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父亲



蹒跚着在世间混了四十余载,记忆的长河里有许多抹不去的印想,岁月的流逝淘不去触动过心灵的某些人和事,谨此立存,以待追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土改结束时,我从未某面的爷爷就有人让他离开人世,父亲才两岁。


刚刚给远在成都乡下的父亲打了个电话,马上是父亲的生日,我们四姊妹都在外面为了生计奔波,没有时间回去,父亲总是说没关系,要我们好好闯世界。


奶奶也读过书,为了父亲的前途,50年土改后,丢下尸骨未寒的爷爷,从平桥嫁到竹篙,晚爷爷也是当GMD兵的,是个老兵游子,总比爷爷成分好,首先晚爷爷没有当官。


晚爷爷对父亲很好,一直供父亲读书,66年父亲考上空军航校,当时我们县只考上两个,上五区一个,下五区一个。奶奶就是不要父亲当兵,迈着三寸金莲去父亲的学校,说她是反动派的老婆,父亲是反动派的儿子!那年月。。。唉。


后来父亲什么学校都没有录取,就回乡教书。妈妈是父亲的学生,父母结婚后,陆续生下我们四姊妹,妈妈在生产队劳动,那时候我们家的日子过得非常清苦。父亲有很多爱好,在学校就喜欢航模,文学,音乐。闲暇时也写写小说,诗歌,散文,也经常帮宣传队写剧本,他写的剧本贴近生活,成都市调演也得过名次。懂事的时候经常去翻父亲的手稿,记得有一部歌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长篇,好几十万字的,出版社已经在让他修改了,很没有机遇,文革结束了,题材过时了。。。当时父亲很郁闷,经常喝酒,映象中他那断时间喜欢深夜和堂叔周祥全(后来在外面当流浪艺人)吹忧伤的曲子。


家境虽然清寒,父亲对我们儿女的教育都很严厉。在父亲的培养下,我们几姊妹都会吹拉弹唱。12岁我就在成都晚报登了首小诗,14,5岁就和父亲一起在县文化馆开会,当时流沙河刚刚解放出来,我有幸见过他,给了我许多鼓励。


父亲从来都很坚强,也很吃苦耐劳,经常放学回家都要在自留地和包产地里劳作。房前屋后栽了好多水果,桃子,李子,梨子,枇杷,橙子,樱桃,橘子不用说,我分家就有100多棵。为了改善居住环境,父亲修了几次房子,动用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英武的父亲满脸的络腮胡子,从黑到红,从红到黄,从黄到白。


终于有一天,2005年秋,一辈子没有进过医院的父亲在青江医院(红军疗养院)查出食道癌中期,小妹从珠海打来电话,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我马上打电话过去给父亲,他说他一个同学在成都陆军医院,已经介绍去省肿瘤医院,我说为什么不告诉我,父亲竟然说我这么远,回来不方便!我和儿子是早上6点赶到父亲的病房的,父亲又苍老了许多,曾经威武的身体也变得踽踽起来,不过精神气十足,慈祥的问我的生活,儿子的成长,我禁不住落下泪来。手术在亲人的焦盼中顺利的成功了,但马上又查出肝上也有癌细胞扩散,父亲用他固有的顽强战胜了食道癌和肝癌走出了病房,教育局的领导说他年龄也要到了,退休好好养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父亲终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他呕心沥血40余载的学校和学生,又把承包出去的土地要了点回来,种点庄稼,闲时也去村委会打打小牌。我们劝他不要做土地,出来散散心,他爽朗的笑笑:“你们几姊妹在外面,我在后方把家守好,家乡马上要修机场了,我们挨着机场,今后有的是机遇,你们儿女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就回来。”


唉,我可爱可亲可敬又可怜的父亲哟!


但愿父亲长命百岁,我80岁时,一定还要和你喝喝小酒,谈谈天!


本文内容于 2010-10-1 21:05:44 被周朝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