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将军李权虎 初到民国 第25章 西线作战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89.html

第25章 西线作战2

闻听孙传芳的守城部队受到了歼灭,周边的敌军吴佩孚,张宗昌和孙传芳的那一个独立旅都给疯了似地前来复仇。他们在行进当中发挥出了前所未有的行军速度,几乎赶上了被后世的pla严格训练出来的民军的速度了。所有在24日的下午2点多钟,孙传芳部队的一个旅就赶过来了

再说一下周雅的部队,周雅的25000人的部队,在留下了4000人的一个旅与我军的潜伏人员和我军抽调的技术人员一共是6000多人组成了临沂警备旅,这是除了泰安和莱芜的警备师以外唯一的一支大于警备团的守卫部队。由这支部队去负责临沂城市的治安,以及俘虏的处理,和一些协助的任务。

周雅的主力不多193D和194D集结出21000人,迅速向临沂周边的苍山外围集结。话说孙传芳的那一个独立旅以5000多号人鲁莽的撞在了我大部队193和194师的面前。

周雅正率领部队往苍山地区开进,突然发现了一支穿着北洋军服装的敌人,当时不知道这支部队的底细,所以周雅没敢轻举妄动,就在周围设下埋伏,但是当其从望远镜当中看到了敌人的军旗是孙传芳的旗帜,周雅就明白了这是从鲁西南的微山湖去急忙赶过来的孙传芳在山东的最后的力量,一个独立旅。周雅立即命令除了194师的两个团警戒外,其余的部队全部投入对孙旅的这次进攻,争取3个小时内歼灭他们。其实野战虽然歼敌比较多,但是费时比较长,因为广阔的野外游走空间较多,在城市基本上就是藏在民宅或者其余的啥建筑里面,一听到大部队投降也就作鸟兽散了。

如此周雅就把自己的这9个团给密密麻麻的设立的包围圈,而且在敌人已经跳入的入口那里把口袋扎进了。又在几个地方像敌人的行进路线进行挤压,多次挤压后敌军的战略机动空间就不到方圆5公里了。在此之下,敌军还是不知道噩运的降临,继续往前走。

一个孙旅的老士兵说,妈的要是碰上了啥民军,咱们可都完蛋了;另外一个小士兵说,我听说刚才一个城市好像逮住了敌军的官长,还是个女的(张晓媛),是哇,要是让老子看看,死了也值得。这时已是连长摸样的人说道,别他妈吵了,谁吵谁碰上民军。说道这里,突然的几声巨响,接着砰砰砰的一阵子机枪声,这批兵像是割韭菜一样被削到了一大半。之后就是一阵阵的对射。可是由于北洋军藏狂之间,所以根本就无法射准,但是我军的人确实第一波射击的都是由主力射手担任,所以分数自然就不一样了。但是这支敌军确迟迟不肯投降,一直疯狂的扫射,要不是我军的后世战士反映灵敏,早就被他们给靡了。

就这样战斗进行了6个小时,敌军也是由于弹尽粮绝,所以基本上没有啥战斗力了,在一阵子炮火准备下,我军终于突入了敌军的防线,并且我军继续喊着缴枪不杀,优待俘虏,大家别给军阀卖命,领取路费回家吧!这些话都让敌军士兵有些松懈,就在缠缠绵绵了整8个小时以后,我军全部歼灭敌人的这个旅。从此在山东的地盘上再也没有孙传芳的势力了。当孙旅被歼灭的时候,虽然吴佩孚和张宗昌都知道这不是好兆头,但是都沾沾自喜,因为孙传芳这个孙子的部队又少了一个旅,如此下去给老子争霸的就只有那个张老疙瘩(张作霖)。

此役,我军由于是野战而且又是冲锋陷阵,所以伤亡大了一些。阵亡132人,受伤83人,重伤84人。敌军一个旅一共是6000多人被我军全歼。其中打死2310人,受伤和俘虏敌军3098人,重伤敌军1200多人。我军在留下两个营几个小侦查分队和一个工程分队1100多人,去打扫战场,并且在这附近建立一个哨所,要塞,炮楼为一体的警卫基地;命名为:仓(山附近)沂(临沂)要塞。因为这个地方地势比较平坦,这是临沂地区为数不多的平原地貌,如此便可以筑起深沟和高楼来(大概有后世的6层这么高的炮楼)从而可以控制和监视敌人的活动。周雅的193和194师大部队20400人在原地休息1天后拟赶往苍山。

