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 正文 第23节: 拜师学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


第23节: 拜师学艺


鹏举,为师知你必非池中之物,不可久留你困守此地。今晚为师就将生平绝技’ 龙蛇九擒枪’ ,尽数传授于你。为师的这套枪法既不是得益于先辈,也不是异人传授,而是为师长期观察荒郊野岭莽林草泽中各种蛇类的行踪,有感有悟,而创制出来的。

——枪王


陈广见状笑笑说: “鹏举,看见啦。棍可以当枪刺,只是没有了枪尖,寻常人自然难刺敌于死命。枪可以当棍扫,只是枪杆比棍棒细了些,若缺少韧性或内功,必折断无疑,造成两败俱伤。这便是枪与棍在技击上的区别。如果枪杆用千年老藤配制,弹性大、韧性好,这一扫,效力倍胜于棍棒,管叫敌人骨断筋折。所以说,枪棍在常人手中,自然枪是枪、棍是棍,区别分明。但若是到了武功高强、臻于化境的人手里,那就没有什么区别了,甚至摘叶都能杀人!”

岳飞眼见枪王的一番表演,聆听师傅的一番教诲,真是见听未见、闻所未闻。不由呆若木鸡,手中的木棍已跌落尘埃,也混然不知。

陈广仍是笑盈盈地说: “鹏举,为师见你心地善良、纯朴踏实。又是一个聪明人,是习武的好苗子,喜欢得紧。因此,决心将毕生所学尽数传授于你。你须记牢: 为人处世,千万不可拘于条理、成规,最忌讳的就是死脑筋、不开窍、人云亦云、生吞活剥。你要勤于、善于思索,从前人、从别人、从定理模式中摸索求新,这详才能有益于已、有益于世。”

陈广又从兵器架上拿了一杆点钢枪,对岳飞说: “鹏举,为师给你讲一讲这大枪。你看……”

陈广指着枪头上雪亮的茅尖说: “这是枪尖。枪尖下这圆圆的痞瘩叫’ 留情结’ ,也就是枪结。枪结比枪尖大,但枪尖比枪结长。枪结的作用主要是防止枪头刺入目标太深,枪头难以拔出来,正所谓’ 枪下留情’ 。枪结下的红缨叫’ 枪缨’ 。如果系在刀上,就叫’ 刀缨’ 。系在剑上,就叫’ 剑缨’ 了。插在枪头上的木杆,自然就是枪杆了。这枪杆的材料有很多种,金银铜铁都有。当然还是木制的最多、最普遍。不过,枪杆还是以藤制的最好。它的好处为师己向你说过,只是等闲买没地儿买、寻无处儿寻。”

听到这里岳飞不由插话问: “师傅,不知做枪杆的藤条产在何处?为啥这样难得呢?”

陈广答道: “北方寒冷,不适宜生长,所以难见。就是有,因为气候、水土的原因,长得也不够粗壮。为师多年来走遍长城内外,就不曾见到过合适你我师徒这般有力气的武人用的藤条。只是为师听老辈人说,湘西、岭南一带,深山老林、人迹罕至的地方,或许可以找到百年老藤。唯有生长了百年的老藤,用它做枪杆或是棍棒,在武人手里不啻是如虎添翼,是习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心愿。”

陈广继续说: “枪杆末端这个铁尖,叫’ 枪钻’ 。可以把枪插在地上。必要时,也可以用它来击杀敌人。”

陈广一面解说,一面舞动枪杆,枪结下的二尺余长的红缨,也随之飘拂起来。

“鹏举,使枪的基本功有六字真诀。其一称之为’ 封’ 。”

陈广将枪一摆,往左边封挡过去。“枪尖往左名谓封。其二称之为’ 逼’ 。”

陈广手中的枪又从左边迅速转到右边。“枪尖往右名谓逼。使枪的都要抢内圈,这叫守住根本。另外,一般人用枪通常都是左手在前,右手在后,这样才使得出劲道。而枪的六字真诀中,逼的力量最大。不过,也有些人使枪是右手在前,左手在后,俗称’ 左撇子’ 。关外辽东的武士有不少就习惯如此使用兵器。今后你若是碰到要多加小心!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须把六字真诀反过来用就是了。其三道是’ 提’ 。”

