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特种部队始祖 正文 126、鬼子居然办了大好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52.html


沈擒龙要去买药,队长也同意,不过他又说:“只是,咱们队上没有钱,报告打上去了,一时批不下来。虽然咱们这次行动为军区弄到很多钱,但是军区也有很多要用钱的地方,人家得算计完了才轮到咱们。”

沈擒龙说:“这没有问题,我家里还有一点钱,我妈妈给我存了一点娶媳妇的钱,救命要紧。”

队长笑了笑,这样自己甘于奉献的好同志实在太多了。

队长说:“放心,等鬼子投降了,给你娶一个漂亮媳妇!”

沈擒龙苦笑说:“希望鬼子能早点投降啊!”

****

沈擒龙急忙收拾一下,回北平。

这次和平常不一样,出发就晚了,天已经黑了。

被鬼子偷袭司令部之后,根据地损失惨重,手枪队当然也不必说了,连自行车都让鬼子抢走了,所以沈擒龙回家没有那么方便了。

到了家门口,沈擒龙远远看见有一个人正在向他家的方向张望。

沈擒龙的心里砰地一跳。

沈擒龙现在是专业人士,对于这种监视他岂能不知。

沈擒龙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沈擒龙迅速朝四周扫视一遍,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身影,他悄悄抽出匣子枪,几个起落,已经跳到了那个可疑的人影身后。

那个人看着沈擒龙的家门,没有什么动作,呆呆地看了半天,张开大嘴,使劲打了一个大哈欠,弯着腰,抄起袖子,摸了一个背风的地方,又坐下看。

沈擒龙认出来了,这个人和他算是街坊,住在一条街上,但是从来没有来往。

这个人叫车二,平时好吃懒做,听说后来又添了一个毛病,抽大烟。把家里的财产都卖了抽大烟了。

沈擒龙觉得有点奇怪,这个家伙因为抽大烟,最后当了鬼子的走狗,这个不奇怪,但是以沈擒龙的专业技能,他一眼就明白,这个家伙不象是受过训练的。

他这么傻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家,是要干什么呢?

难道说是一般的听到了什么悬赏,要去找鬼子要赏钱的没良心的中国人?

可是,鬼子并没有悬赏通缉自己呀?他为什么要在自己家门口转悠?

沈擒龙在车二肩膀上拍了一巴掌,车二吓得一激灵,急忙转身来看身后,不料身子刚一转过来,就撞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上面,他大叫起来:“枪!”

沈擒龙冷笑着逼过去,把车二逼得连连后退,一直撞到了身后的墙上。

沈擒龙问:“看什么呢?”

车二脑门上的大汗“唰唰”地流下来,在这样的寒风里,腾腾地冒着热气。

车二结结巴巴地说:“没,没看什么。”

“没看什么?我们家门上有花吗?”

“没,大、大兄弟,你千万别开枪,我真的没坏心!”

“没坏心,你还能有好心吗?说,你在我们家门口干什么呢?”

“我……就是看看……”

沈擒龙慢慢掰开枪机,用枪口顶着车二的脑门:“不说实话啊?那我只能把这儿打开看看了。”

车二全身剧烈地哆嗦着,牙齿连连打战,发出“格格”的响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沈擒龙说:“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车二拚命摇头,他已经不能说话了。

沈擒龙说:“我虽然不在家,可是我经常回来。别看我们家好欺负,老子现在在城外特务队当差,想死的话,说一声,我随时帮忙!”

车二连连点头,又连连摇头。

沈擒龙把枪收起来,问道:“怎么的,怎么想起找我们家的麻烦呢?又想拿我们这种老实人去换大烟钱了吗?”

车二忽然得意起来,他说:“我现在不抽大烟啦!”

沈擒龙一愣:“你能戒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

车二挺直了腰板说:“看看,瞧不起我是不是。日本人来了以后,告诉我们了,抽大烟不好,大烟有毒,日本人已经帮我戒了烟啦!”

这沈擒龙还是头一次听说,他真是大吃了一惊,难道说,鬼子真的办了大好事?

鬼子还能帮抽大烟的戒烟?

鬼子的科技是发达啊!

鬼子居然能帮这样的大烟鬼戒烟,是怎么说服他们的呢?

沈擒龙说:“你看看,你为了抽烟,把家都败光了,现在知道坏处了吧?”

“那是,人家日本人说了,大烟有毒,我现在不抽大烟啦!我改抽白面儿啦!”