1921年6月26日,周雅的部队开赴了苍山地区。在经过的3个小时的强行军以后周雅见到了在临沂和苍山之间设防的我军一个团,并且汇合我军的这个团一起随着其归建道闽忠那里去。又过了1个多小时的行军,周雅终于和原三路军的部队全部汇合了。除了包围呸州和在呸州和苍山之间策应的那另外2个团外,都汇合了。

我军这次一改往日的内外夹击的作战方式,主要采取了围成和重炮攻城的办法。这让敌苍山守军张宗昌的一个独立旅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就急忙致电吴佩孚和张宗昌大帅希望其能够给予救援。这时吴佩孚和张宗昌心里的那种幸灾乐祸的劲头顿时全无,他也知道民军要来攻占的是张自己的地盘儿,吴心里也明白一旦如此他自己也好不了,所以吴和张都纷纷电令自己的部队,只要凡是驻扎在鲁东南地区的,微山湖以东的部队全部都给往这里支援。其实敌军吴佩孚部和张宗昌部在这个地区就只有上一回所说的那吴的12个团,以及张的5个旅;接着张宗昌又电令驻守藤县的一个独立旅以及吴佩孚的驻守枣庄的一个警卫旅向苍山靠拢。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周雅和闽忠确命令自己的士兵除了把工事挖好外,就是吃饭,睡觉,甚至出警戒部队外,都可以在堑壕里面打扑克,或者讲故事;炊事班也做好了可口的饭菜去慰劳这些将是们。我军的苍山的攻城部队根本就不往失去推进,而是一遍又一遍地轰击城墙,其实这时候的张宗昌守军是一个营摆在城墙上,结果还没有4个小时就被我军炮火轰没了495人,(那时候一个整编的营撑死了不超过550人)可见敌人损失之惨烈。

就在敌军的几个增援部队分别除了呸州,费县,平邑,宁阳和肥城以后;就分别听见自己的城市被大炮一阵阵的轰击,以及增援部队在半路上遭遇了不明武装人员的袭击。宁,费,平,肥外加被围的苍都是由张宗昌公职的,只有一个呸州是由吴佩孚控制的,所以这一时间内吴和张可算是真的给穿起一条裤子来了。在原来的12个团和7个旅的部队上,又从张控制的枣庄以南地区调集了2个旅,以及吴又从自己的枣庄和曲阜调集了3个团;一时间就在这几个县的地面上轰轰烈烈的来了敌人的15个团和9个旅的兵力。

其实对于北洋军来说,军队纪律啥的虽说不好,但是确实格斗水平,中下级军官的教育水平绝对不是闹着玩儿的。除了一些地方军官外,其余的都是高材生,而且领导人只不过因为是军阀所以必须采取权谋术,但是军事素养,比起不懂军事反而乱指挥的花生米要好多了。就拿张宗昌来说吧,虽说其实5不知将军,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多少老婆,多少兵等等;但是其打仗的热情和打仗的头脑绝对比起无能的事后的顾祝同,刘峙要好多了。再说说吴佩孚,也算是有点儿风骨的,最后是为了不当日本人的傀儡被日军暗害而死。袁世凯在位时期,还是派出代表对于山东半岛主权洽谈,而且并没有治罪违背政府意愿而不签字的顾维钧,反而支持他。

可见北洋政府是无奈,就拿吴佩孚,孙传芳和张宗昌来说虽然他们想要争夺地盘儿,但是碰上民军这个共同的敌人来说,他们居然也是心照不宣的,张宗昌居然听从了吴佩孚的指挥。可见北洋系里面还是有一些层次的。再说说(实在不好意思,笔者有感而发说多了)段祺瑞,和徐树铮吧,这俩人都是为了外蒙古的主权去与俄国和蒙古独立分子打仗,最后收复了蒙古,只是由于当时的国际和地缘政治形势,才使得外蒙失而复得。主席去苏联也是在为了收复外蒙古而谈判,但是没有结果只好告罢!可是这是谁签字出卖的?还不是宋子文嘛,而且还是经过先生牵线!