陈广手中的枪微微向上挑。“枪往上名谓提。其四叫做’ 努’ 。”

只见枪猛然往下一沉。“枪往下名谓努。其五唤做’ 吞’ 。”

陈广手中的枪又往怀里收。“枪往回收名谓吞’ 。其六说是’ 吐’ 。”

陈广手中的枪突然向前猛刺出去。枪往前刺,名谓吐。吞是为了更好地吐,吞得好,才能吐得爽; 吞得深,才能吐得远。吞与吐紧密相连,没有吞就没有吐。不过,你要记牢: 用兵器的原则是枪不过心、刀不过肩。就是说吞的时候,枪结不能收回过心; 吐的时候,枪钻不能刺出过心。否则,易被对手趁虚而入,难以抵御。”

想了想,陈广又说: “世上使枪的人虽然很多,但各家枪法都是从这六字真诀中变化出来的。十八般兵器除了基本功略有不同外,讲究的都是实战的战法。战法既是手法。临阵对敌,胜败、存亡、生死的关键就是看谁的手法更胜一筹。而所谓手法,其实就是变化。要变化,就必须创造出各种假像来迷惑对手,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好,为师今日讲了用枪的心法,这是至关紧要的,你好好琢磨、体会一下。”陈广说罢,悄然离去。

时光犹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年,岳飞在陈广的精心指导下,枪术突飞猛进,陈广手下的几个高徙,岳飞的师兄都已不是他的对手了,即便是陈广本人有时在众徒面前与岳飞对练,也堪堪战成平手。

有见于此,岳飞渐生离去之意,可顾念着师傅的恩情,一时又难以启齿、郁闷心头,失去了往日的活跃。

陈广早已了然在胸。数日后的一个晚上,待夜深人静,陈广悄悄唤起正在酣睡的岳飞,师徒二人踏着星光月色,来到空无一人的打麦场。

陈广对岳飞说: “鹏举,为师知你必非池中之物,不可久留你困守此地。今晚为师就将生平绝技’ 龙蛇九擒枪’ ,尽数传授于你。为师的这套枪法既不是得益于先辈,也不是异人传授,而是为师长期观察荒郊野岭莽林草泽中各种蛇类的行踪,有感有悟,而创制出来的。”

岳飞听了大为惊异,眨动着双眼,期待地说: “请师傅详尽指教。”

陈广深情地望着爱徒缓缓道: “为师少时,家境贫寒,为谋生度日,小小年纪便不得不天天上山砍柴,换些米菜油盐,以济家中急需。

一日,为师背着一捆柴禾正准备下山去赶集,忽然听到林中鸟儿叫个不停,那鸣叫声又急又厉。为师心中一时好奇心起,便放下柴禾寻声找去。原来一棵老树顶端有一个山雀巢,一条过树龙游行而上,想要吞噬窝中的雏鸟。两只亲鸟临危不惧,忽上忽下地围绕着大蛇,振翅鸣叫,逗引大蛇离开,并伺机扑击。

大蛇见亲鸟阻拦,便摆开架势,想先吞吃了亲鸟,再慢慢地去享用雏鸟。但是山雀虽小,却不仅灵活,而且勇敢。每当大蛇出击,便向上飞升,大蛇总是扑空。两只亲鸟在大蛇左右盘旋,一边逗引、一边乘机啄击大蛇眼睛。如此反复酣战,大蛇一只眼睛已被啄得鲜血淋漓,身上也是肤裂鳞脱,伤痕累累了。

大蛇见不仅吃不着山雀,而且反倒伤了自身,便伏在树干上不再动弹了。为师初以为大蛇是知难而退了,谁知大蛇却是改变了策略。先是蛰伏不动,暗中积蓄了全身的力量,然后趁山雀再次飞来挑逗时,猛然腾身直往树梢上窜。山雀未曾提防大蛇这一招,仍旧是老招式飞身向上,以为照旧可以躲过。不曾料想,大蛇窜至树顶之后,一个灵巧地转身,张开大口迎着山雀。可怜山雀正好落入大蛇的血口。