沈擒龙差点没坐到地上,那不是一样吗?

白面儿,就是海洛因,这个比大烟还有毒呢!

难怪日本人能帮他戒烟,日本人让他抽毒瘾更大的海洛因,当然能戒掉没那么毒的大烟啦!

车二看到沈擒龙不再那么凶地用枪对着他,就讨好地说:“大兄弟,人家日本人就是科学发达,人家给我们香烟抽,这就不用上大烟馆去了。你看,这多方便,以后要是精力不足,抽一根这样的香烟放了。”

说着,车二从怀里掏出一个香烟盒,让沈擒龙看。

沈擒龙还真的注意看了一眼,香烟盒上边印着一个的太阳,大概是什么“旭日牌”之类的名字。

沈擒龙掉了一眼,没往心里去。

车二从烟盒里边掏出一根香烟,递给沈擒龙:“大兄弟,我就剩下这一根了,你尝尝?”

沈擒龙连忙用手推开:“不,我不抽烟,你自己留着抽吧!”

沈擒龙还真的让这东西吓了一跳。

车二很珍惜地把香烟在鼻子下边闻了一阵,又放进烟盒,可能是非常舍不得,要等到毒瘾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再抽。

沈擒龙没心思听车二胡扯,就接着问道:“说,你到我们家门口来干什么来了?我可告诉你,我看在街坊的面上给你个机会,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车二苦笑着说:“我知道,你是有出息的人,早晚成大事。现在日本人来了,你不是也找着好差事了吗?还带上枪了。其实不是我自己愿意来的,是人家让我来的。咱们两家虽然没来往,可是你爸爸的名声咱们胡同谁不知道!上你家来,我自己又捞不到什么好处,是人家逼着我来,我没办法!”

“是谁呀?”

车二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出来,只是说:“是谁你就别问了,反正我是惹不起人家的。其实他也没说让我干什么,就是让我经常上你们家来看看,有什么动静没有。”

“看我们家干什么?”

“不知道是那个王八蛋说你不在家,到城外抗日去了,所以人家让我来看看,你们家是不是有什么抗日的不轨行为,要是有,马上报告。”

沈擒龙冷笑着说:“我告诉你,你去告诉那些想打我们家主意的人,我现在在城外特务队当差,别以为我不在家,就能欺负我那个老实爸爸。我爸爸一辈子对街坊怎么样?有眼睛的人就能看见。找我们家麻烦,是不是活腻了?要不是我爸爸不愿意动弹,我们家早就搬西单去了,知道吗?”

说着,沈擒龙又掏出20响,放在车二鼻子底下:“闻闻,什么味儿?”

车二使劲闻了一下:“火药味。”

沈擒龙冷笑着说:“明白什么意思吗?老子那天不打死几个人?最多那天一天打死过100多个呢!老子二拇手指一动,就让那个王八蛋鬼吹灯!”

车二连连点头,又有点哆嗦了。

沈擒龙又说:“等我会儿。”

说着转身走了,车二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傻乎乎地在原地站着等着。

沈擒龙敲开大门,他妈妈跑出来开门,沈擒龙说:“妈,给我20块钱。”

沈擒龙的妈妈没想到是儿子回来了,一阵惊喜,但是没想到沈擒龙要钱,只好说:“你爸在屋里呢,找你爸要去吧!”

沈擒龙跑进屋子,找爸爸要了20块钱,又出来叫车二过去。

车二看着沈擒龙手里的票子,忘了害怕,口水要流下来了,不由自主地伸手来接。

沈擒龙把手往回一抽:“这个钱是给你的,去抽一口,过过瘾。不过呢,这个钱可不能白给,明白吗?”

车二现在眼睛只盯在钱上,沈擒龙说什么他都答应,连声说:“明白,明白!”

沈擒龙把钱举到头顶上,把车二的眼神带起来,看到车二看着自己的脸,才说道:“我整天出差,要是有小人在家打我们家主意,你就赶紧跑来告诉我,免得我爸爸太老实,吃了亏。明白吗?”

“明白,明白!大兄弟,你放心,你们爷俩这么仗义疏财,要是有人动你们家一根汗毛,我第一个不答应他!”

沈擒龙又举起20响说:“别忘了,我还有这个。这年头,杀个几十人没人管。”

车二又吓了一跳,但是沈擒龙把钱放在他手心里,他又高兴起来,千恩万谢地走了。

沈擒龙的爸爸在后面看着车二走了,问道:“怎么了,他来咱们家干什么?你干嘛给他钱?”

