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政在钓鱼岛的五天

时间:2010年9月23日

海上的明月圆亮且韵致,有流幻多变的云霞时遮掩时映衬。巨人中国的复兴重振大概也得历经重重阻挡和拖扯才更精彩更有看头。今天是9月23日,农历八月十六,虎岁中秋的第二天,记者跟着中国渔政201船从上海启航直奔钓鱼岛海域巡航。

还是这艘船,还是这间舰桥上的宿舍。1个月之前,记者刚在这条船上经历了北太平洋公海执法的远洋航行,而今又续缘同赴保卫海上主权的斗争一线。船上有一群值得敬佩的人,家处上海这样的大都市,他们拿着绝不丰厚的薪金,却在大家过节团聚的假日辞别老小和爱人踏上征程。唐文生对环球网记者说,之前的60 天,他们出海跑了49天,19号刚从钓鱼岛回来,现在又去了。唐是201船的政委,他告诉我,要是别的任务,在类似情况下他肯定得费不少心思地去做船员的工作,但这种捍卫领土主权的斗争任务,根本不用动员,再累,大家都劲头十足!船长施冬说:“守土护疆,保家卫国,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航行途中,渔政执法船上大家唏嘘扼腕的是琉球的历史、兴奋谈论的是上个航次和日本海上保安厅众多舰船飞机在钓鱼岛前的对阵。

从9月12日抵近钓鱼岛,到16日离开钓鱼岛一带返航,那一次渔政201船跟日本的海上巡逻舰和 飞机、直升机展开了一场近在咫尺的斗智斗勇。船上的照片、录像记录了当时的动魄惊心。以力量论,的确彼强我弱,最多的时候有7艘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舰纠缠、阻挠着2艘中国渔政船的编队,日本PLH10巡逻舰上的直升机最多的时候竟然低低地盘旋在201船的上空长达4个小时。虽然没有动武,但日本的巡逻舰已经频繁采用了海上航行中极具危险性的挑衅动作来挤顶、威胁201。后面有巡逻舰跟着,前方有4条巡逻舰挡着,左边的PL61巡逻舰还非常近地并排而行。渔政船员陆军告诉我,最近的时候它离我们船只有七八十米,要知道,并排航行会产生船吸,太近是非常危险的,201往钓鱼岛外侧挤。这还不算,时不时日本巡逻舰还倚仗瞬间提速快突然超前右转,生生逼201船往外让。这样的镜头在201船拍下的录像中非常清晰,PL61竟然在201前头扭出一道S形的航迹。陆军说,我们的船长一点也不示弱,找准时机照样突然加速左挤——“9档、左5度”,日本船也不敢不让。施冬船长说,这样子是非常耗神的,注意力必须高度集中,否则稍不小心就会碰船,一两个小时还好,几十个小时顶下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们顶得很累,他们同样也快疯了!”

就在这样的情形下,无畏的中国渔政201一度顶进到距钓鱼岛10.8海里的地方。看到自己的渔政船来巡航了,在附近作业的众多中国渔船更加气壮,钓鱼岛前一下集结了数十条中国渔船捕鱼拖虾,急得日本巡逻船直向渔政201喊话,竟要求201中国渔船离开“日本的领海”。201的回答是“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渔船是在自己的领海捕鱼作业,请你们不要无理干扰!”

