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 外传 史记?——————伪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68.html


对于镶嵌在《史记.吕不韦列传》中的政治谣言——————邯郸献姬,“犯罪嫌疑人”到底是不是司马迁老先生,要想知道答案,恐怕还得去找司马迁本人问话!但笔者相信;邯郸献姬的造谣者并非司马老先生,为什么呢?因为咱们今天所看到的《史记》一书,其实就是本伪书,早就被人改得面目全非了!

啊!《史记》如此权威的国家正史、二十四史的开山鼻祖,咋会是伪书!若你不信啦,咱们来瞧瞧从《史记》中抽出的两段文献资料!

一;“孝明皇帝十七年十月十五日乙丑,曰:周历已移,仁不代母。秦直其位,吕政残虐。然以诸侯十三,并兼天下………..”

二;“太史公曰:春秋推见至隐,易本隐之以显…………….杨雄以为靡丽之赋,劝百风一,犹驰骋 ,郑卫之声,曲终而奏雅,不已亏乎?余采其语可论者著于篇。”

上边两段文献分别出自;《史记.秦始皇本纪》和《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对于这两篇文献晃眼一瞧,看不出啥名堂,事实上只要对秦汉历史有一定基础的朋友,仔细读读这两段文献;你就会发现这两段文献,它有问题,而且不是有问题,而是大有问题!

在第一篇文献中,所注明的时间有问题。(“孝明皇帝十七年十月十五日乙丑曰;”。)

孝明皇帝是谁?

汉代的皇帝,其谥号前面都有一个孝字,比如汉文帝谥号;孝文帝、汉武帝谥号;孝武帝。现在你把孝明帝谥号前面的孝字去掉,添上一个汉字,你便知道孝明帝他到底是谁?

孝明帝,便是东汉第二代皇帝————汉明帝。破绽一下就出来了,司马迁是汉武帝时代的历史学家,而汉明帝则是东汉王朝皇帝。司马迁的著作中怎么会出现东汉的皇帝谥号呢?难道司马迁能够未卜先知!

至于第二条文献破绽就更加突出了,因为这段文献中涉及到了一个人——————扬雄!

扬雄是谁?扬雄是西汉王朝末年与新王朝之交的著名辞赋家,与司马相如齐名。而司马迁是汉武帝时代的史学家,司马迁逝世之时,他扬雄尚未投胎转世,还不知在哪风流快活呢!

既然司马迁死的时候,扬雄尚未出世,那么司马迁写史记的之时,又怎么会知道后世有一个叫扬雄的词赋家!

而今天咱们所读到的史记中,这样荒唐的事情非常、非常多,整个史记大批量地记录了发生在司马迁死之后的事情!又如《史记.太史公自序》明文给出了司马迁原创《史记》的准确字数;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但咱们今天所看到的《史记》却要比司马迁老先生的原作多出一万多个字。

这是为啥呢?难不成司马迁老先生给袁天罡学过土地、看过《推背图》!能够未卜先知,上算500年,下算500年!(注意;司马迁原本是搞天文,历算的,和袁天罡铁杆的同行!)

事情当然不是这样的,实际上咱们今天所读的《史记》是一本被人阉割了的伪书,里面的内容并非完全出自于司马迁之手,《史记》这书早就被人改得面目全非了!

还早在初唐时期,著名史学家刘知几在其传世名著《史通》一书中便认定了当时流行于世的《史记》一书是伪书,并且刘知几还详细列举了哪些朋友曾经修改过史记!

事实上咱们所列举的第一篇文献就节选自班固写给汉明帝的《上明帝表》。

(“《史记》所出,年止太初,其后刘向,向子欲,及诸好事者,若冯商,卫衡,扬雄,史岑,梁审,肆仁,晋冯,段肃,金丹,冯衍,韦融,萧奋,刘恂等相继撰续,迄于哀平间,尤名《史记》。”————《史通》。)

要知道司马迁的史记可是货真价值的千古名著啊,《史记》出版之后哪些特别红火,比现在的《明朝那些事儿》还要火。两汉时期的文人,学者对司马迁《史记》那可谓是爱不释手。再加上在汉代《史记》并非官修史书,而是私修史书,可以更改。因而有些文人、学者出于兴趣,爱好等等原因,便开始不断地增补史记,增补司马迁死后汉王朝发生的事情。比如《史记》凡带有褚先生曰的文献,那都是西汉末期一个叫褚少孙的学者给添上去的。甚至于说班固的《汉书》,整个作品那就是《史记》的后传!

