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强拆还是那个强拆,可反抗强拆者却变了花样。



今天(9月30日)早上7点多,位于宜昌市中心的西陵区珍珠路与西陵一路交汇处,一名女子站在一栋7层高大楼的楼顶大吵大闹,抗议暴力拆迁。该女子上身只穿了一件文胸。该楼对面的大街上,女子年过花甲的父母脖了上挂着牌子静坐在路边。引来近百人围观。事发时正值上班高峰时间,现场交通十分拥堵。(9月30日荆楚网)




为了保卫自家的房屋,武汉农民用上了土炮,成都唐福珍、江西钟家一家三口往自己身上倾倒了汽油。即便是这样,生命的代价也未能阻止得了强拆者的脚步。于是,不得已,湖北宜昌市的拆迁户赤裸上阵了。




记得江西宜黄县钟家姐妹到北京上访时,被县委书记带领人马将人堵在了机场的女厕所里。如果不是有女厕所的庇护,恐怕人被抓走外界也不得而知。这一次,宜昌文胸女又将女性的生理特点一览无余地向人们展露出来,希望以此来吓阻拆迁的暴力。



光天化日之下,在一个文明的法治社会里,女人被逼得脱去衣服反抗暴力拆迁,公众不得不问,暴力拆迁者的人性何在,保护公民合法权利的法律何在,为什么法律总是掌握在拆迁者的手中,而被拆迁者却只能用土炮、汽油和女人的身体来与之对阵。




或许有人以为此女性格刚烈,乃泼妇一个。但是,我们扪心自问,如果不是在情急之下,万般无奈之中,有谁会在众人面前脱去衣服袒露文胸。当法律不能为弱势者伸张正义主持公平的时候,女人也就顾不上了道学家们的礼义廉耻。




虽然宜昌拆迁户也知道有《物权法》,可拆迁者不知道,或者是装着不知道。他们手中也有法,这个法是专门对付唐福珍和文胸女的。虽然要求修改拆迁条例的民间呼声很高,可新的拆迁法律法规还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新的拆迁法之所以难产,或者有可能胎死腹中,主因就是由于如果一旦新条例实施,就会堵塞地方政府的财路。这也正是为什么在众多的强拆悲剧中一而再、再而三地看到权力者的身影。




也有人悲观地看到,即使是新的拆迁条例出台,如果地方政府土地财政的现状不能改变,权力部门就有可能铤而走险,强拆悲剧不但不可避免,而且还有可能进一步加剧,甚至还会酿成比新条例出台前更大的拆迁悲剧。




在这场地方政府与老百姓的博奕中,法律的天平总是向前者倾斜。虽然地方政府最终完成了强拆,但在强拆中似乎没有任何赢家。老百姓失去的赖以生存的房屋,而地方政府失去的公信力。一旦公信力丧失殆尽,其社会后果相当可怕,比地方政府出现财政赤字更难以弥补。




有人早就指出了暴力拆迁的社会危害性,地方政府得到的金钱,但失去的却是民意;老百姓失去是房屋,但积累的却是民怨。在一起又一起的暴力拆迁悲剧中,法律的权威荡然无存,社会的正义无影无踪,虽然在暴力拆迁后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但通过宜昌文胸女事件,人们丝毫看不出高楼大厦的辉煌,反而看到的却是耻辱的印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