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战 正文 智取粮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43.html


会 战

智取粮食

早操过后,全连开始吃早饭,战欣国见每人仅能分到半碗稀粥及半个窝头,随即媒体紧锁,找到任飞一同来到炊事班。

在查看了存量及听取了任飞的介绍后,战欣国得知目前部队全部粮食依据现行伙食标准也仅够维持3天,全部家底一共为327块大洋(因为过江的花销及一路上的损失,战欣国他们的327块大洋已全部充公),看来的想想办法了。


此时和县城内,留在城内的鬼子中队长羽田大尉早已是坐立不安,昨天派出的一个小队到现在还没回来,自己就剩着100来人,也不敢分兵出去寻找,因此决定向附近的部队请求增援。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波田支队的两个中队及第16师团的两个中队临时被派到这里增加守备力量(其实仍在寻找战欣国他们),临时委派中佐参谋小犬寅太郎充任最高指挥官。


在连队指挥部里,战欣国及各位班,排级干部坐在一起,研究如何解决目前生存的两大问题:粮食及过冬衣物(虽然任飞他们还有一些破旧的棉衣,但目前不够大家使用)。

“我们继续袭击鬼子,抢它们的!”首先发言的是杨虎。

“粮食还可以,但过冬物资较多,并且因为我们的袭击鬼子运输队的力量在不断加强,我们这点人是不行的。”任飞回答道。

“附近可有比较富裕的地主或鬼子的仓库?”赵玥问道。

“有,附近小王庄有个财主,叫刘扎章,家产丰厚,并且暗中和鬼子勾结,被鬼子任命为保长,可以拥有自己的卫队。武器很好,人马大约有近20来号。”任飞略一想后即立马回答,在他看来,赵玥的问题必有目的。

“鬼子附近的仓库呢?”赵玥再次问道。

“好像没听说,一般都是在县城里。”任飞回答道。

“姓刘的家防御如何,小王庄离这多远,人口多少?有没有例如打铁的作坊什么的?”单歌接着问道。

“他家的院墙很高,约有3米,四角都有自建炮楼。小王庄离这大约有30里,村里有一个私塾,一个酒坊,一个铁匠铺,对了,还有一个人,叫王辉的,原是个土匪,今年带人加入了附近戚镇的”保安队”,他有一个相好的家也在那个村里,就在就是酒坊的老板娘。小王庄大约有近1000口人,是个大庄。”孟繁星自信的回答道。看来这小子平时侦查情报工作干得不错。

这时战欣国站了起来言道:“看来,以我们的实力袭击鬼子的运输队及鬼子的仓库难度太大,得不偿失。对于和鬼子合作的汉奸,倒是我们目前的好选择,如果是为自保而没有出卖过中国人的,可以考虑与我们合作,否则一律除掉,这样也可以保护群众,我们也有了根据地。”。战欣国想到了毛老人家的名言:“人民,只有依靠人民”,因此决定进入小王庄,进行队伍的发展大计。

众人听罢,顿觉此言有理。于是决定派孙斌及孟繁星带人前去侦查,单歌及东方春集结预备参加作战部队并行战前动员和战斗纪律的强调(直属排及一排)。

当天中午,战欣国及任飞待孟,孙二人带回进一步详细情况后,与单歌及东方春协商,制订了出发袭击小王庄的战斗计划。

依据情报:小王庄目前无鬼子进驻。距小王庄以西50里是戚镇,有”保安队”100余人并有鬼子一个班,两地交通不便,中间相隔有两条河及一座小山,当地人叫它蜈蚣岭,当地人步行一般需1白天时间;距小王庄以北30里有一鬼子据点,兵力约有鬼子一个班,两地交通方便,步行3个小时左右就可到达。其他方向无兵力部署。刘扎章在庄里横行霸道,民愤极大,但因家里有人有枪,老百姓版敢吱声。这正是战欣国喜欢的。(估计一是鬼子目前正在进攻武汉,兵力不足,二是鬼子对小王庄刘扎章及王辉等人比较信任的原因,所以在这一线布置的鬼子不多,也就是为何任飞等人可以隐蔽在这一带的主要原因,并且任飞从未袭击过这附近的鬼子,一般都跑很远,这也应了兔子不吃窝边草。)于是战斗方案为:战欣国及任飞带领连直属排化妆(队伍着缴获的鬼子服装)去小王庄,消灭刘扎章及其武装,尽量减少交火,必要时再行强攻,(主要是队伍训练不足,影响战斗)补充补给;如有可能占领之,并发展为新的基地,反之,携带物质撤回现驻地;由单歌及孙斌带领一排选择隐蔽地点阻击并消灭赶来增援之敌(北面),南面暂由赵玥带领10个二排战士负责警戒。战斗打响后,如不顺利,3个小时内不能结束则全体撤退,再想办法。(会派人通知单歌及赵玥撤退)。于是部队在剩下的下午时间内加紧了对所参战部队的强化性训练,主要是纪律和战术。