但在司马迁死后有些人增补《史记》却出自于政治目的,是别有用心,故意制造政治谣言!因而咱们现今所看到的《史记》并完全不可信!

譬如向《史记》某些诽谤汉高祖刘邦的小故事,极有可能是魏晋时代那些王八羔子给瞎编出来的。其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为了污蔑刘汉江山,打消世人对大汉王朝的依恋之情!可笑现在还有不少学者抱着经不起推敲的虚假情报,大肆污蔑汉高祖刘邦是地痞刘邦、好色小人、市侩无奈!在此笔者仅表示悲哀与无奈呀!

既然咱们今天所见到的《史记》本就是一部伪书,而邯郸献姬之事儿又经不起推敲,咱们自然有理由怀疑,邯郸献姬这个事儿,后世学者镶嵌进去的政治谣言。那是谁镶嵌这个谣言呢?无从考究!

但笔者个人怀疑编造这个谣言是人就是《汉书》的作者班固!

理由有两点;一,班固是以知的第一个承认秦始皇是吕不韦私生子的历史学家。前面讲了司马迁的《史记》中关于秦始皇是吕不韦私生子的记载是后人移花接木,添上去的,也就等于是说司马迁并不承认秦始皇是吕不韦的私生子。

恰巧,在司马迁之后,班固是第一个跳出来肯定秦始皇是吕不韦私生子的历史学家,那咱们自然有理由怀疑他班固编造了这个谣言。何况班固的《上明帝表》还平白无故的附录在了《史记.秦始皇本纪》后面嘞。

二;班固不但断言秦始皇是吕不韦是私生子,还时常直接把秦始皇喊作吕政!

如果一部典籍文献称秦始皇为赵政,这并不代表这部文献的作者承认秦始皇乃秦庄襄王的亲儿子。因为无论秦始皇是否是秦庄襄王的骨肉,但秦始皇始终都算是秦庄襄王的养子、名义上的儿子,秦始皇跟着秦庄襄王姓嬴、氏赵那是很正常的事。

相反如果一部文献称秦始皇叫作吕政,那就等于这部文献的作者承认了秦始皇是吕不韦的私生子!这个道理很简单,不消多做解释了。不仅如此,即便秦始皇真的是吕不韦是私生子,作为一个史学家在正史里面公开喊秦始皇为吕政,那是对秦始皇的人格侮辱!一个历史学家,在正史当中把秦始皇喊为吕政,就好像一个无赖在现实生活中大呼大叫地喊;嘿、嘿、嘿!大家看啦,某某、某某那是哪个男人和那个女人下的野种啊!

班固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在《正史》当中喊秦始皇为吕政,这表明班固不仅是在学术上认定秦始皇是吕不韦的私生子,而且还是在情感上歧视秦始皇,污蔑秦始皇!在现代,这都要是付名誉损失费的事情!

中国有句俗话,叫做贼喊抓贼,既然你班固如此这般污蔑秦始皇,吼得这么凶,咱们自然就有理由怀疑是你班固编造了邯郸献姬这个政治谣言!班固啊,所谓棒打出头鸟,反正咱们又找不到“邯郸献姬“的犯罪嫌疑人,那就只有拿你班固来顶黑锅!(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

那班固一个大学者,一个有修养的士大夫,他为何要如此污蔑秦始皇呢?

其实班固也有苦衷!与司马迁的《史记》不同,班固的《汉书》那是一部地地道道地官修史书,班固是在东汉政府的压力下创作的《汉书》的。

因而《汉书》有着浓郁的政治色彩,班固的《汉书》中的很多内容,都是为了巩固汉王朝的统治服务的!所以笔者猜想班固编造“邯郸献姬“这个谣言,极有可能是受了东汉政府的指示与逼迫。

对于这宗千古疑案,东汉政府那才是幕后主谋,班固同志不过是个胁从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