说归正传,敌人抽掉了7万5千人的兵力对我来说是一个比较巨大的挑战,因为权虎这边还没有完成南线作战,才刚刚占领了东海,所以周雅得继续坚持。就在这种战术思想的影响下,周雅一直保持着围点打援的策略。敌人的各个地方的进攻和突围都是一次次的被击败。如此的情况延续了将近8天,我军的将士们当然就是在战壕里放炮,之后就是狙击敌人的城上守军,或者在野外的战壕里打击增援之敌。由于我军的战壕和散兵坑配置到位,以及我军的炮火的猛烈,训练人员的军事过硬,如此使得敌人一次次的被打退了。

周雅采取的是一个部队打两天,之后抽调到另外的地方,由另外的地方的部队对调,如此不让战士们感到有种厌倦的想法。就在这时,周雅收到了权虎的电报,权虎希望周雅配合,并在阜宁和建湖附近打一个比较大的歼灭战。周雅感觉这是歼灭孙传芳军队有生力量的大好事,所以就答应了,并且把连续几天的任务都给部属下去了。从7月6日开始我军没有啥别的任务,就是不断地组织敌人的增援和突围。逐次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即可。敌人已经被我军打退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所以也就懒得数了。由于敌军损失惨重,所以不得不停止攻击一天,我军也使用这一天把各个守卫都完善了。

7月8日,敌军以疯狂的状态就像是中了邪一样的飞快的向我军猛冲过来,由于我军战壕故意设计在与其相隔100米的地方,所以基本上还没等到敌人接近我们,敌军就给倒下了一大半,这绝对就是机械化的大屠杀。宛如当时的凡尔登绞肉机。

在战后的我人民革命军的全球军事百科全书当中说道,21年我军的西线战役,现在来看是过度的血腥了,可以比做以前的凡尔登绞肉机了。区别就只有一个,这是一次一边倒的结果,当敌军不断地冲过来,我军不费吹灰不利,就在距离我军15米的时候全线阻滞了敌军的前进,每次几乎都是这个样子。当敌人从城里出来准备突围的时候,一排的火箭炮直接打上去,刹那间那就是炼狱呀!从21年6月23日临沂战役开始一直到21年的7月18日西方面军全线占领此地区,肥城最终被占领。在临沂被攻克后,敌军一开始就是用了15个团和9个旅的兵力,大概一共是7万多人,准备去报仇。我军是从193师到198师一共六个师的兵力,大概也是8万多人。一直到了后来,敌军的孙传芳部先后又在安徽派遣来了1个旅,以及吴佩孚又在微山湖东西岸派来了4个团,张宗昌有派去了一个师,外加给孙殿英借调的3个旅又3个大队,一共又来了增援部队4万3千人。

=========++++++++++++=======————————————————————++++++

战事一直进行大了7月10号,又一次战斗开始了,这次与往常没有两样,敌人又赤膊上阵冲杀过来。我军果断的开炮还击,接着机关枪射击,外加狙击手定点射击。一阵子下来,我军战士累的满脸是汗。敌军基本上除了几个连回去以外,其余的全部暴尸荒野。由于是夏天,所以我军部队都给配发了仁丹,清凉油,和一些盐糖水,外加新鲜的伙食,虽然还是有人中暑,拉肚啥的;但是这可比以前要好的去了。可是这边的军阀兵就没这么幸运了,中暑的,受伤的,吓怕了的,以及拉肚子的比比皆是,弄得战斗力顿时下降。就在这时,战线上竖起了大喇叭,开始播音了,北洋军弟兄们,希望你们给自己留条活路,缴枪投降,这并非与外敌作战,不丢人,我们保证可以发路费回家。之后便是已经投降了的士兵在那里的深情叙述。这时北洋军的士气顿时被瓦解了,突然不少的北洋军官兵连滚带爬的投靠了我军。这时候北洋军的一个旅长看到这一切,周围的一个副官受到,旅长我们是不是把他们都处决,旅长说道,以后弟兄们要去别拦着,吃饱了比啥都好!