“明天你就能亲眼看到这样的场景再现”,唐文生非常肯定地对环球网记者说。

时间:2010年9月24日

地点:距钓鱼岛30海里

9月24日下午16时许,中国渔政201船经过约28小时的航行,距钓鱼岛只有30多海里了。舰桥上远望,钓鱼岛的轮廓隐隐约约地出现在正南方向的视野里,而在左前方,黄尾屿也映入眼帘。电子海图上测距,船离黄尾屿已不到24海里。201船的唐文生政委自顾自地嘟囔了一句:“上次距钓鱼岛还有40海里日本飞机就来了,看来今天有点松懈。”他告诉环球网记者,距离钓鱼岛24海里是日本妄自划出的所谓“密切观察线”,船到那里的时候,日本侦察机通常一定会出来。果不其然,16时40分左右,一架日本海上自卫队的灰色固定翼飞机拉着4道烟出现在云层下,一望而知是P3-C,低空掠过我们的船上空,在拍下的照片中,尾翼上的机号非常清晰——5027,它绕着201船飞了3个大圈,走了。20分钟后,白色的船影出现在远处的海面上,已有上次巡航经验的大副陈伟举起望远镜看了一会儿,说:“是PL61那种型号(波照间级)的巡逻舰。”雷达上,这艘日本巡逻舰靠近的速度是11节左右,后面,还有另一艘船以17节以上的速度快速驶来,显然是准备编队封堵。

天色渐暗,日本巡逻船贴到切近处,果然是波照间级的PL64。很快,一个流利的汉语呼叫声在201船上的无线电海上联络频道中响起:“中国渔政201,中国渔政201,我是日本国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PL64,我们不承认你们无害通过,请你们不要进入日本领海。”

“PL64,我们是中国渔政船,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我们在中国海域执行公务,请你们马上离开!”

“中国渔政201,我方不能同意你们的主张,钓鱼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请你们不要进入日本的领海。”

此时,另一艘日本海上巡逻舰也到了,以安全距离平行靠在PL64的里侧,防着中国渔政船往钓鱼岛里去,准备随时进行第二道拦截。天黑,看不清舷号,但模样还是很容易认出,肯定是3000吨级的PLH型巡逻舰,有直升机库的那种。远处,还有第三艘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虎视眈眈。3艘巡逻舰盯1艘中国公务船,几乎已经成了近期日本保安厅在钓鱼岛海域的行动惯例。事实上,随201一起行动的中国渔政203船在不远处也享受着同样的待遇。

这些大型的日本海上巡逻舰,舰桥两侧都设有电子显示屏,按海上航行的规矩,左红右绿。当晚,PL64右侧的这条绿字显屏上,开始打出的中文是“不要靠近日本的领海!”继而又改为“我船是日本国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PL64。现在贵船的行动在日本的领海是不准许(的 ),所以请贵船不要侵入日本的领海内!”

望远镜里看到这些胡言乱语,渔政船上的中国执法人员只迸出3个字:“放狗屁!”201船继续环绕钓鱼岛进行正常巡航,吨位小了很多的203则在钓鱼岛旁边往返巡航。

当晚20时过一点,又一架日本海上自卫队的P-3C飞来侦察了两圈。21时左右,海上保安厅的直升机开始在巡航渔政船上空盘旋,一直持续了2个小时左右。海面上,平行摆开的PL64和那艘PLH在右边伴随着201,不疾不徐、不远不近,死死纠缠,靠得最近的PL64,驾驶楼上层的红外摄像监视头,显示运行的小绿灯一直闪着。

这天晚上的新闻里说,日本放还了非法抓扣的“闽晋渔5179”号渔船船长詹其雄,中国已派出包机到石垣岛接人。而在海上,日本强占、强控钓鱼岛的行动没有丝毫收敛。

时间:2010年9月25日

地点:中国钓鱼岛海域

早上起来,一眼就看到了舷窗外的PL64,驾驶台的顶上,还有几个人影在晃动,拍下来一看,是3名日本海上保安厅的人在对着渔政201船摄像。跟了201一夜的另一艘船这时也能看到舷号了,是PLH10。

一进驾驶室,201船的唐文生政委就告诉我,闽晋渔“5179”的詹其雄船长已经回到福州。早上的电视新闻中也看到,日本领导人在纽约和东京都做出中日关系重要的表示。但是,近旁的景象似乎是在为这种场面话添附特别脚注:中日关系虽然重要,不过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本还是我行我素

