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反中医来看民主派致命的哲学原理错误

前几天一些盲目反中医的言论在杂谈版放出,当时我还很奇怪,这应该是一个医学或者说科学的问题,属于专业领域,关社会制度什么事情。后来看那家伙闹的实在是厉害,查了查,以为是台湾的去中国化在搞鬼。结果看了几天大家的辩论,终于发现其中的问题了,尤其是看了一个网友和抗日锄奸大战300回合,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这个问题终于揭开了我心中很久的疑惑,最早在汽车版那边玩的时候,就发现一小批人,大量的攻击国产品牌汽车,当时就以为只是爱好的问题。关键是这帮人说攻击国产品牌是为了国产品牌好,我实在是没看出来汇编式的攻击是为了国产品牌好,你有意见去厂家提啊,来论坛放什么厥词,后来发现这些反国产品牌的,清一色的反党反制度,清一色的民主派。当时就觉得很有意思,难道对汽车品牌的喜好还与意识形态有什么关系不成,当时很不解。知道这几天看到VIP这里大家在为了中医的问题吵架,终于恍然大悟。民主派理论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们搞错了一个最最最基本的哲学问题。那就是是意识决定物质还是物质决定意识这个最最最基本的哲学命题。从而搞不清楚认识的来源,民主派否定了认识的来源是实践。说白了,民主派的核心思想,居然是唯心主义。

我可不是乱扣帽子,听我慢慢道来,也欢迎民主派来拍砖,民主派里面我还是有几位非常尊重的前辈的,说话很有道理,可是有觉得别扭,今天终于发现问题的根本所在了。

我们先来说中医这个问题。其实能从中医看出民主派的哲学性错误,也多亏了中医本身还只存在于哲学的范畴,与现代科学有一定的差距,这才解开了民主派思想理论的本质。

说先说一下我对中医的态度,我不能代表所谓的专制派,不过我看大家的观点差不多。首先我承认中医能看病,而且能治病这个最基本的事实。不管中医治病来自于何种原理,中医能治病,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且中医在有些时候能治好西医束手无策的癌症、恶性肝炎以及其他的绝症。当然,我也承认中医能治好的病,含有很大的概率成分,中医的诊断方式,用现代科学无法解释。中医治病的主要原理,也是提高人体自身的免疫力,让人体自己来抵抗疾病,所以中医对于急症或者病毒的处理,远远比不上西医的。

所以,我们认为,既然实践证明,中医能看好并且治好过绝症,那么我们就更要用科学的眼光来研究中医,把这种误打误撞般的治疗,变成每次都可以成功的治疗。把那种听起来玄玄乎乎的诊断,变成可以完全准确,可以信赖的诊断,岂不是没事一桩?


然而民主派的态度确实截然相反,他们直接抵制中医,认为中医根本不能治病和看病,只不过起到了安慰剂的作用,而且由于中医的不规范,装神弄鬼的,害死过不少人,所以要严加抵制和取缔。

这就很有意思了,我一条一条的来讲。

第一:中医根本不能看病和治病,说这话的不过是一两个跳梁小丑,纯粹给民主派丢人的。赤裸裸的否定既定的事实,已经不在讲道理了,我估计民主派们也鄙视这样的败类,就不提了罢。

第二:中医能看病不过是误打误撞。首先说这句话大体是没有错误的,因为中医的诊断理论,现代科学还没法解释。虽然随着科技的进步,很多东西解释了,比如现代科学已经发现,中医中所说的经脉穴位,是一种生物光纤等等。我想随着科学的进步,一定能解开中医的神秘的面纱。

关键就是对于这么一种现代科学无法解释,但是确实能治病的理论的一种态度。民主派的态度居然是全面否定。这严重违背最基本的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则,违背最基本的唯物主义哲学原理,违背最基本的认识论。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人类的发展,在现代科学诞生之前,人类不能解释的东西有很多。比如为什么太阳每天都出来,为什么月亮一个月变化一周期,为什么春天要耕种,为什么今天晚上云彩红了,明天就要下雨。但是大家通过自己的观察,就发现,春天的某些时候,就应该开始耕种。天上的云彩变化了,就是要下雨。起了北风,天气就是要变凉。于是人们就根据什么花开了开始播种,人们就根据天上的云彩预测明天有没有雨,根据风来添减衣服。这种做法有错误吗?完全没有错误。

