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狮 正文 挺进内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21.html


挺进内蒙

李守信在他的指挥部和日军顾问们得知城墙已被轰开中华民族解放军已攻入城内,感到万分的恐惧,他知道他现在连选择投降的机会都没有了。于是他将他的予案讲给了日军顾问团的浅田和武藤他们,这时这些日军顾问一看大势已去,而且日军的所有增援还远在天边,只好同意李守信的方案,并催促李守信赶快施行,他们也不想当中国军队的俘虏。李守信马上将他的卫队营集中起来,并命令刘继广和尹宝山集中他们的部队分别向南、北两门发起反击,他和日军顾问团却悄悄的打开东门向外逃去,那知他们一行刚脱离城门便遭到了从山中赶来的第八师第一团的迎头痛击,李守信一看不妙想撤回城中,这时就见退路已被封死,他和顾问团无法只好拼死向前冲去,在突围的过程中他的卫队营伤亡殆尽,日军顾问团也死伤殆尽,最后只逃出了李守信和义田两人。两人钻进山林里东躲西藏的向东逃去,10多天后才逃到日军占领区。城中的两个支队司令刘继广和尹宝山按照李守信的命令带着队伍拼命向南、北城门反击。可中华民族解放军部队的火力太猛,不但反击不成反而被压缩的不断后退,这时他们接到李守信已从东门逃跑的消息,他们不由感到他们上当受骗了,于是他们给队伍下达了停止抵抗缴械投降的命令。城中的枪声停了下来。那些伪军们终于感到了安全。这一仗李守信的队伍除他的一个蒙古骑兵支队1200人马因不在这里驻防而免遭灭顶之灾外,他的两个汉族步兵支队和炮兵大队均被全歼,伪军死亡1234人,伤3000多人,共被俘虏括两名支队长刘继广和尹宝山和日军顾问团的负伤人员在内的5264人。参谋长陈宝泉被击毙。炮兵大队长丁其昌,门树槐团长均被炮弹炸死。张北前线总指挥原第四师13团团长汪自用命令各部马上抓紧时间打扫战场并电告西线前敌总指挥部战果。于兆麟总指挥命令将张北县交给随军地方工作队,并留下一个连的兵力暂时协助他们工作外,其余部队按原来作战计划三师的部队马上向张北县西北方向前进,攻击沿路的敌军前去对商城的王英部进行合围。四师的部队返回张家口由此地西进前去攻占集宁。八师的一团作为先遣团马上北进,经太仆寺正镶白旗向哈巴嘎一带攻击前进,完成其战略目标。各部接到命令于是马上行动了起来。

在张家口的西线指挥部,徐建接待了察哈尔抗日同盟军前敌总指挥JHC和他的参谋刘澜和柯使。徐建对这位‘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的前辈怀着尊敬的心情与之长谈。从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的组成、战斗力、经济力、后勤保障和周边政治还境,目前的国际国内的政治动态详细的给JHC将军作了分析,并提醒JHC将军一定要注意他的同盟军最近要发生巨变,因此他动员JHC将军来中华民族解放军来以躲过一难。告知他‘根本未固,急于求成’乃是他当前的最大敌人。而是应该把主要力量用在整理部队和建设地方上,不必急于争夺中央政府的权力。如果能一方面把军队彻底整顿一番,加强装备和加紧训练;一方面搞好地方政权建设,把治安工作和生产工作搞好。如此下几年功夫,则进可以战,退可以守,就不会遭到失败了。今后应有鲜明的政治主张,以团结抗日相号召,争取自己的旧部和一切爱国力量的支持,促成全面抗日战争的早日实现,前途还是大有可为的。但是如果近时有变切不可前往西去,高树勋决不会支持你,也不要搞冒险动作以防将目前的矛盾转化。根随JHC前来的两为参谋发表了不同看法,他们认为现在全国人民都在涌跃抗战,而同盟军现已有10多万之众,全国人民都在给于支持,日军在中国的东北只有几万人,因此击退日军指日可待。徐建知道他们的身份和来历,因此也不指责他们,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这和前几年听到的‘新的革命高潮与一省或几省的首先胜利’如出一辙,都是左倾冒险主义。真正的革命者应该要有实是求是的作风。要想取得胜利就要搞好民主统一战线,如孤家寡人到何时都不会取得胜利的。尊重辫正唯物主义是我军的一大法宝。好了我们也不多聊了,将来你们就会知道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不是长官的好恶和逞一时之勇。愿君好之为之吧,但愿将来不要首先跑路的好。”三人听了都楞在一起,特别是刘、柯二人尤如一记重拳击在头顶。JHC不知道徐建说的是什么,可他们两人完全知道这一段话是前不久谁作的报告的题目。最后徐建给JHC将军提出一个要求,就是要求将杜文将军交给中华民族解放军来保护,并告知杜文将军他目前有生命之忧。三人不知可否的都带着一脑袋疑问回同盟军司令部去了。这时刘汝名在他将中华民族解放军进驻张家口并建立西线前进指挥部之事报告宋哲元之后终于等来回音,告知刘汝名允许这支部队暂时驻在张家口,并要作好帮助工作。原来宋哲元知道这支部队就是曾在喜峰口抗战中帮助过自己的部队。而且他近日接到冯老将军的‘有要事相商速来张家口’的电报,正准备前来张家口。