其余各个野外战场的敌军增援部队的士兵也都纷纷的给投降了。从苍沂战役(就是那个要塞)结束后,我军先后歼灭了敌军的孙殿英部3个旅又3个大队1.7万人,孙传芳部的一个旅6000人,吴佩孚部队的1个师又9个旅6万5千人,张宗昌部队的20个团4万人;除了这几座城市的外其余的都给被歼灭。(当然这个城市的守军也所剩不多了,因为长时间的围困和炮轰大概损失有个5000多人(每一个城市1000多))。我军损失大概在2个营左右,其中300多人死亡,以及430多人受伤,和120多人重伤,此次野外的战役暂且命名为西线野外战役。敌军一共有9万人被歼。其中4万人死亡,2万1000人受伤或者被俘,3万人重伤。

这时,突然转来了权虎的电报;权虎说道,我们的作战已经基本上完成了任务南线作战已经进入了尾声阶段,而且现在基本上完成了南下的任务,预计我部将于2日后也就是7月17日返回泰安。

周雅收到后,甚慰,说道你们这次的硕果累累呀!我们也要进行收尾了。大概在围困这几个城市几天,就会有结果了。

之后,周雅又带领着自己的部队继续围困这几个城市。呸州先不行了,所以敌人还剩下的1个营投降(原来是一个团有4个营)。周雅让敌军的代理城防司令(司令已经被炸死了)给其余城市发劝降电报,这个代理司令毫不犹豫的发了。之后苍山的守军看见了呸州的先投降了总算松了口气,因为从这时起自己的队伍就算是绝对的孤军奋战了,而且自己的一个旅的兵力现在就剩下了1200多人了,所以无耐也给投降了。这一投降不要紧,费县和平邑在誓死的进行了最后一个突围不成功后,又经过两三天的反思后,与18日缴械投降。两县的守军一共是2个旅8000人,这时仅仅剩下了1000多人的队伍。

在宁阳,我军经过了强力的攻城以后突入城区,确发现除了有2个连的官兵外,敌军全部死亡,但是谢天谢地老百姓基本没有多大伤害,除了几百个中暑的被我军医救治外物大碍。敌军的一个加强团3000多人就这样只剩下200多人。最后的肥城更惨,看见了我军威逼下各个城市都投降了,而且旁边就是我军的要冲泰安,所以在一阵子突围不成功后,又想诈降,但是被我军识破,又打掉一部分,在排炮轰击后,敌军终于投降,原来敌军的一个加强旅有个7000多人的部队,现在只剩下了982人。

攻下这几座城后,我军歼敌2团4旅;总共是3万人。其中只有3500多人俘虏,其余的全部被击毙。我军损失只有3名士兵受了轻伤。我军8万2000千多人的部队,有一些留下外,其余的7万人随着大部队回归了沂蒙山区。

在1921年7月28日从沂蒙山整补以后了的西方面军以及先前在沂蒙山休整的南方面军从泰安会师。预示着历时将军一个多月西征和南征彻底且圆满的结束。除了地方部队不计算入内以外,我军的新建制已经实行了,首先取消了西方面军和南方面军的番号,并且把这个鲜明的有纪念意义的两面旗帜放入了泰安市博物馆。之后,宣布撤销这个几个路军,从第一路军到第八路军。把这几面旗帜也都放入了博物馆去。原来的西方面军改变为民军的第二集团军,总指挥为周雅,副总指挥为袁朗,政委为张平,参谋长为闽忠。第194师师长为周雅,第195师师长为袁朗,第196师师长为张平,第197师师长为闽忠,第198师师长为上官云相;(这个19*几师与原来西线作战时期的不一样,所以不能一起列入战史。)全军一共为10万多人。

改原来的南方面军为民军的第一集团军,总指挥为李权虎,副总指挥为刀疤,参谋长为银狐,政委为任毅。下辖李权虎的第199师,银狐的第200师,任毅的第201师,周平海的第202师,张晓媛的第203师,刀疤的第204师。全军一共为12万多人。

设立农工党人民解放区,由农工党的副主席王尽美同志担任解放区主席,掌管所有的地方设备,工厂,医院,学院,一共有下辖工作和任务人员(包括老师,科学教,研究学者,军校教官,学员,政府人员,各个区县乡镇城市的指挥人员,一共为10万人)。由孙刚担任解放区警备总司令,下辖所有的部队,训练,防御机构;大概一共是11万多人。由张斌任准军事部队总司令(那4个祸害部队,这次的攻坚作战当中给我们当了比较好的内应;如此已经出了在道上的以外,其余的都改为了准军事部队。也叫做预备役部队一共20万,其余的江湖队伍由天策府管辖大概有15万。)。

孙刚担任第三集团军总司令一职,并且身兼第205师师长一职。段峰任第206师的师长。这个集团军是一个预备集团军,战时有这两个师训练和召集准军事部队和地方警卫部队进入3集的序列。现如今一共只有29000人的建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