这一幕直看得为师惊心动魄,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以后为师练习枪术,时常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于是便十分留意观察各种蛇类的举动行径。经过多年的反复研摩、演练,最终创制出这套龙蛇九擒枪法。这套枪法摩仿了蟒蛇、腾蛇、竹叶青、金环蛇、银环蛇、五步蛇、眼镜蛇、草花蛇、过树龙等九种蛇的攻击姿态,每一种又有九个变化,九九八十一式,连环变幻、变幻无穷,端的是厉害无比。为师一向以人为善、以人无争、以世无争,没有过不去的事,更没有什么仇家。这套枪法也一直没有使用过。

因这套枪法太霸道、太过于厉害、出手便伤人命!所以为师也从未敢在人前提起,更不用说是演示了。为师原不想让它流传于世,怕的是被坏人利用,好人遭殃!本以为用毕生心血创制的这套枪法绝技,会随着这把老骨头一起入土,却不曾想,苍天有眼,将你这么个好徒儿送到为师门下。为师欣喜之余也常暗自思量,到底该不该把这套世间罕有的绝技传授于你?

现今你胸怀报国大志,又时逢动荡年月,契丹、西夏亡我之心不死,迟早要大动干戈、刀兵相向。日后你若是上阵杀敌,没有出类拔萃的武艺防身御敌怎么能行?!因此,为师这才痛下决心,就在此时此刻,将这套龙蛇九擒枪法全部传授于你。徙儿,你可要看仔细喽!”

星光灿烂、河汉生辉。只见陈广手持一丈二尺长的点钢枪,立个门户,左手持三、右手持七、怀抱二尺。岳飞一见,顿感莫名其妙。心下说师傅是不是由于内心过于激动弄错了,因为平日里师傅教导他们出枪时,规定都是左手持七、右手持三、怀抱二尺。怎么今天师傅自己掉了个,拿巅倒了?!

殊不知,这正是龙蛇九擒枪法的精妙之处。如此持枪自有他的道理。君不见蛇儿将要出洞,总是先探头探脑,吐出蛇信子四处窥测,查寻四周围的动静,确认安全后才慢慢引身出洞,或是腾身窜出。这样持枪便是学得蛇儿的招数,而且如此持枪还能起到迷惑对手的作用。

陈广手中的长枪,枪尖缓缓地划着圆圈,慢慢地圆圈越划越急。枪尖、枪结、枪缨三者一体,看上去犹如一个三角型的蛇头。

“第一招,’巨蟒出洞’。”

陈广手中的枪猛然刺了出去,直击的力量带着一股凌厉的破气之声“丝、丝” 怪响。银枪向岳飞当胸刺来,皎洁的月光播洒在枪尖上,反射出惨白地光芒; 枪尖带动的气流使枪缨倒卷向枪尖,看上去正如巨蟒的蛇信,吞吞吐吐,好不吓人!饶是岳飞胆大,见此也不由发出“啊” 的一声惊叫!叫声未停,枪尖距离岳飞胸口不过寸许又缩了回去。枪尖一转,划了一个大圆圈。

“徒儿,注意变化!”

陈广高叫一声:“巨蟒翻身、巨蟒扭腰、巨蟒缠虎……”

须臾之间,陈广手中的枪,已经接连变化出九个击刺招式。

“第二招,’腾蛇展翅’。” 陈广又叫道。

只见长枪在陈广手中向左右两边不停地摆动,枪结下的红缨也随着摆动,自然地分成两边,看起来好像蛇颈上生了翅膀,正在扑展双翼。

原来在南方密林深处,生长着一种蛇叫腾蛇。这种蛇项下生有两张薄薄的皮膜,腾蛇正是凭借这两张皮膜,展开滑翔在半空中,击杀获取猎物。

“第三招、第四招。”

“第九招,龙遨九宵。”

陈广手中的枪刹时播出了一个碗大的花朵。猛然间,枪往怀里一收,顷刻,陈广右手单手持枪,又迅疾向前冲刺,一丈二尺长的枪加上陈广一条臂膀,变成一丈五尺长,直扑前面一棵老槐树,只听陈广发出一声暴喝,整个枪头已经全然刺入树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