首先这种做法是不科学的,因为你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所以很多时候这回误导人类。比如云彩有变化,不一定是要下雨,甚至有可能会是地震。而且就算是要下雨,下大下小还不好说。但是我们就要因此就否定了古人依据云彩判断下雨的正确性吗?而正是因为这种简单的办法预测不准,人们才开始进行进一步的研究,进一步的实验,进而才有的现代气象学。如果就因为最初人类对自然的认知度不够,就去否定这种自然界之间的联系,岂不是天大的错误。民主派的这种错误,就是只看到了表面联系,缺不去追求内在联系,而自以为是用表面联系去指导内在联系,那肯定是错误的。

比如他们只看到了美国日本是投票选总统,人民过的比较好这种表面联系,却从来不深究一下为什么,也不去深究什么是因,什么是果。这不是社会意识形态的问题,而是他们的思维方式,在哲学的最近本层面就错了。

第三:中医能治好绝症,只是个例,偶尔出现的,不具备普遍意义。我们的观点是,正因为是个例,是偶尔出现的,我们才要去研究,研究出那个个例是怎么回事,从而让个例变成普遍,去更好的为人类服务。而民主派的做法是,既然已经有科学的西医,我们干嘛还要研究这种落后的中医。在这个问题上民主派所犯的致命哲学错误,就是个性和共性的关系他们闹混了。目前即使是资本主义哲学,也承认共性蕴含于个性之中,共性是有个性组成的。

我们来看一下西方医学一个著名的例子,青霉素的发现者是英国细菌学家弗莱明。1928年的一天,弗莱明在他的一间简陋的实验室里研究导致人体发热的葡萄球菌。由于盖子没有盖好,他发觉培养细菌用的琼脂上附了一层青霉菌。这是从楼上的一位研究青霉菌的学者的窗口飘落进来的。使弗莱明感到惊讶的是,在青霉菌的近旁,葡萄球菌忽然不见了。这个偶然的发现深深吸引了他,他设法培养这种霉菌进行多次试验,证明青霉素可以在几小时内将葡萄球菌全部杀死。弗莱明据此发明了葡萄球菌的克星—青霉素。

但是民主派们忽略了的是,青霉素直到在1935年,才被提纯到具有临床作用,这个过程用了整整的七年。七年啊,人生能有几个七年。如果那位科学家,在一开始对待青霉菌的态度像是民主派一样,那我现在可能还见不到抗生素。而奇怪的是,民主派们只在乎西方人的选票,缺连西方人最基本的对待科学的精神都学不到,实在是悲哀。

这件事情反映到了制度问题,就是民主派们坚持的认为制度决定经济和文化,而不是经济和文化决定制度。制度是共性,是要被一个国家中所有的人民所共同接受和自觉理解并执行的东西。而这种共性蕴涵于每一个国民的思想的个性之中,而每个国民的思想,来自于他的生存环境,就是他所接触到的经济方式和文化方式。而我在别的文章论证过,经济和文化在最初期又是由地理环境决定的。而民主派硬硬的要黄河流域农耕民族的后代去接受从莱茵河森林里冲出来的森林民族的后代的政治和思想制度,这不是很可笑的事情么?

第四条。中医不规范,经常会诊断失误,害死过人。我们的态度是,正因为中医不规范,所以我们才更要科学的去研究中医,争取让中医规范起来,成为可以治病救人的好东西,而不是糟粕。而民主派们却把这些错误怪到了中医身上,直接把中医打倒。而这恰恰违背了哲学上事务发展的理论。事物的发展是否定之否定,要经过两次否定的过程,而民主派们只看到了第一次否定,缺没有进行第二次否定,导致了在他们的严重,事物只会停滞不前,无法发展这种及其错误的思想观念。这一点也解释了民主派问什么对于国产品牌的汽车,以及其他的国货有那么打的反感。

我举几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汽车刚发明的时候,好像还不如马车跑得快,而且故障百出,操作复杂。汽车作为一个新的事务,我们对他进行第一次否定,那就是故障百出,操作复杂,速度还慢。按照民主派们的理论,我们应该抛弃掉汽车,继续我们的马车。如果那样的话,我们今天可能见不到汽车了。那么正确的态度是,进行第二次否定,去改变这些汽车的缺点。汽车发展了一百多年了,几乎每年都在改变,现在的汽车不要说和100多年前的比,就是和10年前的比,也是有天壤之别的。如果没有事物的否定之否定,我们现在哪里能开的上又便宜又方便的汽车呢。而我们的国产汽车品牌,不过发展了十来年,出现各种问题总是有的,而且落后于世界成熟品牌也是有的,民主派却要将这些缺点和落后一棍子打死,还美其名曰,为了民族品牌好。说出了搞不好质量,搞不出先进的发动机居然好意思出来卖这种鬼话,因为在他们眼中,新事物一诞生就应该是完美的,不然就是不好的东西。而大大的忽略了否定之否定这个事物发展的基本过程。民族汽车品牌如果不经过市场的磨练,不经过消费者的第一次否定,怎么进行第二次否定呢?如果在第一次否定的时候就打死了,怎么发展呢?