如今的钓鱼岛被日本强行控制着。我们所看到的日本保安厅的巡逻船都是从钓鱼岛和南北小岛、南岩、北岩之间开出来的。阻挠像渔政船这样的政府公务船靠的主要是大吨位的巡逻船,而像PS、PM这样的中小型巡逻艇主要是用来驱赶靠近钓鱼岛的中国渔船。无论大小,这些日本船都能开到很高的速度,20多节乃至 30节。凭借这种地理位置和舰船性能上的优势,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总是能在靠近钓鱼岛的内侧顶阻着中国公务船。

中午时分,日本巡逻船开始调整换班,这个当口,可以看出日本海上保安厅安排在钓鱼岛的力量有多强。海面上一共出现了8艘日本巡逻船。一艘3000吨级的PLH离开了盯随中国渔政船的队形,找顶风的航向去起飞直升机,另一艘小型的PS级巡逻船从钓鱼岛内疾速驶出,雷达上显示的速度是26.7节,暂时顶替那条大船加入跟踪中国渔政船的队列,这种跟随队列一般至少保持两艘日本巡逻船对一艘中国渔政船的对比。直升机起飞后在中国渔政船的上空和钓鱼岛周边先巡逻两圈,然后几艘巡逻舰一起排成梯次队形跟着201航行一阵,需要调整的日本船择机调头退出队列,往钓鱼岛内驶去。

从昨夜(24日晚)起一直紧咬渔政201的PL64和PLH10被换成PL03和PLH03后,日本巡逻船就一直没有再呼叫中国渔政201,不过,日本船上的显示屏还照样打着字“不要进入日本领海”。

时间:2010年9月26日

地点:中国钓鱼岛海域

不得不说,日本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可谓不惜代价、不计成本。两天多的时间里,渔政201、203两条船一共在钓鱼岛周围遭到了8艘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舰的跟踪、挤挡,其中3000吨以上、载有直升机的就有3艘——PLH03、PLH09、PLH10,还有1000吨级的PL03、PL64,另外,中小型的巡逻船PM90和PS07、PS12也间或出来帮个手。这些舰船中既有属于近处的海上保安厅第十一管区的,也有大老远从本州岛第八管区的京都、第三管区的横须贺、九州岛第十管区的鹿儿岛临时调动过来的。日本海上自卫队的P-3C侦察机1天至少来3趟,环球网记者的照相机里至少拍下了4架机号不同的P- 3C。要知道,这可是日本自卫队侦察机,是军机,如此肆无忌惮地侵入中国领土钓鱼岛的上空,中国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动用防空力量将其击落。

众寡强弱如此分明,但在自己的海域捍卫主权、保护渔民,中国渔政201、203毫不退缩。下午16时40分左右,海上联络频道里突然传来日本巡逻舰的威胁:“中国渔政203,我是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PL64,你们的航向马上就要进入日本领海,请你立即转向!立即转向!不然我们将采取适当措施。”

“渔政203,我们警告你,立刻改变航向!不要进入日本的领海线!”

中国渔政船严正回答:“日本海上保安厅PL64,我们是中国渔政船,在中国海域执行公务,我们再次重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我们不接受任何威胁和讹诈,请你们立刻离开!请你们立刻离开!听明白没有?”

一时间,海面上的斗争波涛汹涌而起。3000多吨的日本巡逻舰PLH09仗着既大又快,照着渔政203船的航向前方猛然提速斜切,一下隔在渔政203 和钓鱼岛之间,强横之极,所幸只有400多吨的“中国渔政203”避让敏捷,躲开了险情。此时,另3艘日本巡逻舰也向203直驶而来,形成一个“品”字形的围堵阵势把203裹在中央。轻灵的203不慌不忙,冲着3000吨的PLH03和千吨级的PL03迎头而上,接近时瞅准两舰空档一个转向突出包围圈。一个多小时前从PLH03上起飞的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直升机JA9540也马上赶了过来,绕着203和201低空转圈。站在舰桥上,隐约可见直升机里有人不停地对着中国渔政船拍摄。

目睹钓鱼岛海面上的这一切,再想想日本首相纽约、官方长官在东京的关于“修复中日关系”、“中日关系是重要的双边关系”的言辞,作为一个中国记者,我只能感觉到日方的做作和口是心非,场面上说一套实际上另做一套。难道日方指望中国接受一个放任日本蛮横控制乃至强占钓鱼岛的中日关系?抑或日方信誓旦旦的“修复中日关系”压根儿就没有把钓鱼岛主权问题考虑在内!