徐建接到三师第10团的来电说在他们前进的路上蒙古营驻有高树勋的部队一个营,现在他们不准通过他们的防区,是否可以强行通过。徐建马上电告第10团团长刘宏不准与高部发生战斗,可派人前去谈判借路通行。这时高树勋在尚义他的指挥部也接到前方打来的电话消息,得知是中华民族解放军要求借路前去打驻商城的伪军王英部,马上下令让开道路让其通过。徐建接到消息后才松了一口气。当二团赶到商城外围城东3公里时,刘宏接队师长刘新国的命令,让其部先占领城东一线阵地,阻击敌人向东逃窜。于明日上午九时发动总攻,他们团的任务是在东们发动佯攻,协助一团在北门的主攻。同时告知刘宏团长,今天已送进城里最后敦促投降书,所以今天夜间一定要防范敌人冒险突围。这时在城里王英的指挥部,王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作战室来回乱走,他已经接到李守信部在一天不到的时间里就全军覆灭的消息,他在想就自己这几千人马连李守信的对手都不是那还能是外面这支部队的对手,投降吧那些人会如何对待自己,不投降吧他们的最后通牒写的明明白白,那就是死路一条。想来想去他派了一名付官出城前来与中华民族解放军的前线指挥官周新亚进行谈判,说只要能保全王英和几名部队的高级长官的命,王英就下令投降。周新亚向刘新国回报后同意了他们的条件。那付官回队城里向王英作了回报,并告知他在城外所见的中华民族解放军的装备后,王英终于下决心投降。第二天一早,王英带领他手下的营以上的军官列队挑着白旗走出商城来到周新亚团的阵地前面,周新亚带表中华民族解放军接受了王英的投降。随即周新亚派出部队开进了商城接替了全城的防务,王英的部队则按照命令列队徒手开往周新亚指定的地方接受学习整编。驻集宁的蒙伪军听到王英部的投降消息自知不是中华民族解放军的对手,于是也献城接受改编了。中华民族解放军兵不血刃在一天之内连下两城震动了整个草原,就连驻在周围的西北军和晋绥军都感道惊奇不已,因为他们都与这些队伍交过手,知队这些队伍的实力。对于东北军他们也都比较了解,怎么现在怎么变的如此凶猛,现在竟然能够在一日间就将向李守信、王英这样的队伍给拿下并让集宁的伪军投降,那么这支队伍该有多利害。于是都抱有于这支队伍交往的思想前来拜望和祝贺。高树勋前来集宁与四师师长、西方面军前敌总指挥于兆麟会面,并前来对四师兵不血刃解放集宁表示祝贺。于兆麟在与他交谈中听出他有投靠的意思,于是就与他说明中华民族解放军与现在旧军队的根本不同之处,并联系自己的实际经历和感悟,告诉他什么是人民的军队、什么是军阀的军队。以及中华民族解放军的宗旨是为完成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团结、国土的安全与巩固、让人民都过上好日子,将一切帝国主义强加给我国人民的不同等条约统统推翻而战告知了高树勋。正值壮年的高树勋听后感长热血沸澎湃。高树勋,字健候,1898年8月6日出生于河北省盐山县高金庄。兄弟姐妹7人,在兄弟3人中,他排行第二。8岁时入私塾读书,读了4年后因家道中落回乡务农,1914年到天津、北京等地学徒谋生。后又投奔在四川封玉祥部当兵的舅舅。1917年冯玉祥率领第16混成旅官兵讨逆,高树勋因作战勇敢被升为冯玉样的手枪连班长。1918年冯玉样在鄂东重镇武穴通电全国反对段祺瑞,段祺瑞约冯玉祥到汉口谈判。高树勋率手枪班随冯玉样赴汉口,当冯玉样的贴身警卫,终使冯玉祥安全归来。冯玉祥将他送进学兵营学习测绘、军事操典、射击常识。结业后被任命为机枪营司务长。1920年高树勋升任排长。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大战爆发,高树勋升任直属队机枪营营长。1925年8月又升任团长军衔为陆军上校。1926年9月17日冯玉样在五原誓师,宣布全军加入国民党,高树勋成为国民党员。此后随冯玉祥四处征战,官职也一路高升,一直到官居青海省代省长的要职。1930年中原大战西北军失败高树勋部缩编为27师。列入孙连仲的27路军投靠蒋介石。1931年任第二十七师师长,参加了国民党对中央苏区的第二次“围剿”,对蒋介石在日寇步步紧逼下坚持“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和利用红军来削弱西北军感到极度不满,因此在战斗中不与红军死战。后来他的部队在宁都由参谋长董振堂与旅长赵博生等人领导举行起义,投奔红军。他怕蒋介石追究他的责任就逃到天津。他和吉鸿昌有深厚的友谊,两人常在一起讨论国内形势与抗日问题。1933年高树勋到张家口参加了冯玉祥、吉鸿昌领导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高树勋又到该部当骑兵师长(摘至高树勋传)。现在高树勋看到同盟军面临巨大的内外压力,而且粮草弹药又无从接济,同盟军已呈土崩瓦解局面他不得不考虑他这支队伍的出路,因此他才前来探听虚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