这种极其错误的观点放到制度问题上,就是只看到了美国日本现在的好,而没有看到美国,英国,法国这些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来进行自我否定的过程。企图让中国一夜直接就变天,恨不得明天手上就有一张选票。甚至鄙视改良派,把改良派诬陷成腐朽的专制者。却不知他们自己才是真正的无知,世界观价值观这种最基本的哲学范畴都搞错了,还谈什么民主。

第五条:有些人把迷信当做是中医,不听大夫的话,生病不去医院,最终把自己害死了。我们的态度是,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用科学的眼光发展中医,让百姓科学的利用中医,而不是进行迷信宣传。而民主派缺把做过怪到了中医本身,认为这些人是中医害死的。这严重的违反了哲学上内因外因的原理。那些人迷信在线,这是内因,外因才是中医。而内因是决定外因的。

举一个大家经常能接触到的例子,就是随着电脑和网络的发展,很多人沉迷于网络游戏,把自己害死了。不怪家长没有教育好孩子,却怪网络和电脑,企图要把电脑和网络封杀,不允许网吧的存在,着实可笑。规范化的管理网络和电脑当然是必须的,中医也要规范化的管理,以免有人接着中医搞迷信去行骗。而因为有人相信迷信,就打倒了中医,可笑可笑。那个人是因为现有了迷信的思维,才会上了当,如果没有迷信的思维,怎么又回上当呢。接触电脑的人千千万万,玩网络游戏的也数以亿计,单单就一小部分人沉迷了呢。那是因为他们空虚在先,没有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在先,即使没有电脑,他们照样会沉迷于其他的东西。如果把罪过推到了电脑身上,那是治标不治本,瞎胡闹。我们应该解决的是封建迷信问题和孩子的空虚问题,而不是去抵制中医和电脑网络。

这个问题反映到政治上,那就更是可笑了。民主派坚持只要中国人手上有了选票,中国人就会全民有民主观念,就会有私有化观念,就能治理好国家,就会不再有“奴性”。典型的外因决定内因的错误理论。




刚才写的累,漏下了几个问题。他们首先否定的是认识是由实践决定的,因为他们只是由于科学不能解释就否了中医,而不知道科学的来源本来就是不能解释的东西,先有的不能解释,后有的可以解释。他们反对中西医结合,硬是要把中医和西医分清楚,认为靠提高免疫力治病就不是治病了,这是赤裸裸的否认事物的量变引起质变。他们只允许事物的质变,缺不允许事物有量变的过程,反映到了社会问题,就是企图中国直接选票,而忽略了经济发展的过程,甚至还对经济发展提出了质疑。可笑的低级错误。


很感谢这次的反中医的讨论,让我看清了民主派们的思想理论的核心,原来竟是哲学原理上就错了。他们否认认识的来源是实践,否认事物发展的过程是否定之否定,否认个性决定共性,否认内因决定外因,不是赤裸裸的唯心主义么,只不过蒙上了民主的外衣,让我好久都没有看出来而已。也让我理解了最崇尚民主科学的民主派为什么不经常的不尊重科学,为什么总是看不惯“砖家叫兽”,原来他们是唯心主义啊,和科学的唯物主义天生就相克,原来如此,恍然大悟恍然大悟



本文内容于 2010-10-1 19:52:09 被取次花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http://bbs.tiexue.net/post_4528232_1.html


大家来看看这个链接的三楼


然后对照我的文章,看看是不是犯了这些错

19楼wutin

支持下楼主,你说得太好了,有深度也有说服力,


我个人是支持中医的,其实说白了,平时偶有犯病,也大多吃些西药,也有吃中成药的,倒是没太在意这个,


中医治死人的我倒没看到多少,不过西医的治疗事故到是听得太多了。

可惜您看回复也看的不仔细

人家 “死不去的死仔网友”这位网友

明明已经说了,在我的严重,反中医的不过是一二跳梁小丑


可是你引用的时候偏偏的也没有引用全了,就引用了一部分,你对我断章取义也就算了,对别的网友也如此断章取义


断章取义莫非就是你们一二个民主派的惯用手法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挑拨离间呢,你让广大网友情何以堪