第二天天还没亮,参战部队提前就餐后出发了。在距小王庄不足5里的地方分手。

这时天刚微亮,庄内早起的人家烟筒里刚刚冒烟。趁此机会,战欣国带领着队伍迅速接近小王庄。

到了庄口,附近的狗叫引起了早期的村民的注意。好在队伍衣着鬼子服装,大摇大摆的进了庄,孟繁星装成翻译样叫嚷着回避,让人以为是来找刘保长的。也就无人问津,但均立即返回房里。紧闭大门。狗叫也引起了刘扎章家丁的警觉,站在庄中最高建筑物上(护院的炮楼)的巡哨发现“皇军”来了,立即去向刘保长汇报。

当战欣国带人就将来到刘家大院时,就见大院房门大开,从里边慌张的跑出10来个带枪的壮汉,中间拥簇着一个50岁左右满脸堆笑打着日本膏药旗的“肥猪”。想必这人就是刘扎章了。

孟繁星紧忙迎了上去,大蛇喊道:“混蛋,那个是这的管事,皇军来了,还不出迎!等待太君训话!”。

此时战欣国给了东方春一个暗示,就见东方春及其所部将枪端了起来,子弹上膛,瞄向了前面这10几人及院墙炮楼的人。

就见那“肥猪”反应较快,立即命令手下立正在道路两边站好,集体将枪背在身后,随即向炮楼上喊道;“混蛋,快都他妈把枪放下,到这集合迎接太君!”

这一喊真好使,不到2分钟陆续又从院里跑出近10个人,站在路两旁。其中还有2个带着机枪。

只见“肥猪”颠颠的跑到战欣国及孟繁星跟前90度鞠躬后满脸堆笑的说:“不要误会!太君好,小的是这的保长,名叫刘扎章。太君让我准备的粮食还没备好,这些泥腿子不交呀!”。刘扎章以为这伙“皇军”是前些天县城鬼子通知要来运粮的,赶紧解释粮食还没齐的原因。

战欣国一听心中一惊,难道鬼子今天也要来吗?先不管它,目前要无声的尽快解决眼下这伙人。于是向孟繁星使了个眼神。

孟繁星明白,这是让自己套话。眼见“肥猪”见“皇军”都端着枪对准它的人,这老小子害怕呀。于是就拿腔道:“你的人都到齐了吗?可别惹皇军不高兴!还有皇军叫你准备多少粮食?你备了多少?”。

“算上小的一共有22个人,人都到齐了。”刘扎章紧忙回答道。

“那粮食那?”孟繁星接着追问道。

“县城的皇军前天派镇上保安队长王辉通知,让小的庄上3天准备两万斤粮食。可是现在新麦子还没下来,村上的泥腿子家都被小人翻遍了,到现在也没筹齐。”刘扎章心虚的回答道。

于是战欣国装出公鸭嗓(学影视作品)言道:“优稀,你的良心地大大的坏了,他们的什么的干活?”。同时用手指了指站在路两旁的人。

“太君,他们是小的人,是太君允许的,保卫太君粮食的干活。”刘扎章忙言道。同时用眼瞄了瞄站在一边的孟繁星,现他投来求救的目光。

小孟急忙附在战欣国耳边低声胡言了一通(因为不会日语,害怕穿帮)后转身对对刘扎章言道:“我跟太君讲了你的难处。还不请太君进屋!”。这话一半是对战欣国说的,一般是对刘扎章说的。

于是刘扎章带着感激的眼光回视了一眼孟繁星后,向战欣国再鞠一躬,做出了请的手势。

当战欣国带着任飞及孟繁星在刘扎章陪同下走进院子时,东方春带领着部队正好行进在路两旁人群中,只见东方春一挥手,战士们立即将枪顶在了这些人的胸口,缴了他们的武器。

战欣国在院中迅速向四周一扫,见墙上炮楼的确无人,随即一脚将刘扎章踢倒,孟繁星掏出王八盒子就将枪定在了满脸是血的刘扎章的脑袋上说道:“狗日的,别动,要不老子打死你!”。随即搜了一下他的身。

这时东方春已带人押着俘虏进了院,随即分派人手占领四周及进行院内搜索,将院中屋内包括刘扎章老婆及用人在内其他一共4人均押到了俘虏中,与其他人一样在被绑上后堵上了嘴,战斗就这样结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