,可怕是风跟沙这兄弟两一起来,那就不得不可怕了。

我清楚的记昨汽车连的一个班长,出去的时候开着一辆绿色的解放车,回来的时候成了一白色的没有玻璃的解放车。。

他说碰上了大风沙,他只好躲在座位前面,四周已经分不清方向了,等风停了以后,玻璃也碎了,车上的漆也全被沙子打没了。。他也快成了沙人了。。

幸好他是老司机要不然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回事了。。

这就是我们的演习环境,在这种环境里待上个一个月不掉个十斤八斤肉那都是不可能的。

我们演习也是有死亡名额的。

通信员把我们三个叫到连长那边。

“有一个重要任务交给你们三个!”连长很严肃的说

他一严肃我们还有点太适应

“什么任务?!”

其实我们也很期待自己能做点什么,要不然回去以后人家问你去内蒙演习都干什么了?我总不能跟人家说我们就是吃饱了等着别人来屠杀我们吧。

“你们三个都是咱们连的老兵了,这个任务一定要完成,不光事关咱们连的荣誉,还有团里师里甚至军里。。”连长的这顶帽子扣的可是够大的。

那意思有点我们完不成任务就不要活着回来的意思。。

“那个什么连长你有话就说,兄弟们又不是第一天在你手底混,我们平时什么样子你也知道,虽说有时我们是有点不太像话,但工作上我们从没耽误你什么吧。你只要给我们下了命令兄弟们就是拼了命也给你完成!”

其实我们知道连长在等我们这句话,因为连长这么客气的跟我们说话肯定任务是有难度或者说是有什么不好说的。

连长拿出一张地图,然后在地图上指给我们看

“上级的通报,这里可能是他们的作战指挥部”连长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对我们说

“任务是?!”

“他们的作战计划。。”

我们明白了连长想说什么,其实这种事说好做也好做,说不好做也不好做。。

我们三个准备了一下

枪就没必要拿了,因为有枪没子弹,你冲人家开一枪人家不死,你也拿人家没招儿呀。

我们带上了必要的东西,然后在脸上涂好迷彩油,穿上伪装衣。我们上了一辆二零。

二零把我带到一个地方就把我们扔下来,然后屁股冒烟就跑了。剩下的路我们只能靠腿走了,那个开二零的班长走的时候扔下一句话给我们“希望我还能从这里接回你们”

“靠”我们三个朝着二零开去的方向竖起了中指。。严重的鄙视他。。

我们拿出地图比对了一下,然后朝着我们的目标进发了。。

草原上视线很好可以看出很远去。。。

如果不是演习我他妈非找个马子一起来,你说在这草原上那个得多痛快呀,真正的天当被地当床呀想怎么折腾都行。。。

胖子边走边说。。

我有一匹马一顶帐篷就够了。。信马游缰的在草原上生活着也不错。。

这是小牟的理想

你呢老陈?

我?

我的理想是圈上一大片水草肥美的草原,娶上个媳妇,养上一大批牲口,再生上一大群孩子,晚上没事我就看星星。。。

现在想想那时好幸福,没有压力,没有特别的物质,连想象都是那样的简单。


我们三个穿着伪装服的人在茫茫草原上还不如一滴水在大海里显山露水。。

除非离的很近不然就算我们正常的走也很少有人能发现我们。。

当我们快要走到一个小山包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今天 的风真的不小。。。

站在高处,我拿起望远镜四处搜索着,因为从地图上的距离来判断我们就快要接近目标了。。

人家在这里经营了多年,在草原上又很难发现目标,所以我们行动的很谨慎。

我的目光锁定在对面山头的一些山石上。

草原上的山包很奇怪,往往都有一些很大块的石头林立着。

“胖子小牟那个山头!”我对他们两个说。。

他们两个拿着望远镜朝我说的那个山对看去。。

“没什么呀!”胖子看了一下说

“不对!有人!”还是小牟的眼尖

“应该是个警戒哨!”

我们全趴下了。。。

看到警戒哨了意味着我们已经接近目标了。。

我仔细的搜索了一下其他的地方,确定没有别的潜伏哨了。。。

其实并不能真正的确定,因为在草原上趴一个穿迷彩服的人除非你走到跟前才看到。。

“走咱们过去把那个警戒哨给打掉!”胖子有点手痒的说

“不行,这个警戒哨肯定是有时间的,一两个小时就得一换,山上的风太大了,时间久了谁也受不了!咱们现在过去把他干掉,就得现在行动,要不然肯定被发现!”

我们三个商量了一下决定趁着天还亮着往上走,那个警戒哨应该不会发现我们。。

我们摸到山包上居高临下的看到了我们的目标。。

一片伪装在草原上的帐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