我赞成中医,因为中医使我获得了健康,也使我懂得了“道理”;从让西医医生看病中让我看到了西医的严重缺陷,中西医各有优势所以需要中西医结合不假,但是现在的中西医结合大多是中医西医化。现在培养的中医医生有多少人不依赖现代医疗设备单靠传统望闻问切四诊技术,就能将病人的病诊断清础?中医的精髓没有了叫什么中医?不会望闻问切的中医是庸医,找庸医看病的当然少了,而找有真本事的名中医看病的却是很多的。中医的优势在整体观。中医认为人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阴阳、气血、虚实、寒热、里表等概念都是描绘身体状况的概念。中医还认为,肝、心、脾、肺、肾这无脏的状态是身体健康与否的决定要素。体内五脏的病变的外在表现即是各种症状。所以中医治疗内科病有独到之处。而系医走的是相反的路之。西医特别“科学”--把不同的病分成不同的科,得什么病看什么科,越是大医院分科越多越细。西医医生只负责看本科的病别科的病就不管了。病人如果只得一两种病还方便看,要是得了十种八种病就看不过来了。中医不把病症看成是孤立的。如果是一体多病,则是综合反映了体内五脏的不正常的生克状态,对症施治,选用一种中药即可使阴阳恢复平衡多种症状可自然消失。这就是所谓的西医治标中医治本的区别。这些认识都是我的亲身体会。我曾身患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腰脱、颈椎病、腱鞘炎、皮肤过敏等十九种疾病。最要命的是脑血栓,是用西医的方法使瘫痪的侧肢有了感觉就出院了,几年后再次住院想取得更好效果时,西医医生看到我能快步走时,就说,西医治到这种程度就是好了,你可以出院了。我很失望。后来得了皮肤过敏病,到医院皮肤科,给予静脉注射、口服药、擦药水,两个月后又犯了,又去照样治疗。当年冬天患了腱鞘炎,又到医院外科治疗,西医说如保守治疗就打麻药封闭,结果三个月后又犯了,医生说根治的方法就是手术切断引起痛感的相关神经。我仍然打了封闭,两月后又复发了,我忍着疼痛没再去外科看。此时我对西医很失望:难怪很多人得了病就得总去医院看,去不了根,就成了多发病。这时中医的“百病之源五脏为根”的道理打动了我。从此我认真学习中医知识,练习气功,并学习经络知识,自我按摩有关穴位,到现在五年多,我原先的十九种疾病,只有前列腺炎只是症状减轻,其余十八种病症都好了,我现在可以像健康人一样大步快跑了。通过我的亲身实践,我体会到,中医的整体理念有着深刻的哲学道理:事物是发展的,普遍联系的,是分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的,而那种静止的观点、孤立的观点、片面的观点,都是错误的。

我觉得中医是最有中国特色的国宝。从理论基础和疗效看中医都比西医先进。正因如此,钱学森说,西医再发展500年才能达到中医的水平。由此看来,用西医来整顿中医的想法,不但幼稚可笑,而且是有害的。

可叹的是,很多国人学习了西方的“科学”,就看不起中国的“道理”。现在国外的有识之士也在研究中医道理,而国内却产生了排斥中医的逆流。这其中,是不是有些西医们看到不少中国老百姓用掌握的中医知识调整好了自己的身体去除了全身的各种疾病,再不到医院送钱去心里发慌?

 以下是引用死不去的死仔 在第12楼的发言:
本无意加入极端无聊的中西医之争,因为这没必然,在LZ看来,反中医只是一二跳梁小丑,很可惜,又很明显的是LZ去医院的次数不多,也恭喜LZ身体建康,因为在现实社会上,广大官、民们,支持中医才是一二小丑,我实在是没必要为这无聊的争论去浪费口舌。事实胜于雄辨,不服的就上医院去看看,中医科室门前和西医科室门前的区别,套用毛主席的一句名言,“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不过看到LZ把中医挂在了哲学的高度,我都很欣慰,必竟LZ也承认了中医是一种哲学文化,问题是求证哲学和治病求人之间的联系,还得辛苦LZ了......

我全文都在强调要用科学的手段去研究中医,用科学而不是迷信发展中医

您可能没看仔细吧


您的这段回复我完全同意,而且也是我想要表达的意思,呵呵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