20块钱在这里不是小数,沈擒龙不是爱挥霍的人,他一次给人家这么多钱,肯定是出了大事。

沈擒龙和爸爸回到家里,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说,全家人都沉默起来。

沈擒龙的爸爸想了一下说:“现在我想起来了,有人到我们店去打听过了,让掌柜的和别的伙计哄走了,看来,你在外面的事有人猜到了。”

沈擒龙说:“是啊,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现在让他放出风去,能唬他们一阵。不过,以后怎么样就不知道了。你们干脆跟我搬到根据地去得了,在鬼子地盘上,我总是不放心。”

沈擒龙的爸爸说:“那怎么行?现在鬼子简直是抢钱,生意没法做了。已经有好几个伙计走了。我要是也走了,掌柜怎么办?东家怎么办?越是这种艰难的时候,越不能丧良心。”

沈擒龙知道爸爸对东家有感情,妈妈不愿意离开老家,叹了一口气,不说什么了。

沈擒龙的爸爸问他回来干什么来了,沈擒龙说出要买药的事情,并且让家里先拿钱,垫上。

沈擒龙的爸爸点点头,开始琢磨上那儿去买药,现在这些药品鬼子都进行管制,成了比黄金还贵的黑市物品了。

沈擒龙的妈妈心疼起钱来,现在鬼子已经开始抢钱,物价打着滚地往上涨,钱太难挣了。

可是救人要紧,沈擒龙的妈妈还是把钱拿了出来,这可是她费劲换来的大洋,到什么时候,黄金和白银都是最有用的硬通货。

****

过了几天,沈擒龙的爸爸终于在黑市上买到了药品,只是这次没有云南白药了。

鬼子一直向南打,已经到了四川,南北交通断绝,这些西南的土产都不能运送过来了。

现在不只是军队急需这些刀伤、枪伤药,就是普通老百姓也需要这些药品备用,谁知道那天出门让鬼子汉奸打了?

原来市面上的一点存货也已经消耗殆尽,所以这次只能弄到其他的一些药品比如“三七片”之类的东西。

这次沈擒龙的爸爸和沈擒龙也下了真本钱,用了1000块大洋,买了一堆的药。

他们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买了,能弄到多少是多少。

可是,这些药在城里拿到家里是可以,要从城里拿到城外可是麻烦了。

沈擒龙看着这些药发了愁,这可是日本鬼子严查的违禁物品,就是真正的特务要运送也需要证明,没有专门的证明,任何人都无法带出北平城。

沈擒龙想,看来,要弄出城,就算有城门那儿的警察的关系也不行,因为旁边还有鬼子在看着。鬼子是懒得动弹,所以都是警察出面,要是看到警察不管事,不但鬼子要自己上来抓人,连警察都跟着倒霉。

只能采用暗渡陈仓的办法了,一次不行,把东西化整为零多弄几次吧!

谁叫这次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帮手呢?

可是,怎么装东西呢?装在身上肯定不行,这么一包东西,实在太显眼,鬼子一眼就看见了,警察不搜查鬼子肯定不答应。

那么,用什么东西带呢?

沈擒龙拿起药片,看着这些药片在手心滚动,松开手,这些药片又滑落到桌子上,他忽然有了一个办法。

正好现在手枪队的自行车全都让鬼子抢走了,干脆他先买一辆自行车,把东西藏在自行车上比较好。

于是沈擒龙又去买了一辆自行车,到了家,把自行车全部拆成零件,把这些药品全都拆开,沈擒龙的妈妈做了几个长条的布口袋,把这些药片装进长布口袋里,顺进自行车的几根钢管里。

没想到这自行车还真能装,这么多的药,差不多都装进去了。

****

沈擒龙骑着加料的自行车,特意走西直门。

没想到,几天不见,当初认识的那个警察伍强已经成了管西直门的头儿。

几个人见面一阵亲热,说了一阵闲话,伍强对沈擒龙说:“老弟,借一步说话。”

沈擒龙对其他几个警察笑笑,和伍强到一边去说话。

到了别人听不见的地方,沈擒龙笑着问:“怎么了,脑袋开窍了,会讨好日本主子了?”