但是,中国怎么可能在钓鱼岛主权上任日本妄为!就在中国渔政船巧斗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的时候,两艘路过的香港商船在无线电里向中国渔政船表达了敬意:“中国渔政,好样的!钓鱼岛是中国的!所有的中国人都支持你们!”

时间:2010年9月27日

地点:中国钓鱼岛海域

刚刚早上6时20分,驾驶楼里就传来了日本巡逻船刺耳的无线电呼叫声:“中国渔政201,你船的航向就要进入日本领海,马上改变航向!”环球网记者赶紧操起相机跑进驾驶室,还真是挺唬人,一个大家伙就挨着我们201船的右舷,是日本海上保安厅的PLH03,3000多吨的大洋巡逻舰迫得如此近,对渔政 201这样一艘千吨级的非武装公务船来说,的确有点庞然大物的意思。201船的施冬船长紧盯着PLH03,嘴里吐出一句:“好你个PLH03船长,以为你是犬养太郎我就怕你啊!”他指挥驾驶员稳稳地把握住航向,毫不示弱。

闻声而来的201船政委唐文生一把抓起无线电话筒:“日本海上保安厅PLH03,我们是中国渔政船,在中国领海执行公务,请你船立即停止无理干扰,离开钓鱼岛水域!”

无线电里沉默了一会儿,蹩脚的中文声音又结结巴巴地响起来:“中国渔政201,这里是日本海上保安厅PLH03,我们警告你船,不要进入日本领海!”

“日本海上保安厅PLH03,我是中国渔政,我们重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我们在中国领海正常巡航,绝不接受你们的威胁,请你们立刻离开中国水域!”

“201,我们再次警告,你们航行日本领海,我们不认可你们无害通过,为了避免碰撞,离开日本领海”,对方有点恼羞成怒了。

这一次,201的回答是数声抗议的汽笛。

渔政201的驾驶楼里,施冬全神贯注地观察着两船的距离和航速;PLH03的舰桥上,蓝帽白发的日本舰长也不时低头看看两船之间的水面,再转头发个指令。两个船长彼此都清楚,相隔也就一个船的长度,这么并行着,一旦船吸过大,后果不堪设想。而此时,在201船的右后方,还有另一艘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PL03在紧紧顶着。镇定自若的东海区渔政局副局长张秋华提醒道:“施冬啊,这个东西还在防着你突然停车呢。”

在低速并排较量了1个多小时后,PLH03加速超到渔政201前头去了。施冬看了看电子海图,该回转巡航了,一声令下,201左转调头,两条日本巡逻船则右转继续“伴航”。

我回到自己在舰桥左侧的舱室里刚刚坐定,舷窗外忽又传来一阵“呜呜”的警笛声,起身向外看,原来是日本巡逻船的喇叭在海上开叫——“这里是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贵船的航向在日本领海,应该改变航向,避免进入日本领海。”水手长陆根华过来对我说:“不要管他,没人理的。”

9时许,日本海上自卫队的P-3C照例又飞来侦察。10时过一点,驾驶室里传来一阵轰然大笑,过去一问,原来刚刚听到一直跟着渔政203船的日本巡逻舰PL64在无线电里呼叫203,原话是“中国渔政203,请不要弯弯曲曲地航行,请保持航向,请保持航向”。201的大副陈伟指着外面的日本巡逻船说,到钓鱼岛来巡航,就等于遛它们玩。的确,从9月24日傍晚到现在,201绕着钓鱼岛转了一个整圈后又在钓鱼岛南来来回回跑了12个半圈,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船一刻不漏地跟着,201什么速度,它们也什么速度,201调头,它们跟着调。“再过几天,它们该疯了”,陈伟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