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伴月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横刀铁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81.html

已经排着整齐的方阵列于刚刚发射完的投石机之后、整装待发的三千重甲横刀军,在几轮的巨石投掷、砸得石勒部铁骑晕头转向的不知所措之后,随着立马阵后的韩晃的一声怒吼:“出击!”整齐、沉闷的脚步声踩踏得大地都在震颤,三千横刀军恍若出洞的巨熊也似从兵卒迅速搬开投石机的通道中缓缓的推出,方阵俨然一辆巨型的推土机也似的压向了还在纷乱不堪的石勒部铁骑。高举着的密密麻麻的、闪亮森寒的横刀,就如远古巨兽张开大嘴后露出的锯齿獠牙;仿佛要吞噬掉天地间的一切。

横刀军以绝大的震慑力、恍如无可阻挡的气势压向石勒部铁骑的时候,原就人嚎马嘶乱成一团的石勒部铁骑则更加的混乱不堪了,战马乱跳乱窜的同时,相互间冲撞得更加的厉害,被无情的甩落马下踏为肉泥的铁骑兵卒也相应的增多。身处在铁骑中间的石勒部大将石虎、桃豹、石堪、石聪等虽然在不停的嘶吼、无情的斩杀弹压,担仍然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同样也被冲撞得东倒西歪;如果不是有众多的亲兵护卫着、用身体和生命遮挡着,就不知道要有几位替石勒征战疆场十几年的悍将同样的变成了大地的养料了!

看到石勒部铁骑这种虽然横刀军还没进入攻击范围、仅是由于巨石的打击和横刀军的威慑就已经出现的不堪状态,我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忙转首对传令的亲兵高声的喊道:“快传令冉将军、赵将军、刘将军等整军从两翼随后突击,今日务必痛击这些蛮荒野种!”对付肆虐中原大地的野蛮胡虏,有便宜不捡那是傻子!

其实,如果石勒部铁骑现在不是这样的难以弹压和控制,只要整顿得及时、适时的紧急后撤,来自于横刀军的威胁实际上是可以尽量避免的。毕竟横刀重甲军的行动迟缓、攻击的时间进程较长。身在局中,难以自拔。现在石勒部的铁骑的状态就是这样,越是惊慌失措的混乱不堪,就越在原地打转转似的相互拥挤着、冲撞着、却无法移动半步,就好像是待宰的笼中牛羊一样的等着让横刀军来残杀。

挟带着森寒的凛凛杀气、泰山压顶般的气势的重甲横刀军,以百人为一个小方阵,在立马横斧于阵后的的主将韩晃的督战下,恍若一台台钢铁铸成的碾压机一样,扇面形的碾向了混乱不堪的石勒部铁骑,无情的、毫无迟滞地在韩晃“杀!”的高声的大吼中攫进了的铁骑群中。随着众横刀军兵卒一齐声震苍天、令日光也仿佛黯淡了许多、令大地也随之颤抖的“杀!”声中,‘咔嚓、咔嚓———’的强力劈剁声就变成了此时的主旋律。

血浆飞迸、断肢横飞,横刀军初起的残酷、嗜血的威势,另在远处观战的我也不由得心中一阵阵的抽搐,全身仿佛就像掉进了冰窖一样的从头顶冷到了脚跟,令我不由自主的连打了几个寒战。我虽然知道重甲横刀军乃是对付铁骑的一大法宝,但实实也没想到其以整体出击所爆发出来的威力竟然是这样的大!

一个小方阵正面的几十把横刀同时起落间,被劈剁中的石勒部铁骑连人带马瞬间就变成了数段,迸起的血箭高喷近丈;由于横刀军排列密集,一般情况下都是两三把横刀同时劈剁中一名铁骑,人马甚至连亡命的嘶吼还没叫出一声,就已经变成了难分首尾的肉段。残酷、血腥的震撼力,比进入一座大型的牲畜屠宰场还要令人心里打颤。

而石勒部铁骑对横刀军兵卒的伤害则微乎其微,半百斤重量以上的重铠的防护作用使临体的刀、枪等兵刃也仅是在甲内体表留下些淤青印记而已。试想一下这种状况:自己的刀枪对对手恍如隔靴搔痒,而对手的巨刀却瞬间就可以把自己连人带马劈得身首异处。能不令人亡魂尽冒、胆裂魂飞吗?

在近两万的石勒部铁骑中,也只仅有数的几名强力的悍将能对横刀就兵卒稍稍构成些威胁。比如力大无穷的石虎,暴怒中几乎完全失去了理智的冲向了横刀军兵卒,巨大的一双狼牙大棒棒棒下去均会令一名横刀军兵卒脑浆迸裂、僵硬的躯体摔落尘埃。但这也仅仅是石虎一人而已,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之前,原本居于石勒部后军的孔苌驱动步卒已经堪堪参与到两军的混战当中,而青州军就恰巧在此时开始了梯次后撤,也就使刚刚接触战场边缘的石勒部步卒只能是衔着两军铁骑混战的尾巴跟进。巨石的漫天砸落,也并没有波及到跟在铁骑后面的步卒。当然,横刀军的狂野功出,由于有铁骑挡在前面,也同样没有对步卒构成到威胁。

但身材原本就细高、兼之端坐于马上,孔苌自然也就一目了然地看清了前面战场上的巨大变化。但由于事起突然,再加上以前从未经历过像横刀军这样一边倒的虐杀,使久经战阵的孔苌一时手足无措、无所适从,急得满头大汗、满脸憋得通红的坐于马上,仿佛毫无意识的举起又放下、放下又举起手中拎着的大刀,可是嘴里却发不出一声如何解决困境的军令。

“副帅快快传令!命所有步卒马上向两翼急撤列阵 。让出中间的通道,令铁骑快速急撤。待铁骑撤尽后,由两翼列阵的步卒上前暂时抵御敌军,掩护全军撤出今日之战。快!否则待对方的铁骑跟进攻击之后,我军大有全军覆没之虞!”同样是汗流满面、脸色灰白的参军刁膺在亲兵的护卫下从后面赶了上来,急不可待却条理清晰的急促提醒着孔苌。

孔苌也毕竟是久经沙场、名扬天下的战将,刁膺的话及时的提醒了他,他也明白了刁膺的战术安排的意图。因此,孔苌就紧急地传令:令尚聚集成一团、前部已被己方铁骑冲得有些混乱,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步卒大队,向后斜刺集结列阵;并令身周的几十名亲兵迅速上前,呼喊铁骑大队从步卒让出来的通道中快速回撤。已经猛醒过来的孔苌这时也没忘记令亲兵马上把本是文士的刁膺先期护送回营,以免全军撤军时照顾不及使刁膺受到伤害。

‘兵败如山倒’孔苌是深深明白的!以往孔苌总是看到对手被己方打得大败而逃,今日也不得不无奈地接受厄运降临到己方头上的事实。这时的石勒部的铁骑,已经完全被残酷的虐杀给吓得几乎处于了呆滞的麻木状态,无论是用令旗还是孔苌用手中的兵刃来发令,均已经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因此,孔苌才令身周的亲兵用喊话的方式传令。

由于我及时的传令铁骑由两翼突进,此时由冉闵、赵染、刘遐夫妻已经反身分别率领的数支铁骑,已经配合从中间突进的横刀军从两翼开始夹击石勒部了。铁骑的加入攻击,自然也就加速了石勒部的溃败;虽然因刁膺的提醒使孔苌及时的作出了应对决策,但也仅是尽力的减少了石勒部的损失而已,战局的结果已经是注定了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