伍强苦笑说:“别逗了,人家提拔我,还是因为有人向上面报告,说我认识你呢!你是黄城事务所的,上面的官也得巴结啊!万一那天我跟你说点什么,他们也得完蛋。他们借让我升官来巴结你。”

沈擒龙说:“难怪人家当长官,拍马屁的心思用得真复杂啊!”

伍强又是一阵苦笑,接着说:“不说这个了,上次你让我办的那个事,有了着落了。”

“什么着落?”

“那个小香瓜找了他哥哥了,说有一批枪和子弹要出手。”

“什么枪?”

“大枪。”

沈擒龙琢磨了一下,虽然他对步枪不感兴趣,但是毕竟可以送给其他部队,对于整个八路军来说还是有好处的。

沈擒龙点点头:“嗯,行,我出去一下,回来时候咱们上他家去看看,咱们把事情凿死了。”

沈擒龙骑着自行车,带着一个随身的小包,所以远处的鬼子也没有过来检查,沈擒龙顺利地出了城。

沈擒龙一路猛蹬,走了几十里地,到了第一个和八路军关系不错的村子。

这儿还属于游击区,村里的村长暗中给八路军帮忙,这就是后来风行一时的两面村长。

这时鬼子还不懂,所以还觉得他是个大大的良民。

沈擒龙跟着手枪队在他这儿住过几次,所以知道他。

沈擒龙看看四周没人,进了他的家。

沈擒龙把药寄存在他家,然后再回去取剩下的药。

这样又跑了一次,天黑之后,终于把药全部取回来了。

****

沈擒龙连夜往回赶,天亮时候,终于回到了手枪队。

队长和指导员没想到刚睁开眼睛就看到沈擒龙完成任务回来,心里高兴。

沈擒龙把药堆到队长的桌子上,一屁股坐到队长的炕上,诉苦说:“哎呀我的老天爷呀,队长,你可和上边说说,咱们自己得有钱哪,要钱的地方太多了,又有人要钱,我们家实在供应不起了!”

队长连忙安慰一番,接着打听又是什么人要钱。

沈擒龙说:“上次咱们找伪军买武器的那个事情又来了,这次我们家是帮不上忙了。队长,让你跟上边说的,咱们自己留经费的事情你到底说没说呀?”

队长正烦这事,急忙挥手把沈擒龙糊弄走了。

根据地这时穷得不行,虽然沈擒龙他们刚刚弄来了几万块钱,可是要把这些钱再弄回来,那那么容易呀?

沈擒龙回到自己的住处,连饭也不想吃,上了热乎乎的火炕,就想睡一觉。

就在他似睡非睡,正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外面冲进来一大群人。

一个人跑到沈擒龙的头顶上,使劲摇晃着沈擒龙的肩膀,小声叫道:“小沈,快起来,快起来!”

沈擒龙使劲一推那个人,生气地说:“别闹,我都快累死了!让我睡一会!”

那个人还是使劲摇晃着沈擒龙的肩膀,低声催促得更加急促了。

沈擒龙实在生气,就翻身跳了起来,大喊说:“闹什么闹,不知道我跑了一晚上吗?不是司令员找我,就别招呼我!”

他刚说完,就发现屋子里边气氛不对。

整个手枪队的队员全都在这儿,队长和指导员也来了。

在他们中间,有几个他不认识的人,中间一个显然是干部,其他人都是战士。

队长用极其平静,几乎不带感情的声音说道:“小沈,快穿上衣服,锄奸部的特派员找你有急事。”

这是正经事,沈擒龙急忙向大家点头,穿好衣服,从炕跳下来。

这时沈擒龙还不知道锄奸部是什么东西,下面的这些小根据地这时还没有建立锄奸部,普通的干部战士都不知道锄奸部的厉害。

锄奸部是模仿苏联建立的组织,理论上是消灭渗透到内部的敌人派来的奸细。

锄奸部的负责人的职务叫特派员,特派员的权力极大,甚至可以直接枪毙同级别的一个地区或部队的指挥员。

中间这个不认识的干部就是锄奸部的特派员了,他的级别应当比队长高很多,所以跟所有人都洋洋不睬的。

看到沈擒龙已经穿好了衣服,一直阴沉着脸的特派员说道:“沈擒龙,我们认为你是日本鬼子派进根据地的特务,我宣布,我正式逮捕你!”

沈擒龙大吃一惊,在场的其他手枪队员大哗,队长面沉似水,指导员的脸“唰”地白了。

沈擒龙却发现,来逮捕他的人是他朋友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