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静静的河湾

十年前,在一所破烂的学校里过着颓废寂寞的日子,每天傍晚在宿舍的窗台上对着操场大声唱歌,将全身的重量倚在那扇锈迹斑驳的铁栅栏上,引来楼下男生们的呼哨。日子就这般如水流过,若是没有那个明媚的下午,这四年的光阴或许就如手中的烟一样在不断地吞吐中偶尔会划出几个标准的圈后也就散尽了。


这个城市的春天短暂的可怜,仅有的那几天还是漫天风沙,那天下午却出奇的好,微微的南风,和煦的阳光,为不辜负这大好春光,我又一次逃课上街。外面正是春花烂漫,经过一个漫长冬天的萧瑟,女孩子们早已按捺不住,花红柳绿的妆扮满了大街小巷。

在街转角,我遇见了苏袁。他一身深色便装与满目的姹紫嫣红格格不入。他是我们军训时的教官,眼睛不大目光烔烔,穿军装时英姿飒爽。我们一起去街边排档喝扎啤聊天,他握我的手,我就任由他握,然后牵手离开。

此后的每天电话成了连接城市两端的我们的纽带。我会煲电话粥到深夜,室友抗议我便翻脸,我想我坠入情网了,这样的女人真是不可理喻,眼里只有一个他,就连对待朝夕相处的室友也翻脸比翻书快。


夏天在不经意间来临,我经常在他方便出来的时候逃课,凌晨在网吧里腻歪到天亮以前分手,我们在他部队的后山坐整整一个个下午,山上微风习习,他望着绕山而过玉带般的小河问我:“冬天,我就要走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回老家吗?”那时我不知道怎样回答,只低头将手里的野花一瓣瓣撕碎,半晌反问:“你愿意吗?”他微笑地抱住我。


窗外正落雨,有风透过纱窗将长发吹起又放下,我突然想给他一个惊喜,拿起门后那把透明的伞在街边拦了辆车向他部队驶去。望着车窗外的雨幕想象着他见到我的表情。终于到了却被告知,他请了假外出。正当我沮丧着准备返程时衣兜里的传呼突然响了起来,低头一看竟是室友告诉我苏袁在楼下等我……

暑假的时候他休了探亲假,归队的时候提前了两天去我家看我。在雨后天边布满晚霞的黄昏他亲吻我的额头,发际,嘴唇。他在我耳边低喃说“想我,他受不了这么长时间的别离。”在他拥抱我的那一刻,我以为这辈子不会有什么将我们分开。


我是阻挡不住时间的脚步的,雪花漫天飞舞的时候他要离开了,我心里十分的怕那一天的到来,那些个夜我经常夜不能眠,辗转反侧,忐忑不安犹如一头困兽。白天我们一有时间便腻在一块,不浪费一秒钟,因为我们都不知道接下来的分离会有多久。那一天终于来了,我到站台送他,站台是最能渲染离愁的地方,我们说好了绝不用眼泪送别,我隔着人群向他笑着挥手。火车徐徐启动时他跑到窗边对着我大喊:“等着我回来接你!”

我不知怎样走出的车站,只觉得整个人轻飘飘地,脚底好似踩了棉絮,我在车站广场冰冷的椅子上仰望天边,此刻,夜暮已临,一朵云彩正悄悄地挡住月亮的光茫。我再控制不住悲伤,放声大哭起来,彼时在车站广场的人一定会看见一个女人披散着长发号淘像鬼一样,我无惧路人鄙夷的目光。直到两个民警走来问我怎么了我才离开。


苏原每天仍会打电话来,他正忙着找工作,他离开的这些日子我又重回孤独寂寞。后来索性借着实习的名义跑到A市找工作,很快找到一份为出版社打字排版的工作,我又租了一间简陋的屋子就算是安顿下来了。日复一日,除了工作,就是想他。在清晨每一缕阳光探及窗棂的时候,在每晚黄昏家家窗口飘出饭菜香气的时候。我渴望将感情诉诸笔端,但当纸笔一一铺开却又怯于倾诉。


三月乍暖还寒,一天傍晚正当我一边嚼着煎饼一边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却一下子看到了苏袁,我连忙揉眼睛,竟然真的是他,所有的言语都苍白,他任凭我将额头贴在他的胸口,他告诉我,他工作安排妥了,五月去上班,这次真的想让我和他一起回去,他说实在太想我,我毅然向公司递了辞呈,左等待辞职的日子里,我仍旧每天上班,他留在家里为我做饭打扫房间,我每晚回家在楼下望着窗口那盏温暖的灯光,我甚至想时间就在此停留吧,后来我曾无数次的回忆那段日子。


辞职信终于批了下来,我不顾所有提了简单的行囊与他一起踏上回家的列车,火车呼啸着将我们带到了他的家乡中原大地的一个小镇。春天的风肆无忌惮的刮,蒲公英招摇的在小镇上空飘过。我们提着大包小包走近苏袁的家,我知道他母亲是孀居的,特意准备了礼物。


他的母亲是个孤独的女人,中年得子即而丧夫的她已近花甲。发间的缕缕白发昭示着这些年的艰辛与孤苦,她是慈祥的,看苏袁的目光充满的呵护,她把她全部心血都放在了苏袁身上,她的儿子是她的骄傲。但对我却用很挑剔的目光,除了像征性的招呼外,她甚至不愿和我多说一句话,一种不详的阴影掠过我的心头。


接下来的日子印证了我的猜测,她母亲不喜欢我,超初我并不在意。因为苏袁离上班还有些日子,他便每天带我逛小镇,逛县城以及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景点。吃当地的各种小吃,对他母亲不屑于我的目光我并不理会。我以为我们两个人之间有爱就够了。但事实却相离甚远。

五月,苏袁上班了,初时我只是白天呆在家里,帮做些家务,但她母亲看到我做什么总会抢过去说我做不好,我每天只有百无聊赖的等苏袁下班,每天听见他摩托回家的声音是我最开心的时刻,其他的时间感觉在无底洞里生活一般,全身冰冷又看不见出头的希望,在爱情中失去自我的女人是可悲的,就如同在战争中失去了主动权的一方被人左右,整日幻得幻失。那时我所有的快乐忧伤皆来自于苏袁。


有一天,也许是他妈妈再也忍受不了我的忍耐力,于是在一天晚饭时,他们的一个邻居过来聊天,她当着我和苏袁的面说让邻居为苏袁提亲,那邻居用复杂的眼光看了我一眼。我顿觉无地自容。


我独自坐门口的条石上,苏袁被他妈妈叫去说话,这是他们每晚的必修课。周围的景色随着夜色的加深而缓缓模糊,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空气中弥漫着泥土与青草的香气,一瞬间,我忘了我为什么来这里,只满腹的委屈。苏袁出来了,他从背后抱住我的腰说“对不起”我哭,绝望而撕心裂肺的哭,他让我给他时间做她母亲工作。我没同意。我不想让任何与爱情无关的人或事来玷污我一直倍加呵护的爱情。


我回到了家乡,我没想到我本以为尘埃落定的爱情,一阵微风就散了。我常去家乡那条小河旁静静地坐,河湾被水气笼罩,织成雾濛濛的帐子让人看不清对岸。我仿佛去奈何桥走了一趟,喝了一碗孟婆汤又回来了,前尘旧事就在记忆里烟消云散了。



本文内容于 2010-10-6 12:55:24 被gdskgirl200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